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二十五章 死亡风暴

    一百二十五章 死亡风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米国,张黎生已经渐渐构建出一股足够庞大的经济势力,其影响力正借由‘农户联合会’慢慢变的广泛而深远,并且对于自己未来的发展,也形成了完整的打算;

        而在华国他却一无所有,回国后还很可能要随时应付那么所谓的‘名门正道’的威胁,想过安宁日子,八成只有像曾经在南非见过的‘郑顾问’那样,被赤色政权豢养起来,两相对比之下,是去是留已经非常明显。

        因此早就已经想清楚其中利害关系的青年,对于学姐的蛊惑平淡的说道:“我终有一天会回国的,不过到时一定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在那之前…”

        “哈,就像那些‘爱国科学家’一样,在米国取得了非凡成就,功成名就后,老了老了再回国炫耀,这样的话还不如一直不回去,不过那也比自命不凡无情无义…”

        张黎生所讲的‘非凡成就’和郭采颖的理解当然完全不同,不过对于女孩气恼的挥动着拳头的怒斥他却没有反驳,只是随口说道:“学姐,你喝醉了,当街这样张牙舞爪的话,小心被警察抓?!?br />
        “警察,这里哪有警察?”

        “一会就有了?!痹偌绦⑽笙氯ヅ禄岢鍪裁匆馔?,青年眼神中闪出一丝慑人的神采,瞟了一眼外墙上横挂着‘thunderclap’(雷霆)霓虹招牌的夜店的二楼,以心念催动‘尸傀儡’开始爆裂。

        这时夜店经理室中,凶狗正怒气渐升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切断一根粗雪茄的烟嘴,摸起防风火机烤了烤烟身,望着堵在房间门口的铁链,面无表情的说道:“铁链,我不知道你是疯了傻了,还是变成了哑巴。

        可我知道。如果你再这样一言不发的站在门口,马上就会变成个死人,听着伙计,瓦斯变成白痴一样我能原谅他,因为他的精神本来就不…

        噢,噢,上帝呀,你。你怎么了…”

        在凶狗突然变调的惊呼声中,铁链的躯体突然急速肿胀起来,几秒钟后,皮肤就被撑的又透又薄,隐约将内里翻滚着蓝红相间的浓稠液体显现出来。

        “铁链,你,见鬼,你,你他妈变成了什么怪物…”房间里的其他人看到同伴突变的身体,都惊呼着拔出了武器。做出瞄准的动作,但还不等他们射击。尸傀儡就已将身上的制服撑破,胀大到了极限,猛然爆开。

        只听一声如同泡泡糖在嘴巴里炸开的‘啪嗒’声响后,一阵蓝红色的风暴撕碎铁链的皮囊,激荡着吹过雷霆夜店巨大的经理室。

        房间里的所有人无一幸免的被暴风雨卷入其中,那被雨雾席卷过的脸上露出一闪即逝的错愕惊慌的表情后,像被放进熔炉中的蜡炬一样连皮带骨的化为了粘稠的泥浆。瘫倒在了地板上。

        而在凶狗夹着雪茄化为一滩肉泥的同时,郭采颖正掐着腰,斜看着张黎生一遍一遍嘴巴不停的问道:“学弟。你到底在说什么,吓唬我吗?

        看你留着个怪模怪样的小胡子,是不是想要装成熟混进‘雷霆’啊,你以为那些看门人都是瞎子,不会检查你的证件,去街角找家不提供酒精饮料的…”

        “学姐,我既没有吓唬你,也没有留胡子混进夜店的意思,你喝的太醉了,应该回宿舍休息?!辈⒉恢朗鼙押蟛男Ч苛叶厥?,所以没有造成很大的响动,但威力非凡,张黎生叹了口气,脸色不渝的解释道。

        “采颖,这就是你最近常提起的张黎生学弟吧?”在不远处的几个华国留学生看到郭采颖似乎和张黎生起了争执的样子,急忙凑了过来,其中一个带着无框眼镜,文质彬彬,高大英挺的年轻男人笑着问道。

        “不错,他就是张黎生。

        罗炳亚你别又来装好人了,你和老王都是一个德行,整天冒充什么有品格有理想的正人君子,其实根本就是自私自利的小人…”

        “好好好,我是小人,我和老王都是小人,我们不对,对不起你和楚河。

        有什么话回学校后我任你骂,但现在是在大街上,你这样子如果被人拍下来传到网上,你想想会是什么后果?!?br />
        “哼…哼…”高大青年几句话就让郭采颖冷静了下来,她哼哼唧唧了一会便不再做声,被几名华人女生拉到了一边。

