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十八章 老警察的‘脸面’

    十八章 老警察的‘脸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案件涉及到外籍人士,xìng质就产生了转变,稍有越界,就会产生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

        万一真出了问题,杨正奇凭着深厚背景,也许还能顺利脱身,自己这个小卒却注定只能当替罪羔羊,想到这里,龙广胜急忙说道:“不是杨大队,这种事怎么保密。

        真要确定张黎生的犯罪嫌疑人身份,他的籍贯是要入案件卷宗的…

        喂、喂、杨大队,杨大队…”可惜回答他的只有‘嘟嘟嘟…”的盲音。

        挂断电话,杨正奇紧缩眉头,脸sèyīn沉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来。

        拿出一颗嗅了嗅,他叼在了嘴边,一边思考,一边沿着村间石板山道,走到鸹窝村村口。

        等在村口的司机看到杨正奇漫步走来,远远的就问道:“大队,要回城里吗?”

        “小刘,先借我个火?!毖钫孀叩剿净砼?,说道。

        司机一边笑着说:“您不是说戒了吗,怎么又抽上了?!?,一边掏出打火机,给杨正奇把烟点着。

        “心里有点郁闷。

        对了小刘,你对鸹窝村这个案子怎么看?”

        “我怎么看,大队您别开玩笑了,我一个开车的协jǐng懂什么,”司机笑着说:“您硬要我说的话,无非就是大路旁的话,‘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呗?!?br />
        杨正奇一愣,猛地掐灭了手里的烟,“说的好,咱们回队里?!?,说着急急打开车门,坐进了自己的专车。

        jǐng车发动驶向佢县县城,路上杨正奇不时催促司机把车开快一些,以至于用时不到一小时,他就回到了佢县刑jǐng大队。

        “麻烦你了小刘?!闭绽推艘痪?,杨正奇下了jǐng车,直奔值班室。

        值班室里,一个黑黑瘦瘦的jǐng员正坐着,守着电话和一本进出记录,看到大队长进来,他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杨大队你回来了,有什么指示吗?”

        “禾列查,哪个审讯室空着?!?br />
        “第一、第三审讯室都没人?!敝蛋鄇ǐng员马上回答道。

        “那好,通知李浩把鸹窝村案件的目击者带到第一审讯室,还有叫他动作快点,就说我已经在那等着了?!毖钫娣愿赖?。

        在刑事案件中,审讯和询问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法律概念。

        审讯,针对的却是犯罪嫌疑人,必须在专门的审讯室进行。

        询问,针对的是案件目击者以及可能的知情人,只要不在审讯室,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

        不过值班民jǐng显然没有质问自己的顶头上司,为什么要将案件目击者带到审讯室的胆量,他说了声:“是?!?,便抓起了桌上的内线电话。

        三分钟后,刚刚吃完一顿丰盛午餐的张黎生,被李浩带到了一间光线黯淡的房间。

        房间上首有一张长长的特制办公桌,和三把木椅,中间则是固定在地上,两个扶手之间还有着挡板的铁椅子。

        张黎生虽然没有进过审讯室,但还是很自然的知道,自己应该坐在哪里。

        他没让李浩为难,就自动走到铁椅子前,坐了进去,并放下了挡板。

        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由于身材太过瘦小,其实挡板根本无法阻张黎生zìyóu活动。

        望着瘦小的嫌疑犯,杨正奇却没有任何想笑的感觉,他打开自己面前一盏强光台灯,猛地照到张黎生脸上,厉声问道:“你的姓名?”

        “大名叫张黎生,小名…”

        “xìng别?”

        “男?!?br />
        “籍贯?”

        “我是川西省恒泽市佢县大木镇鸹窝村人?!?br />
        “2013年10月27rì晚23点至次rì凌晨2点,你在那里,在干什么?”

        “我当时在家…”

        以强光和反复询问的疲劳战术削弱嫌疑人的意志,是个很老套的方法,但却非常有效。

        可惜对于成为初巫,并且即将突破的张黎生来说,这样单纯的意志力折磨却已经很难奏效。

        20个小时后,长时间的审讯和整整四盒香烟的毒害,让杨正奇声音嘶哑,昏昏yù睡,而他的对手却还是初来时的平静模样。

        陪着杨正奇演戏,装模作样写审讯记录,实际却是询问记录的是个刚从jǐng校毕业不久的小伙子,他趁着又一轮问题提完,杨正奇又点着一根烟的时机,疲倦的小声提醒道:“杨大队,我现在相信这个小子绝对有问题,就算是几进宫的老手都没他那么耐磨。

        可现在二十四个小时马上就过了,要再羁押他的话,就要办理正式手续了,咱这是少数民族聚集县,他是苗圩人,案件又这么大,手续违法的话…”

        “还有多长时间到二十四小时?”

