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一十八章 诱饵

    一百一十八章 诱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谢莉娅,求你了,这里是公开场合别信口胡说,和黎生谈判的是村镇‘农户联合会’代表…”

        “那不就是‘土鳖’…”

        “见鬼,亲爱的你快上大学了,应该知道这些家伙手中掌握的选票能推举出一位联邦参议员,别给自己和家里找麻烦了好吗?”

        “你真是太小心翼翼了翠茜,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好心姐妹。

        那黎生,你和那些村镇‘农户联合会’代表谈的怎么样了?”

        “他们还是联合起来要求我以后降低自助屠宰的价格,毫不让步,不谈这些扫兴的事了。

        我刚刚得到一个好消息,就在‘穆特斯洛’附近,新的纽约港要修建了?!?br />
        “新纽约港真要建在‘穆特斯洛’了!

        你运气可真不错黎生,现在你圈的那些地可是价值不菲了,就算屠宰场经营不善,多雇几个人把工厂改成仓库,每年也至少能有几百万米元的纯利。

        这份产业足够你真正在米国上流社会扎稳脚跟,其实现在和几百年前一样,值钱的土地才真正称得上是一份稳固的产业,恭喜?!?br />
        “谢莉娅,所谓的米国上流社会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我的愿望你们米国人可能永远无法理解?!笨醋潘闹芰至⒌南笳髯殴ひ滴拿骰曰统删偷哪μ齑笙?,成百上千炫目的大大小小广告牌,时尚摩登又脚步匆匆的人流,张黎生平淡的脱口而出道。

        “你说的米国人,包括我吗?”

        “噢,蒂娜,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想说明一种文化上的差异…

        对了,说起来我会把屠宰场建在‘穆特斯洛’还要感谢豪威格先生的帮忙,翠茜别忘了替我给你爸爸捎去一个问候?!?br />
        “翠茜可捎不去这个问候了。我们忠于爱情的天主教女圣徒,已经几天不和她老爸说话了?!?br />
        “为什么?”

        “为了瓦尔特,翠茜打算在我们‘三姐妹’共同的生日派对上仍请瓦尔特做男伴,豪威格先生为此有点意见,于是…”

        “瓦尔特?!闭爬枭读艘幌??!八哪越罨指凑A??”

        “没有,现在还变得有些流口水,不过勉强能和人交流…”

        “谢莉娅,别说了好吗?!?br />
        “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亲爱的。有时感情不能代替现实?!?br />
        “如果是那样的话,当初你为什么会陪我去亚马逊?”

        “见鬼,你这是在强词夺理…”

        “谢莉娅、翠茜别在讲了,我们不是说好以后不聊这个问题了,一切顺其自然吗。

        最后无论翠茜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她,不过上大学之后,她的确应该尝试多接受一些感情,然后再做决定…”

        “蒂娜,你这么说和谢莉娅有什么区别…”

        不知不觉三个女孩压低声音争吵起来,被完全无视的张黎生则只能在服务生送上一杯可乐后,又点了一份黑胡椒牛排,漫不经心的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

        等到他吃完一整份牛排,又要了一客甜点?!催丛忱圩斓墓媚锩?,才想到还有个男人在身边。

        “抱歉黎生,我特意让你来陪我吃午餐,却把你冷落在一边,可你一定能理解。翠茜和谢莉娅是我最好的姐妹,她们两个吵嘴,我必须要劝架…”

        “蒂娜你不是在劝架好吗,而是在和我们一起吵?!?br />
        “闭嘴谢莉娅。我在和黎生讲话?!钡倌瘸焕蜴莺莸闪艘谎?,却看到身旁的张黎生突然站起身。急忙说:“噢,宝贝,你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老朋友,”张黎生用手拨弄着额头前的头发,眼睛瞄着街上一个行走时轻微有些佝偻的人影,嘴唇无声蠕动几下之后,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蒂娜,你和翠茜、谢莉娅下午不是还要去试礼服吗…”

        “黎生陪我一起去好吗?”蒂娜凭着女人的直觉,突然紧紧握住少年的手说。

        “我要先去办点事情,等一下如果有时间再给你电话…”张黎生用力挣脱一下,却没有甩开女孩的手掌。

        “不,我不要你离开?!?br />
        “蒂娜,松开手,马上?!鄙倌昴抗馄骄?,注视时却让人莫名其妙觉得五脏俱寒的扫过蒂娜,迫使女孩身体微微颤抖的慢慢松开了手。

        时间已经耽误了很多,张黎生正要迈步前进,突然看到被自己视线锁定的那个已经走到第五大道尽头,即将转弯的佝偻身影,突然被本来像是随意散步的四个时尚青年男女包夹住,押上了一辆早已等在路旁的大型休旅车。

        背后的寒毛猛地竖起,“难怪山猫这么久都没有找我寻仇,原来他竟然被,被…

        谁会抓他做鱼饵吊我上钩!