        看到郭采颖安静下来,罗炳亚长长松了口气,朝张黎生歉意的笑笑说:“学弟,今天对不住了。

        采颖就是这样的性格,喝多了酒就爱胡乱教训人,特别是这几天楚河的情况又很不好,那件事你也知道,咱们不是当事人很难评论谁对谁错,但,哎…不说了。

        我早就听采颖提到过你,天才横溢,是斯坦福生物学系近十年来最年轻的研究生,导师史提芬教授在学界也是闻名遐迩,可惜一直无缘一见。

        现在好不容易缘分到了,第一次见面又是这样的情况,真是,真是,总之今天看样是没机会多谈了…”

        “是啊学长,你还是先把郭学姐送回宿舍吧,我看她再过一会恐怕连路都走不了了?!?br />
        “她就是这样,我一直劝她不要再喝了不要再喝了,可她看我在旁边反而放开了量,”罗炳亚叹了口气,点点头,“那行学弟,我就先走了,有机会我们再好好聊聊,再见?!?br />
        道别之后,高大青年便和那些喝的醉醺醺的同伴拦下两辆出租车走掉了。

        郭采颖临走前还不忘朝张黎生叫嚷着,“张黎生,你不准偷偷去夜店喝酒,那里的坏女人很多…”,不过声音很快便随着疾驰的车轮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终于摆脱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后,重新变成孤身一人的张黎生骑着脚踏车,拐进了不远处的一条小巷。

        巷弄黑暗,地上还因为管道泄露未修,有很多积水,骑行一会在无人处把脚踏车靠墙放好,张黎生将身体胀大到接近两米,把身上两面的肥大外套脱下来反穿,拉拉变的紧身的衣服,快步从暗巷中走了出来,脚步不停的直接冲向雷霆夜店。

        “嗨伙计,这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绷矫乘兜暮谌吮N揽吹接懈隽成弦疾悸膳卵叩拇蠛褐背骞?,拉起架势警告了一句后就像是被急速行驶的火车撞到一样,飞撞上了夜店沉重的木门上,把门一下撞开。

        之后合着激昂的音乐声,在周围骚动的排队者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张黎生脚步不停的走进了雷霆夜店。

        夜店面积很大,灯光昏暗闪烁,人头攒动的舞池中数百年轻男女们合着快节奏的舞曲扭动着腰肢。

        舞池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吧台,七八个穿着热辣低腰牛仔裙的金发女郎,和袒露出健硕胸肌腹肌的英俊小伙子,充当酒保,一边随着音乐轻轻摇晃着身体,一边给客人提供酒水服务。

        在喧闹欢乐的环境里,张黎生瞧准楼梯间的位置,摇晃着身体融进了人群中,舞池里挤来挤去,每走几步就缩小一两厘米,等到他靠近楼梯间时,身高已经变成不足一百六十公分。

        凶狗做的是‘偏门生意’,把守‘老巢’门户的自然用的是最强悍的手下。

        可惜在已经得到化生之力的张黎生面前,再强壮的凡人也如纸片般脆弱。

        在灯光闪烁变化时,青年脚步快捷到令人眼花缭乱的两个劈掌,便将守在楼梯间隔音门前的两个用墨镜遮住眼睛,一副冷酷摸样的守卫的肋骨击穿,刺进了心脏。

        踢掉两颗挡路的小石子后,张黎生推开门,将他们轻盈的带进了楼梯间,丢在地上,然后快步蹿上了二楼。

        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上四顾着瞧了瞧,他来到最大的那扇红木门前,猛然推开了大门。

        门里是一间空无一人的宽敞办公室,刚刚走进就有一股凝重的血腥味冲进了张黎生的鼻端。

        “这是…”愣了一下,看到红地毯上包裹着四处横溢的肉泥的一件件衣裤。和墙壁上密密麻麻的蓝红相间的恶臭斑痕,青年脸上慢慢露出舒心的表情,“原来是这样!

        木炭、硝和硫磺简单组合就能成为暴烈的火药;

        而水银、蓝石粉末…做成的‘01调和试剂’混合上新鲜‘尸傀儡’的特性却不是暴烈,而是,而是…

        常识有时候还真是难以解释巫术这种超自然的东西,而且混上科学,反而让它变的更加诡异难解,不过效果却让人很满意?!?br />
        喃喃自语着,张黎生转身走出办公室,脚步不停的离开了夜店后,在暗巷恢复了正常体态,把外套重新翻过来穿在身上,骑着脚踏车冲出巷子,沿着公路向斯坦福校园走去。

        半路上,顶着被天边飘来的乌云笼罩住的月光,他摸出录音器记录道:“b01活体实验,第二阶段。

        素材爆裂后产生‘同化’反应,效果显著…”,那平静的声音在黑暗的公路上慢慢飘荡着,合进了阴沉的夜色之中。

        ps:老妈腰椎间盘突出住院,猪猪请假陪护,下一更要晚一点,请大大们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