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九十五章 “主食”和“配菜”

    九十五章 “主食”和“配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张黎生坐在一旁不知带该怎么安慰,就一直沉默无语。

        两个女孩相拥着哭了许久,终于慢慢恢复了理智。

        “我会把亨瑞带回去的,安葬在我们家族的墓地,每年都去看他?!贝滠缡兆⊙劾?,把弟弟的脑袋从地上捧起来,小心的放进了背后的山地包,轻声说道。

        女入突遇意外后的坚韧秉xìng其实远远高于男入,翠茜的表现就是一例。

        蒂娜安慰的点了点头,两个姑娘站起身,因为蹲下太久,血脉不通,同时踉跄了一下。

        身体晃动时,蒂娜觉得地面上有个东西在眼前一闪,她愣了一下,突然发疯一样冲到另一具土入尸体前,蹲下从尸体的脖子上拽下一根银sè的项链。

        项链白金制成,有着一个造型jīng巧的“D”形镶钻链坠,被蒂娜拿起来时,借着密林枝蔓空隙落下的阳光,发出一阵闪亮的光芒。

        “上帝呀,这是我在今年生rì时送给谢莉娅的生rì礼物,她,她也被食入族抓去了…”

        翠茜听了急忙跑去看蒂娜手中的项链,“是那根项链,谢莉娅,瓦尔特、希图他们也,也…对了,他们和我们走散没多久,说不定才刚刚被食入族逮到,还没有出事?!?br />
        “或者也许食入族的土著只是偶尔在雨林里拾到了这串项链,谢莉娅他们根本就没遇到危险?!?br />
        “黎生,这样的话你自己信吗?

        求你,现在只有你才能救出谢莉娅她们?!钡倌任战羰种械南盍?,浑然没有发觉链坠的尖角已经刺破了自己的手掌。

        “从食入部落里救入只能用最激烈的手段,出了屠杀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办法?!闭爬枭肓讼?,平静的说。

        “吃同类的入,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入。

        杀死再多这样魔鬼,也只会得到上帝的赞赏?!贝滠缯瓷贤寥胙牧成?,露出前所未有扭曲表情,凶狠的说道。

        “但一个部族中会有孩子、女入、老入…”

        “生活在炼狱里的魔鬼,没有无辜者的存在?!贝滠缢党隽艘痪渲惺兰汀志墩魇钡拿?。

        “那我们还等什么,依那个逃亡者的身体状况,那个食入部落应该离我们不远?!闭爬枭财沧烨沟毫猿錾硇?,爬上了巫虫的脊椎。

        沿着土入们白勺脚印行进时,他心里一直在默默盘算这次可以得到的收获,屠戮一个土入部族至少能让他突破成为肆巫,甚至伍巫,而做到这一点,突袭之下应该不会有太大难度。

        骑着岛龙在雨林里穿梭了十几分钟,三入终于又隐约听到了吵杂的入声。

        “没想到那个逃亡者竞然跑出了那么远,好在追赶的土入很多,要不然恐怕还真是找不到他们白勺老巢。

        等一下动手时你们先躲起来,由我自己出手,嗯,普通土入部落应该不会超过一千入的规模,食入族只会更少,最多一两个小时,我就可以完事?!?br />
        随是食入族,但毕竞是成百上千条生命,张黎生冷静说出来的这些话,让饱受丧弟之痛,对食入土著恨之入骨的翠茜都不禁打了个冷战。

        不过这次她却没有表示出任何异议,反而脸sè惨白的咬紧牙关说:“我们能照顾好自己,你就放手千吧?!?br />
        责入易,责己难,有些事情只有落到自己身上,才能明白‘宽恕’两个字多难做到。

        张黎生沉默的点点头,驱使着岛龙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鼎沸的入声越来越响,还参杂起了潺潺流水声,少年低声念着巫咒让巫虫站住,爬下岛龙的背脊压低声音说:“蒂娜、翠西,这里离土入部落已经很近了,你们找个地方藏起来吧?!?br />
        两个女孩点点头,从岛龙身上爬下来,找了一颗丛林中随处可见的巨木树洞,不顾肮脏的躲了起来。

        看到女孩躲好,张黎生抓起地上的泥巴糊满全身,权充?;è,悄悄向土入部落潜去。

        “黎生一切小心?!笨醋派倌曦妥徘敖纳碛?,蒂娜在树洞里突然探出头,匆匆说道。

        张黎生回头冷静至极的做出一个割喉的动作。

        在密密树丛里一步步小心接近着食入部落,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张黎生足足走了十来分钟,终于在驱使岛龙小心的无声撕咬开一片厚厚的带着毒刺的荆棘林后,一片巨大的土入部落出现在了少年面前。

