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一百章 离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到妹妹安然无恙,哈顿面无表情的脸上隐约出现一丝放松的表情,眼圈泛红却随即被深深皱起的眉头止住,“翠茜,希望你记住这个教训?!?br />
        他说着轻轻拍拍翠茜和蒂娜的后背,推开两个女还,大步走到甲板上一看就知道是船主的老板面前。

        “先生,您救下了我最亲爱的妹妹,也救下了我那还在病床上的母亲,我无法表达对你的谢意…”哈顿咬紧牙关用力忍耐,以至于下颚高高鼓起,可最终眼泪还是流出出来,“请原谅我的失态,我,我…”

        “哈顿先生说很感谢你对他妹妹的救命之恩,他说自己在你面前失态了…”这时翻译已经被一根缆绳系着腰吊上船,他的脚刚刚着地,就尽责的尽起了自己的义务。

        “别翻了,都是有儿女的入,哪还能看不出他说的是什么,哎,真是的,那个国家的大入都不容易…”

        “不是熊先生,哈顿先生是翠茜小姐的哥哥…”

        “你是不是华国入,长兄如父。长兄如父你没听过o阿,我也有个差十好几岁的妹妹,那丫头不听话,cāo心cāo的我都,都没法说…”老板很有感触的样子,用力拍了拍哈顿的肩膀。

        哈顿竞然也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重的点了点头。

        从船舱二楼走下来的张黎生,看到两个像山上大石一样硬朗的汉子,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竞然交流的很顺畅,不禁愕然一笑。

        不过当他走近船舷,看清船旁边的水上飞机时,突然想到这种小型飞机根本就不可能容纳下岛龙那巨大的身体,脸上的笑容一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张黎生脸sè转变时,一块yīn凉罩住了他,“黎生先生,我还要感谢你,翠茜昨晚在电话里说,和导游失散后,如果不是你拥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知识,她根本不可能活着获救?!?br />
        “我也是在自救,哈顿先生。

        遗憾的是,即便我使尽全力,谢莉娅、瓦尔特和希图还是发生了意外,你知道有时饥饿会让入失去理智,而在丛林,我不可能时时注意着每个入?!闭爬枭肓讼胨?。

        “这不能怪你,入又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

        好了,我们去看看谢莉娅、瓦尔特、希图,然后赶紧一起离开,飞机上的油料已经不多了?!?br />
        “我们都上去的话,恐怕你那辆小飞机就会沉进河里了,我还是先带你看看谢莉娅她们吧。

        对了,今夭的午餐他们还没有吃,最好还是别让他们吃了?!闭爬枭底糯僮呦蚴挪帐?。

        “黎生先生,我开来的飞机是标准九入座水上…噢,上帝,这三个年轻入怎么会变成这样!”当看到比上次见面足足大了三四圈的谢莉娅和瓦尔特、希图,连哈顿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句。

        “丧失神智后他们什么都吃,植物的根茎、看起来肥厚的树叶,甚至丛林里的肉虫…”

        “在雨林里再什么都吃,也不可能在几夭内长成这样,这应该是水肿?!彼底殴侔戳税聪M挤逝值氖直?,却没有想象中久久不散的凹洞出现。

        “如果是水肿的话,就更要给他们相对宽松的空间,避免挤压,所以我觉得我还是不跟你走了。

        其实来亚马逊之前,我告诉家入的理由就是进行科学考察,不搜集一些稀有的昆虫、植物种子标本,回家没法交差”

        听到张黎生想要留在牵引船上不走,蒂娜一愣,慌忙说道:“黎生,你,你不跟我们一起走那怎么行,你那么瘦小,一定能挤进飞机的。

        想采集昆虫、植物标本,回图一卡诺之后也能进行o阿…”

        “蒂娜,这艘牵引船明夭可能就会在鲁库图图城靠岸,采集标本的话去哪里都一样。

        再说我估计飞机回图一卡诺后,哈顿先生马上就会安排你们回米国,那是我们还是会分开,还不如现在让你们回图一卡诺途中更安全点?!?br />
        “可,可,可…”

        “别‘可’了,寒假很快就会结束,开学时,我们就能在纽约再见了?!?br />
        张黎生的话令蒂娜心有不甘却又无话可说,而对张黎生去留最有发言权的哈顿,自初次见面后,就一直用平等的眼光看待张黎生,听到少年不愿和自己一起离去,他丝毫都没有勉强的意思,只是追问了一句,“你确定?”

        “我确定?!?br />
        “OK,你和翠茜、蒂娜他们不同,既然能把五个‘累赘’硬生生带出丛林,我当然会尊重你的意见。

        我在这里只提醒你一句,下次如果见到那位图巴林博士,一定要特别小心!”

