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九十四章 “零食”

    九十四章 “零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河狸,水陆两栖哺乳动物,外形像老鼠,牙齿锐利,后肢有蹼,善于游泳。

        这种动物习惯住在水深的湖泊、水塘旁边,它安居之后,会离奇的兹兹一生用树苗、树枝或梢料相互交错地叠置筑造堤坝,让自己居住的河塘水位不断增高,筑造的水坝有时甚至能达到数百米之巨。

        亚马逊河少受人类文明影响,河道宽广,就算是雨季也极少会发生冲灌丛林的洪水,但河狸筑坝改变水位后,一定堤坝倒塌,事情就是完全不同了。

        “河狸,我听生物老师讲过,那不是很珍稀的动物吗,怎么会一次出现这么多!”

        “因为这里是亚马逊,蒂娜,这里生物的种群据推算有上千万,很多都还没有被人类发现…”

        张黎生正说着,突然一只首尾都长着尖刺的巨蜂扇动着四只翅膀从远处的雨林上空一掠而过,冲向湖泊里的河狸。

        “黎生,那只大蜜蜂很像几天前被你杀掉的那只,它们应该也是没有被人类发现的生物吧?!痹锻啪薹宸上枳懦逑蛎土疑Ф暮永耆?,用中空的尖刺不断刺杀河狸,把它们的血肉吮吸一空,化为干枯的皮囊,蒂娜惊恐的小声说道。

        第二次看到怪蜂出现,张黎生心神巨震,吞噬怪蜂对巫虫的补益他可是深有体会。

        不过仔细看了一会怪蜂灵巧至极的空中动作后,张黎生放弃了主动猎杀怪蜂的想法。压低声音脱口而出道:“这样的怪物可不是亚马逊能进化出来的,也许是被‘书签’带来的异世界怪物吧。

        别多想了,这里太危险,我们快走?!?,驱使着巫虫悄无声息的钻进了雨林。

        丛林里密密麻麻的树木仿佛一个罩子,将林地内外隔离成两个世界,瓢泼大雨透不过密林树冠,撒落地面,阳光也只能透过斑驳绿叶,化为黯淡的光线照进雨林。

        昏暗中。岛龙轻盈的舒展着漫长的身体,载着三人沿着湖岸的周径前行。

        “我们避开那只大马蜂先绕到湖泊的入水口,然后沿着河道前进,应该会更容易找到座城市?!?br />
        人类自古以来就习惯逐水而居,张黎生的话无疑很有道理,两个姑娘眼睛一亮,同时‘嗯’了一声。

        在昏暗的丛林里前进了一会,突然一阵‘呀鲁奇奇噶…”的嘈杂喊叫和越来越近的‘噗噗…”声,传进了张黎生的耳朵。

        他身体一僵。驱使岛龙停下了脚步。

        “是人的声音,是土人说话的声音!”身后蒂娜惊喜的说道:“我们终于遭遇人了。太好了,我们走出丛林了…”

        “我们碰到的是人不假,但可能是些吃人的人?!?br />
        “有你在就算碰到食人族又有什么关系,何况这种可能性实在很小,和他们接触下,也许附近就有座城市在?!?br />
        “不用我们主动接触他们已经来了,我们还是先躲起来,看看他们正在追些什么再说?!闭爬枭底糯拥毫成吓老吕?,快步躲在了一颗大树背后。

        两个女孩也只好爬下巫虫。躲在张黎生身旁,蒂娜小声说道:“唉,黎生,认识你久了一眼就能看出你是个华国人,真是小心。谨慎的过分?!?br />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住嘴蒂娜,?!闭爬枭底?。嘴巴轻轻蠕动念起巫咒,驱使岛龙隐匿身形悄然爬上了一颗巨木的树干。

        人脚踩在湿透的林地上所发出的独特‘噗噗…”声越来越响,土人们喊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不一会,躲在树后的三人隐约看到一个干瘦到只剩骨头。**着上身,满身都是血痕、污泥,喘着粗气,手脚并用,连爬带滚的在丛林里全力逃窜着的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那人影竭力想要逃的更远,但却突然耗尽体力,一跤跌倒在地上,在湿滑的泥地上滑出几米,撞到了一颗枯木,身体竟发出‘咔’的一声沉闷的骨骼断裂声。

        干瘦人影倒地后不久,远处藤蔓上飘来荡去的出现两个黑瘦土人,他们脖颈上挂着许多古怪的饰物,身上却只用一片柔软的树叶和硬果壳遮住羞处,在昏暗的密林中,目光如炬的一下便跳到猎物身边‘嗷嗷嗷…”大叫起来。

        不一会十几个土人便齐聚到部落的斥候身旁,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干廋人影,他们的头目狞笑着抽出一柄骨刀,就要割下猎物的脑袋,突然一阵奇异的“嘶嘶…”声,在土人们的头顶响起。

