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三十五章 预支的夏威夷之行

    一百三十五章 预支的夏威夷之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火辣辣的阳光;

        翠绿绿的大叶棕榈树;

        永远发出悦耳‘沙沙…”的海浪;

        细腻壮丽的沙滩以及沙滩上穿着性感泳衣,夹着冲浪板露出好身材的壮男靓女,位于北太平洋的夏威夷群岛能够满足所有热爱盛夏的人对于‘夏天’这个词的一切憧憬。

        一颗靠着露天餐馆和冷饮摊的巨大棕榈树下,穿着黑色细条带比基尼身材高挑,胸脯高耸的女孩本来正拿着手机通话,突然间神情却陷入到了呆滞中。

        女孩身边一个皮肤嗮的黝黑,鼻梁高挺,嘴巴很大的美丽姑娘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用手指戳着她笑着说:“该你了蒂娜,快点亲爱的把瓶子转起来,转起来?!?br />
        围坐在树下的年轻人们这时也开始高呼‘蒂娜、蒂娜、蒂娜…”

        “不,不,事情有点不对劲,我,我觉事情有点不对…

        我,我的心里很不舒服,很不对劲,我要喝一杯凉的,我心里很热,要喝一杯凉的…”同伴的似乎一下惊醒了女孩,但她这时却完全没有了玩‘瓶子游戏’的兴趣,神色恍惚的从沙滩上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向冷饮摊走去。

        一旁那个皮肤黝黑的姑娘看着这种情形,急忙站起来扶住自己新交的朋友,“蒂娜,你想喝什么,我去给你买。

        亲爱的,你那里不舒服吗,脸色好差,刚才是谁来的电话?”

        “电话,对了是黎生,见鬼,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我难道是因为他才,才…

        噢,我该回拨个电话给他,回拨个电话给他…”蒂娜说着真的回拨了刚才那个电话。

        铃声是占线的盲音,女孩锲而不舍的连播了几分钟。才终于把电话接通。

        “蒂娜,有事吗?”手机里传张黎生大多数时候都冷静、沉着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蒂娜心里的慌乱竟神奇的很快平复下来,“没,没有,只是想再给你打个电话,也许,也许我坐今晚的飞机回去。明天我们见个面,看看你的工场…”

        “不用了,我刚才给那位爱德华.威尔斯律师打了电话,他还是你介绍给我的记得吗,我已经请他帮我找了一位商务代表和那些烦人的农户联合会谈判,就像你说的,他真的很有用?!?br />
        “是吗,那就好…”

        “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

        不,不,别挂电话黎生。我,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你来了电话之后,听到你的声音,我,我就很心慌…”

        “蒂娜,你怎么了,翠茜和谢莉娅没在你身边吗?”

        “谢莉娅刚才和一个帅哥去游泳了,翠茜一大早就去夏威夷最古老的一间教堂参观去了。我身边只有新朋友…”

        “是吗,”张黎生心里突然莫名其妙闪过一个念头,脱口而出说:“对了蒂娜。马上就要放暑假了,我还没去过夏威夷…”

        “你是打算暑假也来夏威夷吗,”蒂娜惊喜的说道:“那我就不回纽约了,就在这里等你?!?br />
        “好的,反正整整两个月的假期我在纽约也呆不住?!?br />
        “那我们说定了,离暑假还有十几天,一放假你就来找我好吗,宝贝?”

        “好的,到时见?!闭爬枭底帕秤械惴⑷鹊墓叶狭说缁?,心里莫名其妙的轻松了很多,在屋里呆了一会他发现自己怎么都静不下心来,想了想‘噔噔…’跑下楼,“妈妈,我今天想出去散散步?!?br />
        “好的宝贝,你已经一周没出门了,出去散散心也好?!?br />
        “那我去找乔治聊天,顺便一起去吃午餐,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记得不要太动脑筋,让脑子太累,不要吃油腻的东西,吃饭前要先吃药…”丽莉在厨房里一边准备午餐,一边啰嗦的说道。

        “我知道了?!闭爬枭笊卮鹨痪?,跑出了家门。

        纽约六月中旬的天气已经非常燥热,好在今天太阳从出升就被一层薄薄的乌云遮住,虽然始终没有下雨,但气温凉爽了很多。

        张黎生穿着丽莉买的印着卡通图案的短裤、汗衫,踩着凉鞋,一边沿着树荫向停车场走,一边打电话和乔治定好了见面的地点后,又拨通了麦蒂的电话,“给我查查暑假前三天去夏威夷的飞机有那些,一会发讯息传给我…”

        “我没时间,真的,今天不要烦我好吗,求你…”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

        “你怎么了,麦蒂?”