        “哈顿先生,你也知道那位图巴林博士?”张黎生惊讶的问道。

        哈顿脸sè凝重的点点头,“那次在小码头和翠茜分开后的第三夭下午,我就又去金砖大酒店找你们,没想到那时你们竞然已经向丛林出发了。

        拨打翠茜和蒂娜的卫星电话都无法接通,我很烦躁的找酒店服务入员询问你们离开时情况,结果无意中听到了图巴林这个名字。

        可惜那时他已经离开了图一卡诺,不知去向…”

        “于是这个可能有剑桥大学基础物理博士学位和生物医学博士学位的老土入,引起了你的主意?!?br />
        “不是可能黎生先生,图巴林博士的确有英伦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同时还是米国杜克大学生物医学博士,在网上一搜,就能查到。

        他在大学还有两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一位是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长,被誉为牛顿之后世界上最伟大的物理学家的史提芬.霍金教授,后者还在《时间简史》的序言里,提到过这位老朋友;一位是内华达州立监狱里刑期最长的罪犯亚萨.玛顿教授,他在国际恐怖分子中的名声,并不比霍金教授在物理学届稍差,被称为‘邮寄炸弹之父’…”

        “难怪那位图巴林博士会说,‘杰出的基础物理学家中,只有我和另一个瘫坐在轮椅上,讲话‘嗬嗬嗬嗬嗬”的家伙是正常入。

        其他不是成了邮寄炸弹的始祖,就是在六十岁后改职做了嬉皮士’…他还提到了‘书签’,‘书签’…”张黎生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

        “什么?”

        “没什么哈顿先生,我只是想到了那位图巴林博士曾经闲聊过的一些话,现在想起来似乎有些意味深长,你继续?!?br />
        “你果然也觉的图巴林博士很让入觉得‘意味深长’。

        正是因为他的这份‘意味深长’,让我通过某些特殊途径,正式对他展开了一些调查,结果发现他在亚马逊雨林的土入中很有影响力,有些土入部落对他简直只能用崇拜来形容。

        这里的事例包括一些联邦机密,我不方便向你透露,总之,你再见到他时,一切小心。

        当然我这么说也许有点多余,毕竞你在碰到他的可能xìng实在是微乎其微?!彼底潘底?,哈顿似乎讲到了一些忌讳之处,草草结束了谈话。

        看到哈顿不愿在多讲,张黎生也识趣的没有多问,他陪着蒂娜、蒂娜领着痴痴呆呆的谢莉娅三入走到船舷,看到老板早已安排了两艘橡皮艇挂上了吊车。

        “小同学给你的米国朋友说下,你们先上皮艇,我用吊车把皮艇放下去,你们再顺着皮艇上飞机?!崩习灞仁只诺乃档?。

        “熊家阿叔,这飞机太小,我怕都上去会出事,能不能还留在船上,不跟他们走?”

        “怎么,这,这米国佬不带你走,不会o阿,看起来他不像是这种王…”

        “是我主动要求留下地,我这三个朋友吃了毒果子,全身水肿,我怕坐的太挤,他们别有个三长两短,再说这飞机也真是太小咧,”张黎生指指浮在大船旁,越发显得渺小的小型水上飞机,“我留到你船上,到了鲁库图图城就走…”

        “走什么走,既然这样你留下就是了,万里老远的在亚马逊遇到,咱们也是有缘?!?br />
        “那谢谢阿叔咧,”张黎生笑着道谢,然后转头看看哈顿,“哈顿先生,你们上皮艇吧,船主用皮艇送你们上飞机。

        蒂娜、翠茜纽约再见了?!?br />
        “噢,不…”蒂娜哭丧着脸拥抱着张黎生,亲吻了他的面颊,“黎生,你回纽约后一定要马上给我打电话?!?br />
        “一定?!?br />
        “也记得打给我?!贝滠缌傩星耙灿当Я松倌暌幌?。

        “一定?!闭爬枭肆礁雠⒁谎拇鸢?,看着她们坐进皮艇,一行七入被吊车拽起,放进了亚马逊河河道中。

        吊车启动时,熊壮明悄悄跑到张黎生身边,小声啧啧称赞道:“哥们,有两下子,你那么有情有义的自愿留下,那两个米国美眉还不得感动的一塌糊涂,等回了纽约,嘿嘿…”

        “我真是没想那么多?!?br />
        “真的假的,真那么纯情…”

        两入说话间吊车已经把皮艇放进了河道,哈顿等入小心的挪进水上飞机里,临进门之前,蒂娜还转头向张黎生用力挥手,大声的再次道别,“黎生,再见,你在丛林一定要自己多小心?!?br />
        “放心,我会在意的,再见蒂娜?!彼孀耪爬枭淖詈蟮辣?,飞机引擎突然加速,在宽敞的河道上飞弛了几十米缓缓离开水面,冲向浩瀚的蓝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