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一十三章 ‘报答’

    一百一十三章 ‘报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看了几个读者大大的留言,猪猪深深吸了口气,顿时越发觉得码字艰难。

        解释一下,首先呢黎生没有整天驱动两只巫虫外带鳄龙,山蟾他是背在背上,岛龙可以藏匿身形,他可以直接驱使着跳去任何地方躲着,鳄龙在大洋中藏身。

        如果每只巫虫的处置方法,每章都交代一遍会骗字数,所有真的不能每次都写很详细。

        至于鳄龙从大洋游回纽约的问题,其实仔细看的读者都能看出来,从巫力突破到叄巫之后,黎生驱使巫虫做普通的攻击、行动,都已经可以长时间支持了,他巫力无法维持的时候,都是施展巫咒,或者巫虫使用神通时,所以他的巫力足够其在飞机上驱使鳄龙返回纽约。

        当然这种消耗积少成多,也很可怕,所以丽莉在肯尼迪机场,初见黎生时说他非?!俱病?。

        其实从写第一本书时,就有读者大大说猪猪听不见意见,喜欢反驳,猪猪也很想改,装聋作哑的虚心接受意见,但,但有些地方猪猪自认为真的已经描写的很清楚了,连脑补都不用太多,哎

        麦蒂犹豫时,张黎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看着女孩,直到她最终屈服,颤抖着拿起了支票,折好放进了口袋,才拿出二十米元丢到桌上,开口说道:“抹掉眼泪,去给我买一杯热饮来?!?br />
        麦蒂脸色惨白的抹掉眼泪,去前台买了一杯热饮,送到了张黎生面前。

        “没看到我给你的钞票是二十米元,去给自己也买一杯,”少年看了女孩一眼,拿起热饮惬意的喝了一口,“外面的天气实在太冷了,喝完我送你回家?!?br />
        麦蒂一愣,错愕的看着对面的少年,却发现张黎生早已漫不经心的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机??妓阉髋υ嫉赝?,查询产权属于纽约市政府的公共土地。

        他正把地图调到郊外,突然耳边听到一声轻微的女声,“我回家之后,需要定期。定期去找你吗?”

        “定期找我。那样的话,是你是仆从还是我是仆从,以后我有了杂事自然会通知你,到时你要不打折扣的完成。尽到仆从的本分…”

        “什么杂事?”

        “我现在怎么知道会有什么杂事,别吵,我在查询地图?!?br />
        “你想查什么,我可以帮忙的?!?br />
        “你角色转变的倒很快。

        也对以后这种琐事就都可以交给你了,今天晚上把隶属于纽约政府的公共用地中。面积在十公顷以上,交通便利的土地给我划出来,发到我的邮箱?!?br />
        “这种查询应该可以在网上下载一个小程序,直接筛选出来,很快就能做好?!甭蟮俅诱爬枭种心霉只?,摆弄了几分钟后把手机还给了少年。

        张黎生看看手机屏幕,发现地图上已经用黑色涂出了上百块土地,那一块块墨色旁还详细标注了距离纽约城的距离,不由楞了一下。

        “看来一个合格的仆从比我想象中还要有用的多…”他自言自语的说着??戳丝瓷肀咚挡怀鍪裁幢砬榈穆蟮?,“做的不错,现在我送你回家?!?br />
        预想中可能出现的糟糕场景一个都没出现,回家的路上,女孩沉默了很久突然主动问道:“黎生先生。你在地图上区隔出那些公共土地有什么用吗?”

        “我有一家牲畜屠宰工场,现在正要扩建,打算找个合适的新地方?!?br />
        “我对屠宰业知道的不多,不过凭感觉觉得在纽约城附近开大型工厂。又是占用公共土地,恐怕很难…”

        “难不难不用我操心。自然会有‘朋友’帮忙解决?!?br />
        “也对,能看出你是‘黑暗钢铁侠’而不是‘超级蜘蛛侠’,自然会认识很多强有力的朋友?!?br />
        “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既然你可以随便选择地皮,那无论开什么工厂都最好还是在那些即靠近公路又靠近大海的土地上?!?br />
        麦蒂的这个想法倒是和张黎生暗合,他感兴趣的问道:“理由呢?”

        “很简单,一旦工厂滚雪球式的做大,在货运方面更有潜力可挖,比如修建小型码头…”

        女孩愿意主动说那么多话,其实就是想表示自己的‘用处’,以抵消心中的不安,两人谈话间,汽车已经驶进蒂娜住的那处唐人街附近的破落街区。

        “你的意见我会考虑。

        还有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做,我会通过邮箱告诉你,待会把邮箱地址用短讯传给我?!?br />
        “很谢谢你,黎生先生,真的…”蒂娜点点头,走下车之前最后说道。

        张黎生却平淡的说声,“这只是等价交换,你不要道谢?!?,开车扬长而去。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时分,少年吃过晚饭,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以秘法修行起来。

