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零一章 清净自在

    一百零一章 清净自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同伴全都离开后,张黎生本想在船上这段时间,就窝在舱室以秘法修行消磨时间,可惜天不从人愿,根本没等他回到舱室,就已经很悲剧的被熊壮明缠住。

        这个长得样子和自己的父亲差不多,也就是那种年轻的时候显得特别老成,年纪大的时候又显得年富力强长相的青年,自从在船舷和张黎生开始讲话后,就一直没再离开他的身边,竟一直呱噪到晚上。

        从他口中,张黎生被迫知道了,这艘船的老板名叫熊沐霖,祖居江苏,可以说是书香门第出身,先辈从有家谱记载的明清开始,出过几个举人,一堆秀才,祖父在民国时期曾在燕京大学教书,父亲解放后也是高中老师。

        本来按照这样的门风,熊沐霖长大后也应该或者做学问,或者当老师,可惜他少年时却遇到了那场史无前例的赤色大革命!

        一夜之间,熊沐霖以前树立的与人为善,为人当如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价值观被摧毁的支离破碎,为了?;び伞鹱鹗Τぁ涑伞衾暇拧淖娓?、父亲不被狂热的革命的小将斗死,他不得不强悍的组织起一批背景相同的少年,同样投身到了革命的浪潮之中。

        十年时光峥嵘而过,等震撼神州的浩劫结束时,曾经的少年,那时已是青年的熊沐霖的命运,已经再也回不到以前的轨迹中去了。

        “我老爸后来就做起了个体户,先是在南方背包倒腾电子表;后来卖外贸皮鞋;再后来承包牙膏厂。从牙膏去换俄国人的钢材,慢慢的生意越做越大。

        最后开了个家具厂,并且全华国第一个在亚马逊包林地伐木,做家具。

        要说这脑子,他真是挺灵的,就是太死板,怎么都不让我去国外念书,说是怕我学坏,其实我要是真想学坏还用去国外,你说是不是?”

        “是啊。不过阿哥,听起来你其实心底里很服你阿爹咧?!闭爬枭驹诩装迳袂橛行┐糁偷脑锻藕谝怪械拇粤?,随口说道。

        “你听出来了,嘿嘿,所以这些话我在船上就只能给你说,要是让我爸身边的人知道了,传到他耳朵里,他以后管我铁定就更紧了。

        你不知道在亚马逊的这些天可憋死我了,连个能聊天的人都没有…”

        “是吗?!闭爬枭嘈ψ潘?。

        “是啊。

        咦怎么这么晚了。黎生,这一聊的投机。没想到就忘了时间了,”熊沐霖说着打了个哈欠,“该睡了该睡了,有话咱哥们明天再聊,晚安啊?!?br />
        “晚安熊家阿哥?!钡辣鸷笳爬枭呦蜃约旱牟帐?,临进门前,他借着明亮的月色,转头看看熊沐霖马上就要消失的小小背影,咬了咬牙。喃喃说道:“熊家阿哥,你要是个对我有歹意地坏人,那该多美…”

        少年遇到丁点威胁之人,杀伐决断毫不留情,但秉性却是容易被人以柔克刚,在牵引船上又呆了一天一夜,他被熊沐霖缠着聊天聊到心烦意乱。却毫无办法。

        最终还是熬到船只靠岸鲁库图图城港口后,装作给哈顿打了个电话,假借米国朋友已经给自己在鲁库图图城酒店定下了房间,才终于逃了个清净自在。

        鲁库图图。塔特图图除了首都图一卡诺外最重要的城市,由于背靠大洋,有着极其方便的航运条件,塔特图图境内自然资源的跨国交易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在这座城市进行。

        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让鲁库图图的城市建设,在某种程度上比首都图一卡诺还要领先。

        夜晚,华灯初上,谢绝熊沐霖派车送行的张黎生坐在出租车里,从车窗望着宽敞的街道上灯火通明一座座酒店,随口说道:“没想到鲁库图图城竟然这么繁华,有这么多的酒店…”

        “哪有什么用先生,这些酒店都是商务酒店,给那些外国公司的小雇员们住的,就连普通的塔特图图人都能随便在门口乱转。

        只有我要带您去的度假酒店‘大海洋’,才能真正称得上是‘酒店’啊?!蓖寥怂净冻雎诎籽?,笑着说道。

        “那么说只有不允许普通塔特图图人接近的酒店,在你眼里才算是‘酒店’?”张黎生一愣问道。

        “当然先生,所有您一说要去最好的酒店,我只想到了大海洋酒店,”司机得意洋洋的说道。

        土人司机扭曲的想法让人觉得十分可悲,不过张黎生却没有发出什么感慨之声,“既然你说大海洋酒店那么好,就开快点,我很想见识一下它和图一卡诺的金砖大酒店有什么不同?!?br />
        “好来先生,请您放心,大海洋酒店绝不会让您失望?!?br />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的小费也绝不会让你失望,司机先生?!?br />
        张黎生最后一句话让土人司机的精神一下振奋起来,“我马上提速先生,马上提速。

