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三十章 质疑

    二百三十章 质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名出城后在恐怖的异世界岛屿神秘失踪了五天四夜后突然现身的生物学家实在有点诡异,让拦下张黎生的黑人军士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许多。

        而昨晚那场不可思议的可怕经历,令‘聚集地’的米国大兵们看起来若无其事,保持着职业军人的冷静素养,但实际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中。

        于是黑人军士声音一大,马上便有其他封锁现场的士兵实枪荷弹的做出瞄准的动作,靠了上来。

        “嘿嘿伙计们,不要紧张,不要紧张好吗。

        我真是斯坦福的生物学家,现在算是在为军方工作,而且没有报酬,所以请不要用枪指着我好吗?!北缓诙炊吹那箍谥缸?,张黎生摊开手,装模作样的苦笑着说。

        看到面前的亚裔青年全身肮脏,看起来不像有危险性的样子,领队的上士做出一个暂时解除警戒的动作,稍稍放低枪口,“托尼,你现了什么意外情况?”

        “上官,这位,这位年轻的先生自称是四天前失踪的生物学家张黎生…”黑人军士惊讶不散的回答道。

        “抱歉,我不是自称,而是根本就是,而且我也不是失踪,而是在得到我的导师的允许的情况下,去野外做科学考察?!?br />
        矮小、壮硕的上士像看怪物一样上上下下重新扫视了张黎生几眼,“去野外做科学考察?

        外面最近一段时间每到夜里就变得像地狱一样可怕,现在凡是隔夜不归的人员都会被认定为失踪,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在丛林里平安的度过了四个晚上的?”

        “难道这里没人知道,晚上那些兽潮根本不会接近土著人的部落,只要看到哪里有大片的火光。直接靠上去,爬上树,把身体绑好,就可以安全的睡一夜吗?”张黎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

        “还有这种事。妈的,那为什么聚集地里也有这么多土人,野兽却疯狂的攻击我们…”上士楞了一下,嘴巴里喃喃咒骂着。手里的枪却放了下来。

        气氛变得缓和,张黎生撇撇嘴又说道:“因为这里是土人们的岛,而不是我们的。

        昨晚的可怕经历大家都看到了吧,你们难道没现。那些,那些怪物根本不会攻击土人吗,只要呆在土人们身边。就会很安全?!?br />
        大兵们一下愣住?;叵肓似?,便有人惊呼道:“见鬼,还真是这样,那个沙丘怪物和石头怪出现后,就没有靠近过那些土著露营的空地!”;

        “是啊,对啊,那两个怪物砸房子。吃,吃人,对象都是我们地球人?!?;

        “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些土人搞得鬼…”

        “住嘴,你们是在执行任务,不是在酒吧里闲聊?!鄙鲜刻绞窒碌拇蠛粜〗猩?,皱皱眉头,再看向张黎生时,目光里除了惊讶,已经没有多少怀疑了,“好了张博士,看来作为专家,在这座活见鬼的岛上,你的确比我们有用的多,最起码知道哪里会更安全。

        去你同事那里吧,好好研究研究那只‘沙怪’,让我们这些大兵下次再遇到这种怪物最起码知道哪里才是弱点?!?br />
        “我还不是博士,上士,”张黎生笑笑,越过大兵们的警戒线,走向海滩近旁被降伏的巨大沙人,“而且这种怪物也不可能有固定的弱点?!?br />
        靠近‘沙人’后在繁乱的现场绕了一圈,张黎生很快现了自己那位和一群科学家站在一起,拿着一台平板电脑,全神贯注记录着什么的导师。

        “教授,有什么现吗?”他悄悄走到史提芬身边问道。

        “你回来了黎生,这真是太好了。

        虽然我知道这世界上不可能有哪个二十岁前白手起家创造出亿万身价的级富豪,会傻到无缘无故拿自己去喂野兽,可你离开聚集地的时间也太长了?!?br />
        “教授,我离开的时间长,自然有长时间离开的价值?!闭爬枭ψ潘?。

        “噢,难怪你回来的第一句话就问我有什么现,”史提芬眼睛一亮,急不可耐的说:“我除了现地上着这头已经残疾的怪物不是有机生命体之外,什么现都没有,你现了什么?”