        “四十分钟?!?br />
        杨正奇想了想说道:“你再坚持一下,通知董林进来接着问,我出去办点事?!?br />
        站起身时,酸麻的双脚让他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使劲跺跺脚,杨正奇走出了第一审讯室。

        屋外阳光有些刺眼,他用手搭着遮阳篷,在楼道里来回踱步,思考着该拿张黎生怎么办。

        理智告诉他,除非拿到非常详尽的口供,并根据那些口供,寻找到一些间接证据形成证据链,否则很难将张黎生定罪。

        而且张黎生瘦弱的形象、刚刚丧父便遭到入室抢劫的案件起因、刚满十六岁的年纪和美籍华人的身份,更是会将这个‘很难’,变成‘根本不可能’。

        但心中一直以来坚持的‘法律即正义’的理念,却让他很难做到平白放过一个杀人嫌犯。

        尤其接触的时间越长,杨正奇就越觉得这个嫌犯在羸弱、内向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残暴而麻木不仁的心脏。

        而且正是因为他的年轻,这次犯案又是事出有因才更可怕,如果不经任何审判、惩戒就让嫌犯获得zìyóu,他很可能就会变成一颗可以长时间游荡于社会中的炸弹,压抑的时间越长,一旦遇到诱因,爆炸的后果就越可怕。

        两难的抉择让杨正奇紧皱着眉头,下意识的又摸出了一颗香烟。

        “咋地又抽上咧?”一个爽朗的声音打断了杨正奇的思路,同时他嘴边的香烟也被人一把夺去。

        杨正奇回过神来,这才发觉一个头发花白,jīng神矍铄的老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正把自己的香烟撅断,急忙喉咙嘶哑的问道:“禾局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分管刑侦,就因为明年三月退休,就不能来刑jǐng大队咧?”老人笑着说。

        “那哪能呢,随时欢迎你来指导工作?!毖钫婷闱啃πλ?。

        眼前这个只有初中学历,十六岁接班成为刑jǐng,凭着能破案,硬生生做到佢县公安局副局长的苗圩老人,是他在川西公安系统内,寥寥三两个真心佩服的人之一。

        否则凭他的背景,也不必对一个快退休的县级公安局副局长赔笑。

        “你是大知识分子,指导工作可不敢当。

        我来是问问,鸹窝村地案子好不好办?”老人‘呵呵’笑着,摆摆手说。

        “不好办?!毖钫媸凳翟谠诘幕卮鹚?。

        “那你手上地人,有几成把握就是罪犯?”

        “广胜向你汇报了?”杨正奇眉头一皱反问道。

        “甭说别地,你手上地人,有几成把握是罪犯?”

        “90%以上?!?br />
        老人沉思一下,压低声音说:“不就是个美籍华人吗,当年美国鬼子都让我阿爹打跑咧,如果我帮你顶着压力,你有几成把握把他送去大牢?”

        杨正奇沉默不语。

        “一两成总有吧?”

        “老实说,禾局,我1%的把握都没有。

        而且这个压力,恐怕你也顶不住?!毖钫婵嘈ψ潘?。

        老人愣了一下,叹了口气,毫不犹豫的说:“那就放人,马上放,立即放,我命令你放?!?br />
        “禾局,您这是何苦,我不用…”愣了一下,随即想明白老人是为他开脱责任,将释放张黎生的决定揽到自己身上,杨正奇紧皱着眉头说。

        “你用。

        你个娃子还年轻,我马上就蹦达不动了,要个好名声有啥用。

        你是高学历地洋学生,但我今天还就是要教你一个乖,干咱们这一行,做事一定要认真,但是脑子还不能死板,实在抓不住罪犯地痛脚,绝不能蛮干。

        就好比你抓的这人,这次放了他,一直注意盯着,下次他要真再犯案,一把就抓住手腕,送去吃老米饭。

        到时候也算是圆了我这个老糊涂地脸面咧?!?br />
        望着老人用手指着自己风吹rì晒,枯皱的像是老树皮的脸,杨正奇沉默着,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突然这个心高气傲,背景深厚的刑jǐng队长肃穆立正,敬了个礼,然后转身大步走进审讯室,用尽力气大吼一声:“放人?!?br />
        张黎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释放了出来。

        走出刑jǐng大队,他摸摸口袋发现自己身上竟然一分钱都没带,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的走在佢县城里,最繁华的府前路上。

        单凭双腿从县城走回鸹窝村恐怕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张黎生当然不会这么做,去求那些刑jǐng将他送回鸹窝村只怕也不现实。

        ~~~

        推荐票,猪猪要推荐票啊大大们,五连更就在前面,大家加油投啊,您的投票是猪猪码字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