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二十五章 倒吊的侏儒

    一百二十五章 倒吊的侏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周围人紧张的情绪也传染给了蒂娜,女孩慌张看着身旁的张黎生低声说道:“黎生,是你搞得鬼吗,别这样,现在大家的神经都很脆弱…”

        “别害怕,你和谢莉娅、翠茜就等在这,我一会就回来?!闭爬枭挥兄苯踊卮鸬倌?,只是将身上披着的毛毯搭在女孩肩头,抱着山蟾,大步向甲板的阴暗角落走去。

        无意中发现少年突然走远,站着船舷边,扶着围栏竭力想从漆黑的海面上看出点什么的谢莉娅,惊奇的问蒂娜说:“亲爱的,你男朋友去干什么?”

        “他一定要趁着夜色去岸上侦探一下情况?!?br />
        “侦探情况,现在!

        他以为他是海军陆战队员吗?”

        “这种地方那家伙可比海军陆战队员有用的多?!?br />
        在翠茜代替蒂娜回答谢莉娅问题时,张黎生已经骑在隐匿身形的岛龙背上,悄然跳下游轮,落在了鳄龙宽大、厚实的身体上。

        鳄龙粗短的四肢轻轻划动海面,很快他便驱使着巫虫来到了岸边。

        天空黯淡无星,也没有丝毫月色,张黎生的视野只有模模糊糊的两三米远,他想了想,从岛龙背上爬了下来,顺着鳄龙的脊背慢慢走到巫虫那骇人听闻的巨大头颅上,直接坐在了其两眼中间。

        然后张黎生又驱使山蟾胀大了身体,踞坐在自己身后,将他的整个背部和脑袋都牢牢挡住。

        觉得防护已经十分周全了之后,少年最后驱使着岛龙在身旁戒备,这才小心的坐着巫虫在岸边巡弋起来。

        鳄龙踩在地面上响起的是细腻的‘沙沙…”声,仔细的低头下望张黎生也能隐约看到一层砂砾,“是很平常的海滩沙地…”他喃喃自语着,驱使岛龙用巨爪抓了一把沙土放到手上,轻轻一撮,手指却一下裂开了许多细小至极的伤口。

        “金属或是,或是玻璃粉的细沙。这里难道真的不是地球了!”少年脸色凝重的丢掉手中扎人的砂砾,驱使着巫虫继续先进,突然他被一根四、五米高的石柱挡住了去路。

        坐在鳄龙刻意耷下的脑袋上,张黎生的目光恰好和石柱中间位置平齐,他驱使巫虫侧着身子靠近石柱,想要看看上面是不是也像海中那两根巨柱一样雕刻着花纹,却猛然发现石柱上竟然头下脚上的并排吊着几个瘦小的人影。

        慢慢观察,那些人影看起来不过一米二三的个头。似乎都是侏儒,虽然瞧不太清肤色,但可以判断应该是深色皮肤。

        他们上身赤裸,下身似乎穿着皮质的裤子,眼珠被人残忍的挖去,只留下两个黑漆漆的孔洞,胸脯似乎还在一动一动的保持着呼吸。

        念动巫咒时少年心思沉静,面色无惊无惧,冷静的略一思索便驱使岛龙伸出利爪,划破了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被倒吊者的皮肤肌肉。

        新鲜的血液顷刻间喷射出来。张黎生的鼻端飘过一阵浓重的血腥味,于此同时。那个被巫虫伤害的瘦小侏儒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果然还活着?!闭爬枭挥斜欢叩牟医泄雌鹚亢镣樾?,驱使着岛龙又撕裂了石柱上其他倒吊人影的身躯。

        几秒钟后本来‘独唱’的惨嚎变得了合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样的情况发生。

        可这时张黎生的脸色却变得越来越阴沉,“巫力没有增强,也就是说这些人或者根本就不是有思维的高级动物,或者他们处境变得这么惨,都没有一丝一毫负面情绪产生…”

        说到这里。他猛然驱使巫虫结束了三个倒吊者的惨呼,将尸体的残骸摆到了自己面前。

        少年丰富的生物学知识此刻派上了用场,他细致检查着。发现残尸三颗头颅的额头都有些前突,不过仔细看还是象人多过像猿;

        再摸牙齿,从牙床的磨损看,应该是常吃熟食的动物;

        摩挲他们的手掌,掌面满是硬茧,但可以感觉到,手指的指端,和手心与手指的结合处茧子更厚,这是使用简单工具的特征;

