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十五章 米国式庭审

    五十五章 米国式庭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今天负责三庭民事审判的法官看起来颇有经验,蒂娜和张黎生紧张的等在门外,就看到不断有人进进出出。

        “看表情这个法官似乎判案很严厉,这下糟糕了?!笨吹酱臃ㄍダ锍隼慈硕忌袂榫谏?,蒂娜丧气的说。

        这时那个黑人法jǐng从法庭走了出来,看到两人还在门外,急忙说道:“你们怎么还不进去,旁听一会就到你们出庭了,民庭简易案件可千万不要让法官久等?!?br />
        “谢谢,我,我只随学校在法院参观过,从来没有上过法庭,我爸爸又不让我的律师…

        算了,谢谢你法jǐng先生?!钡倌人底?,拉起张黎生推开沉重的木门,走进了法庭。

        法庭并不大,几排木椅只能容纳不足百人旁听,好在还有一些空座。

        **法官年纪大约五十岁左右,穿着黑袍,看起来冷酷、生硬,张黎生、蒂娜两人走进法庭时,他正敲打着法槌,看着庭前站着的一个神采飞扬,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冷冷说道:“有罪,课以罚金二千元?!?br />
        庭前中年人听到判决惊诧的说道:“法官大人,可是我刚才…”

        法官不容分说的再次敲响法槌,“法jǐng,把已被宣判的被告带下?!?br />
        中年男人一听这话,看起来勃然大怒,像是要爆一句粗口,但他抬头看到**法官面无表情的脸孔,硬生生把不满咽回了肚子,低着头,喃喃咒骂着跟随法jǐng离开了法庭。

        “我的驾照完了?!笨吹秸庖荒?,蒂娜更是不抱任何希望的低声说。

        张黎生朝她安慰的笑笑,也是无话可说,两人一起坐到了旁听席的空坐上。

        之后又有三个案件以有罪审结,十几分钟后便轮到了蒂娜出庭。

        张黎生和蒂娜一起出现在庭前时,**法官看着面前竟站着两个当事人,皱了皱眉头。

        看到法官的神情,蒂娜破罐子破摔的垂头丧气抢先说道:“法官大人,我是被告违章停车的蒂娜.道格林亚,旁边是我的证人张黎生先生。

        我带来他来作证,是想证明,上周二我在纽约二十七街禁止停车区域违反停车的原因是出于善良目的。

        黎生先生曾在华国…”

        “蒂娜小姐,你是我最近一周审判简易民事案件中,第一个带着证人出庭的被告。

        鉴于你对美国司法民庭的尊重,我决定相信你是出于‘善良目的’违章停车,”法官笑了笑,突然说道,然后他拿起法槌‘嘭’的敲击了一下,“本席宣判,撤销纽约交jǐngT9876号罚单。

        带下一个当事人?!?br />
        对米国法庭民庭‘zìyóu裁量权’所知甚少的张黎生,正理清思路准备发言,突然听到法官近似随心所yù的话,不由一下愣住,脱口而出一声:“哈…”,引得旁听席上传出一阵低低的笑声。

        然后就被身旁一脸惊喜的蒂娜用力拉着胳膊,跟随法jǐng走出了法庭。

        “这就没事了?”出了法庭,张黎生瞠目结舌的问道。

        蒂娜兴奋的难以自制的说道:“法官说无罪,我当然就没事了。

        倒是你差点出事,你‘哈’什么,要不是我我聪明,及时把你拉出法庭,你一定会被判‘藐视法庭’,运气不好说不定今晚就回不了家了。

        说到聪明,我现在真觉得自己非常聪明,找你来作证,梳了一个‘平民蘑菇头’,换来了撤销罚单的判决,哈哈…

        真希望现在就看到爸爸知道这个消息后失望的样子?!?br />
        她正高兴的又蹦又跳,突然看到翠茜和谢莉娅两个好友匆匆走向三庭,急忙兴冲冲的迎上前去喊道:“翠茜、谢莉娅猜猜谁现在没事了,连jǐng方??疃急怀废??”

        “哇欧,你怎么做到的蒂娜?”翠茜、谢莉娅同时惊喜的喊道。

        “因为我是蒂娜.道格林亚!”蒂娜得意洋洋的大叫,很快换来了法jǐng的jǐng告,灰溜溜的被赶出了法庭。

        在纽约法庭外,在法jǐng告诫下终于冷静下来的蒂娜给翠茜、谢莉娅和张黎生相互介绍道:“翠茜、谢莉娅,这是黎生,你们知道的,他是我在华国旅行时的救命恩人。

        黎生,这是翠茜,纽约最美丽的虔诚天主教徒少女;

        这是谢莉娅,纽约除我之外最懂时尚的美丽淑女,她们是我最好的朋友?!?br />
        比起蒂娜在张黎生面前毫不矫揉造作的举止,谢莉娅和翠茜显得矜持许多,她们彬彬有礼的说道:“你好黎生先生,我是谢莉娅,认识您很高兴?!?;

        “你好黎生先生,我是翠茜,很高兴认识您?!?br />
        “两位好,我是张黎生,来自华国川西?!?br />
        “哦,你们真是客气。

        好了我的麻烦解决了,那么…”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下午四点我还要去杜泽肉食店打工,现在就要回洛比奇骑车了?!?br />
        “我们不是说好,我帮你买一家小型屠宰场吗,你怎么还要去肉店打工?”

