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十四章 蛤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jǐng员们对话时,张黎生牵着骡子已经在密林中走了好一段路。

        林深树密,本来身架高大的骡子不好通行,但张黎生翻身爬上了骡背,嘴巴里念动巫咒,一手紧紧抓着缰绳,控制方向;

        一手用力锤打着青骡的背脊,强迫它不顾皮毛刮伤,跌跌撞撞的大步前行,速度倒也不慢。

        只是这样不体恤牲力的使用,即便青骡是家养牲畜,十分驯服,也渐渐变的暴躁不听使唤起来。

        坐骑失去控制之前,张黎生用尽全力拉紧了缰绳。

        被他这样一拽缰绳,骡子擦着一颗参天大树险险的停住四蹄,鼻孔大张,‘扑哧扑哧’的喷着粗气。

        骡子背上,张黎生也喘着粗气翻身下地,这一路骑着骡子飞跑,他又要看路,又要控制好失去目力的青骡奔跑的方向,还要提心吊胆的防备被猛兽袭击,实在比自己走路还要累的多。

        如果不是念动巫咒,自然会产生某种奇妙直觉,让他趋吉避凶,只怕早就已经出了意外。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息,呆在深处密林的张黎生不敢再耽误时间,他借着林间昏暗之极的丁点月光,打量着四周,最终选定了一颗碗口粗的黑乔树,牵着骡子,栓到了树上。

        然后他将衣服撩起,抽出了别再腰间的剔骨刀,咬了咬牙,猛的挥手,将钢刀插进了骡子的脖颈。

        这一刀正中动脉,青骡吃痛之下奋蹄嘶鸣,几乎把嘴上的嚼子撑开,随后它开始绕着黑乔树奔跑、跳跃,无数鲜血喷洒出来。

        张黎生快步后退,躲在一边静静的看着青骡疯狂奔腾一阵后,全身是血的摔倒在了地上。

        之后他慢慢走进青骡,解下背后的背篓,从竹篓里捧出了那个装满药粉的粗瓷罐子。

        打开瓷罐,张黎生将自己jīng心调配的药粉一把一把的抓出来,撒到青骡身上。

        那药粉和青骡身上的鲜血结合后,气味突然一变,产生出一种莫名的腥甜之气。

        撒完药粉后,骡子虽然还未死亡,但已经奄奄一息,再也无力动弹。

        这时张黎生才将它嘴巴上的嚼子解开,又从瓷罐最后取出十个火链子,两两相互一搓,全都点燃,扔到了骡子的身上。

        火链子不见明火,但暗火不熄,烧灼着青骡沾满鲜血合着药粉的皮毛,将腥甜的气味扩大了十倍不止。

        于此同时,骡子吃痛后,鼓起最后的力气,发出了断断续续的低沉嘶鸣。

        在腥甜气味和声音的诱惑下,密林中本来只是隐约可闻的‘窸窣…”声音开始越来越响,越来越密。

        听到周围声音的改变,张黎生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他小心的走到林间一颗矮小的死树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不远处倒地的青骡。

        黯淡的光线下,一条头颈上长着黄圈的怪蛇,蜿蜒攀附着从黑乔树上滑下,漫长的身躯猛然一伸,一口咬在骡子的脖颈上,结束了它痛苦的生命。

        正在怪蛇想要大快朵颐,品尝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得到的猎物时,密林中突然窜出一条翠绿sè的蜥蜴,裂开满是尖牙的大嘴,突袭将怪蛇的脑袋咬住。

        剧痛之下,怪蛇的身体紧紧缠住蜥蜴,用尽全力勒紧,而蜥蜴也猛烈摇动着脑袋,竭力想凭着锋利的牙齿,把口中的蛇头撕断。

        正在蛇和蜥蜴激烈争斗时,一只身长三十多公分的粗大蜈蚣,从浅土中游走出来,爬上了青骡的尸体。

        察觉到第三者加入争食,怪蛇和绿蜥竟然不顾xìng命的同时停止了争斗,开始攻击那只巨大蜈蚣。

        就这样青骡像是鱼塘的香饵一样,在密林中源源不断的引出了越来越多的毒虫,并诱使它们混战在一起。

        在混战中暂时取胜的毒虫,会吞噬青骡的血肉滋补身体,恢复jīng气,等到新虫聚集,就又开始新一轮的厮杀。

        弯如鱼钩的新月在苗地上空缓缓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密林中的青骡尸体,渐渐化为一堆被毒虫啃食的血肉无存的白骨。

        等到骡尸只余下一颗浸透着黑红血液的心脏时,经过数十轮杀戮、吞噬的血腥淘汰,剩下的毒虫只还有一只身量不大,头颅上的鬣皮炸开时却足有雨伞大小的树蜥;

