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零五章 不寒而栗

    一百零五章 不寒而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回到大海洋酒店,时间已经到了傍晚,虽然猎到的第三只巫虫和预想中不太一样,可鳄龙非同凡响的威能和潜力,还是令张黎生心满意足,毫无遗憾。

        他神情轻松的在客房洗漱一下,换上干净衣服,便打了个电话给母亲,确定自己明天早晨就会乘飞机回纽约后背上背包,施施然的走向酒店餐厅,想要好好犒劳自己一下。

        大海洋酒店的餐厅和酒店的整体格调完全一致,也是以海鲜大餐和塔特图图特有的丛林美味为招牌。

        张黎生走进餐厅,没有叫人带位,而是直接走到一个靠窗的单人桌前,摸出一张十米元的钞票,扬了扬,指着桌子笑着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服务生说:“请问这张桌子有人吗?”

        服务生楞了一下,左右看看,快步走到张黎生身边,拿出菜单,“您可以坐在这,需要点什么先生?”

        张黎生满意的笑笑,随手将钞票当做小费放进菜单,递还给服务生,“龙虾套餐,就是那种有很多肉虫和黑色酱汁的。

        另外给我一杯可乐,一份煎饺?!?br />
        “大丛林龙虾套餐,你对美食真是有着独到的好品味,请稍等?!?br />
        点完餐后,服务生退下,张黎生开始饶有兴致的左顾右盼,打量起了餐厅里的别致装饰。

        来到塔特图图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一直都满怀心事,最后这一夜终于轻松了下来。

        可惜放松了不过三五分钟时间。一位穿着笔挺的毛料旧西装,仪态彬彬有礼的土著老人,便带着一名高大的白人随扈走进餐厅,打扰了张黎生的清静。

        “张黎生先生,晚上好,还记得我吗?”土著老人径直走到张黎生桌前说道。

        “图巴林,我怎么可能忘记你这位有双博士学位,又和史提芬.霍金、亚萨.玛顿两位‘著名’教授同为好友的塔特图图人呢。

        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真是太巧了?!?br />
        “不是太巧,我是特意来找你的。能坐下吗?”

        张黎生听到图巴林的话,摸了摸背后的背包,“请坐?!?br />
        听了少年的话,图巴林做了和他相同的动作,摸了摸自己的袖口,他带来的那个白人随扈,便为他从其他餐桌搬来了一把木椅。

        张黎生这才注意到那名白人随扈,发现他脸上的表情虽然显得笑容可亲,却久久不变??闯ち司拖袷怯没驶先サ囊谎?。

        “塔拉乌乌是我制作的最精巧的‘娃娃’之一,来见一名潜力无限的巫医。我冒昧的也带来了自己的‘作品’,”看到张黎生打量自己的随扈,图巴林笑着说道:“你的背包里,应该也装着‘娃娃’杰作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只能隐形的黑色巨龙,和大山蟾都在里面,对吗?”

        “什么?”张黎生瞳孔猛然一缩。

        “别紧张年轻人,我是看到你在‘我的部落’里的那场精彩绝伦的狩猎,才会这么说的。绝没有任何恶意?!?br />
        张黎生来亚马逊后只在食人部落里用山蟾和岛龙进行过一场杀戮,可事后他明明已经搜寻了整个部落,只留下一群婴孩的性命。

        想了想,他突然反问道:“你有追溯时光的异能?”

        “不,不,”图巴林大笑着说:“那种能力可不是巫医能有的。

        我只是在部落的沟渠里装了一台小发电机,在荆棘林里藏了几个摄像头而已。

        可惜。我只看到你那场精彩狩猎的上半场,那些摄像头就失效了…”

        “摄像头!

        真见鬼,在食人部落里装这种东西,真是好创意。而且我满脸都是泥巴,你竟能认得出,眼力也很不错。

        那么图巴林先生你来找我,就是想为‘你的部落’报仇吗?”

        “不,不,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些部落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作用。

        我来找你只是想和你谈谈年轻的‘巫医’?!?br />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你不觉得我们的经历背景很相似吗,一样出身自被那些所谓‘西方文明国家’压迫的国家;

        一样少年时就来到西方国家;

        一样喜欢科学心底有畏惧科学;

        一样拥有黑暗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对生命一样丝毫没有敬畏之心…”

        张黎生沉默一会,“图巴林先生,你说的我们第一个相同点就不对,我的祖国是很强大的?!?br />
        “但华国几十年前不是还饱受侵略;一百年前,还曾沦为西方国家的半殖民地吗?”