        “蒂娜,你再有门路总也不可能现在就直接带我去和人交易,”张黎生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那张总是随身带着的金麦信用卡,递给蒂娜,“我们华国有句老话叫做‘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

        信用卡的密码是六位,三个十,再次谢谢你的帮忙?!?br />
        “你对我就那么放心,就因为我开了一辆好车,带你在鹅塘餐厅吃了顿早餐?”蒂娜接过信用卡惊讶的说。

        “当然不是,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轻易欺诈我,再见蒂娜,再见翠茜小姐、谢莉娅小姐?!?br />
        “哦,对了黎生,我送你去洛比奇吧?!钡倌认袷遣判盐蚬醋约嚎懦邓档?。

        “不用了,你们去庆祝吧,不要扫兴。

        这里到处都是出租车,很方便的?!闭爬枭诎谑肿咴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谢莉娅撇撇嘴说:“蒂娜,没想到你的深山毒虫先生挺有风度,可惜太瘦小,而且竟然也喜欢《教父》。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轻易欺诈我’,我真是无法理解,为什么男人都喜欢这么幼稚的台词。

        不过他刚才讲的屠宰场是怎么回事?”

        “事情有趣极了亲爱的谢莉娅,还记的那只我说过的大蜈蚣吗…”蒂娜开始滔滔不绝的向两个好友讲述‘屠宰场’这件事的原委。

        而于此同时,张黎生已经钻进一辆出租车,驶向洛比奇中学。

        一路上他都在想开办小型屠宰场的事,罕见的一直觉得心神不宁。

        回到洛比奇中学巧好是下午放学时间,张黎生心不在焉的在树荫下牵车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伙计,你也堕落了哈?!?br />
        “我今天是真的有事乔治。

        对了,在杜泽肉食店打工了那么长时间,知道买一家小型屠宰场需要多少钱吗?”张黎生头也不回的说。

        “什么?”

        “我说在纽约附近的卫星城里买一家屠宰场需要多少钱?”

        “一百万吧?!鼻侵嗡婵谒?。

        “有那么贵?”

        “也许吧,你看一家屠宰场需要有土地,厂房,能电死牲畜,剥皮、脱毛的机器,还要有劈半锯、传送带,至少也要几十万,到底怎么了,你问这些干什么?”

        “我想开一家小型屠宰场,不过听你这么一讲,觉得好像成功的机会不大?!闭爬枭玖丝谄?,骑上脚踏车,说道。

        乔治骑车追上张黎生,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你要开屠宰场,黎生,你才刚来纽约不到三个月,为什么不说自己要竞选米国总统?!?br />
        “好了乔治,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彼低暾饩浠爸?,张黎生便不再回答自己那位黑人朋友的任何问题,直到打工结束,独自回家。

        回到家,吃完晚饭,张黎生回到自己的房间,第一次没有直接修炼巫道秘法,而是打开床头蒙尘已久的电脑,在网上开始收索‘小型屠宰场’这个关键词。

        网络上的信息成千上万,归结起来张黎生惊异的发现,在米国开办一家屠宰场最大的困难就是处理米国人几乎从不食用的动物内脏、血液、骨头这些下脚料。

        通常成规模的大型屠宰场会将这些废料加工成动物饲料,重新饲养牲畜,可自从暴发‘疯牛病’之后,这种所谓的‘尸体饲料’便被很多农场所摒弃,成了毫无用处,只会污染环境的生态垃圾。

        对这些生态垃圾,屠宰场现在往往只能进行有偿处理,付钱给专业垃圾处理公司运走,至于它们是被冷冻后,走私到擅长烹调猪牛羊‘杂碎’的华国,还是被加工成了假冒的猫粮、狗食,则一概不管。

        这笔额外费用让小型屠宰场的经营变得利润微薄,抛售者众多。

        这一发现让张黎生欣喜若狂,他望着屏幕喃喃说道:“这么多的出售信息,这样看来如果是旧屠宰场的话,也许十万米元真的可以买到?!?br />
        可惜事情似乎并不像张黎生想象的那么简单,一直到周五晚上,他都没有得到蒂娜的任何电话。

        购买屠宰场的事情,看起来好像已经被那位纽约上东区的名媛忘在了脑后,毫无进展。

        但周六一早,张黎生吃过早餐打开门正要去骑脚踏车,竟突然看到蒂娜将车停在路边,向自己走来。

        ~~~

        推荐在下降,猪猪很沮丧,请喜欢本书的大大给力一点,拼死码字,急需鼓励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