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八十六章 ‘活尸’乍现

    一百八十六章 ‘活尸’乍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二黑童靴原来去旅游了啊,不会,不会是和女童鞋一起吧!

        真,真让天天苦逼写材料兼码字的猪猪羡慕妒忌恨?。。?!

        嘿嘿,不过看在你回来就指导猪猪求推荐的份上就原谅你了。

        现在开始猪猪打滚求推荐和月票,不要说偶无耻,是二黑教唆地?。?!

        “行徐老头,等会你给他说说,”崔小东想了想,对张黎生指指点点的说:“小子我警告你,你是有点本事,但咱们‘队’里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

        老实告诉你,现在这家酒店,整个都在我们的掌控中,你刚才想硬闯出去,门都没有…”

        张黎生得到真册,‘拿人手短’没法和徐老头的同伴翻脸,便不再反驳崔小东的话。

        过了好一会,崔小东唠叨的口干舌燥后,终于住嘴,松了一口气,摆摆手,示意徐老头将少年带走。

        “好的崔组长,你说完了,也念完了,我带他去吃饭?!毙炖贤沸π?,拍拍张黎生的肩膀,“走吧爷们,咱都饿了一早上了,去祭祭五脏庙?!?,大步向酒店餐厅走去。

        在路上老人向少年说了他们这个掩饰着身份,以中矿集团雇员的名义,万里迢迢东转西绕从华国飞到刚果金;

        由刚果金飞到坦桑尼亚;

        然后由坦桑尼亚直飞约翰内斯堡;

        现在马上就要从约城走公路前往开普敦的由华国政府临时召集组织的团队,唯一的任务就是从开普敦潜入‘异世界’中。

        非洲之家酒店的餐厅方方正正,地面铺着大块的白色瓷砖,天花板上除了除了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四组吸顶灯外,就是结合了非洲原野、约城矿山和现代化工厂、摩天大厦的油画。

        它的面积超过三百平方米,看起来足可容纳五百多人同时用餐。

        “要是别人听到这事,那绝对不敢相信,一准认为是遇到大阵势的诈骗集团了,可政府一找我。我就信了。

        不就是天圆地方的壳子上露了个洞,直通异界了,咱修‘巫’的老祖宗是女娲娘娘,她老人家可就是为了补天丢了性命,”走进提供着丰盛自助餐的餐厅,徐老头又滔滔不绝的闲扯起了别的,“我看这次也差不多,就是规模小点。

        仔细想想。这对咱修‘巫’的是好事,比如这次,有异界入口在别人地界上,军队啥地就派不过来,武器也不好乱使,再说那异界谁知道啥样,一般人训练的再强,去了只怕也得抓瞎,到头来便宜了谁,嘿嘿…这就便宜了咱们。

        有正式编制地干部身份。自动就落到我脑袋上咧…”

        “老叔,你到底成‘巫’多久了。怎么还在乎啥‘干部身份’?”听到老人这么说,端着餐盘选了一大堆肉排、冰淇淋、蛋糕之类高热量、高脂肪的美食的张黎生忍不住奇怪的说道。

        “成‘巫’能当饭吃怎么地,你娃也是‘巫’,还有那么好的身手,不是也得千里万里老远来非洲打工。

        再大地能耐,你平时敢显露不,人家正道名门都夹着尾巴做人。咱们这些‘地老鼠’那得连脑袋都缩着…”

        听到徐老头的嘟噜,张黎生这才猛然回忆起来阿爹活着的时候,除了本乡本土没人敢招惹外。出了县城在别人眼里,也就是个普通百姓,活到一把年纪,竟然死在了出租车下。

        自己成‘巫’后,最初到了米国,也曾经一度为巫虫的血食费尽心思,要不是后来蒂娜出了个天才的主意,让他开了屠宰场,形成良性循环,只怕他现在已经被巫虫拖累死了也不一定。

        这样认真想想,少年惊讶的发现,没有机遇、财源,空有绝顶的秘法真传,那也很难成得了气候,‘一文钱难道英雄汉’这种事从古自今可是屡见不鲜。

        “爷们,你可够能吃的,想啥呢?”

        陷入沉思的张黎生被徐老头的一句话惊醒过来,他看看被自己下意识装的冒尖的餐盘,笑笑说:“老叔也是练过武地,还不知道练武地能吃?!?br />
        “那到是?!毙炖贤范俗抛约耗呛蜕倌瓯绕鹄床诲囟嗳玫牟团?,‘嘿嘿…’笑了笑,带着张黎生来到边角的餐桌前坐下,大快朵颐起来。

        张黎生陪着徐老头吃了一会,突然问道:“老叔,咱们既然是‘过街老鼠’,那政府为啥不用那些正道名门的人去探索异界,反而找你们呢?”

        “问的好,爷们有脑子呀,”老人一愣,嘴巴大力咀嚼着,神秘的压低声音说道:“不过你想想,又没人规定就只许南非有异界大门…”

        “你是说咱们华国也有异界大门,正道名门被政府组织着去那里探索了?”

