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零四章 东方‘孽龙’

    一百零四章 东方‘孽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比较起体积的话,一只体长超过二十米的巨兽,和一缕蒸汽相比真是天差地远,但巨鳄吞下蒸汽后,粗短的脖颈鼓动了一下,却发出一声‘隆…”的鸣叫。

        随着嘶鸣声响起,巨鳄身旁的巨大深谭平静的水面突然像是开锅一样沸腾着升起无数水雾,那水雾很快便将巨鳄庞大的身体整个包围,巨鳄沉重的身体在雾中仿佛变得轻盈无比,左摇右摆的竟然漂浮了起来。

        “腾云驾雾,哈,竟然是腾云驾雾…”看着巨鳄飞腾的身形,张黎生愣了一会,忍不住狂喜的喊道,“那用云雾攻击又是怎样…”

        他话音未落,巨鳄目光所及之处,雨林中等同于它体积的空间里,空气中的全部水分一下化为沸腾的蒸汽,凝成一团乳白色的云雾。

        随着巫虫张开巨口做出一个撕咬的动作,那团云雾化形为一张鳄口,一口便将旁边一颗巨树剪成了两截。

        鳄鱼在华国被认为是神话图腾‘龙’的原型之一,而‘龙’这种图腾在华国有着极其特殊的地位。

        与西方世界长有双翼,体态像是巨大爬虫的‘龙’往往代表强大的邪恶力量不同;

        东方世界角似鹿,头似驼,嘴似驴,眼似龟,耳似牛,鳞似鱼,须似虾,腹似蛇,足似鹰,能显能隐,能细能巨,能短能长,可以无翼自飞,腾云驾雾,行云布雨的龙,通常是皇权、正义、强大的象征。

        当然就像是西方神话中也有善良的龙一样。东方巨龙也有作恶多端,被神仙、勇士除掉的传说。

        而自古以来,这些神话故事甚至正史中的屠龙壮举,很多事实上就是猎杀鳄鱼,比如两晋时名臣周处除三害中的孽龙,便是一只江中巨鳄。

        湾鳄被炼成巫虫后竟然掌握了驱云的神通,让张黎生脑子里一时灵光闪动,浮想联翩,可惜素材太少,他想的脑仁发疼也只是隐隐得出以后选择巫虫。最好还是选择能牵连到神话背景动物的结论。

        可转念一想,历史上诸多文明的神话传说多有散失,用神话背景为依据来遴选巫虫又很可能造成遗珠之恨。

        “想这么多干什么,巫虫对于‘巫’来说归根到底只是一种工具,合用就用,不合用丢掉就是了。

        只要‘化生’时谨慎一点,一切都没有什么大碍,”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厘清脑中一闪而过的灵感,张黎生哑然一笑喃喃说道?!暗故墙裉焓俏业谝淮纹咀抛约旱哪芰η刮壮娣尚?,更值得记在心里?!?br />
        他说着驱使山蟾吐出体内的气息。跳回了背包,又骑上岛龙,驱使着它带着自己跳上了巨鳄云雾弥漫的背脊。

        湾鳄宽大的背部足够三只体态纤细的岛龙并排站立,巫虫站在正中间,显得非常安稳。

        这也是张黎生小心谨慎的地方,如果等下巨鳄飞行时出来意外,自己骑在岛龙身上,完全能够驱使巫虫滑翔,平安落地。这才是万无一失。

        自觉一切都考虑的十分周全,张黎生定了定神,念动巫咒,顷刻间巨鳄周身围绕的云雾越发浓密,最后竟然将它巨大的身影整个隐去。

        一团面积超过数百平方米,像是棉花团一样的云雾亦然出现在亚马逊林地之上,凝结成形后。便慢慢升空而起,飘过林木枝蔓,在漫天大雨中随风荡漾,似慢实快的升到了云空之上。

        暴雨遇到云团便会自动升腾为蒸汽。被云雾吸纳,大风和空中弥漫的电气吹进云团也会自然化为乌有。

        预想中可能出现的危险没有出现,但张黎生呆在巨鳄神通凝成的云团里,眼前都是白蒙蒙的雾气,却根本就目不能视。

        直到突然觉得眼睛一花,四周闪现出一片炫目的亮光,紧接着耳边又响起震耳欲聋的雷鸣他才猜到自己可能已经飘到了天上。

        这种又盲又聋的状态,和腾云驾雾朝宿沧海,夕游乌山有大神通,得大自在的上古神仙实在相差太远。

        张黎生呆在云雾中苦笑着揉揉‘嗡嗡…”耳鸣的耳朵,“果然饭还是要一顿一顿吃,路还是要一步一步走,还没学会跑就想着要飞,张黎生啊张黎生,这次雷没劈死你,已经算是幸运了…”

        自言自语着,他从背包里了取出卫星定位仪。

        信号模糊,但象征张黎生所在位置的光点时隐时现,还能勉强使用,他单手在屏幕上划动着开始寻找亚马逊河主河道的位置。

        几秒钟后,张黎生的位置坐标在亚马逊地图上显示出来,两相参照,他发现自己距离亚马逊主河道有十七公里的距离,而距离主河道一条粗大的分支则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

