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零九章 见微知着

    二百零九章 见微知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长女孩强忍住悲伤,无声的笑笑,没有回答郭采颖,而是朝一旁的张黎生挥挥手招呼道:“你就是采颖提到的川西小老乡吧,你好,我是艾楚河?!?br />
        “艾家阿姐你好,我是张黎生?!鼻嗄晗缫裟迅牡乃档?。

        在斯坦福充满浓郁的加州田园风格的校园中,听带正宗的华国川音,实在不太搭配,即便心里早有准备,艾楚河还是错愕的一笑,“采颖说的不错,小老乡,你讲话的确嘎嘎的很有趣?!?,伤感的心情竟然舒缓了一些。

        “我也会讲普通话,就是说不习惯,”张黎生很西化的耸了耸肩,指着对面长女孩手里推着的脚踏车说:“阿姐,这车你没用了撒?”

        艾楚河一愣,低头看了看那辆伴随着很多美好回忆的公路车,脸色黯然的勉强一笑,把车推给了张黎生,“没用了,送给你了?!?br />
        “送到不必,我买你地车子好咧,”青年却无意接受别人无缘无故的馈赠,也不愿继续浪费自己的时间。

        他也不废话,接过车子,飞快的从口袋里摸出几百米元,直接塞进了艾楚河的手中,转身踩上公路车,“郭家阿姐,艾家阿姐,谢谢帮忙咧,我还要去图书馆…”,就要扬长而去。

        可惜张黎生在川西时生活在一片小小的山村中,从未骑过脚踏车;

        到了纽约,生活的城市太大,又直接开起了汽车,他看别人骑车轻松自在,自以为化生之后肉身强大,又通过练习拳术有了极好的平衡性,踩脚踏车这种小事。自然可以无师自通,但实际却大相径庭。

        因为力量太大,稍稍用力蹬了几步,车子便一下急行驶起来,车把受控不住左扭右扭两下,青年便连人带车摔倒在了地上。

        两个反应不及的华国女孩,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愣了一会,急忙跑过去想要搀扶青年?!把У?,摔了这一跤没事吧?

        你,你不会没有学过脚踏车吧?”

        在周围米国学生‘嘻嘻…’的偷笑声中,张黎生尴尬的把脚踏车从身体上推开,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拔沂敲黄锕盘こ?,本来觉得应该不难骑,谁知道…”

        “突然转身就走,还塞给我这么多钱,”艾楚河把手里的米钞数都没数就直接掖回了张黎生的口袋,又帮他扶起了脚踏车,“我是送你车子??刹皇锹裟愠底??!?br />
        “我和阿姐才刚见面,平白无故收了你地车子总是不好…”

        “我们是老乡啊,都是华国人,在异国他乡当然要守望相助。

        比方说。今天要是阿姐我刚来上学,想买脚踏车遇到了你,你有一辆空余的,是卖给我呢?;故撬透夷??”

        “我自然是不卖不送,告诉你去哪能买一辆新的?!闭爬枭芽诙龅?。

        两个华国女孩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回答。不由全都愣住,几秒钟后郭采颖先回过神来,哭笑不得的说:“你这个小老乡的脑袋真怪,我问你,你让楚河去买新的,那你那辆空余的脚踏车呢?”

        “我如果真用不到,就把它连钥匙一起丢在校园里,随它去啰?!?br />
        听到这话,两个女孩又是一愣。

        “有了多余的东西也不用来做人情,而是直接把它匿名丢给随便哪个需要的人,这想法倒挺像米国人的…”艾楚河低声说道。

        “米国人丢脚踏车前会写个牌子说明哩,我可不会,我就是我,与别不同?!闭爬枭芽诙鲂πλ?,这一句话出口,不知为什么,他眉宇间自然就有一种异样的神采闪现。

        看到对面其貌不扬的青年神采飞扬的样子,郭采颖突然伸手敲了一下张黎生的脑壳,“脑袋怪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好了,今天阿姐没什么事,就好心和你艾学姐一起教你骑脚踏车?!?br />
        被女孩善意的敲了一下脑壳,不痛不痒,张黎生倒是没有觉得受到什么冒犯,只是摆摆手说:“那倒不用咧,摔了这一下,脚踏车我自然就会骑哩?!?br />
        “摔一下就会骑了,你骑给我看?!惫捎钡纱笱劬λ?。

        张黎生点点头,从艾楚河手里再次接过脚踏车,翻身骑上了车子,在长女孩,“别逞能学弟,骑车越是年纪小,越容易学,你现在…”的劝说声中,摇摇晃晃的踩着脚蹬不断向前。

        渐渐的,他的骑行度越来越快,保持车身平衡的状态也越来越稳,不一会就已经非常熟练自如的蹬着脚踏车上了学园的大路,又绕了回来,看看已经有点昏暗的天色,“怎么样两位阿姐,我骑地还算顺畅吧。

