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十五章 痛苦、恐惧与绝望

    四十五章 痛苦、恐惧与绝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乔治脸sè大变,久久无语,最后艰难的说道:“说是交易,其实只是想要借助奎文老大的人脉,你知道,他一向交游广阔,既然他出事看,我们也就不…”

        “告诉我是什么交易,乔治?”拉比皮笑肉不笑的提高声音问道。

        这时一旁的张黎生主动出声说:“我想要买一批廉价生肉,乔治说他在皇后区有路子,所有我们找到了这里?!?br />
        拉比似乎这才注意到乔治身边的干瘦亚裔少年,他打量了张黎生几眼,问道:“你是华裔?”

        “我是华国人?!?br />
        “我一猜就是,只有你们华人帮派才那么小心,谈交易时,会先出动无关紧要的小卒子探路?!?br />
        “小心驶得万年船,何况年轻不代表没有智慧?!闭爬枭挥卸嘧鼋馐?,故作深沉的笑笑说。

        “哈哈哈哈,说的不错小子,我也正年轻。

        知道吗,你有点讨喜,只是找错了中间人?!?br />
        张黎生笑而不语。

        “你需要多少‘货’?”

        “第一次不过一两吨而已?!?br />
        “见鬼,我还以为是大生意,不过呢,小生意也总比没生意好。

        我恰好知道凯比在杜德的仓库有你需要的‘东西’,现在我就带你们去?!?br />
        乔治用力挣脱了拉比的手臂吼道:“听着拉比我们不是白痴,哪里都不会去!”

        “这恐怕由不得你,乔治?!崩嚷冻隽嗣ㄗダ鲜蟮男θ菟档溃骸鞍咽址沤愣底白魑涨?,这两年看来你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还有你这位朋友,竟然会跟你一起做这么可笑的动作,难道纽约的枪支管理现在那么严了,连华人黑帮都搞不到一把短枪。

        好了,我们不要废话了,现在这里主事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我说什么,你们都要照做,现在我说,跟我走?!?br />
        说着他朝手下看了一眼,剩下的四名黑人青年便将张黎生和乔治团团围住,强迫他们跟在拉比身后,走向更加偏僻的巷弄。

        被秋风吹动的垃圾,墙壁上不时出现的各种以鲜血做装饰的骷髅或鬼脸的鸦以及几米高的Dropdead(去死)之类的标语,二十几分后,几人来到一处非常破败,人迹罕至的街区,

        在一扇锈迹斑斑的沉重铁门前,拉比停住脚步,抽抽鼻子,笑笑说:“我们到了?!?br />
        “听着拉比,以前的事和我的朋友无关…”

        “乔治,我说,我们到了?!崩人底?,狞笑着亲自动手和两名手下一起用力拉开铁门,一股恶臭一下窜了出来。

        这是一个巨大、简陋的仓库,墙面是毛躁,没有涂平的水泥面;地上满是粪便污垢,还散落着许多破烂、肮脏的床垫;唯一的光源就是高高的天花板上,开出的几个方型天窗。

        “这里好像没有我想要的东西?!闭爬枭鞫醪阶呓挚夂?,四下看了看说。

        “很快就有你要的生肉了,可能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多,不过会比你想要的新鲜不少?!崩冉侵我唤捧呓挚夂?,狞笑着说道。

        张黎生悄悄退开几步,上下打量着拉比和他强壮的手下,意味不明的笑笑,低声说了一句:“其实六七百斤也足够了?!?,然后突然转身,向黑暗的仓库深处跑去。

        没人阻止他的逃跑,身后只传来拉比:“跑吧小子,可惜这个仓库只有一个出口?!钡拇笮?。

        听到拉比疯狂的笑声,被他踹倒在地上的乔治,吐了一口血沫,喘息着说:“拉比我们一起长大,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恨我,竟然到了非要…”

        “不知道为什么,你不知道为什么,”拉比面目狰狞的用尽全力又踢了乔治几脚,直到他的身体像熟透的大虾一样蜷成一团,不断颤抖,这才恶狠狠的说道:“当初你向条子举报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这一天?!?br />
        “我,我,我说过了,害你进少年法庭那件事,不是我做的,我,我解释过很,很多遍了,再说,再说你只被判了五十个小时的社区服务。

        见鬼,奎文老大当时就已经说过…”

        “奎文老大死了,”拉比冷冷的说:“现在主事的是我老哥拉寇。

        还有乔治,这不是五十小时社区服务的问题,而是我的尊严的问题。

        拉比说话间,仓库的铁门已被他的手下用力拉上,随着最后一缕阳光消失,重新密闭的仓库中恶臭更甚。

        模模糊糊的昏暗中,拉比用短枪指着乔治的头,最后说道:“如果是在晚上也不必这么大费周折,抱歉乔治,让你多受罪了,我马上就送你到你该去的地方…”

        不甘心就这么坐以待毙的乔治,猛地侧身坐起,想要去夺拉比手上的短枪,却被一旁的黑人青年用皮靴重重的踢在后脑勺上,昏死了过去。

        看到乔治昏倒在地上,拉比笑着问把他击昏的黑人道:“杜克,你觉得我们是用尿淋醒这个小子,再送他去见上帝呢,还是大发慈悲就这样直接一枪让他脑袋开花?”

