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一十七章 纽约新港

    一百一十七章 纽约新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时间匆匆流逝,天气渐渐转暖。

        这天在暖意融融的阳光下,张黎生穿着灰色单衣,站在已经夯实,铺设了一层厚厚水泥的盐碱地上,和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大鼻子白人建筑设计师拉着一张一米见方的图纸两侧,听那名建筑师口沫横飞的说道:“黎生先生,再次,再次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这座屠宰场将是我毕生最杰出的作品,全部完成的话,一定会完全改变整个米国畜牧业的走向!

        想象一下吧,我们眼前这片荒凉的土地上将会出现一座颠覆传统集约化屠宰厂,到那时那些瞧不起我们这些‘工业建筑设计师’,自诩高人一等…”

        “威灵先生,先不要畅想那么久远的未来了,完成你的全部设计需要十几亿米元,这对我来说是遥遥无期的事情。

        我今天找你来,是希望你能在第一期工程竣工前,为工场储存生态垃圾的沟槽设计出一条直通大海管道,直径至少要二十米以上?!?br />
        “噢,噢,这,这可是个大改动黎生先生,是个大改动…”威灵一愣,脸色阴晴不定的说道。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误会了,”张黎生理解的笑着说:“我建这条管道不是为了向大西洋排污,而是有其他用途。

        仔细想想吧威灵先生,一家离纽约城不超过三十公里,临海的大型牲畜屠宰工厂会受到epa多么严苛的监管。

        何况血水入海,凭肉眼就能轻易一目了然的看到,我花四千多万米元建厂,可不是为了领一张上亿米元的罚单,然后再去联邦监狱蹲一阵子?!?br />
        “那,那您是为了?”

        “抱歉,这涉及到我开设的生物科研公司的核心机密…

        ok,你是个信的过的人,威灵,挖管道是为了筛选海水中的某种菌群。再多我就不能解释了,就是刚才告诉你的那个理由,你也绝不能透露出去。

        这种事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落在内行人耳中却会带来很多信息?!?br />
        “放心黎生先生,请您放心,我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这件事?!蓖榉逝值牧成下冻霰蝗诵湃魏笮穆庾愕谋砬?。马上投桃报李的说道:“工场虽然高于海平面很多,但地下储存槽的最深处却远低于海面。

        设计一条直通大洋的管道并不难,等我测量一下?!?br />
        说着他直接趴在地上,平铺了图纸。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量角器摆弄着,“管道必须要能关闭开合,这就需要机械控制,海平面以下的话…”,喃喃自语的陷入到了沉思中。

        张黎生看看入神的建筑师悄然一笑。在工地上巡视起来。

        此时靠海的盐碱地上已经挖出了数十个相互连通的,深达四五十米,边长超过百米的方形大坑,许多工人正在大坑里忙忙碌碌的做工,看起来应该是打算用水泥固定坑壁。

        一个在地面监督工程的消瘦黑人,远远看到张黎生四处乱转,马上毫不客气的喊道:“张黎生先生,我上次就警告过你,走进工地要戴安全帽。

        还有。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在这里乱转,这里不是游乐场,想要掌握工期进度,我可以给你详细的数据。也可以按照规程带着你…”

        黑人边嚷边拿着一定安全帽快步走向张黎生,正在这时,突然一辆大吉普疾驰着停在了工地边缘,两个粗壮的白人跑下车。在脑袋上扣上安全帽,边走边吼:“嘿伙计们。你们谁是这里的头?”

        “我是工程经理,有事吗?”消瘦黑人转向那两个白人问道。

        “你好先生,我们是皮沃德建筑公司工会的人,想来打听下这附近有没有好餐厅?”

        “找餐厅的‘工会代表’,这些腐败的蛆虫…”黑人低声咒骂了一句,提高嗓门说道:“原来是皮沃德工会的人,离着五公里偏西的达特勒镇有家不错的餐厅,你们也要来这附近开工吗?”

        “不一定,还要竞标,我们只是先来探探路,你不知道吗,这附近马上就要建设纽约新港了,据说是怕皇后港的悲剧重演,把货运分流出纽约城。

        说起来,修这片工地的家伙可是走了好运,地皮的价值一下就暴涨了不知多少…”

        黑人工程经理听了,目光不由转到了不远处的张黎生身上。

        有了充沛资金后,早已把穆特斯洛这块面积总计超过九平方公里盐碱地全部吞掉的张黎生抬脚踩了踩脚下灰白的土地,笑笑说:“皮诺德先生,这是政府公共土地,在十五年内不能买卖。

        何况我投下几千万,是打算做实业,也不可能卖掉地皮,不过靠近港口,以后不管交通还是生意,都会便利很多倒是不假?!?br />
        看了一眼站在工地庞大的吊车下,身形显得越发矮小的少年,皮沃德工会的一个家伙吃惊的说:“上帝啊,这么一大片工地,老板竟是这个小家伙,这些有钱人的孩子真是不可思议…

        噢,噢,海面上那是,那是什么?”

