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五十二章 驾船出海

    一百五十二章 驾船出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面对长官的和蔼态度,中年军官却强硬的说道:“将军阁下,军人可以为了国家的利益做出牺牲,但您却不能让他们不明不白的死掉。

        我请您不要用我们在‘海虾一号世界’的战果,去衡量这次的入侵事件。

        那些异世界人的军队在空军协同的远程炮火饱和轰炸之下的确没有丝毫威胁性可言,可现在是他们中的最强者侵入了瓦胡岛!

        这就像是本来粘在马桶上的病毒侵入了人体中一样,原来用消毒水和马桶刷就能解决的问题,现在却必须要动用到高效抗生素甚至…”

        “上校,现在??房站睾涂诎潞仗赝逑耐穆秸蕉踊夭皇嵌家丫谛愣源切┤肭终吡寺稹?br />
        “阁下,问题不在兵力的多少,而在于士兵们不了解他们要对付的是什么人,指挥官也根本无法指定正确的对敌战术。

        看到那些异界人像人性跳蚤一样蹦起十几米高,所有人都只会发呆,造成无谓的伤亡,而已经和那些异界人交火过的士兵,又会被召集回营,这简直荒谬到让人无法想象…”

        “这没什么荒谬的,一切都是按照规则办理。

        上校,你应该知道,没有被编入到‘海虾一号世界’作战体系中的部队,绝对不能事前知道异世界的存在,这个命令是由参谋联席会议和国防部联名提请总统阁下签署的…”

        “士兵们在无辜牺牲,他们知道实情的话,做出正确的反应,也许就不必死…”

        “那你就去教他们做出正确的反应,这是你身为太平洋舰队海军特战队最高指挥官的职责。

        记住最好的军人就是只会服从上级,不会思考的军人,总统阁下签署的命令不容违背,在没有新的命令…”老人被中年军官咄咄逼人的言辞触怒,也终于咆哮起来。

        正在这时他的秘书突然推开门,“将军,火奴鲁鲁市jǐng方通报我们,夏威夷皇家酒店发生暴力袭击,据说有怪兽和能在天空中飞翔的超能力者出现…”

        “夏威夷皇家酒店,见鬼,他们果然窜进了城里,”梅洛咬紧了牙关,“阁下,我们必须…”

        “我们必须继续追击,其他的事情就交给联邦调查局或中情局的‘专业人士’去解决。

        不要继续留在我的办公室里浪费时间了少校,去做你该做的事情,这是命令?!卑侣薜锨樾髌骄擦讼吕?,看着中年军官面无表情的说道。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梅洛握紧拳头,深呼吸了一口,立正行李,“是,将军阁下?!?,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从敞开的大门中,看着最欣赏、器重的部下背影渐渐消失,奥罗迪疲倦的叹了口气,摆摆手让秘书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米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办公室门缓缓关闭的同时,张黎生和蒂娜、翠茜、谢莉娅走下出租车,来到了哈纳雷码头。

        这个时间大部分有意出海的游艇主人都已经里岸,码头静寂无声,只有一艘艘停在泊位中的游艇在海里随波飘荡。

        海风有些清冷,穿着早上在海滩上买的短裤、T恤的张黎生竟打了个寒颤,他显得有点可笑的跺了跺脚,问道:“蒂娜,你的船在哪?”

        “我的游艇吨位不大就在中间的泊位,很快就到,”蒂娜挽着张黎生的胳膊,沿着码头靠海的水泥路边走边笑着说:“黎生,你冷吗,这里可是夏威夷…”

        “噢蒂娜,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现在竟然还关心你男朋友冷不冷,”跟在两人身后,似乎这时才刚刚回过神来的谢莉娅大叫道,“难道你不知道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别这么大声亲爱的谢莉娅,有什么话我们上船再说?!钡倌壬焓殖苡炎隽艘桓鲟渖氖质?,脚步敲好停在自己的那辆名叫‘曼哈顿公主号’的游艇前。

        这是艘全长五十多米的大型游艇,艇上有两前两后四间大卧房,夹在大卧房中间的是八间单人卧房和厨房,至于顶层甲板则整个打通成一间巨大的休息室。

        这种规制的游艇在普通人眼中已经奢华的难以想象,但在真正的富豪眼中却只算普通,不过如果再加上单人巡航系统,那意义就又变得完全不同。

        目前世面上能够单人驾驶的游艇,最高规制也就是五十五米的长度,曼哈顿公主号已接近极限。

        登上游艇,张黎生快步跑进顶层甲板的休息室,终于避过了越来越大的海风,他松了口气,看着四周华丽的装饰,就坐到三百六十度全景玻璃窗边的沙发上,撇撇嘴说:“没有私人飞机,却有私有游艇,这样也不错?!?br />
        “宝贝,私人飞机不常用,游艇却是必需品。

        好了,我现在就去开船,你说第一站我们去哪?”