        最后是皮裤,矮小人影下身穿着的皮裤揉搓起来很柔软,应该是经过鞣制后才缝成的,从这一点看,他们的文明在原始社会阶段应该已经算是十分先进。

        “有智慧,但被人剜掉眼睛,倒吊在海边,又被我驱使巫虫撕裂身体,叫的这么惨都没有丝毫的负面情绪产生,看样子应该是疯子。

        只有疯子,才会在那种惨境下,还不会感到愤怒、绝望、恐惧,”观察完毕后张黎生驱使巫虫将倒吊者的残骸吃掉,喃喃说:“可作为疯子,他们刚才似乎太安静了,难道是被吊久了所有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鬼地方到底是哪”

        说着他按初衷仔细察看了一下身旁的石柱,隐约看到很多长相离奇的人面和怪兽雕刻盘踞之上。

        知道沙地上的石柱和海中巨柱式样雷同后,张黎生驱使着鳄龙继续在沙滩上兜着圈子,不一会就遇到了第二根倒吊着三个矮小侏儒的石柱。

        残酷的驱使巫虫如法炮制后,他发现第二根石柱上的倒吊人影和第一根石柱一样对肉体的摧残,根本不会产生丝毫负面情绪。

        张黎生楞了一下,才又驱使巫虫撑着粗短的四肢慢慢爬行,三两分钟后,第三根吊着三个侏儒的石柱,赫然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今天是这座海岛的土著民‘大扫除’的日子吗,竟然一次吊死这么多疯子,”张黎生面色渐渐难堪的咬咬牙,再次驱使岛龙撕裂了倒吊者的身体。

        耳边仍然响起凄惨的叫喊,血肉中的巫力也仍然没有任何涌动的意思,少年看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眼眶中血迹未干,表情扭曲狰狞的侏儒,自言自语的说:“或者你难道其实不是人,而是活生生的人偶…”

        在他说话时,远处山林中突然亮起了几道黯淡的火光,那火光不断闪动,似乎是有人举着火把慢慢跑来。

        看到火光张黎生错愕的一愣,之后他想了想,便驱使着巫虫迎向火光。

        但还没走了几步,少年猛然发现原处的火光由几道变成了十几道,又有十几道变成了几十道,最后竟有数百道火光在黑暗中刺眼的亮起。

        掌握着三只强大巫虫的张黎生最大的弱点就是身体像平常人一样孱弱,在黑暗中面对数百个不明实力的土著,对他来说,无疑是种巨大的冒险。

        骑乘着鳄龙停住脚步,张黎生思索一下,谨慎的驱使巫虫原地转头,快速爬回了海中。

        鳄龙游回游轮旁边后,他在海水里洗干净手,换骑岛龙,很快便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轮船的甲板上。

        抱着山蟾从暗处走了出来,张黎生快步回到蒂娜身边,女孩却没有发现他的到来,正紧张的向身旁一个皮肤微黑的混血男孩问道:“你觉得岸上的火光是怎么回事,尤杜拉?”

        “那应该是这个岛上的土著打的火把向我们围过来,既然用火把照明,他们的文明程度就不会太高。

        不用担心蒂娜,我们‘伊丽莎白假日’号的船长是个很有经验的航海家,从他刚才给咱们派送毛毯、食物和水,表示船上的秩序没有失控,让所有人冷静下来就能看出这一点。

        他会有办法应付这些土著的,何况我们的游轮足有上百米高,那些土著就算想攻击我们,也不可能上船…”

        “那岸上呢,如果船上有人上岸要怎么办?”

        “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不过现在是夜里,情况未明,船上应该没有人上岸吧?!?br />
        “是的,船上没有人上岸?!币慌缘恼爬枭蝗豢谒盗艘痪?,自各自的从蒂娜肩膀取回了毛毯,裹到了身上。

        “噢,我就知道你没事,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有事…”蒂娜愣了一下,随后欢呼着抱住少年。

        “情况很不妙,蒂娜,岸上的沙子锐利的能割破手指的皮肤,还有很多侏儒疯子被人挖了眼睛倒吊在三四米高的石柱上,现在又有土著打着火把朝轮船围过来,情况很不妙。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离开你身边,你要一切都听我的吩咐,知道了吗?”张黎生在女孩耳边低声说道。

        女孩惊骇的连连点头,想了想,突然松开张黎生的脖子,指着一旁混血青年说道:“黎生这是尤杜拉,他是我们孚坦利高中最聪明的家伙,他刚才分析了我们现在的处境,我觉得很有道理?!?br />
        “是吗,你好尤杜拉先生,我是张黎生,认识你很高兴,能请你谈谈你的高见吗?”

        “嗨,百万米元先生,请叫我尤杜拉就好。

        高见谈不上,我的想法是‘伊丽莎白假日’号现在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爱丽丝一样,钻进了一个‘兔子洞’,结果掉到了另一个世界。

        回归现实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向故事最后的爱丽丝一样,从‘兔子洞’里再爬出去”

        “你是说按着来时的航线,重新返航?!闭爬枭汇端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