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十二章 贰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宝贝不要问为什么,我只求你答应我这个条件,好吗?”丽莉没有理会门铃,恳求道。

        “OK,没问题妈妈,就算有单词听不懂,上飞机前我也不会再讲一句华语?!笨吹桨⒛房仪械谋砬?,张黎生无奈的点点头说。

        听到儿子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丽莉松了口气,欣慰的打开了房门。

        门外是一个穿着金龙酒店客房部员工制服,推着餐车的高瘦青年男人,只见他彬彬有礼的说道:“女士,你定的客房送餐服务到了?!?br />
        “请进吧?!崩隼蛉每嗣?。

        站着很笔挺,但行走起来那名高瘦的服务生却显得有些佝偻着身体。

        他推着餐车来到客厅的茶几前,将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布置好,看了看平躺在沙发上的张黎生,鼻头松动了几下,问道:“餐具是留刀叉,还是碗筷?!?br />
        “一副刀叉,一副碗筷?!币慌缘睦隼蛩婵谒?。

        “一副刀叉,一副碗筷?!备呤莘裆馗戳艘槐槔隼虻幕?,放下餐具,转身推着餐车向门外走去。

        看着他要离开,已经将五米元钞票拿在手上的丽莉,扬了扬手中的钞票问道:“年轻人你不要小费了吗?”

        高瘦服务生一愣,推着餐车慢悠悠的走到米莉面前,很有礼貌的说声:“谢谢?!?,接过了钞票。

        用几米元打发走了服务生,丽莉几乎是一口一口喂着张黎生吃完了整顿午餐,然后自己才匆忙吃起了残羹冷饭。

        看着丽莉吃饭时神情都显得有些恍惚,坐在她身边的张黎生问道:“妈妈,你今天起的很早吗?”

        昨晚实际根本就没有入睡的丽莉勉强笑笑说:“没有宝贝,我昨晚睡的很饱?!?br />
        “可我睡的不好,今天一整天我们就呆在酒店休息好吗?”

        “好啊,这再好也没有了?!?br />
        “那我现在就回房间午睡了,你吃完饭也回房休息吧,妈妈?!?br />
        “噢,宝贝,你真体贴,”恍然大悟到儿子的用意,丽莉放下刀叉,站起身紧紧抱住张黎生说道:“我是个一点都不称职的母亲,却得到一个这么善解人意的孩子。

        上帝啊,感谢您的恩赐…”说着说着她突然低声啜泣起来。

        其实自从知道张黎生的存在后,丽莉心中累积了十六年的沉重负罪感,便几乎将她完全压垮。

        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在内心深处,以赎罪的态度对待自己抛弃了十六年的儿子的干练职业女性,才会在见到张黎生后,显得近乎没有理智的想要宠爱、?;に?。

        不过即便如此,丽莉心中的愧疚还是没有得到很好的宣泄,她潜意识中急需某种情绪上的舒缓,否则自己都可能会把自己逼疯。

        恰在这时,因为张黎生一个微不足道的暖心举动,丽莉找到了合适的契机,于是啜泣很快就变成了哭啼、哭啼又变成了嚎啕大哭,任凭张黎生怎么劝慰,都丝毫不起作用。

        最终精疲力竭,心神俱疲的她,伏在酒店套房客厅沙发上痛哭着沉沉睡去。

        看到丽莉睡下,不一会发出了低低的鼾声,刚才还手足无措的张黎生愣了一会,伸出手想要将阿姆从沙发上抱起来,送到床上好好休息。

        可惜丽莉虽然身材不算高挑,但比起瘦小的张黎生来却还是大了一圈,他累到咬牙切齿、面红耳赤还是抱不起来。

        苦笑着看看自己细细的胳膊腿,张黎生喘着粗气,把目光转到了放在地毯上的背包上。

        既已成‘巫’,难道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不过他的脑海中刚一出现山蟾变成牦牛大小,用嘴巴吊着丽莉,一蹦一跳的走向睡房的画面,心里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真是疯了,成‘巫’又不是成了神仙?!闭爬枭杂锪艘痪?,大步走进丽莉的睡房,抱了一床羽绒被出来,盖在了她的身上。

        然后张黎生轻手轻脚的抱起背包,走回了自己的睡房。

        爬上床,把巫虫从背包里倒出来,他用一种最舒服的姿态坐着,“嘶嘶窸窸嘶嘶窣窣…”的默念巫咒,开始了自己的修行。

        时间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叨念的口干舌燥的张黎生缓缓回过神来,血肉中涌动的巫力慢慢平凡。

