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零三章 第三只巫虫

    一百零三章 第三只巫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本章选用巫虫备选宠物店“lly54”大大提供港鳄一只,特此鸣谢?。?!

        张黎生满脸期待的看着毒虫厮杀,喃喃说道:“那只大熊虫看起来非常凶猛;

        这雨林蝎竟能这么灵活的运用毒蜇也很不凡,不过岛龙的尾巴也有毒刺…

        嗯,那是什么…”

        两只被巫咒刚刚诱惑来,并排飞行的甲虫引起了他的注意。

        甲虫身形像是一颗左右对称的心脏,翅膀外的甲壳扇动时竟如同岛龙一样,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变不断变色,当然这种变色非常粗糙,仔细一看就能辨认出来,但在丛林中已经不失为一种保命的法宝。

        张黎生熟知世界上一切昆虫、爬行动物的详尽资料,脑子里却从来没记得看过这种变色甲虫的图片。

        觉得这种甲虫很可能就像那种首尾都长有毒刺,猎食时行动敏捷至极,能将猎物体液吸干的巨峰一样,是种不知从何而来的诡异物种,张黎生警觉起来,慢慢后退,驱使山蟾挡在自己身前,然后又让岛龙伸出巨爪,猛然抓向那两只并排飞行的甲虫。

        出人意料的是,那两只甲虫竟然毫无反抗之力,一下便被岛龙攥在利爪中捏扁。

        “没有攻击能力,难道是亚马逊丛林里没被人发现过的新物种…”看着巫虫爪中变成两个红绿大斑点的甲虫,张黎生错愕的喃喃说道,这时他看到竟然凑巧又有两只一样的变色甲虫翩翩飞来。

        心中对变色甲虫产生了兴趣。又觉得这样的虫子争抢血食也是送死,张黎生这次驱使岛龙小心翼翼的从空中抓下甲虫,然后摸出一根营养棒,几口吞掉,用包裹营养棒的外皮,包起了甲虫,随手丢进了背包。

        之后他耐心的看着面前无数毒虫,在巫咒的影响下争抢着无限的血食,随着时间的推移,毒虫中终于产生了胜者。

        那是一只高居于断裂巨木之上。上半身想是毒蛇一样高高挺起的巨人蜈蚣。

        吞噬千百毒虫之后,这只蜈蚣的体长竟然已经超过八十公分,本来黑红相间的身体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颜色。

        望着蜈蚣,张黎生心中突然生出许多感慨,他的第一只巫虫青红,也是一只蜈蚣,现在想来虽然不算强大,竟被一个普通人活生生斩首,但却是陪他最久的一只毒虫。

        “这可真是太巧了。到了最后一天,竟然是一只蜈蚣…”张黎生脸色有几分惊讶。又有几分惊喜的自言自语道。

        刚说了半句,突然右面的丛林里传来一声巨响,张黎生马上驱使巫虫护住了自己,结果眼睁睁看着半截树干飞来,将巨人蜈蚣的脑袋砸成了肉泥。

        错愕的楞了一下,张黎生脸色升起揾怒之色,手脚轻便的爬上了岛龙的背脊,驱使巫虫向巨响传来的方向潜行过去。

        走了没有几步,一大片碧绿的水潭边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水潭右面连接着一道深谷,潺潺水流从水潭渗出,涌落深谷,却没有丝毫声音传出。

        水潭四周地貌奇特,却也是静寂无声,只有几颗粗大的树木裂成几截,倒在林地上。崭新的断口处流出新鲜的树木汁液。

        张黎生环顾左右,皱着眉头想了想,驱使岛龙慢慢靠近水潭边的巨木。

        突然水潭一阵波浪涌动,张黎生谨慎的驱使岛龙后退。就看到一块八九米长的巨大朽木,从水潭中漂浮出来。

        那朽木上竟首尾相连的紧紧缠绕着三只身长超过十米的,水桶粗细的亚马逊森蚺,蟒蛇正在不断勒紧身体,把朽木粗粝的黑褐色外皮都搓了下来。

        朽木外皮裂开,露出的却是鲜红的血肉,疼痛之下竟然奋力挣扎起来,看到它后半截盲目的挥来扫去,将水潭边的树木抽打的四处乱飞。张黎生才看出那段大木头竟然是一只硕大无朋的鳄鱼。

        “湾鳄!