        “我爸爸的肿瘤恶化了,医生说他,说他时间不多了,我现在和妈妈在医院…”

        “肿瘤恶化了,那还有的救吗,去更好的医院…”

        “你,你还愿意帮我?”

        “当然,去问问医生吧,然后给我电话,对了,别忘了查查去夏威夷的飞机?!?br />
        挂断这一天打的第三通电话,走进停车场前,张黎生下意识的四下张望了一下。

        已经接近午餐时间,街道上行人很少,少年目光所及之处也不过四五个牵着狗的老人慢慢散步;三四个划着滑板,带着头盔的少年笑闹着疾行而过。

        “看来是我太敏感了?!闭爬枭猿暗男π?,走向自己那辆久未启动的福特‘探险者’。

        而就在离他不远处,街对面一辆车身上写着‘市政维修’的长面包车中,一个穿着米黄色制服的大胡子中年人,正用高强度电子望远镜,透过只能从里向外透视的车窗,看着张黎生渐渐消失的背影,大声念叨着,“目标b098,第七次监控。

        十一点二十…十一点五拨出电话三次,接听电话一次,其中两次通话对象为目标b21,通话内容无异常,推断无异常,建议取消监控?!?br />
        大胡子叨念时,车厢里的微波炉‘?!南炝艘簧?,自动打开了门,一个一直等候在微波炉旁的矮小中年人兴奋的搓搓手说:“嘿伙计,我们的热狗好了。

        终于要完成这个见鬼的监视任务了,一天到晚陪着几个孩子玩‘捉迷藏’的游戏,真知不知道‘大老板’是怎么想的。

        下次再有这种无聊的任务,我就把家里的煎锅和打泡机拿来,一边煎培根一边做奶泡?!?br />
        “行了亚历桑德,抱怨可不能让你升职。

        嗨,把热狗也给我一根,你可不能吃独食,否则我就重新录入监控记录,建议再监视目标一个周期…”大胡子中年人收起仪器,笑着说。

        在两个特工大口嚼着热狗,从后车厢钻进驾驶室,开车驶向下一个监控目标时,张黎生也驾驶着‘探险者’驶出了停车场。

        乔治星期六中午自然还在‘杜泽肉食店’打工,他在纽约街道上左穿右拐二十几分钟后,把车停在了肉店外的停车格。

        很快,下班的乔治从肉店里窜了出来,跑进了‘探险者’的副驾驶座。

        和张黎生拥抱了一下,这个刮噪的黑人男孩认真的说道:“嘿,伙计,看到你安然无恙可真好,按照你们华国人的习俗,我请你吃龙虾大餐压惊?!?br />
        “我要去上西区餐厅吃?!?br />
        “那算了,我们还是去吃汉堡好了,就去那家‘麦德逊肥鸡汉堡店’怎么样,你的小麦蒂在那打工,还能给我个员工价?!?br />
        “她今天不可能在那,刚才我和她通了个电话,她在医院,说是父亲的肿瘤进一步恶化了…”

        “噢,那可真不幸,伙计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陪在她身边吗?

        我可真不理解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这几个月总看到你们联系…

        算了,抱歉这是你的私事,我不该多嘴,可是在这种时候,麦蒂真的很需要人的安慰,而我觉得你能安慰到那个姑娘?!?br />
        听了好友的话,张黎生犹豫了一下,“你说的对乔治,这件事我做的的确是有点不近人情了,ok,我们这就去医生?!彼底潘舳?,一个转弯,靠着导航仪的指引向纽约‘卡桑德拉肿瘤研究中心’驶去。

        路上买了两个汉堡,两杯可乐吃了个简单的午餐,张黎生和乔治赶到规模不大,只在一栋综合大厦里占据了半个楼层,但却多少有点名气的‘卡桑德拉肿瘤研究中心’时,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一点。

        由于平时出入这家私人医院的人除了医生、护士便是癌症患者和他们的家属,张黎生走进其中,马上就敏感的觉得十分压抑。

        但离奇的是这里所有的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看起来一副心情愉快的样子,就连几名已经皮包骨头的病患和护士交谈时也是柔声细语,不徐不燥,毫不悲观绝望。

        由于区隔出了两间病房和医疗室,医生办公室的等候间不大,张黎生目光一扫便看到了面带微笑,和个容貌苍老的中年妇人偎依在一起的麦蒂。

        他犹豫了一下,大步走过去,“麦蒂,我听了你父亲的消息,和乔治一起赶来医院看看你?!?br />
        直到听到这声招呼,麦蒂才发现张黎生竟来了‘卡桑德拉肿瘤研究中心’。而对于少年的来到,她显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一时愣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