        “两点,教授。

        一、兽潮生时,所有的野兽都会自动避过土著们的部落。

        第二点只是个大胆的猜测,昨晚生的自然现象,可能就是我们地球文明传承中最古老的‘华夏文明’古籍中曾有记载的‘帝流浆’现象?!?br />
        “兽潮生会避过土著人的部落,‘帝流浆’现象…”听张黎生说完,史提芬出神叨念着。

        “还有博士,”张黎生想了想,旁若无人的又说道:“我还觉得军方对我们隐藏了一些秘密。

        他们在‘海虾b1号岛’上放飞了几百个无人侦查机,却连一些最基本的情报都没有掌握,这可说不过去…”

        真正有建树的科学家,骨子里都天然带有浓厚的怀疑精神和对权威的蔑视,其中绝不乏‘阴谋论者’存在。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年轻人?”一旁正看着咆哮的‘沙人’呆的那位哈佛大学印度裔地理学教授摩多突然插嘴问道。

        “因为我在丛林里无意间现,被炮火毁掉的树木会在一天之内就恢复如初,还有我刚才说过的,土人部落不会受到兽潮侵害…这都是很容易观测到的情况,可军方却从来没有向我们说明过?!?br />
        张黎生颇有实据的话很快引起了在场的一些科学家们的骚动,直到他身后响起一声严肃的反驳,“张黎生先生,你认为用一百二十三具‘ao9蜂眼鸟’侦查一座面积过三万平方公里的巨大岛屿,能够搜集到多么详细的数据?”

        “可是将军,站在聚集地的城墙上,用肉眼就能观察到的情况…”张黎生头也不回笑笑说。

        “士兵不是植物学家,在城墙上防御的军人们怎么可能注意到这些?!本奂氐淖罡咧富庸俾媪终驹谡爬枭澈?,神情凝重的环顾着在场的科学家,“好了各位,军方既然把你们请来‘海虾b1号岛’,就不会对你们隐瞒什么。

        这一点,我哈曼德.骆林可以用人格保证?!?br />
        听到这位三星将军铿锵有力的保证,在场的科学家们慢慢冷静下来,相视着摆摆手,围着被俘的‘沙人’继续做起了刚才的工作。

        凭着自己的人格魅力,安顿了人心后,骆林将注意力完全放到了张黎生的身上,“我已经做出了解释年轻人,现在你也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聚集地,还在外面平安的呆了整整四天?”

        张黎生提出质疑的用意本来是想淡化自己离开‘聚集地’几天的遭遇,现在情况变得适得其反,他心里不由暗暗咒骂自己糟糕的运气,“将军,我可没听你认真解释过什么…”

        “现在是我在问你年轻人?!?br />
        “ok,ok…”面对骆林咄咄逼人的再次质问,张黎生苦笑着把刚才讲给那位矮小粗壮上士的话,又说了一遍。

        “这是个听起来合理,仔细推敲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故事?!?br />
        “将军,这世界上有很多匪夷所思的故事都是真实生过的,你可以把它们归结为好运气,或者是‘有实力’…”

        “有实力,这个解释到是很有意思,你知道吗年轻人,你失踪之后,图像到了聚集地每个士兵的手中,其中有一位名叫艾莉森的少尉越级向我报告,说曾经见到过你。

        就在‘海虾b1号岛’向民间正式开放的第一天,你就来过这座岛,从监控录像上看,还做下了几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把一个在土人里颇有地位的头目吓的魂飞魄散;

        在城墙的出口处,接受一群土著的顶礼膜拜…”

        骆林的话让张黎生一时不知怎么回答,这时他身边的导师突然开口道:“骆林将军,早就说过,张黎生作为‘斯坦??蒲哦印械囊辉?,离开聚集地是得到过我的允许的。

        而且我们是米国政府请来的科学家,不是被警察扣押询问的嫌犯,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什么。

        好了,我和我的学生要开始工作了,请您离开?!?br />
        史提芬的话让骆林微微一愣,之后面色阴沉的最后看了张黎生几眼,一言不的转身离开了。

        望着将军远离的背影,张黎生悄然松了口气,“多亏有你教授,那位骆林将军今天的态度怎么这么咄咄逼人?”

        “昨晚聚集地里的海滩和水泥地上突然冒出了两个怪物,结果如何你都看到了。

        据说平民至少死了上千人,军队也有百人以上的伤亡,还毁掉了三架武装直升机。

        骆林将军如果不做出妥当的解释,等待他的结果只有提前退役,甚至因为渎职走上军事法庭也不是不可能,这种情况下,你还能指望他的态度有多和颜悦色。

        好了黎生,这些对我们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古怪的生物是怎么莫名其妙的诞生出来的,你刚才说‘帝流浆’,那到底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