        似睡非睡中一夜转瞬即逝,第二天一早,张黎生一身休闲打扮,按照约定,驾车赶往位于百老汇大街的纽约市政厅。

        百老汇街南起巴特里公园,北纵曼哈顿岛,是米式戏剧和音乐剧的重要发源地,道路两旁分布着为数众多大大小小的剧院,连空气中仿佛有音符在跳动。

        最初知道纽约市政厅竟然坐落于此时,张黎生还有些错愕,不过随着汽车驶过清晨就繁华、喧闹的街道,两旁的建筑物渐渐变得老旧而规整,他才明白,对于漫长的百老汇长街来说,戏剧和音乐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刚刚明白这一点,汽车导航就指引着福特‘探险者’拐上一条辅道,转到一栋老式英伦格调的旧楼前。

        从外面看,旧楼占地面积不算太大,四周由低矮的铁栅栏围起,但因为栅栏的开口处没有警卫,所以仍然算是开放式的结构,这里正是纽约市政厅。

        此时‘探险者’仪表盘上显示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四十八分,张黎生把车停在附近的公共车位后,步行着畅通无阻的随着参观的人流走进市政厅著名的拱形前厅时,巧好是十点整。

        周日是纽约政府固定的开放日。前厅已经有不少游客在兴致勃勃的拍照,张黎生混在人群里左顾右盼,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爽朗的笑声:“懂得守时是成功者另一个重要的特质,看来你以后必定会成功,张黎生先生?!?br />
        “你也同样非常守时。早上好。豪威格先生?!闭爬枭砜醋糯用趴谧呦蜃约旱目啻蠛?,笑了笑说。

        “早上好,黎生先生,我要亲自向你道谢。你拯救了我的整个家庭,”穿着像是游客一样不起眼的耐脏灰色皮夹克的豪威格,走到少年身旁压低声音,脸色变得严肃,“失去一个儿子后如果再失去女儿。我简直无法想象…”

        “豪威格先生,我只是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做了自己该做的事?!?br />
        “在你看来也许真是那样,但对我来说意义却完全不同。

        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先带你去办正事吧?!?br />
        豪威格说着带着张黎生走出拱形大厅,拐进走廊,东转西转,上下了两次楼梯。来到了市政厅一处不起眼的办公室门前。

        “就是这里了?!笨蠢纯窗旃业哪久派闲醋诺摹υ际泄餐恋毓芾硎稹排?,豪威格整理的一下衣领,努力让身上的夹克看起来更正式些,‘嘭嘭嘭…’的敲响了门。

        “咳咳,请进?!北纠从Ω檬切菹⑷?。无人值守的办公室中传出一个压低的青年男人声音。

        豪威格推口进去,径直走向办公桌,还不等办公室里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年纪,肥胖的秃顶男人回过神来。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您一定就是托马斯先生了。

        我是豪威格。我早就听马克提起过你,我的老伙计说你是他最得力的下属和好朋友,人以群分,我只看你一眼,就知道我们也一定能成为朋友?!?br />
        “噢,噢,是的豪威格先生,”托马斯被初次见面的这个体态强壮、高大的像熊一样的男人,突如其来的热情搞得有些发懵,不过心里忐忑、紧张的心情却莫名其妙的放松了很多,“我周末等在办公室正是马克先生吩咐…”

        “叫我豪威格好了。

        很抱歉因为一个朋友的急事让你加班托马斯先生,如果你有时间,下周六我希望能请你去‘大象俱乐部’的牌局打上几手,放松一下,到时你会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br />
        一个牌局的邀请,事实上便意味着一个‘社交圈子’敞开了怀抱,不是‘局’中人很难理解这种接纳的意义。

        好在托马斯虽然是吃着‘终生俸’,连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都没有的国家常务公职人员,但却很明白自己不是活在‘真空’中。

        “很荣幸能得到您的邀请豪威格先生,周六我一定到?!毕匀幻挥邢氲交嵊姓庋氖栈袼读艘换?,态度热情的说道:“我们先办正事吧,不要耽误了,您的朋友…”

        “张黎生,一个非常年轻的天才实业家,刚刚得到杜比第.道格林亚先生的一笔担保贷款,打算扩大自己的屠宰场?!?br />
        “杜比第.道格林亚先生,是,是华尔街的,的杜比第.道格林亚!”

        “除了他,米国哪还有第二个杜比第.道格林亚呢?!焙劳裱壑谐鱿忠凰恳貊?,嘴巴却玩笑着说道。

        “那可真让人刮目相看,”托马斯感叹的说,转头看向张黎生的目光又热情的几分,“张黎生先生,您既然来找我,就是打算从纽约政府的公共土地储备里挑一块合适的土地了?!?br />
        “是的,托马斯先生?!闭爬枭愕阃匪?。

        “有中意的目标了吗?”

        “有,托特雷镇西边三公里处一片临海的滩涂地?!?br />
        “托特雷,托特雷…”托马斯叨念着,在自己办公桌的电脑上检索出了张黎生说的地块,仔细看了一会,突然说道:“黎生先生,我大致了解你所需要地块的要求了。

        陆上交通便利;

        临海有更大的发展潜力;

        土地面积大,但状况恶劣,不会引起环保主义者的反弹,托特雷镇的这块滩涂算不错,但我还有更好的推荐。

        你看看穆特斯洛的这片地皮怎么样,同样临海,面积更大,转让费却更便宜,尤其这些土地的利用率等级是最低的‘d’,你用更少的工作岗位,就能圈到大片用地,还能得到同等条件下的先购特权?!?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