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五十八章 ‘尽善尽美’的追求

    一百五十八章 ‘尽善尽美’的追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有盟主了,猪猪的书也有盟主了,在此万分感谢‘醉眼看人间’的支持

        对于猪猪这样的码字将来说,看书的读者订阅就是情分了,毕竟网上到处都是那啥d版,至于打赏、月票就是一只额外的珍贵支持了。

        真的很感谢那些打赏、投月票、推荐的大大们,猪猪一般很少上qq,写一本书总共和责编也说不过一百句话,其中九十多句还是最初签约的时候聊得。这样的性格

        算了不说了,两点多了,终于码完,要睡觉了,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猪猪会继续用心写书回报大家,谢谢?。?!

        在极为巧合的情况下,莫名其妙的借助鳄龙蜕变,突破伍巫的张黎生虽然只差一步就能化生成就陆巫,但因为身体开始‘由生转死’,生命体征变得比正常人偏低,被他的急救接诊医生困在了医院。

        在距离穆特斯洛五十公里的贝鲁奇医院病房,少年唯一有把握不惊动任何人就召唤到身边的巫虫只有岛龙,而他至关紧要的第一次化生所用的‘巫虫’,却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拥有‘虚实’神通的岛龙。

        于是张黎生只能呆在医院里徒劳的等待,不断告诉医生自己已经完全痊愈了,身体状态前所未有的好,随时可以出院。

        “斯普林斯医生,我现在完全好了,真的,你看我的手臂多有劲。让我出院,不要再浪费米国政府的公共医疗资源了,否则我就让我的律师告你对病患过分治疗,滥用药物?!?br />
        清晨医生惯例查房时,已经被转到普通病房的张黎生半真半假的说道。

        “我几天前见过那个拿着文件来找你签字的律师,那家伙一看就知道不简单,”中年医生站在张黎生床边翻看着病例,瞟了一样数值明显偏低的监控器,随口说道:“但监控器是不会说谎的年轻人。

        这样的数值记在病例上,你作为未成年人。随便去哪个州的法院都告不赢我。

        现在想出院除非你的母亲签字,否则,你就只能在这里呆着?!?br />
        “见鬼,那我到底要在医院住到什么时候。总不能一辈子生命体征数值偏低,就一辈子让我在病房里过日子吧?”

        “按惯例你要做两到三个月的医学观察,如果期间都没问题,证明你是生命体征数值偏低的体质体质,你就能出院。

        随便说一下,到底是两个月还是三个月的观察,决定权在我手里,你现在才住院不到三周,所以最好对我保持尊敬的态度,不要动不动就威胁起诉我。

        克里斯丁护士。A21室二床的病人今天还是不需要任何输液治疗。中午和晚上饭后给他两粒综合维生素片,明天见黎生先生?!币缴底懦嘧帕车恼爬枭ψ?,离开了病房。

        而医生走后,和少年住在同一间病房的一个肥胖的老年白人惯例开始好心的劝说少年道:“医生负责任是为了你好孩子,我以前在马里兰州昆桑市的一家医院。明明是重感冒…”

        已经连续二十天过着这样苦闷的生活,获得化生之力,成就陆巫的路径明明已经就在脚下,可是却因为被困在医院这种可笑之极的理由。被无限期的耽搁了下去,终于令经历过好几次险死还生险境的张黎生,都无法再继续保持着平静的心态。

        穿着病服,身上一米分都没有的少年,躲在洗手间给麦蒂打去了电话,“我快疯了,真的,麦蒂,我快疯了。

        听着,你是我的仆从,应该听从我的任何吩咐,现在我命令你马上拿几件男人的衣服带到病房,帮我一起逃出医院,听到了吗,马上?!?br />
        “黎生先生,冷静一下听我说,病人能不能出院要听医生的诊断,我从网上看到过很多因为不在意生命体征过低,突然猝死的例子…”

        “我和他们不同,你,你应该知道我和他们不同?!痹谑褂霉餐ㄑ豆ぞ呤狈浅=魃鞯恼爬枭盏牡蜕鸬?。

        “可丽莉女士中午一定会去看你,她不让你出院,你逃出去也是徒劳的,早晚还是…”

        “这次不管了,我需要几小时,回去工场一趟,你必须帮我?!?br />
        电话里麦蒂犹豫了一会,“那回工场办完事后,你要答应我再回医院?!?br />
        “好的,我答应?!?br />
        “真的?!?br />
        “真的麦蒂,求你快来,我需要你?!?br />
        电话的另一端,从未听过张黎生向自己这么说话的麦蒂一下愣住,“ok,我,我马上去医院,马上…”