        今天真是奇怪,好像车上多载了几个客人一样,一样的档位、油门,车速却走不起来?!?br />
        他说着猛然把油门踩到最底,破旧的汽车发出‘隆隆…”轰鸣声,冒着黑烟,在鲁库图图城中心大道上奔驰起来。

        走了四、五分钟,出租车终于摇摇晃晃的停在一座门厅由悦目的浅绿色藤蔓和舒心的淡蓝色浪花,一左一右交叉装饰的酒店前。

        “格调果然不一样?!笨戳丝囱矍巴夤酆敛徽叛?,却隐隐让人觉得大气、舒适的酒店,张黎生喃喃说了一句,从背包里取出一张五十米元的钞票留给土人司机,下了出租车。

        走进酒店,自然就有服务生迎了上来,令人惊奇的是,她竟然用英语问道:“请问您是张黎生先生吗?”

        “我是?!闭爬枭汇睹疟澈蟮谋嘲?,笑笑说。

        “您还好张先生,蒂娜.道格林亚小姐已经为您定好了房间,你只要登记一下就可以入住了。

        她还给您留言说,如果您住进大海洋酒店,请务必给她打个电话?!?br />
        “大堂里有跨国电话吗?”张黎生想了想问。

        “当然,请跟我来,”穿着蓝裙的土著女服务生带着张黎生走到三三两两的散坐着一些游客的宽敞休息区,指着一张旁边茶几上放着无绳电话的沙发,“您请自便?!?br />
        “谢谢?!闭爬枭缴撤⑸?,环顾了一下四周典雅的环境,拨通了蒂娜的手机。

        “黎生,是你吗?”

        “蒂娜,能从塔特图图打电话给你的除了我,还有谁?!?br />
        “你,你到大海洋酒店了?”

        “不错,你怎么会知道给我定大海洋酒店?”

        “因为有条件你便不会亏欠自己,当然会住最好的酒店?!?br />
        “是吗,你回米国了吗?”

        “两小时前刚回纽约,现在已经被禁足了,好在手机还在我手上?!?br />
        “禁足是应该的,翠茜一定会比你更惨。

        对了,谢莉娅、瓦尔特、哈顿他们怎么样了?”

        “不知道,他们被送进了nyulangonemedicalcenter(纽约大学医学中心),现在应该还在诊断阶段,希望会没事?!钡倌鹊挠锲幌卤涞檬值统?。

        “是啊希望没事,”张黎生随口说道:“好了,我要休息了,等我回纽约再和你联络,再见蒂娜?!?br />
        “黎生,再陪我聊会天好吗,我现在…”

        “你不是刚回纽约吗,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也该好好休息了,还是别多聊了,再见?!毕衷谔搅奶煺飧龃?,就觉得头皮发麻的张黎生说着挂断了电话。

        他站起身,挥手召来等在一旁的服务生,“小姐,带我去登记住宿吧?!?br />
        大海洋酒店的规模比金砖酒店略小,也没有那种在酒店中文明世界和原始丛林时时交错的感觉,而是以瑰丽的雨林风光与迷人的海洋风情交融的风格,赢得客人的青睐。

        蒂娜为张黎生定下的是一间高尚观景客房,房间整体装饰从地板、墙壁到天花板都是蔚蓝色的海洋风格;

        室内摆设却全是亚马逊珍惜香木手工制成,没有经过任何工业加工,自然带有木材本质的清香气味。

        客房背对大海,自带一个不大的观景露台,当张黎生站上露台时,呼吸到的是一种略带咸味的雨林清新空气;

        眺望远方,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碧波涟涟的宁静海面,这顿时让他感到一种精致的别样格调,不由脱口而出,“这里真是太独特,太美了?!?br />
        “这间是大海洋酒店景观最好的客房之一,雨天的话,您会另有一番不同感受?!?br />
        “谢谢,这的确是很棒的房间?!闭爬枭裆迕自男》?,“我要两个客房服务,送一份你们酒店最拿手的套餐;

        然后我的衣服要加急送洗,帮我再拿一身‘冲锋衣’外套,包括内衣来?!?br />
        “是,先生?!苯庸》?,服务生悄然走掉了。

        张黎生把衣服拖在房间的地上,进去洗浴室泡了一个热水澡出来后,脏衣服已经被人收走,干净的衣服放在床上,沙发旁的茶几上也摆上了一个中间放着焗龙虾,周围陪衬着被浓稠的黑色酱汁浸泡的草菇、肉虫、笋子的银制大餐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