        随后两个土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一击飞出去,在半空中,身体已经像被撕裂的破布一样,内脏连同血液都涌了出来。

        在他们死去的同时,另三个土人脸上突然冒出痛苦的表情,可这表情连一秒钟都没维持住,这三个土人的身体已经被抽离了所有水分一样,变成了腐朽的皮囊。

        而抽出骨刀的土人首领的遭遇则更为离奇,竟然一下丢掉了下半截身体,只留下上半身目光涣散的晃动着双手,躺在地上,看着自己流淌了满地的脏器,不断哀嚎。

        瞬息之间,十几个土人猎手便死掉了一半,这时幸存者们才发现一个身体漫长,目光阴凉的巨蜥咀嚼着嘴巴,出现在了他们身旁。

        剩下的土人愣了一下,‘哇哇…”大叫着,朝巨蜥投出了手中的剧毒标枪,然后转身分散在林中逃窜起来。

        显然他们知道自己寥寥几人绝不可能猎杀眼前的怪兽,唯一的生机就是借助雨林茂密的树木,逃出一条生路。

        可惜再熟悉丛林的土著,也不可能快过身体能虚实转化,在任何复杂地形都可以直线追击的岛龙,最远不过逃出三十米的距离,所有土人便都已受到致命攻击……

        “现在安全了?!鼻刮壮胬渚捕咝У耐瓿舍髁院?,张黎生从大树后走了出来,感受着那些垂死土人惊恐、无助的负面情绪,面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在他身后的蒂娜,惊恐的看着少年的背影,仿佛在见识到这场残酷的猎杀后才真正明白,眼前的男人面对敌人,哪怕是潜在的敌人时,到底有多么凶残。

        而翠茜已经歇斯底里的吼道:“死,都死了。

        这些土人是在追人不假,但,但我们又不知道他们追的到底是什么人。

        也许是,是逃犯,或者,或者…

        上帝啊,你,你怎么能什么都不问,就杀了那么多人…”

        张黎生没有理会女孩的喊叫,默默走到只剩下半截身子的土人首领身旁蹲下,从嘴巴还在像死鱼一样一张一合的土人脖子上,用力拽下一串饰物。

        “他们是食人族,还是爱随身携带‘零食’的食人族,”他转身走到还在大吼大叫的翠茜身边,面无表情的说道:“和你一样罕见的酒红色头发,只留下半边脸了,你能认出他是谁吗?”

        两个女孩错愕的看着张黎生手里提着的。耳朵里穿过一道粗粗的树绳,皮肉明显被熏制过,一边的脸肉都被啃食干净的红发年轻人的头颅。

        翠茜的喊叫一下被梗在肚子里,她发了好一会呆,突然从张黎生手里夺过头颅:“不,上帝啊,不,不,不…”

        “看仔细一点,这里光线很弱?!鄙倌暾馐敝沼诜⒘松菩?,提醒道,

        “亨瑞,亨瑞左边眼睛动过一次血管瘤的手术,留下过,留下过一道很小的疤痕?!苯艚袈ё〈滠绲牡倌?,声音颤抖的说道。

        张黎生低头看看已经完全脱水,显得不大的椭圆形人头,眼部明显凹下的一个小坑,低声说道:“我很抱歉?!?br />
        “不,上帝,上帝,不…”翠茜似乎已经只会说着一句话,她声嘶力竭的喊叫了一会,突然捧着弟弟的人头,大步跑到瞳孔已经涣散,只剩下一口气的土人首领的身边,捡起骨刀,用尽全力的疯狂劈砍了起来,不一会就把那半截尸体剁的血肉模糊。

        “翠茜,翠茜亲爱的别这样…”蒂娜吓了一大跳,急忙想去阻止,张黎生却挡住她,“我觉得让她发泄出来会更好?!?br />
        蒂娜犹豫了一下,停住了脚步,“没想到亚马逊里竟然真的还有食人族,我刚才还在心里怪你大开杀戒,真没想到…”

        “没看到那颗人头我也要杀了这些土人,在不能沟通的情况下,他们显得太危险了?!?br />
        蒂娜自动删除了张黎生话里残忍的部分,“对了,还有那个被土人追赶的人,他不知道怎么样了?”,说着她强忍着恶心,跑向树下那个骷髅一样的逃亡者。

        接近后,蒂娜没有冒失的去搀扶起那人,而是小心的用脚踢了踢他,“先生,你好,听得懂英语吗?”

        逃亡者脑袋耷拉着没有回答,蒂娜仔细一看才发现他已经撞断了颈骨。

        叹了口气,她走到翠茜身边,蹲下又搂住了疯狂发泄完心中的愤恨,几乎虚脱下来的密友,“翠茜别难过了,亨瑞在天国会安息的,他在天上看着你呢,别让他担心…”

        听着好友的劝慰,翠茜悲怆的‘呜呜…”痛哭起来,听到她的哭声,蒂娜忍不住也抱头痛哭起来。

        (无弹窗小说网)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