        挂断电话,少年那句‘求你快来,我需要你’还是不断在耳边萦绕,正在纽约街头,打算去买早餐的女孩,心慌意乱的四处搜寻起了街道两旁售卖男装的店铺。

        不一会她就为张黎生准备好了衣服,匆匆赶往贝鲁奇医院。

        二十分钟后,坐在病床上,等的心浮气躁的张黎生终于看到病房房门被推开,麦蒂提着一个崭新的纸袋,走了进来。

        少年长长松了口气,“你终于来了,我们去走廊上说话?!?,跑下床,推着女孩走出了病房。

        “怎么了,黎生?”麦蒂聪明的趁着帮张黎生逃出医院的机会,将对他的称呼,改回了‘黎生’,奇怪的问。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和我住在同一个病房的杜拉德先生多么爱管闲事,看到我换上衣服,他一定会马上报告护士。

        我这就去走廊的洗手间里换衣服,你等着我?!闭爬枭焓执优⑹种心霉酱?,急急忙忙沿着走廊冲向医院的公共洗手间。

        几分钟后,他穿着一身大小正合适的蓝色牛仔服走了出来?!奥蟮?,没想到你买的衣服这么合身,我们快走吧?!?br />
        听到这句话,女孩犹豫了一下,突然点点头,“我们装成来探望朋友的情侣,一定不会有人发现你是还没出院的病人?!?,鼓足勇气主动挽住少年的胳膊,向医院门口走去。

        张黎生身体明显一僵,却没有多说什么。脸色有点发红的被麦蒂拉着,走出了医院。

        两人上了女孩那辆老旧的福特汽车,少年坐在副驾驶座没话找话的随口说道:“麦蒂,你这辆车太久了。

        一万米元就能买辆不错的新车。我不是给你预支了薪水吗?”

        “这辆车看起来虽然不新了但保养的不错,开起来还很顺手,我觉得没有换车的必要。

        你发的薪水我都存起来了,纽约大学是私立学校,收费很贵,我必须先赚够…”

        “噢,这点我倒是疏忽了,放心,你以后的学费由我出…”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就因为我是你的‘仆从’?”女孩突然问道。

        张黎生张口结舌的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转头望向车外,做出刚才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看到少年的表现,麦蒂显得很成熟的笑笑,“你知道吗黎生,你有时候做事简直像个孩子?!?。之后直到把车开进出纽约城,驶进新ls屠宰场,也没有再说什么。

        接近三个星期没来穆特斯洛,产权属于张黎生的那片空白的盐碱地。又有很大一部分变成了忙碌的工地。

        看起来少年在医院病房授权爱德华进行的对屠宰场的二次扩建,已经紧锣密鼓的进行了起来。

        由于最近半年时间表现出的堪称完美的财务状况和盈利能力,以及未来完全可以预见的巨大发展潜力,华尔街已经没有任何一家银行会拒绝张黎生这样的优质客户。

        在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短短时间内,才成立不久的ls集团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数亿米元利息优惠的商业贷款,以至于屠宰场的第二次扩建的规模,比第一次要大至少四倍以上。

        如果不是当初在设计阶段就合理的做出了规划,施工必然会严重影响到工场现阶段的正常运营。

        不过此刻对于张黎生来说,屠宰场的扩建和运营情况根本就不值得关注,麦蒂的汽车刚在他那栋独立二层办公楼外停下,他说声:“麦蒂,在一楼等我?!?,就推开车门,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进了办公楼。

        半分钟后,少年已经推门走进了他暌违二十天未归的办公室中。

        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看到被狂风暴雨毁掉的办公室此时已经分毫不差的完全恢复了原样,便深呼吸了一口,脱掉上衣施展巫诀在胸前画上‘简’字后,以心神驱使山蟾虚化身体,由工场地下的沟槽,蹦蹦跳跳的来到了自己面前。

        之后少年朝山蟾施展出‘化’字巫诀,最后炼化了巫虫一次,喃喃自语了两句“化生,化生…”,闭上了眼睛。

        但当他要慢慢施展出化生之法,吸纳山蟾一切能力神通时,突然心中一动又睁开了眼睛.

        “鳄龙,鳄龙…”张黎生皱着眉头,思索着念出了另一只巫虫的名字,不过随即他便哑然一笑,重新又闭上了眼睛。

        这次不再犹豫,少年开始绵长的缓缓喷出身体内的气息,经过长达接近二十几分钟的吐气,他竟然像是把肺泡里存在的空气都吐的一干二净一样,胸腔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完成吐息之后,张黎生睁开眼睛,直视着蹲在脚下的山蟾,正要吸气时,突然注意到经过三周血海浸泡,又得到第五次炼化,巫虫身上的肉刺已经在癞皮上绽开,变成了周身如同布满奇异花朵的形象。

        心中闪过一道灵光,少年竟再次停止了动作,脸上阴晴不定的变化了一会,他喃喃说道:“第一次化生,既然能够尽善尽美,何必这么匆忙,左右不过是再等一两个月的事情?!?br />
        说着长长呼吸一口,重新鼓起胸腔,以‘通’子巫诀驱使着山蟾虚化身体,又跳进了工场地下满是血水、脏器的沟槽中,快步走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