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十三章 杀伐决断

    三十三章 杀伐决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巫咒刚刚出现,张黎生便明了了用法,他猛的睁开眼睛,瞳孔中闪过一抹喜悦之色,朝着山蟾喷出一口黑血,吼出一个“化”字。

        黑血浸身山蟾身躯冒出滚滚浓烟,突然跃起,像是会驾驭妖风一样,紧贴着客厅的天花板,冲向刚被山猫撞碎的落地窗。

        此时窗外的山猫还未坠地。

        他在半空中调整着身形,左右双手伸出十根血肉模糊指甲,撕扯着金龙酒店楼体的外壁墙面,竭尽全力想要减轻自己坠楼后那致命的冲击力。

        突然一阵吸力从山猫的头顶传来,把他下坠的冲力减弱不少。

        不过这样毫无由来的诡异助力并没有让山猫感到欣喜,他面容扭曲的猛然抬头,就看到半空中一个满身癞皮的巨大蛤蟆,正探出脑袋,大嘴咧开,像是一个巨大吸尘器一样朝他努力吸气,想把他吸进口中,竟是张黎生不依不饶宁愿冒着暴露巫虫的危险,也要至他于死地。

        四周的吸力越来越大,甚至形成风旋托住了下坠的身体,山猫自知已经到了绝境,再有所保留,恐怕就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必死无疑了。

        他怒号一声,“赶狗入穷巷,抓鱼使电网。

        小子,咱们这梁子算是不死不休了?!苯约旱陌敫嗤方览?,合着满口鲜血,仰头喷向山蟾。

        那血肉在半空中幻化成一只毛色斑驳的兽爪,急速直直上升,向山蟾抓去。

        念动着巫咒的张黎生,这时正站在自己的巫虫旁边,顶着高空凛冽寒风,想要再出奇招将敌人一击致死,却猛然看到虚空中一只伸开后一面墙壁大小的兽爪,自下而上向他袭来。

        眼看已经躲避不及,张黎生只能将自己的奇招由杀敌该为护身,驱使山蟾朝着兽爪使尽全力喷出一口气流。

        气流出口,化成一股螺旋形的黑烟,和山猫血肉所化的兽爪撞击在一起。

        “嘭”,一声低沉的撞击声轻轻响起,随后音频便超过了人耳可以察觉的极限。

        不过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撞击中心周围数百米范围内的所有人,都感到脑袋突然一痛,很多饱食者更是直接呕吐出来。

        山蟾吐尽吸纳的空气后,又变成了足球大小,蹲在地毯上像是塑像一样,而巫力已经耗尽的张黎生也无力继续驱动自己的巫虫。

        他小心翼翼的继续探着头,目送山猫化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黑点落到地上,却没有散成红色的血花,而是慢慢移开,脸色阴沉的喃喃自语道:“喷血化鳞爪,难道会是巫道‘祭门’地獠爪术。

        山猫哥子,这样看起来你我还真不是外人哩。

        一个‘巫’竟被人豢养、指使,下次我了结了你,也免你祖上蒙羞…”

        话虽这么说,但张黎生知道这次如果不是山猫以猫戏老鼠的心态对付自己,只怕在街市上一次偷袭,就已经取来他的性命。

        巫道“死门”虽然强大,但没到陆巫蜕变之时,弱点十分明显,那就是本体仍是凡人。

        想到这里,张黎生不免有些心烦意乱,这时门外传来姗姗来迟的酒店工作人员焦急的呼喊,和越来越大力的砸门声:“丽莉女士,丽莉女士,你怎么了,一切还好吗?”

        门外的响动让张黎生一阵发慌,他想了想,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合理的解释一切,只能急促的呼吸了几口窗外冰冷的空气,抱起自己的巫虫,大步走到客厅沙发前,顺着风势倒在了地毯上,装作昏了过去。

        “丽莉女士,丽莉女士,你再不讲话我们就要采取必要措施了?!?br />
        “别废话了,赶快把门打开?!?br />
        “是,是董部长,我这就开门?!?br />
        B4506的房门被人打开,几名金龙酒店的工作人员一拥而入。

        房间里虽然没有灯光,可借着皎洁的月色,吹着高空中特有的凛冽寒风,他们还是感受到套房中已经一片狼藉。

        “落,落地窗完全碎掉了,墙壁,墙壁怎么这么脏,好臭,这是什么味道…”

        “闭嘴,还管什么房间,最要紧的是人。

        开灯,快开灯看看客人怎么样了?!贝┳疟释ξ髯暗哪昵岵砍づ鸬?。

        有服务生手忙脚乱的打开了顶灯,看到昏迷的两位客人后,本来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的年轻部长终于长长叹了口气。

        “去看看客人怎么样了,还有马上打120急救电话?!彼袈韵陨逞频统恋幕夯核档?。

        看待上司罕见的露出低落的情绪,一个服务生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殷勤的劝慰道:“部长,这件事其实我们客服部责任不大…”