        “那还不是随你的心意,拉比老大。

        杀了这小子,还有一个黄皮香蕉崽让我们消遣,咦,那是什么声音,好像…”

        突然黑暗中一条充满黏液的长舌猛然伸出,将那个正在发出疑问的黑人壮汉握枪的手臂一下卷住。

        紧接着巨舌灵巧一勒,竟将那手臂撕裂了下来,倒卷回了黑暗中。

        “好像有大风呼啸的声音…”由于受袭过程极为迅速,黑人壮汉模模糊糊看到自己的手臂离身,还在一头雾水的说道,不过疑问很快就变成了哀嚎,“哦,哦,哦,妈的,妈的,我的,我的手臂没了,我的手臂…”

        在他的惨嚎声中,那条巨舌突然再次从黑暗中伸出,裹住了他的脑袋,把他整个拽进了黑暗中。

        “那,那,那是什么…”

        “白痴别管那怪物是什么了,赶快开枪?!崩仁紫刃盐蚬?,举枪朝着巨舌出现的方向,不顾一切的扣动扳机。

        随着枪响,那条巨舌第三次急速窜出,将拉比shè击的手臂撕裂后,吞食了下去。

        拉比的手下虽然心狠,但毕竟只是十几、二十岁的青年人,不够老辣,当未知的吃人怪物顶着枪弹,再次袭击了拉比,并让头目温热的鲜血如同喷泉一样淋到他们身上时,jīng神一下便崩溃了。

        他们惊恐的怪叫着不再妄想抵抗,转身飞扑向身后锈迹斑斑的铁门,想要夺得一条生路。

        可惜铁门沉重,很难一下拉开,耽搁中,巨舌从暗处几次窜出,撕裂了所有妄想逃跑者的肢体,也撕碎了他们活下去的奢望。

        等到所有人都失去了抵抗能力,在一片凄惨的哀嚎声中,袭击者的真面目终于显现了出来,一只高度足有三米,庞大的像是一辆休旅车,癞皮上显露出几个留着浓稠黑血伤口的蛤蟆,一跃而出。

        在它的头顶,正坐着那个和乔治一起来做‘交易’的华裔少年。

        “是你,你,是你…”拉比在血污中嘶吼的叫嚷道。

        张黎生坐在山蟾头顶,停住巫咒,平静的说:“是我,拉比先生。

        我来皇后区购买生肉,就是为了填饱这只大肚皮‘宠物’的肚子,它实在是太能吃了,靠正常途径,我买不起喂它的食物?!?br />
        “你,你,你个魔鬼,撒旦,撒旦的信徒…”

        “不,按照我们华国的说法是,‘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这一切都是被迫的?!闭爬枭底庞衷谀疃字?。

        随着他那“嘶嘶窸窸嘶嘶窣窣…”的声音再次响起,山蟾地下脑袋,裂开巨口,将一旁一个躺在地上哀嚎的高壮黑人舔进了嘴巴。

        “不,不,不,不…”

        “哦上帝呀,哦上帝呀,哦上帝呀…”

        “你会下地狱的,你个魔鬼,你会下地狱的…”

        看着巨大蛤蟆馋液横飞的咀嚼着自己惨叫的同伴,残存的黑帮分子们发出更加高亢的嚎叫、咒骂声。

        而他们表现出的极端负面情绪,丁点不剩的被张黎生所吞噬,令他血肉中的巫力以一种可以清晰察觉的速度提升着。

        咒骂一会,躺在肮脏的地面上,模模糊糊仰望着坐在怪物头顶的张黎生,拉比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根本不可能对脱离险境有任何帮助,只会触怒那个魔鬼一样的敌人,让自己死的更惨。

        “好吧先生,好吧先生,我承认是我有错在先。

        你看,就算你的宠物把我们全吃了,也不过能填饱一顿肚子。

        留我一命,我保证会给它终生提供肉食。

        像您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怕我报复不是吗,当然我也不敢报复撒旦的使徒,留我一命对您的益处更大?!?br />
        张黎生没有理会拉比的告饶,不过情况也没有继续恶化下去。

        这让拉比心中的侥幸更大了一些,“我向您道歉,真挚的道歉,先生。

        您想要什么,钱、毒品、女人,或者,或者您,您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宠物’需要,需要海量的肉食,总之什么我都可以赔偿给您,什么都可以…”

        一认为还有生还的希望,拉比身上散发出的极端负面情绪便自然减弱不少,感受到了这种减弱,张黎生驱使山蟾低下脑袋,自己轻盈的跳下,说道:“你已经在赔偿我了,拉比先生?!?br />
        “赔,赔偿给您了?”

        “是的,”张黎生走到拉比面前,俯视着这个不久前还神气活现的高胖黑人,猛然用力踩在他断臂的伤口上,低声说道:“我现在只想从你身上得到三样东西,痛苦、恐惧和…绝望!”

        “啊…”

        ~~~

        就要下三江了,不知道以后的推荐成绩会怎样,如果大大们还能保证力挺的话,兴奋起来的猪猪拼死也要每rì保证两更,请喜欢本书的大大们继续支持。

        另外看到有大大提到本书新章节有些不给力,那恐怕是因为语言风格的改变。

        但在西方国家和在偏僻川西,整个社会的语言环境,甚至本书的描写风格,自然而然需要一种转化,才能带给读者真实的感觉。

        以后随着黎生在不同的环境中穿梭,风格还会有所转变,这是猪猪行文风格的问题,很难改变,请不习惯的读者谅解。

        其实慢慢看下去,习惯之后您就会发现,这种文风也有它的可取之处,谢谢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