        他感到自己距离贰巫只还有半步之遥。

        抱着山蟾走下床,张黎生赤脚踩着地毯打开了睡房的门。

        客厅一片漆黑,丽莉的鼾声依然不间断的响起。

        见到阿姆还在休息,张黎生笑笑,决定让她好好睡到自然醒,便轻手轻脚的想要退回睡房,这时张黎生突然看到,在黑暗中,一双瞳孔浑圆,散发着淡淡光泽的眼睛猛然亮起。

        于此同时,一个隐隐充满戏弄意味,刻意压低的声音突兀响起:“少年,不要大喊大叫,你妈妈睡的很熟,小心惊醒她?!?br />
        “嘶嘶窸窸…”发生意外,张黎生心中一惊,嘴巴极快的开合着,低声念了几句巫咒,表情一下变得十分阴冷的说道:“这位哥子,这是川西地界,不想死地话,离‘老汉’我地阿姆远些撒?!?br />
        “嘿嘿嘿嘿…

        只这一句话我就知道没找错人,昨晚以为你逃了,我可是心急了很久,毕竟欠人人情的滋味可不好受?!?br />
        “你是因为三哥来地?”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笨吞心俏徊凰僦托πλ?。

        “也不很多,你叫个啥?”

        “凭你这份镇静,我破例告诉你,我叫山猫,山是穷山峻岭的山,猫是九命凶猫的猫?!?br />
        “那山猫你想咋个样?!?br />
        “想你跟我出去找个空旷地方,我虽然有九条命,但直觉告诉我,如果在房间里和你动手的话,恐怕会大费力气?!?br />
        “行,等我穿上鞋子撒?!闭爬枭豢诖鹩ο吕?,在睡房门口丢下巫虫就要转身。

        “你掉了东西,不要?;ㄑ?,在我面前…”拥有夜眼的神猫心中升起不祥预感,沉声说道。

        就在这时,一阵“嘶嘶窸窸嘶嘶窣窣…”的呢喃之声在黑暗中响起。

        随着那些不知何意的怪声从张黎生嘴里吐出,套房中的空气开始急速流动,本来掉在睡房门前像是蟾蜍塑像的山蟾体形瞬间变成两米多高,咧开巨嘴,向山猫吐出了满是黏液的长舌。

        这样恐怖怪异的景象,令山猫再也没有了那副一切尽在掌握的高人姿态,他咒骂一声,如同狸猫一样在酒店客厅里高高蹿起。

        躲过山蟾这次黏舌攻击后,山猫正要将距离不远的丽莉劫为人质,山蟾却紧接着不停歇的再次吐出了舌头,封死了他所有的行动路线。

        如是再三,山猫只能像是躲避蛤蟆吞噬的飞虫一样,一刻不停歇的运动着,躲避着那条恐怖的巨大黏舌。

        而且为了不让张黎生猜出自己的行动轨迹,他与丽莉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不过即便处于劣势,在地面、墙壁、天花板之间不停跳动时,山猫还是尝试用伸出半尺长锐利指甲的双手,切断山蟾的巨舌。

        可惜他的利爪在抓到巫虫巨舌的侧面时,如同切进湿滑坚韧的牛皮中一样无法使力,反而被牢牢黏住。

        如果不是指甲可以断裂重生,只怕他早已经被山蟾顺势拽进了肚子。

        强击无效,山猫又开始断断续续的不断讲话,想要扰乱张黎生的头脑,寻找一丝可能出手的破绽:“你不,奇怪,你妈,妈,这么久,都,没醒,吗?

        小子,你妈妈,中了,我下的,毒…”

        可是在一个转瞬即逝的对视下,他借着落地窗中流进的皎洁月光,看清了躲在山蟾背后的张黎生那斜斜露出的如同看着死人的目光后,终于打消了心中最后一丝侥幸。

        山猫知道一直以来一帆风顺的杀戮,让自己犯下了轻敌的大错。

        在直觉感到张黎生十分危险的情况下,仍然用戏耍的态度面对敌人,这样的错误足以致命。

        门很可能已经被张黎生设为了引诱自己的陷阱,山猫最后狠狠的咒骂了一句:“妈的,如,果,要,是在,是在空地,上,我早就,解决了,你。

        这次,不,死,咱们,后会,有期…”,差之毫厘的躲过一次蟾舌袭击,不顾一切的撞向了客厅的落地窗。

        四十五层楼的高度,如果是从容攀爬上下,也许对他来说不会有丝毫危险,可这样硬撞硬冲的坠落,能逃的一条活命,就算运气极佳了。

        逃命时,山猫心中忍不住滋生出无数懊恼,恨意和气愤,这些负面情绪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张黎生突破至贰巫的最后一点障碍完全摧毁。

        闭上眼睛,张黎生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以前记忆下的所有符文、咒语。

        和上次‘成巫’不同的是,这次在这些符咒背后,还有数十上古异虫以黑白两色的形象相互扭曲攀爬着,作为背景时隐时现。

        刹那间,一条崭新的巫咒在张黎生头脑中洗练出来,他血肉中的巫力也一下便增强了一半有余,上颚鼓出了第二个绿豆大小的肉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