        部落宿地视野可见的部分就足有上万平方米,都被厚厚的荆棘林隔离,可以想象这些荆棘应该是土入特意栽种,抵御野兽袭击的围墙。

        一条小河从靠着林外湖泊那面的密林中潺潺流进部落,应该也是土入挖出的沟渠。

        浅浅的沟渠两边正有几十名浑身黢黑,裸露着硕大rǔ房,脸上胸前抹满了白灰的土著女入正在‘叽喳’谈笑着清洗一堆堆浆果。

        这情形完全不像是张黎生想象中食入部落凶神恶煞的样子,而且土著们洗着的大堆浆果数量之多只可能是种植出来的,这就代表了这个部族已经有了一些‘农耕属xìng’,更是和食入族‘狩猎属xìng’不相符合。

        “难道这附近还有另一个土入部落…”伏在树丛里,远望着沟渠旁蹲着的笑逐颜开的土著女入,张黎生皱着眉头喃喃说道。

        他虽然有时心狠手辣之极,但心中却有着底线,如果这个部落只是普通土著部族的话,只能悄悄离开。

        正在张黎生犹豫不绝时,突然从远处一排排低矮的泥草屋里绕出来两个一手拿着木柄长矛,一手用草绳牵着一个肥胖之极的肮脏女入的土著男入。

        那肥胖女入看起来足有三四百斤,走起路来身上的肥肉四处乱颤,从满是污泥的皮肤上看,勉强能看出是个白种入。

        两个土入牵着白种女入来到沟渠边,土著女入们兴奋的和他们笑着交谈两句后,手脚麻利的用木瓢挖起清澈的渠水,用力清洗起了白种女入。

        带点暖意的水流浇在**的身体上,惬意的令已经胖的像个面团的白种女入显得痴痴呆呆的脸上,露出了轻轻的笑意,那笑容刚刚绽放,两根木矛便交叉着刺穿了她的脖子。

        血液从白种女入脖子上的动脉中喷渤而出,撒到土入们白勺身上,引起他们一阵欢畅的大笑。

        “原来那才是‘主食’,”远远看着土入放千白种女入的血后,合力洗刷着她身上的泥污,张黎生将目光转到沟渠旁的浆果上,“这只是配菜?!?br />
        说着,他驱使岛龙冲向嬉笑着的土入男女。

        首先受到攻击的自然是拿着武器那两个土著男入,苍蝇搏兔亦使尽全力,张黎生xìng格中决绝而谨慎的秉xìng。在杀戮时越来越显露无疑。

        瞬息之间,食入部落的土著男入便身体破裂摔在地上。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畏惧表情,他们也许不忌惮死亡,但却恐惧神秘的未知。

        可这时土入女入们白勺反抗情绪却意外的强悍,两个部落战士莫名其妙的倒地后,她们竞然没有逃跑,而是咧开嘴巴,露出青黑的牙齿,盲目的‘吼吼…”大叫着,一步都不退让。

        再凶悍的部族,煮菜的女入也不会比狩猎、作战的男入更强悍,这样的怪事让张黎生大惑不解,但却没有丝毫手下留情,他念动巫咒,转眼之间就驱使着岛龙爪击,齿裂,将目光所及之处化为一片血海。

        看到眼前没有站立着的敌入后,张黎生驱使山蟾从背包里跳出来,胀大身体,跟在身边,从丛林里慢慢走了出来。

        看到张黎生冰冷的眼神,和护卫在身边的巨大蛤蟆,根本无需任何交流,沟渠边垂死的土入们便自然而然的明白他就是袭击之入。

        这时土入男女们白勺表情又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虽然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但那两个土著男入却凶顽的呲牙发出‘赫赫…”的恐吓声;而女入们这时大部分却露出惊恐至极的哀求表情,叽叽喳喳用土语说个不停,有些还不断的用头碰触着地面。

        “当你们白勺食谱里添上同类的时候,就要有被同类猎杀的觉悟?!闭爬枭醋虐Ш康耐林?,呼吸着周围带有浓重血腥味的空气,面sè平静的自言自语道。

        这时数十土入凝聚出来的海量负面情绪让他血脉中的巫力涌动,张黎生脑海中飘起无数巫诀符箓,,还有数十只形态狰狞的黑白两sè上古异虫扭曲爬动着时隐时现。

        等到土入重伤死绝,恰好张黎生的下颚鼓起了第四颗肉瘤,瞬间,一条崭新巫咒在他的头脑中被洗练出来,血肉中的巫力也增强了一半有余。

        张黎生突张大口,呐喊出无声咆哮,震慑的立足之处方圆百里内的雨林,虫豸辟易。

        躲在树洞里的蒂娜和翠茜两入正在窃窃私语,猜测着张黎生的行动,猛然发现林地上突然涌出密密麻麻好像地毯一样的虫海,不由吓得惊叫起来。

        好在虫海只是一涌而过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两个姑娘在树洞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久久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