        图巴林的话让张黎生无话可说,恰好这时服务生送来了晚餐,他便一言不发的埋头大吃起来。

        “幸运的是你的国家最近数千年来凝聚了文明的向心力,而我的国家却没有…”图巴林滔滔不绝的说道。

        “幸运?”张黎生放下餐叉,“图巴林先生,华国存在六千年了,这六千年来,绝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富足的国家,蒙难复兴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而塔特图图,我无意冒犯,但塔特图图才刚刚建立,建立,我不知道具体时间,但我想最长不超过一百年吧…”

        “所以你认为塔特图图无法和华国相提并论是吗?”图巴林眼珠里弥漫出了一团漆黑的火焰,摸着自己的袖口,用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说道。

        这时始终站在他身边的白人随扈,笑容不变的将头转向张黎生,张黎生突然觉得这个刚才还让人觉得无害,只是表情怪异的男人,竟然一下变得像是被缝进人型皮囊的凶兽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他近乎本能的不顾一切念动巫咒,但就在山蟾即将跃出背包之后,图巴林眼睛里的火焰突然熄灭,“作为受害者,我们不应该相互敌视。

        最起码现在不应该相互敌视。

        年轻人,你也许不相信,我们这些被你瞧不起的塔特图图人,曾经是神灵最钟爱的后裔。

        亿万年前,塔特图图的女人想要孕育生命便会向天上的神灵祈祷,得到神灵的回应,她们就会诞下投生的神灵!

        那时特图图这个名字象征着整个美洲大陆,这个被白人和他们的帮凶窃走的美洲大陆…

        “这些离奇的神话故事那个民族都有。

        图巴林先生,你到底想和我说些什么,不会是什么神灵的辉煌即将重现,你们塔特图图人将借此崛起之类的噱头吧?”

        “当然不是,神灵早已消逝,现在我的这些抢破头皮,以在外国人开的酒店里工作为荣的同胞们,也绝不可能重新拾起祖先的荣光。

        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尝试着把整个世界的文明毁灭,让大家重新回到同一个起跑线上。

        而且能有这个机会,还是恰好我活过了2012年的12月21日?!蓖及土制骄驳乃婵谒档?。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今天来找你其实只是想要和一个我自认为和我很像的年轻人聊聊天,人在得意的时候,最喜欢做些无聊事,不是吗。

        打搅了张黎生先生。

        也是十年之后,也许就在明天,‘书签’即将一根根插入现实,希望到‘书册’摊平的时候你能一切幸运,再见?!蓖及土炙底耪酒鹕?,像是他突然而来一样,突然离去。

        图巴林说出临走前最后一句话时,巧好窗外一道闪电划破鲁库图图的夜空,张黎生觉得心里猛然一纠,浑身抖了一个激灵,寒毛全都不寒而栗的炸了起来。

        再看图巴林,发现他竟然已经走远,这一刹那,张黎生竟生出一种把老人抓住,问个清楚的冲动。

        但关键时刻他那谨慎的性格还是占了上风,张黎生静静看着图巴林的背影消失,不断摆弄着手腕上的果冻石,无意识的将其拉长捏扁。

        思来想去良久都毫无所得,最终他烦躁的喃喃说了一句,“人太聪明了果然都可能会变成疯子?!苯呈搅耸滞笊?,不再白费脑筋,继续吃起了美味的龙虾大餐。

        晚餐过后,以秘法修行一夜,第二天清晨张黎生在酒店餐厅买了个牛肉汉堡,边吃边在前台买下了他一直用着的‘卫星定位仪’,然后租了辆礼宾车,赶往鲁库图图机场。

        从外观上看,鲁库图图机场也和图一卡诺机场一样是一片外墙斑驳,爬满苔藓的两层楼房,但跑道上的飞机却比塔特图图首都机场多了不少。

        这次通关终于不能乘出租车直接过去,张黎生走进机场候机厅,发现地面和墙壁上都贴着防潮的白色瓷砖,天花板上巨大的吸顶灯旁还画着一幅幅美丽的丛林景色,倒不像是外观那么糟糕。

        飞机起飞的时间是九点二十,张黎生走进候机厅时才八点钟左右,可这时已经有广播通知,飞往纽约的美航ut-0098客机可以登机了。

        他心里有点纳闷竟然提早这么长时间登机,不过既然机场做出指示,他当然也只有照做。

        领取预定机票和登机牌的过程很顺畅,可通关时张黎生却遭到了一个穿着绿色制服,体型在热带国家显得罕见肥胖的机场安检官的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