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七十章 “飞翔”的少年

    七十章 “飞翔”的少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门外提芬娜正和一位年纪三十多岁,穿西装打领带,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仿佛用胶水粘在脸上的白种男人站在一起,低声说些什么。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男人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一些,看着张黎生礼貌的递上一张名片,“Mr.Zhang(张先生)您好,我是‘史特力保险公司’的理赔员查理斯.杜特楠。

        很高兴今天能为您服务。

        您的车已经修好送来了,只要签上几份文件,您就能拿到它了,简直和新车一模一样?!?br />
        “谢谢查理斯先生,那我们还等什么?!?br />
        查理斯笑笑从公事包里拿出几页文件和一支签字笔,“这页和这页本来应该是昨晚签的,但因为你不舒服,我昨晚就没打搅?!?br />
        “谢谢?!闭爬枭庸募捅?,把墙壁当书桌开始签字。

        “张先生,我看到你有一座生意兴隆的屠宰场工场,不知有没有想过,让这份产业变得更有保障?”在他签名时,查理斯在一旁见缝插针的说道。

        “好想法,不过最近圣诞节后,我正想盘下第二间屠宰场,目前资金不足。

        这样吧,二个月后你再给我打电话,那时我在给你答复?!闭爬枭底?,把签完字的文件交还给查理斯。

        “噢,野心勃勃又富有朝气,您rì后必然会大有作为张先生?!碧缴饣褂械奶?,查理斯恭维了张黎生一句,并在接过文件后,双手把‘探险者’的??卦砍琢约旱拿桓怂?,“我带您去检查一下您的车?!?br />
        “好的?!?br />
        屠宰场的生意始终络绎不绝,修好的‘探险者’仍然停在工场的铁栅栏外。

        它的表面已经完全焕然一新,在阳光下看起来熠熠生辉。

        打开车门,车内也是崭新的样子,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气味,看到经过了特殊的除臭处理,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来这辆车,昨晚才刚刚遭受到一场诡异的劫难。

        “车况非常好,谢谢?!闭爬枭谱懦底艘蝗?,??亟迪虏A酵房戳丝此?。

        查理斯在一旁看张黎生检查车况,却连启动一下车子,听听发动机的声音都不懂,便低头笑笑,“那如果开起来有什么状况,请随时联系我处理,再见张先生?!?,之后便和他握手告别。

        车修好后,张黎生自然不打算继续无聊的留在屠宰场,看着理赔员开车颠簸的走远,他钻进‘探险者’的驾驶座,低声念动巫咒,将岛龙召唤到车顶,调转车头向纽约城驶去。

        传承自华夏上古神祗的巫道自有其神妙之处,硕大一只巫虫匍匐在休旅车顶,凭着肤sè和周围环境毫无延迟的变换,一路上竟硬生生瞒住了所有人的眼睛。

        把车寄存到停车场,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整个纽约城华灯初上,寒风兮兮。

        张黎生走下车,在空寂的停车场边角带着隐形的岛龙走了几步,突然心里生出一种莫名兴致。

        虽然因为从小就自强自立的关系,张黎生平常显得远比同龄人稳重、可靠,但他终究还是少年,犹豫一下便驱使岛龙趴在地上,自己费力的爬上了巫虫的脊背,盘腿坐下。

        “这里这么暗,又是监控器的死角,不会有人发现我的…”张黎生喃喃自语的给自己打气,驱使巨蜥挺直了身体。

        这一下他就像是悬空飘在高处般,摇摇yù坠。

        不过看似张黎生屁股底下空无一物,实际他的帆布裤子和巫虫表面光滑,实则粗糙的鳞片之间有着巨大的摩擦力,根本就不会坠地。

        十几米的半空中劲风呼啸,吹乱了少年的短发。

        刚才还在考虑圣诞节期间到底能赚多少钱,够不够再买下一座小型屠宰场,以补充巨蜥所需血食的张黎生突然感到一阵久违的畅快。

        内心深处对巫道突破的算计;

        对以前结下的仇人的提防焦虑;

        对远比一般同龄人要忙碌无数的生活的焦躁,都一扫而空。

        第一次坐着飞机跨越大洋时的那种感慨又一次在张黎生的胸膛激荡,他脱口而出轻轻吟道:“朝游蓬莱岛,夕宿天台山,此是真自在,凡人岂望得…”

        伴随着这首华国古诗出口,原来只是打算坐在岛龙背上吹吹凉风,清醒一下头脑的张黎生驱使着巫虫猛然跳跃而起,舒展身体,轻盈的滑翔出了停车场。

        这时,停车场监控室中一个肥胖的jǐng卫,正满足的拿着一块厚厚的六层牛肉堡往嘴巴里塞,突然在廉价红外线监控器模糊的屏幕上,看到一个只有半截身体的瘦小人影,在眼前一闪而过,他不由呆呆愣住。