        这里又没有河道,这么大只的湾鳄怎么会爬进丛林被森蚺缠住?!?br />
        湾鳄,鳄目中唯一颈背没有鳞片的鳄鱼,不过这种巨鳄的身体虽然没有鳞甲?;?,但其成年后,一般可达四至七米的体型,和六百至一千六百公斤的体重,却足以弥补缺憾,令它高居丛林湿地食物链的最顶端。

        可惜这次这只比起同类还要巨大许多的大鳄,遇到的对手是整整三只同为雨林食物链最顶端的凶残猎食者亚马逊森蚺,挣扎一阵之后,它还是被对手合力拖入了水潭中。

        之后顷刻间,水潭周围便恢复了平静的景象。

        “可惜不是身在纽约,这么大只的湾鳄或者森蚺炼成巫虫,绝对不可能混上飞机,总不可能再遇到像岛龙这么特殊的神能力…”看到热闹暂时结束,张黎生无心再等待最后的结局,有点遗憾的喃喃自语着,驱使岛龙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水潭竟然又是一阵波涛涌动,这次还冒了一股赤红的血水,将整片潭面染成了鲜红颜色。

        张黎生忍不住继续看下去,巨鳄再次翻出水面,身上虽然仍然缠着那三只巨蟒,但其中勒住其脖颈的森蚺身上,竟然已经插着一根尖锐的石柱。

        蟒蛇这种动物,受伤后反应速度极慢,但这次石柱插中的部位,却显然是森蚺的要害,而它勒紧身体缠住巨鳄的举动,无疑像是自残一样,不断撕扯着身上的伤口。

        很快受伤的森蚺便无法支撑下去,放松了身体,奄奄一息的巨鳄终于得到了喘息机会,马上趁着脖颈被松开的当口,蓄力猛然回头,一口便将受伤的森蚺咬成了两截。

        巨蟒断成两截却并没有马上死去,反而更加死命的勒紧湾鳄,但那到底已经是垂死挣扎,只会令它彻底被鳄鱼撕碎。

        解决掉一个对手后,解放了前肢的巨鳄开始吃力的爬出水潭,不断用前肢使力的转动起了身体,它身体的每次转动都使腹缠绕在其腹部的森蚺不断和林地摩擦。

        随着泥水树枝漫天飞舞,那只森蚺身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木刺,经过十几分钟孤注一掷的抗争,巨鳄终于摆脱了松开身体的森蚺,无情的杀死了已经血肉模糊的第二个对手。

        至此这场猎杀中猎人和猎物的角色已经完全转换,很快第三只森蚺也被湾鳄撕咬成了几截,反败为胜后,身受重伤的湾鳄棱形的巨眼转到山蟾和像是悬浮在空中的张黎生身上,呲牙咧嘴的做出威胁的动作。

        被巨鳄死死盯着,张黎生虽然知道自己在两只巫虫的?;は路浅0踩?,却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后背寒毛一根根的竖起。

        不过这种不安的感觉却让他反而露出欣喜的表情,“遇到这样凶猛强大不屈的爬虫,简直就是天授的巫虫胚子,就算是不能带走,我也一定要炼化试试,反正最多不过是浪费一点巫力而已?!?br />
        说着,张黎生坐在岛龙身上,念动巫咒,朝着巨鳄猛然喷出一口乌血,吼出一个‘摄’字。

        随着巫咒响彻丛林,乌血化为一团雾气,将本能的扑进水潭,想要避开的巨鳄紧紧包裹起来,随着它身上的伤痕,涌进体内。

        巨鳄痛苦的翻滚着,发出巨大的‘呼噜…’声,不一会身上被森蚺勒开的伤口便不断延伸边长,把全身的皮肤分割成不相连的小块。

        而皮肤之间间隔的骨骼开始不断变粗变长,血肉也扭曲延长,在拼死挣扎中,它的身体越长越大,竟然延伸到超过二十米长,四五米宽。

        肌肉骨骼长长到极限后,巨鳄的皮肤也开始慢慢生长,重新连接,覆盖了它的整个身体。

        三四分钟后,张黎生面前便静静盘踞着一只如同史前巨龙一般的狰狞巫虫。

        “纳云,纳云…”张黎生瞪大的眼睛,却不是惊异于湾鳄所化巫虫的庞大体型,而是检视着自己望向巨鳄时,脑海中自然浮现出的两个象形文字,“竟然和山蟾一样,刚刚炼化便拥有了神通之力。

        可是这么大的体型,不管了,这种时候多想无益,还是先试试它的能力是什么样的再说…”

        打定主意他念动巫咒,可是受到巫法驱使后,巨鳄开始摇头晃脑的不断摆动着身体,将林地震动的颤动,但除此之外,却毫无异样发生。

        张黎生楞了一下,继续念动巫咒,就见随着巫咒的念动,巨鳄摆动幅度越来越大,但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停住巫咒,张黎生仔细想了想,隐约猜到了一个原因,便觉得巨鳄的神通力限制太多,可既然是巫虫已经获得的神通力,总要试试看到底是什么样子。

        思索了一会他驱使着岛龙回到水潭边,爬下巫虫的背脊,在林地上捡了几块干燥的树枝藤蔓,用点火器点燃了一堆篝火,然后又拿出一根营养棒大口吃掉,用营养棒的皮衣在水潭里装了一点水,一边念动巫咒,一边浇在了火堆上。

        水淋篝火,自然飘起一阵淡淡的蒸汽,云雾之气本质其实就是太阳蒸发的地表水化为蒸汽,升上天空,凝结而成。

        这股蒸汽出现后,便急速升腾,但还没有散开,就已被巨鳄突然轻轻探头,吞进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