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八十九章 ‘蒸汽文明’

    一百八十九章 ‘蒸汽文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张黎生的低声惊呼只被身旁的徐老头听到,老人不以为意的问道:“还大事不妙,爷们,你说话一会土的掉渣,一会文绉绉的,啥事大事不妙???”

        张黎生没有理会徐老头,只是面无表情的把耳朵贴在了车窗上,脸孔开始吹气一样的胀大起来。

        看到少年一言不发的使用巫法,徐老头马上意识到确实有事发生,本起了脸,屁股像安了弹簧一样,一下站了起来,望向黑漆漆的窗外。

        可惜老人会使的巫法没有一个涉及到增强视力听觉的,深夜时分,站在疾驰的巴士上凭着他老眼昏花的眼睛,自然什么都不可能看到,只能向张黎生低声问道:“爷们,有什么不对吗?”

        “老叔,想活就听我地,做好准备,咱们一会就跳车?!闭爬枭芬膊换氐牡蜕档?。

        虽然预料到有事发生,但徐老头完全没有想到,少年会说出‘跳车’这样的话,他心里一惊失口把话喊了出来,“什么跳车!”,马上引起了车厢里所有人的注意。

        “老徐,你说什么?”正在车头和梁主任商量着一会再遇到政府军哨卡,是先打电话和认识的开普敦驻军高级军官沟通,还是先碰碰运气的胡领队愣了一下,大声问道。

        “我,嘿嘿,我,我说这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脚麻腿酸,让人都想跳车了,大家说是不…”人老精,树老灵,徐老头支吾了两声马上想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

        可惜老人的谎话才说了一半,一个他最不想面对的人站了一起,温和的笑笑,堵住了他的胡诌,“徐老兄何必扯谎,你这位师侄不简单呐?!?br />
        徐老头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咽了口吐沫不敢再多说话。一旁的张黎生站了起来,苦笑着说:“不是我不简单,实在是刚才遇到地哨卡太不寻常。

        南非陆军一共只有四万多人,那个哨卡一边就有八辆武装装甲车,三百多名全副武装地精锐步兵,两边加起来就是十六辆装甲车,七百名左右地步兵,那个国家会用接近2%地地面武装力量…”

        “梁主任。我刚才想事情,没向车外望,那个哨卡的情况是这样的吗?”胡领队脸色剧变,急声问道。

        “我也没注意,不过,不过车没开到哨卡前,我倒是看到的确是有不少装甲车和大兵堆在路上。

        别慌,我打个电话给开普敦驻军的朋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停车,我们被南非政府军当成诱饵了?!焙於尤床坏攘褐魅尾νǖ缁?。马上做出判断,大声吼道。

        驾驶兵士官出身的司机。一脚把刹车踩到底,疾驶的大巴在公路上发‘兹兹…’的刺耳响声,一下停了下来。

        车厢里一片寂静,只余下众人惊慌而沉重的呼吸声,几秒钟后,还是郑顾问再次开口打破安静,看着张黎生问道:“少年人。我不明白既然你先看破了那些黑大个可能有诡计,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而想跳车逃跑?”

        “因为我还听到远处有很异样地响动。虽然不知道是啥,但能听出数量很多,”张黎生诚实的回答道:“再联想到那些南非政府军集结待命,觉得的确还是应该有一个诱饵在前面吸引注意,看看情况到底是咋样才能心安?!?br />
        听到少年这样的解释,众人一片哗然,只有郑顾问‘桀桀…’大笑着说道:“少年人,你的实诚真是让我无话可说。

        其实你做的也不错,人呐,要不有实力,要不有脑子,没实力、没脑子,‘见利而趋附,遇险则慌乱’,死掉也是应该的?!?br />
        随着他夜枭一样的笑声贯穿车厢,车底的地板突然‘嘭’的一声被一只血肉模糊的拳头打出一个大洞。

        紧接着,便有一团血肉在几人的惊慌躲闪中,面条一样的从洞里左右摆动着钻进了车厢,像是被虚空中一只无形大手捏塑般变成了人形。

        看到大巫都开始预作戒备,巴士里几个聪明人也马上各自使出了保命的绝招。

        这时打了几个电话,却都只得到含糊敷衍回答的梁主任也脸色铁青的简明扼要说道:“胡领队,情况真的有点不对?!?br />
        “梁主任,我知道了。

        大家不要慌,我们来南非的目的不就是找到异界入门,然后搜集情报吗,现在刚到开普敦就有可能和异界生物接触,这是我们的运气?!笨吹骄置娼ソタ际Э?,胡领队安稳了一下队伍的情绪,脸色一变,严肃的吼道:“所有人都有了,现在任务正式开始。

