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七十五章 叁巫亦少年

    七十五章 叁巫亦少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米国公立学校zhèngfǔ教育资金的拨放其实非常公平,但是各个公立学校能得到的社会捐助却大相径庭。

        公立名校由于教育质量高,入学的大都是家庭富裕的高素质生源,而这种孩子因为家庭背景和教育环境的优良,无疑更容易成功。

        他们成功后或是沽名钓誉,或是真心感谢,往往愿意给自己从‘小学’到‘大学’的所有母校提供巨额捐助,这样一来名校就会越来越富裕,汇聚更多更好的资源;

        而普通学校则会因为越来越得不到优质生源的青睐,只能单纯依靠zhèngfǔ拨款勉强生存,越来越没有竞争力,陷入恶xìng循环中。

        听到蒂娜的抱怨,张黎生排着队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动脚步,“如果你的学校也有洛比奇那么多的成功校友愿意捐助的话,也可以化大价钱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我听妈妈提到过,只是今年洛比奇就收到了超过两千万的校友捐款。

        真希望那些人知道,自己的捐助都被用在了什么地方?!?br />
        说话间,已经轮到了张黎生和麦蒂入场。

        黑人保安检查了一下邀请卡,看了看眼前穿着臃肿的黑夹克的干瘦男孩,和一旁清新、可爱的少女,把邀请卡还给张黎生时,罕见的说了一句:“年轻的先生,无论你从哪里邀请到的舞伴。

        记得一定千万把她留好了?!?br />
        “她只是这次舞会的‘必需品’,明天就和我不相干了?!闭爬枭婵谒档?,挽着闻言愣住的蒂娜,通过了围栏。

        张黎生在储物处存背包时,突然蒂娜回过神来,用力甩掉他的胳膊,气愤的说道:“你刚才说我是什么?”

        “什么?”张黎生茫然的说。

        “不要装蒜,你说我是这次舞会的‘必需品’!”

        “是的。

        就像我屠宰场里雇佣了威利、提芬娜夫妇帮忙经营一样,这次新年舞会你也是我不可或缺的帮工,怎么了?”

        听到这种诡异的解释,麦蒂一下愣住,“可,可人不是东西,不,我是说人怎么能用‘必需品’来形容,这是一种侮辱?!?br />
        “为什么不能这么形容,你刚才叫我‘科学怪人’,难道比‘必需品’好听吗?”

        蒂娜张口结舌无话可说,这里刚刚通过检查的乔治和琳娜走到两人,“嘿,你们怎么还没进去?”

        “我刚刚确认了一件事,现在马上进去?!?br />
        “什么事?”乔治好奇的问道,

        蒂娜用力挽起张黎生的胳膊,大声说:“确认你这位‘科学怪人’朋友,一辈子都不会找到女朋友!”

        说着她大力拽着张黎生冲进了礼堂。

        洛比奇中学礼堂巨大、宽敞,一窜窜彩灯在天花板上横空而过,聚集在一颗直径看起来超过两米的荧光彩球上,洒下的光线柔和、适中。

        地面上,除了正北方的舞台外,其他三面墙壁堆满了码放着各式美味点心的餐桌,和各种非酒jīng饮料。

        舞会还没正式开始,礼堂里已经响起了舒缓的音乐。

        伴随着音乐声,一个个穿着制服的侍者端着饮料在礼堂里走来走去,为各位年轻的绅士、淑女服务着,看起来一切都显得尽善尽美。

        等到时钟缓缓转动到舞会开始的时刻,礼堂里的灯光突然暗下,音乐戛然而止,一道聚光灯猛然亮起,照到了舞台上。

        一个穿着鲜艳的红sè低胸礼服,尽显蜂腰、长腿,皮肤稍黑,闪着细腻光泽的混血女孩,挽着男伴走上舞台,站到了聚光灯下。

        “那是谁,可真漂亮?!钡倌日驹谔ㄏ?,像是除了张黎生之外的所有人一样惊呼着,羡慕的问道。

        “蜜雪儿,洛比奇中学当之无愧的Queen(皇后)?!币慌缘那侵斡行┘ざ乃档?。

        “亲爱的同学们,谁是今天舞会最漂亮的人?”上台第一句话,蜜雪儿就高声问道。

        “是你,蜜雪儿!”台下的学生们哄笑着喊道。

        “不,我已经是个十二年级的老姑娘,马上就要离开洛比奇了,”蜜雪儿故作悲伤的用手捂住丰满的胸部说道:“洛比奇今晚将迎来它新的Queen,她才会是今天最漂亮的那个女孩!

        尽情欢乐吧姑娘们,因为你可能就是那个幸运的Queen!

        尽情欢乐吧小伙子们,因为你们每个人都有投出一票的权利,选出新的舞会女王!

