•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三十六章 巫者眼中的‘秩序’

    二百三十六章 巫者眼中的‘秩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三、四个月不见,蒂娜对张黎生‘亲切招呼’的时间不觉显得有些漫长。

        坐在餐桌上看着这对年轻的情侣堵在门口亲个不停,谢莉娅突然揶揄的说道:“嗨,嗨,小姐,已经足够了好吗,你的嘴唇肿了,烤鹌鹑也凉了?!?br />
        “要你管谢莉娅?!钡倌却糯制趴嗄甑牟本?,拉着他的手走到餐桌旁一起坐下,压抑不住嘴角笑意的介绍道:“朋友们,这就是我的男友张黎生。

        黎生,这是华莱士,谢莉娅的男朋友,也是纽约人。

        卡夫和他姐姐帕梅拉,哈佛‘攀登人协会’里最厉害的高手,来纽约就是想去‘海虾b1号岛’上见识一下,有什么可怕之处,希望他们找不到登岛的门路。

        其他人你都见过面的。

        杜克利,去年是翠茜的疯狂追求者,今年终于成了她的新男友。

        安妮,你的席法务官爱德华先生女儿,还有她的男朋友乔伊。

        最后是克里斯蒂娜,还记得吗,她是我和翠茜、谢莉娅在哈佛交到的第一个朋友?!?br />
        三个张黎生从来没有见过的年轻人中,华莱士一如谢莉娅那些不断换来换去的男友一样,还是那种高大壮硕,看起来又很聪明、幽默的白人青年。

        而来自哈佛‘攀登人协会’的卡夫和帕梅拉姐弟俩则身材偏瘦而精壮,手长脚长的样子。

        听完蒂娜的介绍,青年温和的笑了笑,你好华莱士先生…克里斯蒂娜小姐很高兴和你再次见面?!?。熟稔而有礼貌和所有人打过招呼后,摇了摇餐桌上叫餐的铃铛,“我饿坏了各位。

        ‘海虾b1号岛’上的饮食口味奇特,五天了,我几乎没怎么吃饱过?!?br />
        “已经帮您叫了五份大餐了宝贝。

        这几天我真是担心极了,军方简直算是把你们骗去‘异世界’的,难怪会那么匆忙、夸张的直接用武装直升机去斯坦福接人。

        当时如果不是有人拍下照片到网上,我刚接到你的讯息,还以为是开玩笑呢?!?br />
        “蒂娜。这件事其实真的不能去怪军方…”张黎生笑着解释道,这时包厢的门被人轻轻推开,有侍者走进来笑容可掬的问:“请问有什么可以为各位效劳的吗?”

        “噢,抱歉,我本来想点餐的??晌遗笥岩丫镂业愎?。

        嗯,麻烦请大厨快一点好吗,我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面包和头盘一起上就可以了?!?br />
        “好的先生,请稍后,你的餐点马上就到?!笔陶呔瞎?,退出了包厢。张黎生耸耸肩继续刚才的话题:“我想你也从网贴里了解到了‘兽潮’的事。

        军方请我们去岛上只是为了解密‘兽潮’,他们也没有想到那竟然是,嗯,该怎么说呢…自然生物诞生的前兆。真是…”

        “不知道那些‘自然生物’诞生时你在哪呢,黎生先生,是后来亲眼看到了‘人类聚集地’被毁掉的场景,还是一直安全的躲在地堡里?”突然一旁的卡夫问道。

        “我当时人在野外。正进行一次短途的科学考察,回去的时候才看到‘聚会地’里一片狼藉。不过,那里并没有被毁掉,否则就不会只死掉一两千人了。

        而且地堡里也不是绝对安全的,怪物由土地、沙丘中诞生,呆在地下可能更加危险?!闭爬枭婵谧鐾杲馐?,包厢的门便被人再次打开,几名侍者同时将面包和五份头盘端了进来,目光惊奇的按照蒂娜的吩咐,将所有餐盘都堆到了青年的面前。

        “谢谢?!闭爬枭佬缓?,还不等侍者退出包厢,就已经将面包和几道冷菜一扫而空,嘴巴里嘟啷着,“这种分量的大餐十份也填不饱肚子…”

        社会对人的评价其实十分奇怪,如果是初到纽约时,青年这样粗鲁的举动落在别人眼里,完全可以算是‘乡巴佬’和没有教养的表现;

        可短短三两年间就白手起家的创造出数十亿身价,又在二十岁不到的年纪成为政府特聘的学界精英,为人类征服‘异世界’出谋献策,他的举动自然而然就变成了率直,不做作,有个性的卓尔不群之举。

        “头菜不能增加,可主菜我都点了三道,一共十五大盘,可是分量十足,”蒂娜把自己餐盘里的鹌鹑肉拨到了张黎生盘中,笑着说:“我正在减重,你先帮我吃点好了?!?br />
        “减重,你还需要减重吗,我觉得已经够苗条了…”张黎生看看蒂娜嘴巴很甜的说,这时卡夫突然堵住了他接下来赞美的话,不识时务的又问道:“生灾难时你在野外考察,这怎么可能,从‘海虾b1号岛’上回来的人都说,那天晚上岛上像是地狱一样可怕。

        在军队的?;は露加猩锨松ッ?,黎生先生,你如果自己一个人呆在野外,怎么还能安全的回来?”