        “最好能回纽约?!闭爬枭趴诳拥乃档?。

        “曼哈顿公主号虽然有个特制的大油箱,但就算是加满油驶回纽约,我们就很可能会在半途中变成飘落在荒岛上的‘鲁滨逊’。

        开这艘船我最远试过环绕夏威夷群岛一周,不过那要好几天的时间,比起飞机来慢的让人绝望?!?br />
        “我们现在就需要慢的让人绝望的速度,那就绕着夏威夷群岛兜圈子吧蒂娜。

        直到听到那种恐怖分子杀害几百无辜平民,被米军当场击毙的消息,我们再回火奴鲁鲁?!?br />
        张黎生表现的越谨慎,蒂娜心里就越觉得甜蜜,女孩很明白,如果不是有自己和翠茜、谢莉娅三个累赘,刚刚差点击杀阿特曼、琉里纳斯的少年根本不会这么忙于躲避两人。

        “如果不是和我们在一起,你也不用躲着那两个疯子了?!彼诰蔚乃?。

        “可要不是因为他,我们也不会遇到那样的疯子…”刚刚从冰箱取了杯果汁的谢莉娅灌下了一大口,脱口而出道,之后她愣了一下,脸上半真半假的露出担心的神色,“黎生,我只是随口开个玩笑。

        你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背着蒂娜,把我,把我…”

        “放心谢莉娅,我一辈子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了?!闭爬枭焉撤⑸系奶鹤优谏砩?,“蒂娜,,我找间卧房去休息了,明天一早别忘了叫醒我?!?br />
        “黎生,你竟然会开这种玩笑了,这可是个大进步?!钡倌瓤戳丝春糜严胍棺煊植桓业谋砬?,笑着说。

        张黎生无言的笑笑,披着毯子走出了游艇的休息间。

        在甲板上,他驱使着刚刚从海里跳上船的山蟾跟在自己身后,走进了船尾的一间大卧房。

        说是大卧房,但游艇上的房间当然不可能和度假酒店中相比,不过少年本来就不是对物质生活多么挑剔,房间里的一张大床,和自带的卫浴间就足以让他满意一笑。

        在浴缸里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张黎生穿着短裤爬上床,将巫虫摆在对面,用自己最习惯的姿势缓缓坐下。

        海上皎洁的月光透过船舱舱壁上的窗户挥洒到山肉瘤、肉刺横生的背脊上,反射出一阵忽隐忽现的幽暗光华。

        少年望着自己的巫虫,脑海中开始凝神勾勒出一个不断变化的魔神之像。

        那魔神周身俱全只余头颅虚实不定,张黎生知道当魔神头颅也清晰显现出来时,就是他突破陆巫之机,如果今晚能杀得了阿特曼、琉里纳斯两人,也许现在他就已经在‘由生转死’的化生了。

        “这要是靠着秘法修炼,至少也要五六年后才能有机会试着突破陆巫。

        我有多少三五七年可以耽误,还不如…想到这里少年心中不觉有些烦闷,不自觉的说道,好在修行中自有秘法清涤心神,随即他反省过来,知道自己又陷入了急于求成的心态中,就深呼吸一口,重新定了定神。

        慢慢的,冥冥中某种玄奥联系在张黎生和山蟾之间建立起来,巫虫口鼻喷出浓烟,直直窜进少年的鼻孔钻进了他的体内。

        浓烟催动的张黎生血肉中的巫力涌动起来,化为数十只古怪异虫,将他体内已经所剩不多的毒素、杂质炼为黑烟从口鼻眼耳七窍中驱散出来。

        黑烟飘出后又巫虫吸纳,构成秘法循环,之后少年便自然而然的陷入到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修行状态中。

        浑浑噩噩不知修行了多久,张黎生突然被一阵低低的叫门声惊醒,“黎生,你睡了吗?”。

        揉揉脸孔,少年错愕的看看了窗外还高悬在天空中的明月,正打算告诉蒂娜自己已经睡了,有事请她明天再来,却猛然间想到,蒂娜有着深夜来找自己的理由。

        “等一下我马上开门?!闭爬枭棺派襟柑麓阍诜考涞慕锹?,匆匆忙忙的打开了房门。

        门外蒂娜穿着一件黑色丁字裤和细肩带的胸围,挺着饱满的胸脯说道:“晚上好宝贝,我们的船现在已经距离瓦胡岛足有十海里远,可以安心消息了。

        我今晚很害怕,你能好好安慰安慰我吗?”

        说着女孩伸手轻轻扭在张黎生的胯下,牵着他走进了舱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