        我宣布,2013年洛比奇新年舞会现在开始…”

        伴随着蜜雪儿在舞台上扭动的身躯,礼堂中的音乐再次响起,灯光闪动,台下所有的学生都不由自主欢呼着扭动起来,就连头脑一时发热的张黎生也不例外。

        和张黎生对舞着,麦蒂笑着大声说:“没想到你竟然不会像木头人一样呆呆站着等待舞会结束。

        不过雇主先生,看起来你的舞步可并不熟练?!?br />
        “那你能教教我吗?”张黎生犹豫了一下,气喘吁吁的问道。

        “噢,你身体可真弱,”听到张黎生沉重的呼吸声,麦蒂撇撇嘴说:“不过既然你付钱让我和你一起参加舞会。

        我倒是应该起码教会你怎么跳舞?!?br />
        女孩正说着,礼堂里的灯光慢慢停止闪动,重新暗了下来,音乐也渐渐变得舒缓。

        这是因为按照洛比奇新年舞会的惯例,稍稍活跃了一下气氛后,第一支舞永远是男女紧贴的交际舞。

        伴随着舞曲的节奏,麦蒂靠近张黎生,抓住少年的手,放到自己腰间,缓缓舞动起来。

        两个年轻的男女在昏暗的环境,悠扬的音乐下,这样亲近到呼吸交错的慢慢舞动,就算不是情侣,气氛也难免暧昧。

        张黎生动作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僵硬,呼吸也更加急促,脸sè涨的通红。

        “雇主先生,你不是第一次和女孩跳舞吧?”麦蒂察觉出了异样,好笑的问道。

        “确实是第一次?!闭爬枭钩系乃?。

        “那你初中时就没有参加过新年舞会吗?”

        “我以前生活在华国,在我们那里,中学生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根本就没有新年舞会这种荒谬的事情?!?br />
        “你是新移民,”麦蒂惊讶的说道:“那你的英文可真是…

        噢,你踩我的脚了?!?br />
        “抱歉?!闭爬枭擦伺步挪?,没想到慌乱间又踩了蒂娜一下。

        “噢,小心点。

        算是,还是我领舞吧,你跟着我的步子来。

        慢慢走,对慢慢走,很好…”昏暗中,蒂娜带着笨拙的张黎生翩翩起舞,终于应付过去了新年舞会第一支舞。

        第一支舞过后,新年舞会的曲风便没有了任何限制,变得多以激烈、欢快为主,年轻的高中生们尽情欢乐着。

        而这种场合的主角则是永远不变的美丽、**的拉拉队员,和校队运动员以及英俊、幽默的时尚小伙子们。

        张黎生毕竟也是少年心xìng,以前没有经历过这种米式欢乐派对的他舞动了一会后,竟渐渐有些喜欢上了那种什么也不想,混在人群中,在舞池里随着音乐胡乱扭动身体,尽情放松的感觉。

        他跳一会舞,喘着粗气喝几杯饮料,吃几块点心,再跳一会舞,又喝点饮料,吃些点心,开始玩的不亦乐乎。

        但几轮过后,麦蒂却实在受不了张黎生乱跳乱扭,引人注目的诡异‘舞风’,趁着休息女孩说道:“这样连续跳实在是太累了,雇主先生,我去下洗手间,随便出去喘口气可以吗?”

        “当然可以?!闭爬枭崆嵋“谧派硖?,满脸是汗的指着礼堂边角的一张餐桌大声说:“我正好可以再去吃几块点心,你回来后可以直接去那边找我?!?br />
        麦蒂悄悄翻翻白眼,点头转身离开,张黎生则真的跑去了礼堂边角的餐桌上,大快朵颐了一番。

        吃饱喝足又等了很久,却迟迟不见麦蒂回来,他正觉得纳闷,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诧异的转头一看,身后竟是垂头丧气的乔治。

        在嘈杂的音乐声中,他第一句话就大声对张黎生喊道:“嘿,伙计,看到你花了钱一样被女孩甩掉,我心里觉得安慰多?!?br />
        张黎生一愣,莫名其妙的说:“什么?”

        “琳娜只跳三只舞就把我甩了,原来对她来说,我就是一张进入高中新年舞会的门票。

        很高兴你和我一样的遭遇?!?br />
        “我为你感到难过,乔治,”张黎生笑着解释说:“但麦蒂只是出去喘口气…”

        心情郁闷的乔治撇撇嘴,随手指了指远处舞池里和一位高大男生欢乐对舞的女孩说道:“你确定?!?br />
        张黎生顺着乔治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那女孩影影绰绰穿着蓝sè礼服,似乎正是麦蒂。

        他心中莫名一紧,脸sè瞬间yīn沉了下来。

        乔治举起手指后猛然想到自己身边这位朋友的‘神秘之处’,心里马上充满了悔意。

        看到张黎生脸上勃然变sè,他紧张的说道:“噢,噢,噢,不,黎生,不要生气。

        现在不受女生欢迎没什么关系,你是典型的‘中场欢呼男孩’,以后会有大把xìng福的rì子。

        我可以断定,现在这所礼堂里的所有男人通通加起来,以后可能都不会有你受女孩欢迎?!?br />
        ~~~

        白天带着四爷爷在家乡四处乱逛,晚上疯狂码字中,求推荐票!

        老人六十多了,这次孤身回家乡,我作为家里的长子长孙实在是责无旁贷。

        另外,今天在作者信箱看到,本书五一凌晨12点半上架,但猪猪记得还欠着大大们五更的账,所有决定在五月中旬前都只更免费章节??!

        大大们猪猪脑子笨,写书艰难,码字辛苦,喜欢本书到时就支持下吧,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