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七十八章 ‘强拳’和神奇的永恒通晓术

    一百七十八章 ‘强拳’和神奇的永恒通晓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惯例求月票、推荐、打赏,谢谢!

        轮船有航海仪的指引,张黎生却只有模糊的记忆,这样冒冒失失的直接骑着蛟龙鲁莽的乱飞是肯定不行的,至少也要等到夜晚,借助星象确定好方位,进退才能多点把握。

        看看头顶太阳的位置,距离天黑至少还有几个小时,张黎生想了想,驱使着缩小身体一直紧紧趴伏在蛟龙尾巴上的岛龙,恢复到平常大小。

        然后他跳到了巫虫背上,驱使着岛龙向远处的密林走去。

        冬天的异世界丛林阴冷湿滑,地上腐败的落叶散出出一阵阵淡淡的腥臭,但盘腿坐在巫虫身上的少年,身处这样的环境中却觉得非常从容自在。

        他不时驱使着岛龙晃动身后九根长长的蝎尾到处乱刺,惊动的丛林中无数奇异的野兽、毒虫四处逃窜。

        而但凡看到眼前出现长得狰狞可怕的虫豸,张黎生都要炼化一番。

        此时他血肉中的巫力已经足够支持‘摄’字诀施展成百上千遍,配合着动念就可炼化巫虫的‘简’字诀,只见少年周围林地上的凶猛毒虫,或者‘啪啪…”发出脆响,化为一团血肉模糊的肉泥;

        或者偶有一两只被成功炼化为巫虫,看起来却威力弱小,被他驱使着直接投进了岛龙的血盆大口中,正是一路前行,一路杀戮。

        消耗虽小,但也会积少成多,终于一两个小时后,一无所获的张黎生有了疲倦的感觉。

        他在岛龙的背上猛然站直了身体,一边喃喃自语着,“这样胡乱选择巫虫果然不行。

        看来我的好运气已经用光了,想要再巧遇刚炼化就有‘神通力’的巫虫,恐怕比奖券还难?!?,一边随意挑选着目标。

        当目光转到几颗距离相隔很近,树冠在半空中紧紧连接的几株大树上时。少年突然裂开大嘴喷出气旋,将那些巨木的树冠击碎后,以心念朝着地上合着动物血肉的一大团散乱枝蔓,施展出了‘聚’字巫诀。

        顷刻间,异世界密林中无数虫豸开始受到巫咒蛊惑,凝聚撕杀,争抢起了地上掺杂有张黎生精血的兽尸残骸。

        看到成千上万的毒虫在自己面前‘蛊斗’,少年脸上露出饶有趣味的样子。重新坐下,静静等待一会能不能有惊喜出现。

        但正当毒虫渐渐变少,幸存者开始出现体型增大,獠牙突出的变异时,突然间,丛林深处传来一阵嘈杂喧闹的声音。

        紧接着,一只两米多高,七八米长,样子像是犀牛只是头顶没有独角的怪兽,从林中奔跑看出来。四蹄在湿滑的泥地上‘哒哒哒…”的踏起无数泥水,直直从张黎生施展巫法的林木上踩过。

        虫豸在被炼化为巫虫之前就算潜力再大。也只是虫豸而已,被怪兽超过数吨的身体踩踏,顷刻间就变为肉饼,陷进了泥地里。

        看到自己以巫咒遴选出的毒虫就这样莫名其妙几乎死伤殆尽,张黎生牙疼一样“嘶…”了一声,身上突然像装了弹簧一样,从巫虫背脊上猛然跃起。临空朝怪兽撞去。

        就在他即将贴近猛兽厚实紧绷的黑皮时,突然右臂一旋,轰出一拳。竟将怪兽一击打飞。

        ‘嚯…’半空中,那头巨兽嘴巴里嘶吼出最后一声长鸣,之后圆睁着的巨大眼珠里突然布满血丝,‘啪’的一声爆开,口鼻中也鲜血直流,落地后无力的挣扎几下,便停止了呼吸。

        虽然是有蓄力冲刺的过程,可一拳就把体积远比自己庞大许多的猛兽杀死,还是让张黎生大为吃惊,“形意拳真的这么厉害,我才练了几天,一记‘炮冲’就能把比我现在的体型大几倍的怪兽杀死。

        化生之后体力、力量、恢复能力一定是远超常人,可在不使用神通的情况下,面对这样的怪兽,至少也应该要把身体胀大到五六米高,才能一击杀死吧…”