        和一只全身都是墨绿sè的癞皮,平常只有成年人拳头大小,鼓气时却可以把身体像充气皮球一样涨到篮球大小的蛤蟆。

        它们相互对持着,纹丝不动。

        头盔鬣蜥与水泉蟾蜍,张黎生有些惊异于自己费劲心思筛选出的毒虫,竟然会在这两种非常普通的物种中诞生。

        不过想到同为人类,一个爱因斯坦的头脑就可以抵得过一万个平凡人,再普通的物种中也可能会出现特异强大的个体,他的心里又觉得有些释然。

        悄悄动作了一下僵硬的关节,他用力揉揉眼睛,强打着jīng神,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月sè沉沦,拂晓来临,当太阳在远山的地平线破晓发散出第一缕阳光时,水泉蟾蜍“呱’的勉力又吸了一口气,把身体撑到极限,‘嗖’的一声朝着头盔鬣蜥,急速吐出了自己长长的舌头。

        蟾舌充满弹xìng,上面满是黏黏的粘液,末端还有着一个尖锐的肉钩,粘到蜥蜴身上后,便拉动着它凌空飞起。

        半空中,蜥蜴没有反抗,反而将自己炸开的鬣皮收起,任由蛤蟆把它吞到了肚子里。

        像是巨蛇吞象一样把蜥蜴吞掉后,蛤蟆就蹲在青骡的白骨上,肚子撑的好像即将破裂一样,一动不动。

        每每因为鼓气不力身体缩小时,他都要再次勉力吸气,保持住巨大的体形,否则蜥蜴根本不用挣扎,就会单凭庞大体积破腹而出。

        而就在这时,头盔鬣蜥在水泉蟾蜍的肚子里猛然炸开了自己的头部的鬣皮。

        顷刻间蛤蟆的身形变成了太阳伞一样的可笑形状,如果不是脑袋上有两只鼓出眼眶‘骨溜溜’乱转的眼睛,根本分不清它的头尾。

        可即便是这样,水泉蟾蜍竟然还是没有被撑破,从青骡尸体上滚下来后,它还在用嘴巴不断吸气,想要鼓起身体,重新掌握住平衡。

        头盔鬣蜥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对手的癞皮竟然这样坚韧,在水泉蟾蜍腹中被剧毒的胃酸烧灼时间过长,带给了它巨大的痛苦,令它真心实意的拼命挣扎起来。

        随着蜥蜴不顾一切的挣扎,蛤蟆一会变长,一会变短,一会背上浮现出清晰的蜥蜴头颅,一会肚皮连皮伸出四只爪肢在地上乱爬。

        不过即便它被折腾的jīng疲力竭,甚至最后根本就无力再阻止头盔鬣蜥在肚子里闹腾,却始终没有被撑破,化作一滩烂肉。

        十几分钟后,自作聪明,却被聪明所误的蜥蜴慢慢收获了恶果,它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直至渐渐消失不见。

        肚子里的闹腾消失后,水泉蟾蜍竟一刻都不歇息的又开始不断鼓气,将身体重新撑大。

        当它终于恢复了最大体形后,马上急切的爬到青骡尸体旁,吐出长舌,将骨架中那颗黑红sè的骡子心脏,吞进了肚子。

        此时眼见契机已到,张黎生大步走到蛤蟆身边,“嘶嘶窸窸嘶嘶窣窣…”的念起巫咒,猛的喷出一口黑血,吼出一个‘摄’字。

        水泉蟾蜍物种普通却能从数千毒虫中脱颖而出,自然极有灵xìng,再加上它不像张黎生炼化的第一只巫虫青红,自幼接受其血肉供养,早已被驯化。

        因此看到黑血临身,直觉不妙的蛤蟆竟然勉强挣脱了巫咒束缚,蜷起后腿,想要跳跃逃走。

        可惜满载的胃囊却打消了水泉蟾蜍的美梦,它用尽全力的一跳也不过跃出了四、五十公分距离,身体仍然在黑血笼罩的范围内。

        就这样,张黎生吐出的黑血将蛤蟆罩住,在jīng血炼化之下,水泉蟾蜍身体急速增大,最后安然无恙的变成了一只半人多高的庞然大物。

        以炼蛊之法得到的毒虫,果然能被顺利的炼化为巫虫让张黎生极为欣喜。

        可是同时蛤蟆最后那次不成功的逃亡,又让他暗自jǐng醒,原来野生有灵xìng的毒虫,竟然可以与巫咒抗衡。

        另外血肉中一次炼化便几乎消失殆尽的巫力让他还发现,炼化、维持巫虫的消耗,竟然不是一定之规,会随着毒虫个体的改变而改变。

        比如按照炼化青红的消耗,张黎生现在已经可以连续炼化四只巫虫,而且能够凭着身体自然散发的巫力,同时维持这些巫虫的消耗,不用多喂jīng血。

        可现在只是站在刚刚炼成巫虫的水泉蟾蜍身边,他就感觉到自己身体中散发出的全部巫力,都被蛤蟆悄然吞噬,丁点不剩。

        也就是说,张黎生如果维持两只水泉蟾蜍这样的巫虫,就需要再用血肉饲养,这无疑会大幅度的拖慢他突破贰巫的速度,甚至可能让修行就此裹足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