        “金米,你信吗,我刚才看到一个没腿的鬼魂飘过咱们停车场的上空,或者也可能是个身上背着反重力装置的残障外星人…”几秒钟后,胖jǐng卫清醒过来,一口咬下了小半个汉堡,嘴巴含糊的向身后的同事说。

        他那体形稍瘦的同事头都没抬,一边冲着咖啡,一边冷哼着说道:“见鬼,这天气可真冷。

        奥米,我确认刚才不是鬼魂或什么残障外星人在你眼前混飘过,而是你的胆固醇和肥油影响了你的视力。

        如果你把晚餐由巨无霸牛肉堡换成黄瓜条,我相信二个月,呃,半年后你就再也看不到它们了?!?br />
        在停车场jǐng卫聊了两句天的功夫,张黎生已经抱着岛龙细长的脖子,坐在它身上,穿过了平时需要步行五、六分钟的路程,来到了家门外的草坪上。

        一路上光线昏暗,游走在纽约钢铁丛林中的巨蜥,将鳞爪上铁钩一样锐利的指甲收进肉里,摊开带蹼的巨爪,把身体的重量平均分散,迅捷的在树木、房屋上轻盈借力,奇迹般的没有惊动任何人,穿越了两条街道。

        只在最终落到草坪上时,踩弯了大片青草。

        房子四周的空地足够巨蜥蜷缩着栖身,但张黎生喘着粗气,从巫虫身上跳下来后,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冷静,觉得在平地上终究容易被人发现。

        他借着街边影影倬倬的灯光,四下打量着道路两旁高大的树木,最后回忆了一下巫虫刚才像是飞鸟一样轻盈的体态,试探着驱使岛龙跃上了路旁一颗最粗大的树木。

        大树的枝杈一阵摇晃,好在树叶早已掉光,否则一定会像雨点一样落下。

        好在张黎生心惊胆战的看着树杈晃动了一会之后,弯曲着平稳了下来,并没有折断。

        他松了口气,一身轻松的走进了家里。

        周rì惯例全家一起晚餐,所有人都在。

        看到张黎生冻得微微发抖,jīng神却显得异??悍艿耐严峦馓?,冲到餐桌前,丽莉心痛的说道:“宝贝,你回来了,饿坏了吧?!?br />
        “黎生,昨天第一次通宵加班,还睡在外面,感觉怎么样?”苏洛坐在一旁笑着问道。

        “还不错拉文叔叔。

        最大的收获是,我发现用正确的工具肢解一头牛,并不需要太大的力气?!闭爬枭讲吞徽趴兆?,随口说道。

        “呃,黎生我们正在吃饭?!比鹄鲇行┒裥牡姆畔虏筒嫠档?。

        “不就是一头牛吗,你现在就在吃着牛肉,”拉迪大口嚼着牛肋排说道:“我更在意的是,为什么黎生才十六岁就能夜不归宿,额头我已经快要十八岁了却不行?!?br />
        “因为他在约会的时候,还在想着要和自己的雇工同甘共苦,而你的打球的时候,还满脑子都在想啦啦队哪个姑娘的腿长?!?br />
        “噢,是吗老爹,你以为我只会在意姑娘们的大腿,而忽略她们的其他‘优点’,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住嘴拉迪,如果你还想要这周的零用钱的话?!彼章逶诙铀党鍪裁床豢叭攵幕爸?,用最有效的方式吼道。

        “苏洛,不要吼,拉迪只是在开玩笑呢,”丽莉端着盛满煎牛排和意粉的盘子回到了餐桌,“拉迪你开的玩笑不适合在弟弟、妹妹们面前说,尤其是当着你的两个妹妹,下次注意。

        孩子们,我们明天放学后我们全家都去医院布置圣诞病房,大家注意早点回来。

        宝贝,你的车刚好可以坐七个人,这次去医院开你的车去可以吗?”说着,她将食物冒尖的盘子放到张黎生的面前。

        “当然可以妈妈?!闭爬枭读艘幌碌愕阃匪?。

        “听说你买了一辆好车兄弟,”拉迪装作不在意的说道:“福特‘探险者’可是一辆真正的男人才能驾驭的‘坐骑’。

        什么时候我开一下给你看看,应该怎么驯服这头‘烈马’?!?br />
        “用你驯服‘兔子’的手段吗,拉迪?”坐在对面的哈瑞用滑稽的语气问道。

        “闭嘴你这个小鬼…”

        在拉迪和哈瑞的拌嘴声中,张黎生匆匆吃完了晚餐。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他一如既往的以秘法修行代替睡眠,度过了漫漫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