        少年喃喃自语时,刚刚被巨兽践踏出的密林通道里,突然又走出了二三十名手拿刺矛,‘呜呜啊啊…’奔跑着的矮小土人。

        那些土人显然是追赶怪兽而来,看到巨兽死在地上,他们疑惑的面面相觑看了一会,‘啊啊呜呜…’交谈着,把目光汇聚到了神情有些恍惚的张黎生身上。

        少年其实早就已经发现了异世界土著的到来,不过现在面对面的杀死这些弱小的矮人对他来说就像是打哈欠般容易。

        就像雄狮肚子不饿的时候,绝不会在意羸弱的羚羊闯进自己的领地一样,张黎生现在根本不在意这些土人想要干些什么。

        只是在心里打定注意,他们如果识趣的不打扰自己,就放这些土著走掉,可一旦有一个土人攻击,就把他们所有人都变成巫虫的午餐。

        但接下来的情况却远远出乎了张黎生的意料,那些土人看了他一会竟慢慢露出感激的表情,其中几个年长者还亲切的靠近他,踮起脚尖拍了拍少年的手臂。

        而那些年轻的土人则一边用敬仰的目光不时偷看着张黎生,一边用尖利却粗糙的金属猎刀肢解起了怪兽。

        不一会,他们就将其中最肥美的胸脯和后腿、屁股,献到了张黎生的面前,

        受到异世界土著这样的尊敬礼遇,少年觉的万分错愕,他惊诧的仔细看了看面前的土人,发现这些侏儒丑陋的面孔上流露的尽是真诚的友善、敬慕,突然联想到了几天前遇到的异世界老人阿曼德尼克对自己的误会,心中猛然一动。

        “海中精怪,”张黎生低头看看自己隐约显现出无数蓝黄相间鳞片的粗壮手臂,脱口而出道,“海中精怪…”

        第二次说出‘海中精怪’这个词,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抓起被放在干净树叶上的肥美血肉,递还给土人中的长者,摸着自己的肚子,做出很饱的手势。

        土人们欢呼着接受了少年好意,开始捡拾树枝生起篝火,将怪兽的肉块丢进火里草草一烧,还不等血腥气味退干净,就用猎刀再叉出来,快意大嚼起来。

        张黎生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异世界土著们收拾猎物,当他发现一个土人引火时竟非常珍视的拿出了一个印着‘madeinchina’(华国制造)的一次性打火机时,脸上露出了一点吃惊的表情。

        脚下这座异世界岛屿异常巨大,少年身处的这片丛林,距离米军聚集地直线距离至少也在两百公里以上,这里的土著竟然也随身携带着地球上的日用品,无疑表明米国的影响力,已经辐射到了整片岛屿。

        “不知道米国军方那些大佬到底想干什么…”张黎生喃喃自语着,走进了聚餐的土人,正要做手势想问问他们是从那里得到的那只打火机,突然就觉得脑子一片清凉,脱口而出直接说出了土著人的语言,“山林汉子,你们手里点火的器物,是从哪里得到的?”

        对眼前强大的海洋精怪明明通晓火狱人的语言,刚才却和自己比手画脚的打手势感到有点奇怪,不过狩猎的土著中的首领,还是语气尊敬的说:“尊敬的大海之子,那器物是我们击?!悸撞柯洹玫降恼嚼?。

        听俘虏的奴隶讲,朝着海岛西边走上两个日落,能看到几艘神秘巨大的铁船。

        那些铁船的主人会用各种神奇的器物,和人交换无用的种子和林地中活着的小兽?!?br />
        土人首领的回答非常详细,不过这时张黎生却已经再也无心去管土著人说了些什么,只是瞪大了眼睛,万分惊愕的想着,自己怎么会突然就变得通晓了那些异世界土人的语言。

        很快,他便回忆起了曾经在记录着阿曼德尼克日记的兽皮卷上,看到的两段话,“他们的语言文字极为复杂…必须要过足十二天,才能和他们自如的交流…

        今天是第十二天了,‘永恒通晓术’已经生效…‘chocolate’(巧克力),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不过非常美味….”

        “永恒通晓术,永恒通晓术…”张黎生眼睛一亮,“一定是我撕毁魔法狼皮纸卷时,得到了阿曼德尼克封印在其中的永恒通晓术。

        看来这个狡猾的老头虽然在信上写的无比真诚,其实却对我隐秘了很多。

        也许我要是真去了‘卡塔曼城邦国’的蓝鲸之城送信,不仅不会得到酬劳,反而会死在那里…”

        “大海之子,你,你再说什么?”看到眼前的精怪表情时而惊讶,时而惊喜、时而愤怒的不断低声说着奇怪的语言,土人首领心中忐忑的问到。

        “没什么,山林人的首领,我是想问你们,天黑之前还打算继续狩猎吗?

        如果要的话,我可以帮助你们猎杀一些大只的猛兽?!闭爬枭毓窭?,笑容满面的说道。

        “感谢你。强大海洋之子,”土人首领先是一喜,随后沮丧的说,“不过这只黑皮土牛已经是我们能搬运的最大猎物…”

        “没关系,如果你们的部落离这不远,我可以先帮你们把这头大??富丶??!闭爬枭拿婵茁冻龊蜕频男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