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二十一章 不祥预感

    一百二十一章 不祥预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到赶来的礼宾车里窜出一个干瘦的人影,还没等看清是谁,岸边的少年们就爆发出欢呼声,而小报记者也急忙架起‘长枪短炮’拍摄起来。

        但等荧光灯闪过一阵后,所有人发现引起他们瞩目的竟然是一个捂着脸的陌生亚裔男孩,马上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嘘声。

        “见鬼,一下车就捂着脸,害我还以为等到一条‘大鱼’,跑娱乐线本来就够倒霉了,还碰到这种家伙自以为是的家伙。

        他以为他是谁,参加派对还背着个帆布包,那个白痴会想要刻意拍他…”看着少年通过保安关卡,一转眼就顺着悬梯跑上了船,一名戴着棒球帽的年轻记者骂骂咧咧的说道。

        “小子,不要小看这些长着黄皮肤的年轻人,几年前,‘明星报’的记者在安蕾娅举行的一场大派对上,无意中拍到一个不知名的亚裔男孩,结果被人认出是华国某位政坛大佬的儿子,那个新闻可在娱乐版热了好一阵字?!?br />
        一个‘老狗仔’听到新晋同行的外行话,好心的随口指点道,他正说着突然看到,刚才那辆礼宾车门再次打开,这次游轮派对的主角之一蒂娜.道格林亚身姿款款的走了出来。

        “见鬼,刚才那小子是和蒂娜.道格林亚一起来的,是她的男伴,狗屎,这些富家子们真是越来越狡猾了!”老记者气恼的低声咒骂了一句,举起手中镜头粗大的照相机,和十几名同行挤成一团,徒劳的大声嚷道:“蒂娜小姐,看这边,看这边。

        请问你,刚才那个和你同车过来的男孩是你的新男友吗?

        听说你的前男友和翠茜小姐的弟弟因故在亚马逊丛林遇难了,请问这是真的吗?”

        蒂娜这时却根本不理会疯狂呱噪的fans,和大喊着拍照的记者。礼貌性的自顾自左右两边各招了几下手,便在保安的护卫下,漫步走上了‘伊丽莎白假日’号的悬梯,最后回眸一笑,很快便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

        登上游轮视野一下变得宽敞明亮,在和煦的阳光下,蒂娜和几个发现自己的朋友打过招呼,悄然走到站在靠海的船舷边。俯瞰着大洋的张黎生,“黎生我们该去换衣服了,客人很快就会到齐了?!?br />
        少年点点头,跟着女孩快步走进了轮船舱室。

        几分钟后,在‘伊丽莎白假日’号一层一间宽敞的休息间中,和蒂娜分开换衣的张黎生,把自己的礼服从背包里拿出来,交给船上的服务生熨烫。

        当礼服重新变得笔挺、妥帖时,他的脸上也被一位美丽的专业理容师强迫着做了一点手脚,变得多了几分光泽??瓷先ゾ褂辛诵骠嫔倌甑奈兜?。

        不过他对自己的改变却并不买账,照镜子时对理容师说道:“芬妮小姐。请问一定要在脸上扑粉吗,我觉得这样做很奇怪?!?br />
        “这不是粉,而是一种让你看起来肤色透亮,容光焕发的工具。

        黎生先生,在新世纪作为一个都市男孩,参加派对时使用这些‘小工具’修饰一下自己,已经是一种必要的礼貌?!?br />
        “可我家里的兄弟晚上走后门偷溜出去参加派对时??纱永床辉诹成夏ㄕ庑嬉狻??!?br />
        “所以他才会惭愧的只能偷偷去参加派对,好了黎生先生,相信我。我在你脸上只做了最基本的修饰,自然到就算是专业化妆师也看不出破绽。

        你能喝水、用餐、流汗,甚至去海里游泳,完全不用担心…”

        理容师正说着,突然休息间的门被人猛地推开,一个身量不高,五官和蒂娜非常相似的中年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进门后他什么话都没有说,目光威严的直视着张黎生,沉默良久,严肃的开口道:“你应该就是张黎生先生吧?”

        看到那张在心目中和蒂娜重合的脸,自从阿爹张道巫死后,张黎生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感到手足无措,他神情有点慌乱的站起身,“是的,您一定就是杜比第.道格林亚先生了,很高兴见到你?!?,主动伸出手。

        中年男人用力握了一下张黎生的手,“我是杜比第.道格林亚。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瘦弱,竟然还带着彩色手链,看来在亚马逊里你主要是靠智慧才活了下来。

        男人还是要有强壮的体魄才行,如果你像我一样每周坚持两次搏击训练,常去非洲猎狮的话…”

        杜比第正莫名其妙的夸耀着他在非洲与雄狮‘共舞’的勇敢行为,穿着一件美轮美奂的粉色拖地长裙,露出饱满胸脯的蒂娜和一位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容貌成熟、美艳的少妇一起走进了休息间。