        “我可没这么说,不过国家的佛教协会副会长,国家人大代表释永歆大和尚都公开说,佛教讲究大千世界,这个世界之外还有很多个世界,佛教徒的归宿有可能是其他星球,这样的造势,嘿嘿…”

        “那既然咱们自家有,为什么还派人来南非?”

        “爷们,自家那是自家地,别人家那是别人家地,那可不是一回事,这就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咱先备下,有备无患?!毙炖贤芳榛男π?,不再说话。

        张黎生这时已经明白了老人是被华国政府临时招募,对整件事也只是连蒙带猜的知道了个大致,便不再多问,用筷子夹起了一块肉排,正要放进嘴巴,突然他的鼻端隐约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掩饰在香气中的恶臭。

        皱了下眉头,少年顺着这股奇怪味道传来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个身高一百八十多公分,干瘦的像根竹竿一样的秃头男子,脸上抹着油彩,一股嘻哈干将的样子,迈着机械舞的步伐,走进餐厅,目光呆滞的拿了个餐盘,开始慢慢的挑选食物。

        “别看爷们。别乱看,那是,那是咱们队里的郑顾问,可,可不敢乱看?!狈⑾滞和纺凶幼呓吞?,而张黎生的眼睛正随着他不断移动,徐老头声音发颤的说道。

        少年身体这时也开始轻微颤抖,他缓缓收回目光。脸色变得铁青,只觉得血肉中的巫力鼎沸到几乎就要自行化生,艰难问道:“他是壹拾贰巫?”

        “也许还不止,那只是他的‘活尸’之一,千万不要再盯着看了,活尸可以容纳主人‘寄魂’化为分身…”徐老头紧张把头埋在餐盘里,不断告诫道。

        但张黎生这时却根本听不到老人再说什么,能够和一个此前只在古书典籍中看到过的大巫‘活尸’相见,对他来说未来的益处常人简直无法想象。

        就如同本来盲人摸象的瞎子,眼前出现了一点模糊的光明一般。光亮虽微不足道,但却是质的改变。只这一点就值得他去趟异界冒冒风险。

        两人被郑顾问的‘活尸’惊到各自失态,直到那竹竿一样的秃子端着几片面包,一碗稀粥和一盘甜品,动作僵硬的走出餐厅,才回过神来。

        不一会,张黎生渐渐平静下来,突然说道:“没想到咱们华国‘巫’道里还有这样的强者存在。有这样的大能力,郑顾问以前不至于也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吧?”

        “那到不至于,郑顾问听说早就是社科院下属哪个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员了。正经的处级干部,相当于县长?!?br />
        “这就能安抚下一个大巫!”

        “再大的巫也大不过导弹原子弹,国家都载人航天了,还想怎么地?!?br />
        徐老头的话听着很有道理,但张黎生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想了想突然问道:“老叔,你修地是祭门吧,突破到几巫咧,得地都是些啥巫咒?”

        “你,你,爷们,你怎么这话都敢乱问,没有过命的交情,这能问得吗!”

        “我不是觉得既然入了伙,大家都的要相互多了解,了解吗?!敝雷约阂恢毙⌒牡奈驶霸诶先说淖彀屠锾兹∏楸?,但最终还是犯了忌讳,张老四掩饰的说道。

        “了解个啥,这样的事咋了解,就连你那本家胡领队代表国家来领导我,都不知道老叔是几巫,得的都是些啥巫咒,最多也就是知道我的专长而已,你怎么就敢直接问。

        你娃别是野路子出身,啥都不懂吧?”

        看到瞒不过了,张黎生只好实话实说:“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川西老汉,不过这些‘巫’道规矩,我老爹倒真是教地不多…”

        “难怪你得本真册就那么欣喜若狂,我还以为你像我年轻时一样天真,自以为‘人定胜天’…”徐老头脸上露出一抹奇异的颜色,随即灰败了下去,“算了,那都是过去地事了。

        唉,老叔教你一个乖,少年人,做人莫狂妄,人哪知足才能常乐,抓住这次机会,以后吃着公家饭,过个安生日子…”

        听着老人自欺欺人的叨念个不停,张黎生不置可否的笑笑,直到吃完饭都没再搭话。

        出了餐厅之后,徐老头便带着少年走向自己这组的活动室,路上他叮嘱说:“咱们的队伍总共分了六个组,每个组少则四人,多则六人,咱们组呢以前正好卡在中间有五个人。

        除了我和崔组长外,还一个叫刘强的复员特种兵,为人很热心,类似的人每个组里都有,也不用多说啥;

        再一个是徐默,是个女娃,二十多岁,沉默寡言的,走的是‘巫’道生门的路子,和她搞好关系错不了,关键时刻说不定能救你条小命;

        最后一个是金福生,长了个个高脸俊的好面相,,和咱们一样都是‘巫’道祭门,不过明明走的是近身的路子,却只会点简单的摔跤,脑子苶地很,脾气还很傲,不用理他?!?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