        “卡夫先生,其实只要人足够强悍和聪明,那晚呆在‘海虾b1号岛’上并不是特别可怕,随便找一处‘异世界’土人的部落,和他们比邻而居,就可以完全避开那些怪物和兽潮。

        噢,也许你又要问了,网贴上说那些‘异世界’的土人看起来虽然像侏儒一样矮小,可实际打起架来却像拳击手一样凶悍,我怎么可能在丛林里遇到它们还活了下来,”张黎生面无表情的用左手从桌上拿起一根铮亮而锋利的金属餐刀,盯着卡夫,摸了摸刀刃。

        紧接着他右手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像用铁棒敲冰棒一样,将餐刀不可思议的一截截敲碎,“我能活下来是因为我比那些土人都强大和残忍。

        对有礼貌的人,我会很有平和的和他交流;

        遇到挑衅者,我就一截截敲断他们全身的关节,然后…”

        张黎生将所有的餐刀碎片捡到了手中,慢慢握拳,将碎裂的餐刀捏成了一团奇形怪状的铁球‘啪’的一声丢到桌上,最后说道:“然后把他们的脑袋捏碎。

        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包厢里死一般的静寂,在青年冷酷目光的注视下,卡夫那颗曾经征服过海拔数千米高峰的心脏竟然不堪负荷的几乎停止跳动,脸色惨白,身体开始不断颤抖。

        眼看再过一会这个精悍的年轻人可能真会生什么不测,谢莉娅突然说道:“噢黎生宝贝,你真是‘酷’的让人窒息。

        不过也不需要就因为一个‘普通人’出于妒忌你有个好女友的心理,口气不太礼貌的问了几个问题,你就要把他吓死吧?”

        “谢莉娅,这个世界有人会别吓死吗?”听到谢莉娅的话,张黎生突然转头一笑问道。

        这个笑容让包厢里凝结的空气一下重新流动起来,也让卡夫终于摆脱了青年如同有形的梦魇般的震慑力,不停喘着粗气,全身瘫软在座椅上。

        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张黎生回头看了看,耸耸肩说:“卡夫先生,请恕我直言,你这样的身体状况可不适合去‘海虾b1号岛’上冒险?!?br />
        “谢谢你的提醒,黎生先生?!闭馐币恢弊诘艿苌砼缘呐撩防路鸶崭沾悠婊霉适掳愕脑庥鲋星逍压?,避过张黎生略带讥讽的目光,站起身朝蒂娜、翠茜、谢莉娅怒目而视说道:“蒂娜、翠茜、谢莉娅我和卡夫告辞了。

        谢谢你们今天的款待,不过以后你们如果再有邀请的话,我想我们绝不会再参加了,再见?!?br />
        之后她强忍着心中的惶恐,用力拉起卡夫,跑出了餐厅包厢。

        其实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帕梅拉,包厢里的其他用餐者,除了对张黎生魔术般的表现感到不可思议外,也对三个女孩对他的纵容感到非常奇怪。

        毕竟卡夫刚才的表现虽然有点不礼貌,但却没有过必要的限度,而张黎生的言谈举止却**裸的充满了对卡夫生命的威胁,在西方人看来,这两件事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按照常理,作为女友蒂娜绝不应该让自己的男友在朋友聚餐的场合做出这种事,而作为聚餐的主人翠茜和谢莉娅也早就应该出声阻止。

        他们却不知道,在见惯了张黎生稍稍被人冒犯,便必然会杀戮到底的手段后,在三个女孩眼中,卡夫没有莫名其妙的被巨大虫子吞掉,就已经算是青年在顾忌她们的面子手下留情了,说几句强硬的话又算的了什么。

        反而是蒂娜沉默了一会,低声向张黎生解释,“宝贝,卡夫有时是会向我献献殷勤,可从来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而且你也应该能看出来,我早就告诉过他,在我心里只有你…”

        “蒂娜,我没有那么小气和不自信,有其他男人爱慕、喜欢你我只会感到骄傲,”张黎生很通情理打断了女孩的话,“那位卡夫先生做错的是,弱小的绵羊永远不应该主动挑衅一头雄狮,这才是‘生物圈’应该有的秩序?!?br />
        青年的奇谈怪论又让包厢里一阵安静,过了好一会,翠茜突然说道:“你知道吗黎生,你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永远都猜不透想法的人,可偏偏每次你说出来的话又都让我感到无法反驳。

        这感觉真是,真是,太奇怪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