        能让山猫这么顺从的配合,想要对付我,又何必这么麻烦,难道是那些什么‘黑暗行者’,因为受密约约束,不,不可能,折骨医生不一样偷袭我…”,张黎生喃喃自语的重新坐回椅子上。

        本来已经松开少年的蒂娜,看到他满脸凝重,嘴巴也听不到说些什么,只是不断张合的又坐了下来,脸上的悲伤不由一扫而空,“别道歉了黎生,我没真的生气,但有点伤心。

        我能感觉到你刚才是打算去做危险的事,为了你好,所以我才拉住你。

        我们现在不是在原始丛林,而是在纽约最繁华的大街,这里是有法律的世界,有什么事不需要你用,用那些奇奇怪怪的‘能力’解决?!?br />
        在女孩因为误会谅解张黎生时,跪在车厢座位排成‘口’字的大型休旅车中间的山猫,正一脸破败、凶残的嘶吼道:“你们这些正道门人的狗眼不是最尖的吗,难道看不出那人身上明明就有巫力萦绕!

        抓我就要打要杀,毫不留情,对付个假洋鬼子就一定要有实证,他驱虫吃人的时候我亲眼看见还要狗屁实证!

        你们,你们这些伪君子,不就是收了个被我弄死的贪污犯,王八蛋的龟孙入门…”

        听到山猫死到临头还出言不逊,大型休旅车最后一排,中间位置端坐的一位将身上的灰色阿玛拉西装硬生生穿出道袍味道,长着一张英俊的中年人脸孔,语气却老气横秋的男人怒吼一声:“你这凶徒真是顽劣,行至末路还要污我‘人道’名声。

        你刚才还说那人只要见你,就必然不顾庶民牵涉一意击杀,结果如何。

        哼,那人的确身怀巫道传承,但既然无有恶意彰显,我们慈悲为怀放他一条生路这是大度,你却这样说嘴,分明就是冥顽不灵,无药可救,给我死来!”

        那人越说越怒,突然竖指虚空一划,随后只见车中亮光一闪,山猫竟已尸首两处,缓缓化为一堆冰霜消散。

        “一个竖子说嘴而已,师兄何须动雷霆之怒?!卑滓履凶由肀叩囊桓龇奖谴笞斓闹心耆艘汇?,乐呵呵的说道。

        “这只到手的‘猫儿’我怎会在意,气的是费心布置好久,那人却没有上钩…”

        “师兄真是嫉恶如仇,奈何那个小巫在律法上却已经是真真正正的‘西人’,还靠着歪门邪道的手段,在米国立住了脚跟。

        ‘天道之规’华西有别,这又是在米国地界,我们总不好无缘无故直接出手,只能另等机会了?!?br />
        “哎,师弟,那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浑身弥漫精纯黑气,我就怕他以后成了气候,不好制住,否则又怎么会花费这么多心思,只为除去一个小巫?!?br />
        “哈哈…世间天才最多,就拿我们车里的这些弟子,其实哪个天分、实力比那个小巫弱了,可说句丑话,连你我两人在内,不要说撼动‘大势’,就算在‘大势’面前称得上有点分量的又有哪个?”

        白衣男子愣了一下,细细思索,突然长叹一口气,由衷说道:“师弟果然不愧是我‘人道’二百年未出之智士。

        一句话便解了为兄我的心障,哎,我这脾气秉性,怕是终生与大道无缘了,与门派无益了?!?br />
        “师兄说哪里话来,您这嫉恶如仇,一意精进刚猛的性子正与人伦大道契合。

        而对我‘人道’后辈弟子的拳拳爱护之心,更是天地可彰,乃是我门中真正的中流砥柱无疑,”方鼻大口的男人说着,面上表情肃穆起来,将目光转向车厢侧坐着的一个看着山猫身体所化冰霜一直呆呆发愣,面如冠玉的年轻人。

        “青玉,你可能理解你铎山师伯对你一意维护的深意?”

        那年轻人却只是发愣,像是什么话都没听到一般。

        “师弟,算了,青玉还是少年…”

        “师兄,你为报青玉家仇,三年前诛杀这只恶猫,让他侥幸逃脱后,便一直耿耿于怀埋在心里,这次受释永歆大师力邀来米,无意撞见这个竖子,竟然连追四十几日才终于得手,期间波折磨难数不胜数。

        这恶猫实力弱小,却单单最善逃命,不亲身经历,谁能想到…”

        “师弟,我说莫说了!”白衣男人剑眉一竖,怒吼一声。

        方鼻大口的中年人楞了一下,叹了口气,“师兄你这是何苦,出了死力维护弟子,还要被他们误会,哎…”,不再讲话,此后休旅车里一片静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