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二十三章 离奇海难

    一百二十三章 离奇海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是‘船长’,那我的老朋友,你知道真正的船长到哪里去了吗?”

        大副一愣。

        “我们的船长现在正在四层的露天咖啡厅,陪着‘大洋船舶公司’的执行董事霍夫纳先生聊天呢。

        我想他一定会提到延迟退休的事,以他的身体情况得到霍夫纳先生的支持,再签一轮合同可是完全没有问题…”

        ‘伊丽莎白假日’号正是属于‘大洋船舶公司’的游轮,如果年纪已经五十八岁的船长获得公司强力人士的支持,获得再签一轮任职合同的机会,那就意味着哈瑞一直期待的两年之后的出头机会,一下就像泡沫一样被戳破。

        而再过七年的话,他的年纪也已经接近五十,这样的年龄获得升职为大型油轮船长的机会无疑就变得微乎其微,很可能会像前任一样,最终以大副身份结束职业生涯。

        事关前途命运,听到好友的话,哈瑞脸上勃然变色,“什么!

        见鬼,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会那么好心,让我主持这次航行?!?br />
        “是啊,一次最远驶离纽约城不过一百七十海里,沿途没有任何暗礁、险流的航行。

        哈瑞你觉得这样的一次航行能为你的履历增色多少?”

        “狗屎,我刚才怎么没想到。

        噢,伙计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种事,就让我糊糊涂涂的沉浸在美好的幻想着不是更好,这真是太让人沮丧了?!?br />
        “那么说我偷偷来给你通报消息还来错了,你可真是不识好人心哈瑞,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走好了,你继续装模作样的把着你的舵,做你的美梦吧?!?,穿着笔挺西装的游轮服务经理转身向门外走去。

        “别生气费楠,我只是随口一说。又不是真的在抱怨你。

        等等我伙计,我交待他们几句,和你一起去喝上一杯,反正派对开始后,你也不是那么忙了?!?br />
        “这倒是个好主意,你知道吗,这次普通的待客香槟就是‘果农1999’,每支两百米元以上。我估计只是酒水就要花费几十万?!?br />
        “几十万,可大部分客人不还都是孩子吗?”

        “是很有钱的孩子,我们把酒摆到桌上,放一个‘未成年人请勿饮用’的牌子,然后嘿嘿去他地?!?br />
        “这可真荒唐?!惫鹨∫⊥?,然后朝驾驶室里的领航员、轮机手喊道:“阿德莱德、亚历桑德罗,我和艾达先生出去一下,有问题呼叫我?!?br />
        “好的阁下,您放心吧?!薄晾錾准偃铡诺牧旌皆焙吐只窒嗍右恍?,高声回答道。

        “阁下。多美好的称呼,成了临时船长后我就不再是哈瑞大副。而是‘阁下’了…”哈瑞压低声音沮丧的说。

        “好的伙计,别想那么多,我们去好好喝一杯。

        你知道吗,我现在心里其实和你一样沮丧,刚才,就在刚才,我亲眼看到一个年纪看起来还不到十六岁的孩子。送出了一根价值百万的钻石项链。

        如果是那些银行家或者金融家,我不会有什么感触,有钱人我在船上见的太多了。

        可那个孩子。那个孩子,连交谊舞都跳不好,像过呆瓜一样,却一下就送出我七、八年的薪水,这可真是,真是…”

        “不会吧,现在纽约城里还有这种暴发户?”

        “他是黄皮肤,也许是个华国人?!?br />
        “哦,那就可以理解了,我听说华国那些超级富豪的孩子预订‘布加迪威龙’都是各种颜色都买一辆,也许在他们看来送条一百万的钻石项链,根本不算什么…”

        两人低声交谈着走出了驾驶室后,渐行渐远。

        大副离开后,甲板上喧哗、欢乐的人声和动感十足的音乐很快就让才刚过三十岁的年青领航员阿德莱德,和轮机手亚历桑德罗心痒难耐,找借口逃离了岗位,只留下唯一的三副还在耐着性子盯着航海仪。

        不过随着天色渐晚,三副叫厨房送餐进驾驶室时,也特意请有交情的服务生帮忙从餐桌上摸了一支‘免费香槟’享用,一整只上等香槟下肚后,他的目光也变得迷离起来,至此‘伊丽莎白假日’号几乎完全处在了靠自动巡航系统支配航行的状态。

        这其实不怪‘伊丽莎白假日’号上的高级海员都不负责任,而是这次航线实在太过简单,只是绕纽约近海一周,沿途发生危险的几率比中强力球头奖的几率还小,可他们都忘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强力球头奖的几率虽然只有一亿七千万分之一,可总是有人会中。

        深夜,也不知道时间到了多晚,游轮灯火辉煌的行驶在漆黑的海洋中.