        “怎么责任不大。

        现在是中午我们客服部的服务生被人在酒店里打昏,偷去了工作服给B4506的客人送餐,然后晚上,B4506的客人出了意外。

        你告诉我,我们怎么会没有责任?!本窕秀毕履昵岵砍と滩蛔『鸬?。

        拍马屁爬到了马腿上,服务生咿咿呀呀的说:“部长,那,那,不是我们才刚,刚刚发现赵罗刚被人打昏了吗。

        发现后,我们可是马上就通知了安保部。

        对,对了,还有安保部,客人出了安全问题,主要责任应该由保安部负。

        再说了,房间成了这样,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盗窃,八成是客人自己惹来的麻烦,说起来我们酒店还吃亏了呢?!?br />
        听了服务生的话,年轻部长用力拍拍自己的脸,振奋了一下精神低声说道:“你真聪明,一下就想到这么多理由,为我推脱责任。

        这些理由全都说的通,但我只知道,客人住进了金龙酒店,出现了任何意外,就都是我这个客服部部长的责任。

        老实说,如果我像你这么会找理由的话,现在的工作可能是和你一起折床单?!?br />
        服务生的脸一下变得通红,低头走开了。

        年轻部长随后提高声音,有条不紊的吩咐道:“救护车没来之前不要随意搬动客人的身体,以免形成二次伤害,去找几条羽绒被给客人盖上,注意保持体温。

        把落地窗的窗帘拉上拽紧,尽量把风挡住。

        还有客人的行礼、私人物品一律原地存在,谁都不许动?!?br />
        然后取出对讲机,打算同上司及其他部门同级主管沟通情况,商议对策。

        他第一个呼叫的,自然是和自己同样担负责任的安保部主管,复转军人出身的许栋梁。

        “许部长,许部长,我是客服部董奇峰,听到请回答?!?br />
        金龙酒店外的露天停车场上,人高马大的许栋梁正带着十几名酒店保全,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辆车顶被砸出一个人形凹洞的卡宴,听到对讲机响,他习惯性的拿到了耳边。

        “许部长你听到了吗,我是客服部董奇峰?!?br />
        “我听到了董部,有啥事你讲?!?br />
        “许部长,我刚刚不是向你通报了,我们客服部有一个中午当班的工作人员赵罗刚被人打昏,别人顶替他给B4506房间送餐的事件了吗。

        现在事情又有了不好的进展,B4506房母子两位客人,被人袭击,现在昏迷了。

        房间一片狼藉,连落地窗的玻璃都被敲碎了…”

        “等等,董部你说的B4506是在正对着露天停车场的那面楼吗?”许栋梁心里一动,鬼使神差的抬起头,望着星星点点闪亮的客房问道。

        “对,B4506窗外就是我们酒店的露天停车场,”董奇峰想了想说道:“许部长,我觉得你最好也来现场看一下,这种事情毕竟也和你们保安部有关?!?br />
        “B4506,那,那不是四十五楼?”许栋梁像是没听到董奇峰的建议,在深秋的寒风里呆呆的问道。

        “当然是四十五楼,许部长你最好过来,我们当面沟通?!?br />
        “好,好,我也有件事想和你说说?!毙矶傲核底徘卸狭送ɑ?,愣了一会,揉揉鼻子,看了看一边的手下大声说:“找块毯子把这辆破车盖起来。

        快快,发什么呆,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我去和客服部的董部长沟通个事情,你们在这守着,我没回来之前,谁都不许靠近这辆车。

        如果是车主来了,就说车子目前在等待估值,酒店打算全额赔他,如果他要闹,就走法律程序解决?!?br />
        “是,部长?!北0裁遣宦撞焕嗟木倭烁鼍?,有的匆匆去找盖车的帆布,有的分散着挡住深夜还到处乱逛,发现异状,想要看热闹的客人。

        只剩下一个哭丧着脸的黑瘦中年人,陪着小心说道:“部长,我真是好好把着停车场的门,没事就巡逻,谁能想到,天上能掉下来个人,把车砸出大洞。

        他满脸是血,眼睛真是凶得很,一瞪我,我就,我就浑身打哆嗦,实在,实在是不敢…”

        “行了老李,你在酒店看车,一个月挣个二千多的辛苦钱,总不能把命送上。

        这件事我晓得不怪你,好好去看门,别再乱想、乱说就啥事都没有,听明白了?!毙矶傲罕咦弑咧遄琶纪贩愿赖?。

        黑瘦中年人愣了一下,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回答:“是,是,是,谢谢您,谢谢你部长。

        我,我明白,我明白,好好工作,一定不乱说,不乱说…”

        许栋梁不耐烦的点点头,加快了脚步,冲进了酒店大堂。

        心中怀着一团火炭一样,烦杂的坐着员工专用电梯直到四十五楼,他脸色阴沉的大步冲进了B4506房间。

        ~~~

        五章更完,保质保量,没别的,大大们有推荐,三江票啥的投下帮帮忙呗。

        您的投票是猪猪码字最大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