        “杜比第亲爱的,你已经两年多没拿起你的猎枪了…”美艳少妇听到杜比第的夸夸其谈,忍不住笑着说。

        “十年不摸枪,我也能一枪打碎一头一千两百磅的狮子的脑袋,”杜比第目光充满警戒意味的狠狠盯了张黎生一下,走到女儿身边,“噢,我的小天使,你今天可真漂亮?!?br />
        “谢谢,爸爸,”蒂娜一脸欢笑的吻了吻父亲的面颊,“不过,你不要吓唬黎生了好吗,他可不怕什么狮子、老虎?!?br />
        “他可能不怕狮子、老虎,但一个一旦女儿被欺负就会非常愤怒的父亲的怒火,却是谁都承受不了的。

        尤其这个父亲还是一个搏击好手,擅长打猎,又很有钱,能雇的起最好的律师?!?br />
        “爸爸,我知道你做的这些是拥有女儿的米国父亲的传统,但现在我成年了…”

        “你在二十一岁前,按法律我都还有监护的权利…”

        “噢,爸爸…”蒂娜又亲吻了杜比第的面颊一口,撒娇着说。

        “好吧,好吧,那我和这位张黎生先生就谈点别的…”

        杜比第正说着,游轮上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蒂娜小姐,客人们快来齐了,谢莉娅小姐和翠茜小姐也都已经准备好了。

        您和男伴现在能去二楼大堂了吗?”

        “可以了,”蒂娜点点头,朝父亲嫣然一笑,“爸爸你和妈妈去一楼大厅等着我的华丽出场吧,我爱你们?!?br />
        “我们也爱你宝贝,祝你永远都像今天这么快乐、幸福?!?br />
        在父母的祝福声中,女孩挽起张黎生的手款款走出休息间。

        “黎生,希望你别介意,我爸爸初次见面对你的态度是米国父亲的传统之一,瓦尔特第一次和豪威格先生见面时,据说豪威格先生徒手用军用刺刀,肢解了一头小牛烧烤?!?br />
        “那不会太夸张吗?”

        “我还听过更夸张的,不过按说是不会对这种小事紧张不是吗,即便我老爸真能用枪打死一头非洲狮,对你来说又算得了什么,为什么你走出休息室的时明显松了口气?”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闭爬枭煊驳乃档?。

        两人小声谈笑着跟在服务生背后,来到了船舱隐秘处的员工电梯。

        乘电梯直上二楼,走到宽敞的大厅,张黎生就看到身穿如同红色娇艳玫瑰礼服的谢莉娅,和一身雪白蕾丝小礼服的翠茜正在靠窗的沙发上彼此沉默的对坐着。

        两人身边一个坐着一位高大英俊,面无表情的陌生青年,另一个则坐着嘴角不时抽搐,神情隐含着无限忧郁和莫名愤怒的瓦尔特。

        “那个男人是谁?”

        “谢莉娅为派对临时找的男伴,希图现在正在瑞典治疗脑伤,可赶不回纽约?!钡倌仍对兑豢淳途醯闷沼行┮煅?,回答张黎生一句后,装作什么都没察觉的走到两个密友跟前,“嗨,姐妹们,今天可是我们大出风头的好日子,你们准备好了吗?”

        “我和杜宾已经准备好了,就不知道翠茜怎么样?”

        “如果你的杜宾先生不嘲笑瓦尔特的话,我们本来也已经准备好了?!?br />
        “听着翠茜,杜宾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他刚才笑不是因为瓦尔特流,流…总之不是因为瓦尔特的行为,而是窗外海面上有一只海鸥抓鱼时栽了跟头?!?br />
        “海鸥抓鱼栽跟头,我整天出海,怎么从来没见过这种怪事呢?!?br />
        “翠茜,你这么说就是无理取闹了!

        ok,就算真像瓦尔特说的那样,杜宾看到他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笑,那又怎样,杜宾已经道歉过很多次了,难道还要把他送上电椅吗?”

        “噢,翠茜、谢莉娅我亲爱的姐妹,今天是很欢乐的日子,别因为一点误会就闹别扭好吗…”

        看到翠茜和谢莉娅争吵起来,蒂娜开始劝解两位‘姐妹’,而张黎生则无聊的望向窗外。

        轮船二楼舱室透亮的大落地窗视野广阔,大西洋蔚蓝透彻的海面尽收少年眼底,他正感到心旷神怡时,突然看到远处海天一线的碧波中,隐约闪过一道晦涩的黄色光芒。

        心脏似乎被人猛然揪住,张黎生身体一下僵住,全身的寒毛都竖立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他耳边听到,“黎生,黎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的呼喊声才回过神来。

        “我很好,只是…蒂娜,这艘船是一直停在岸边,还是会在海里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