        此时船上大部分宾客都已经筋疲力尽的休息了,剩下的精力充沛者也都安静下来,聚在船舱四层的露天甲板,吹着海风,遥望星空。

        张黎生便是精力充沛者中的一员,他穿着汗衫短裤,坐在泳池旁的一张沙滩椅上,喝着可乐,却没有仰望星空,而是嘴巴轻轻蠕动着远看着大西洋漆黑的海面。

        蒂娜也已经换上了性感随意的热裤、t恤,坐在少年的身旁,看了一会皎洁的明月,她突然低头在少年耳边小声问道:“黎生,你又在偷偷念什么咒语,是想把我们的游轮变成能凫水的大绵羊吗?”

        “没有,只是未雨绸缪的一个保障罢了?!?br />
        “又是保障,这里是纽约近海,又不是原始丛林。

        翠茜和谢莉娅都去睡了,我们是不是也先去休息,等明天你再继续念咒保障我们的安全?!钡倌壬舯涞妹囊馐愕乃档?。

        “蒂娜,我不是在开玩笑,你还记得派对还没开始时…”张黎生正说着,突然四周传来一片惊呼声,“见鬼,那是什么…

        噢不,我们要撞上去了…”

        “拐弯,快拐弯啊,狗屎,难道没人开船…”

        “上帝啊,我的上帝啊,快跑孩子们,快跑…”

        听到凄厉的呼救声,张黎生浑身一个激灵,连头都没回就一把拉起蒂娜,拼命向前跑去。

        在两人即将跑到船舷边缘的时候,围住船舷的钢铁围栏莫名其妙的猛然断裂。

        “跟我跳?!彼孀耪爬枭簧蠛?,他和‘啊啊…”大叫的蒂娜一起从围栏裂口跳了下去。

        就在两人跳下露天甲板的一刹那,‘伊丽莎白假日’号丝毫没有减速的直直撞进海中两根黑黝黝并排耸立着的庞大无朋的石柱中间。

        ‘轰隆’一声巨响之后,一半船身穿过石柱间空隙的游轮被死死卡住,撞击带来的震动让四层露天甲板上的上百人立足不稳,或者摔的头破血流,或者干脆落入海中生死不明。

        “怎么了,这,这是怎么了黎生?!备詹琶つ啃湃握爬枭?,直接跳下船舱顶层的蒂娜,被撞开围栏落地后紧接着飞跃而起的岛龙接到背上,安全的载入海中。

        “看来是发生了海难,不过情况没我想的那么糟,船上暂时应该还安全,我们回去?!闭爬枭底?,驱使岛龙隐匿着身形从凫在海中的鳄龙身上高高跃起,利爪上指甲探出在‘伊丽莎白假日’号船身上借力两下,悄然回到了甲板一个昏暗的角落。

        “有,有些人落在水里了,我,我们应该救他们,救…”

        “我们要先救自己蒂娜,刚才在海里我看到轮船好像是被两根石柱夹住,搁浅到了海岛上,我没出过海,你知道我们现在最可能是在那里吗?”

        “海岛,难道是斯塔榺岛,可是我们航线上根本就不会经过斯塔榺啊,而且路程也远远超过了,对了斯塔榺岛上也没有能夹住轮船的石柱。

        我不知道黎生,我不知道,我脑子很乱,我们根本就不该遇到危险,根本就…”

        “蒂娜,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我在,就算整船人都死光,轮船爆炸,你也会安全的回到纽约?!?br />
        “虽然这句话自私自利的要命,而且我知道很难兑现,可还是让我一下就安心下来了。

        谢谢你宝贝?!碧苏爬枭ズ浯蟪煞值谋V?,蒂娜愣了一下,渐渐冷静下来,表情复杂的长长松了口气,“我们先去看看翠茜、谢莉娅,希望她们都没事?!?br />
        说着女孩拉起张黎生的手,大步向船舱跑去。

        此时整个‘伊丽莎白假日’号上已经是哀嚎一片,不仅呆在甲板上的人几乎个个有伤,那些已经休息的宾客,服务人员也多在舱室里跌的头破血流。

        轮船走廊上的顶灯已经熄灭,好在应急灯都亮了起来,张黎生和蒂娜踩着绿色的地毯,和那些惊慌的涌向甲板的宾客反方向奔跑着,来到了头等舱区。

        借着应急灯黯淡的光亮。女孩一边呼喊着,“翠茜、谢莉娅你们没事吧。

        谢莉娅、翠茜,听到我的话了吗…”,一边寻找着密友入住的房间。

        “蒂娜,蒂娜是你吗?

        噢亲爱的,快来救救我,上帝啊,幸好你来了…”突然右面不远处的一件套房中传出微弱的呼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