        第一个命令,马上下车?!?br />
        与外面漆黑一片的未知比较起来,自然是灯火通明的巴士里显得更安全,因此领队的命令并没有马上得到执行。

        但在别人犹豫时,张黎生却已经硬拉着徐老头,大步走向车门,在大巴门‘嚓’一声划开的第一时间,跳下了车。

        旷野中凉风习习,漆黑的夜幕下,不时响起‘呜呜吼吼…’的野兽嚎叫声。

        呼吸了几口清凉的口气,抬头看看天上完全遮住月色的一团团乌云,张黎生喃喃说道:“太好了,看起来会下大雨…”

        “下大雨还好,没遮没拦的大野地里,下了雨还不淋死咱们,爷们,你说你硬拉着我第一个下车干啥…”徐老头不满的叨念道。

        “老叔,本来咱能安安稳稳地藏着看‘大戏’,结果你一嗓子却让事情泡了汤,就这一件拿你巫法真册地情分就还了一大半。

        莫再刮噪了,你也不想想现在这种情况下呆在原地不动地汽车里,那不就是个靶子?!?br />
        徐老头一愣了一下,回味了过来,“这话倒很有道理,不过爷们,你说你真是心狠手辣,还看‘大戏’…”

        老人正叨念着,张黎生突然神色一变,一脚把他踹倒,随后自己也缩小身形,扑倒在了地上。

        就在少年卧倒的同时,极远处突兀传来一阵密集的‘呲呲…’声,随后在刺耳的‘嗖嗖…’破空声中,千百颗鸡蛋般大小浑圆的石丸蜂蛹急速飞来,瞬间将巴士打的千疮百孔。

        按照攻击密度来看,只这一轮袭击,大巴里就应该一个活人都没有剩下,可事实上,在紧贴在车厢左右四壁的肉盾?;は?,已经关闭灯光的巴士里,竟然无一伤亡。

        挡下石弹攻击后,车厢墙壁上的肉盾蠕动着重新缩成了一具常人大小的活尸,郑顾问笑了笑,“这一轮进攻挡住了,下一轮可不一定了,还是下车安全?!?,带着活尸走下了汽车。

        在他之后,醒悟过来的年轻巫者也匆匆忙忙争先恐怕的涌向了巴士车门

        “连把车窗敲碎跳车都不懂吗…”从地上爬起来,看到巴士门口拥挤的景象,张黎生走到汽车的外壳前,挖下了一颗石弹,喃喃自语着“石头质地,大小像鸡蛋,表面还水滴…水滴、蒸汽,难道还真有‘蒸汽文明’…”

        在少年凭着敌人留下的枪弹,猜测他们的来历时,跑出巴士的年轻巫者终于冷静了一点,开始自发的按小组集合起来。

        修炼‘巫’道死门的‘巫’们开始驱使着巫虫从背包或行李箱里窜了出来,游走着挡在了众人面前。

        修炼祭门、生门的巫者也绷劲了身体,做出了蓄势待发的姿态。

        “走了爷们,集合了,现在这局面再有什么想法都不顶用了,还是‘聚堆’安全?!笨吹蕉游榧唇酆贤瓯?,徐老头拉着张黎生的手臂,匆匆忙忙的跑向崔小东等四人。

        就在两人归队的同时,巴士车突然启动,向远处疾驰而去。

        “车走了,车怎么走了…”

        “车走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驾驶员张敏同志已经决定牺牲生命换取我们的安全了。

        所有人注意了,现在大家一定要时刻小心,”胡领队在队伍前面解释道:“我们的处境很险恶,好在梁主任认识路,往西边走应该是安全的…”

        突然远处‘嘭…’的一声巨响打断了领队的命令,紧接着远处公路上燃起了一堆熊熊大火。

        张黎生望了望爆燃的大火,喃喃自语了一句,“巴士车爆炸了?!?,把注意力又转回了不远处趴伏在地上的数十只狰狞巫虫。

        接近一米长的赤红蜈蚣、脸盆那么大的南云山蝎、拳头大小的‘嗡嗡…’扇动翅膀的马蜂…这些毒虫落在常人眼里自然十分可怕,可少年见了却觉得非?;牡?,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巫虫有什么值得浪费精血培育的价值。

        “难道这些巫虫另有神通,”他喃喃说道:“可这么多有神通力的巫虫,可能吗?”

        张黎生自语自语时,胡领队开始特意向身体整个变成黯淡银灰肤色的崔小东分配任务,“崔组长,你有‘金牛虫’的神通?;?,是所有人中力量最大、动作最敏捷、防御力最高的,就由你们组来?;ち褐魅?,走在队伍的最前边。

        郑顾问你有什么意见么?”

        “我没意见?!?br />
        “那好,我们出发?!?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