        “军舰伙计,这有什么好结巴的,你可真丢脸,不过大白天在纽约城外有这么多战舰巡弋的确是不多见?!?br />
        “一艘航空母舰,六艘巡洋舰、驱逐舰护航,两艘综合补给船,”顺着两个皮沃德工会代表的目光,张黎生转头远望着大西洋平静的海面上刚刚出现的舰队,喃喃的低声辨认着说道:“今天竟然出动整列航母编队巡弋,真的是不多见…”

        自言自语的目送舰队消失,少年无意识的将手腕上的果冻石解开,绕到手指上,沉思一会,拿出电话,拨出了麦蒂的号码,“今天纽约外海有很多战舰巡弋,你到网上搜一下新闻,看看是怎么回事?”

        “你自己搜索不是更快吗,我在准备功课真的很急…”

        “急就快做好我吩咐的事,然后你自然就有时间继续做你自己的事情,我等你的消息?!闭爬枭底殴叶狭说缁?。

        把手机收进衣兜,他走到刚把皮沃德建筑公司两个工会代表打发走的皮诺德身边,“皮诺德先生,我刚让威灵先生把设计图纸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

        你和他沟通一下,按新的设计图施工?!?br />
        “什么,你在开玩笑吧张先生,一期工程最多再有半个月就要竣工了…”

        “我可以多付报酬,而且只是一个很小的改动?!?br />
        “你明明知道我们公司承接你的这项工程,根本就没有盈利可言…

        好吧,好吧,谁让你认识我们的大老板呢,我可以破例答应你的要求,不过只此一次,我们说好,只此一次,下不为例?!?br />
        “ok,下不为例?!闭爬枭底虐押谌讼钅烤泶搅私ㄖι肀?,留下两人细细研讨挖掘管道的办法,自己开车向纽约城驶去。

        半路上少年接到了麦蒂传来的简短信息,“军舰不是在纽约外海巡弋,而是海军舰队突然撤离了纽约港?!?br />
        反复看了两遍信息,张黎生心情一阵莫名放松,将车停在路边,急忙用‘探险者’的车载电脑搜索‘纽约海军撤离’这样的关键词。

        很快诸如“历时百日之后,纽约重新恢复平静”;

        “永远不要再见,亲爱的‘小鹰号’”;

        “军方因不知名原因懈怠责任,放弃‘世界金融中心’安全”等等奇奇怪怪标题的新闻出现在了屏幕中。

        草草浏览了几篇新闻,他看到虽然各各新闻立意不同,但陈述的事实却只有一个,米国军方势力已经撤离纽约。

        也就是说,纽约外海再也不会每隔几天,就有常规的舰艇巡弋;街头也不会再出现荷枪实弹,驾驶武装装甲车的职业军人的身影。

        “躲过去了,”看完新闻后张黎生长长松了口气,笑着将手搭在车后的空气中,“下次我可不会再这么鲁莽的使用你们了…”

        随着他的声音出口,虚空中一条身体环绕成圆环,蜷缩在车厢后座的纤细、修长的黑鳞巨蜥的身形,在他掌下瞬间闪现后,又再消失。

        张黎生欢喜的自言自语了几句,继续开车上路,一个多小时后,转到了纽约最繁华的第五大道一家露天餐厅旁。

        停下车,打开车窗向外探着脑袋望了望,他就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喊道:“黎生,我们在这里?!?br />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朝招手的蒂娜做了一个‘ok’的手势,张黎生走下车,顺手塞给迎上来泊车的年轻服务生五米元现金,来到了坐在一顶巨大的米黄色遮阳伞下的‘孚坦利三姐妹’边。

        “快坐下喘口气黎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赶来了,工地怎么样,进度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翠茜、谢莉娅你们好.

        谢莉娅恭喜你瘦身成功,恢复迷人的身姿?!闭爬枭降倌壬砼缘囊巫由?,朝一位穿着干练白色套装,黑裤子的女服务生招手,“请给我一杯可乐,谢谢?!?br />
        “承蒙夸奖黎生,”谢莉娅语气得意的说:“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听蒂娜说这几天和纽约城附近那些小镇上的‘土鳖’们,谈判谈的很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