        行咧,你们送我脚踏车,我今晚就请你们吃顿大餐?!?br />
        “兔子尾巴露出来了吧,想约女生吃饭,就在这里‘假鬼假怪’,你以前一定会骑脚踏车对不对…”

        “脚踏车我的确是第一次骑,因为以前练过拳,平衡性还不错,所有学地块了些,至于吃饭,要是艾家阿姐肯收我地车钱,那吃不吃倒是都无所谓?!?br />
        张黎生的直接一下把郭采颖哽住,女孩愣了一会,看了看青年认真的脸孔,无奈的笑了笑说:“小老乡,你的脑袋的确是很古怪。

        楚河,既然这个张家的小阿弟都说了,要不你就收他车钱,要不咱们就得跟他去搓一顿,那咱们就去‘新澳餐厅’搓一顿呗,正好让你散散心?!?br />
        艾楚河张张嘴,正要说话,却现好友朝自己用力眨眨眼,便勉强点了点头。

        “行了学弟,我们一致决定赏脸陪你去吃晚餐,不过餐厅要由我们决定?!?br />
        “那太好了,斯坦福里有啥好餐厅,我正一无所知,”张黎生骑在脚踏车上,不在意的点点头,“咱们这就出吧?!?br />
        “不忙,我和楚河先去换件衣服,餐厅离这里太远,一会我们坐巴士去?!惫捎彼底爬鸢拥氖?,转身跑进了不远处的公寓楼。

        望着两个女孩突然跑走的背影,张黎生只能把脚踏车推到一旁放好,站在楼外来回踱步,直到十几分钟后,才看到穿着剪裁合体,彰显出美好身材的连衣裙,拿着素雅的手包,走出公寓楼的郭采颖、艾楚河。

        两个姑娘看起来打扮的比刚才光鲜亮丽了很多,但在已经很习惯出入纽约顶级会所的张黎生来说,却没有什么惊艳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很有礼貌的说了声:“两位阿姐,很漂亮哩?!?br />
        “谢谢?!卑游⑿ψ呕亓艘痪?,郭采颖却黑着脸一言不。

        这时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就要沉进地平线中,校园里的路灯开始一盏一盏的亮起,三人踩着蓬松的灯光,向最近的巴士站走去。

        “王兆生那个王八蛋竟然就这么甩了你,他还有没有人性,当初生了病,拿不了全额奖学金,要滚回国的时候,要不是你从生活费里挤出了三十万给他,他能从斯坦福生物学系博士毕业!

        回国还不到二个月就耍这花活,哼,等我给老头子打个电话,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就这样的人品到哪也不能重用…”半路上,郭采颖突然愤愤不平的说道。

        “采颖,你再这样我真的要生气了,”艾楚河眼神里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我本来不想说的不想说的,你非要打听。

        老王他一定也是迫不得已才做这样的决定,我相信他,人就算是变心,也绝不可能变得那么快,再说你没听到他打电话时的语气,真的,真的是…”

        “相信他,他又不是研究高能物理的博士,再说,现在是新世纪了,他就算是研究高能物理,造核武器,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工作让他必须一去五年,期间不能和外界有任何联系。

        还说什么国家赋予的特殊使命,希望你能理解,用这样的理由分手也太离谱了?!?br />
        听到郭采颖说出‘一去五年,期间不能和外界有任何联系’、‘国家赋予的特殊使命’,在一旁本来漫不经心走着的张黎生突然脸色脸色一变,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喃喃说道:“斯坦福生物学博士,五年不能和外界有任何联系…

        有意思,很有意思…”

        两个女孩没有注意到青年的自言自语,“我相信他真的是不得已,你千万,千万不要给郭叔叔打电话,我不想因为我毁掉他的前途…”

        “你真是太傻了,他明明是在骗你…”

        “别说了采颖,求求你别说了?!?br />
        看到好友痛苦的表情,郭采颖叹了口气,大声说道:“好了,我们不提那些烦心事了,今天一醉方休?!?br />
        这时一旁的张黎生看着艾楚河悲伤的样子,犹豫一下,突然说道:“艾家阿姐,莫难过咧,你男朋友八成是回国后被政府招募去了‘异世界’做研究。

        他不是抛弃你,而是迫于无奈,不想耽误了你地终身?!?br />
        “他被政府招募去了‘异世界’做研究…”艾楚河眼睛一亮,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去‘异世界’做研究,对了,很有可能是这样。

        所以他才五年不能和外界做任何联系,他,他是为了我好,他分手是为了我着想!

        采颖,老王他是为了我着想,才一定要分手,不行我要等他,我要告诉他,我会一直等着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