        这才想明白了为什么地上丛林中的水潭竟会有湾鳄出现,张黎生驱使着巨鳄驾着云雾缓缓下降,不一会便按着卫星定位仪的指引,轻盈的落进了一片被藤蔓遮住的泥泽水泊之中。

        平安着陆后,湾鳄散去周身雾气,静静伏在丛林水泽里,张黎生松了口气,冒着大雨四下张望,身后是茂密的雨林,面前是雾气昭昭的泥泽河道,鼻子里满是腐朽植物的怪味,让人头脑有点发懵。

        这样的环境和他之前想象的差不多,亚马逊虽然地貌多姿多彩,但塔特图图境内的河滩地的样子却是相差无几。

        盘算了一下,张黎生驱使岛龙跳下了巨鳄的背脊。

        远离湾鳄后,他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吐出一口乌血,吼出一个‘化’字。

        乌血飘荡着笼罩巨鳄,令巫虫发出巨大的‘呼噜呼噜…”声,身形又长大,变宽、变厚了许多。

        等到第一次炼化成功后,张黎生紧接着炼化了巨鳄两次,将它也变成了和山蟾、岛龙一样的‘三化巫虫’。

        最后一次炼化之后,湾鳄体长已经超过四十米,身宽也在六米以上,散发幽幽黄光的菱形巨目看起来就像磨盘一样大小。

        “你是我们华国人口中的‘孽龙’,就叫鳄龙好了。

        你的名字里也有个‘龙’字,希望能像岛龙一样,能妥妥当当的跟我回纽约去。

        不过你可不能坐飞机走…”张黎生望着湾鳄自言自语的说着,嘴角泛起一丝古怪的笑意,猛然驱使着岛龙隐去身形,在泥泽中飞奔起来。

        于此同时,鳄龙跟在岛龙身后,划动着粗短的四肢,摆动着庞大的身体,在亚马逊河的河滩支流中一路横冲直撞,开始向前狂奔。

        十几分钟后,一艘载满伐木工的牵引船在亚马逊主河道里拉着无数巨木,慢悠悠的行驶着。

        豆大的雨滴紧锣密鼓的打在牵引船的甲板上,连成一片的发出‘噼啪…”声。

        工人和船员都在舱室避雨,甲板上只有一位年纪在六十岁开外,满头华发的白人老人,穿着一件老旧的橡胶雨衣,站在船尾,远望着水中的千百根原木,饱含深情的对身旁一个高大、英俊的二三十岁金发小伙子喃喃述说,“约翰,我在这条河道上已经整整走过三十七年了。

        在这里,我以前遇过巨大蟒蛇的袭击;用鱼叉刺死过食人鲶鱼;鳄鱼、美洲豹更是见过不计其数,但不管遇到什么危险,我从未畏惧…”

        “爷爷,我,我听到那边的丛林里传来很,很大的动静?!?br />
        “约翰,这里是亚马逊,是被上帝遗忘的原始丛林,你能依靠的只有勇敢和经验。

        放心,这条路线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安全,我刚才说的是‘以前’…”

        老人正笑着安慰年青人时,突然河道岸边的丛林里树木横飞,一只看起来比火车还大的巨鳄咆哮着从雨林里窜了出来,溅起漫天水花,潜进了河里。

        老人一下哽住,和孙子一起目瞪口呆的远望着丛林中那道像是黑洞一样的巨大缺口,突然呼吸急促的瘫倒在了地上。

        “妈的,狗屎,那,那是什么,看起来像鳄,鳄,鳄鱼…

        地铁那么大的鳄鱼,我是在恐怖电影里吗,见鬼,它,它不会袭击我们吧,爷爷…”金发青年回过神来,大声喊叫着望向老人,却发现老人已经躺倒在了甲板上,“爷,爷爷,你怎么了爷爷!

        振作,上帝啊,爷爷、爷爷…”

        青年悲怆的哀嚎时,张黎生正骑着岛龙从他头顶的树林上一跃而过,少年按照自己心中拟定的计划驱使着鳄龙成功进入亚马逊河主道后,继续驱使湾鳄沿着亚马逊的河流主道,向入??谟稳?。

        历时二个多小时的长途奔波,张黎生靠着卫星定位仪的指引,骑着岛龙绕过一个漫长的半三角形弯道,终于远远望见一片壮丽海面。

        近看只见连绵六千九百公里,流域七百多万平方千米的亚马逊河,化作一条巨大的血脉,在这里流入大西洋中,与其融为一体。

        翠绿的河水涌入海洋,将大洋染成绿色,那片绿色荡漾开去,颜色渐渐浅淡,最后在目光极限之处转成一片蔚蓝。

        驱使着鳄龙顺着河道游入大洋,张黎生停住脚步,徒劳的用力抹去脸上的雨水,长长松了口气,然后又匆匆忙忙驱使岛龙载着自己奔向鲁库图图城。

        ps:其实鳄鱼又叫猪婆龙,听说龙肝凤髓中的龙肝一是指白马心肝,另一个就是指鳄鱼的肝脏了,说起来很恶心啊。

        说句闲话,惯例求下月票、推荐,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