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章 呼救与遇险

    六章 呼救与遇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可惜张黎生在以前并不是个喜欢冒险猎奇的少年,虽然在山村长大,但独自深入密林,还是有生有来第一次。

        不过生于山村,他对于丛林的基本认识还是有的,最起码可以看出周围的树木虽然茂密,但都是桦、槐、枣、桑之类的普通树种,地面cháo湿却很硬实,这说明自己正处于退耕还林的地界,在十几年前,甚至几年前,他脚下的土地还是鸹窝村某位山农的梯田。

        心里正觉的有些可惜,突然一阵‘唆唆…”声从张黎生头顶上传来,抬头望去在一团交叉生长的树顶枝叶间,一道模糊的黑影一闪即逝。

        隐隐约约看到应该是条树蛇划过林间,张黎生一下兴奋起来,匆匆念起巫咒,朝着黑影消失的地方吼出一声“摄”字。

        受他巫法影响,一条接近两米的黑褐sè棕黑锦蛇从树顶跌落,但却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被一根旁逸斜出的树枝挂住。

        不过既然被张黎生摄住,这条无毒的普通棕黑锦蛇又怎么可以逃脱得了,不一会它随着张黎生‘嘶嘶窸窸嘶嘶窣窣…’的叨念声扭动着身躯,从树枝上蜿蜒爬下,爬到了少年的脚下。

        第一次在未经血饲的虫豸身上施展巫法,就把它变的像青红一样可以随意指挥,让张黎生感到大喜过望。

        看着脚下圆头大蛇影影倬倬的身形,他没有挑剔这只是一条普通的棕黑锦蛇,在无毒蛇类中都不以凶猛著称,只能靠吞老鼠、蝙蝠过活,毫不吝惜的喷出一口黑血完成了自己未尽的巫法。

        受到巫法催变,棕黑锦蛇支起身体,在血雾中翩翩起舞,身驱急速变大,撑开鳞皮血肉模糊的扭曲着,片刻之后竟‘嘭’的一声炸开,化为一滩肉泥。

        施展巫法令张黎生的脸sè变得苍白了几分,之后巫虫转化失败令他的脸sè更加难看。

        看着刚换上的干净衣服上已经满是血污,他错愕的愣了一会,才明白巫法竟然也有失败的几率,巫道不像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好在这一切都还只是开头而已,一次小小的挫折并不能让张黎生沮丧很久,回过神来,他叹了口气,惋惜了一下自己付出的一半巫力和一口jīng血,便继续向密林深处走去。

        路越来越难走。

        等越过退耕还林的地界后,便开始有遮天蔽rì的高大树木用它奇形怪状的树根,和身体上缠绕的盘根错节的藤蔓,在森林中构成一道道天然屏障;

        偶尔林中还会出现几颗奇形怪状的枯萎大树,不过虽然枯萎,但这些树木却好似没有失去生命一般,身躯上附生的植物巧妙繁殖着,看上去千姿百态,美不胜收;

        林地上还有着不计其数的真菌,以及各式各样的奇异花草,阻拦着游人的脚步。

        从山村口口相传的无数传说中,已经走得jīng疲力竭的张黎生知道这种深度的密林地域已经是步步?;?,便将自己的巫虫青红释放了出来。

        他很明白就算成‘巫’自己也只是‘初巫’一名,不念动巫咒时也不会虫兽不侵。

        青红从张黎生裤脚钻出,绕着他不断在方圆10米之内的林地树木爬行,所过之处惊起许多毒虫、小兽避让。

        张黎生这才觉得安全了一些,咽了口吐沫,拖着酸痛的身体,坐到一颗长满滑腻苔藓的枯树下休息。

        喘匀了气,觉得自己的jīng力恢复了一些,嘴巴却更加干渴,他有些意识到自己头脑发热,一时兴起便毫无准备的走进丛林其实非常错误。

        不过既然已经来到森林深处,就这样一无所获的离开,张黎生又很不甘心,休息了一会,觉得jīng力充沛了些,他从死树下站起来,开始念动巫咒,惊起无数虫豸从藏身之处现身,打算赌赌运气,看能不能猎到自己的第二只巫虫。

        前次普通无毒棕黑锦蛇被巫术催变,皮开肉绽爆裂而死的教训让张黎生这次挑选巫虫特意避开了蛇类,而且思前想后他觉得最好能猎到一只剧毒蜈蚣,毕竟有青红这只成功例子在前,炼化蜈蚣他更有信心。

        短尾蝮、林薮蜥蜴、林蟒…

        密林光线昏暗,虽然托阿爹残酷教育,和计算机逼真翔实图文、影片介绍的福,张黎生对昆虫和爬行类动物的了解程度,在广度上甚至远超过一些自然学家,但在这种环境下,辨别四处乱窜的动物还是十分吃力。

        成为初巫之后吟诵巫咒便带有了超自然的力量,而发挥力量便要有所消耗。

        久久没有发现有令人满意的稀缺异种蜈蚣出现,张黎生渐渐觉得体内的巫力开始不济。

        如果再不尽快抉择,恐怕再过一会,就连尝试炼制巫虫的力量都没有了,他只能无奈的退而求其次将目标转到了一只剧毒的长肢树蜥身上。

        嘴巴里巫咒念动不停,他睁大眼睛死死盯住摇动四只修长细腿,爬过一片泥泽的长肢树蜥,正要吐出‘摄’字。

        突然听到远处传来“Please!Help!Help!Whorescuesme…”的凄厉叫喊声。

        学习外国语言,最重要的便是语境。

        张黎生虽然生长在偏僻的川西山村,但老师中却有着上外语课时,一句中文都不讲的真正外教。

        再加上他又很有一些语言方面的天赋,所以西方世界覆盖面积最广阔的语种英语的基本口语,他完全可以听出那叫喊声竟是‘救命,谁来救救我,救命…”的呼救。

        在这样川西深山老林中,如果听到华语的呼叫,张黎生也许会考虑一下会不会是山客鬼傀,但呼救声是英语便只可能是没有导游相伴,喜欢探险的外国驴客。

        其实世界上各大著名自然景区,每年多多少少都会出现游人伤亡的事件,而这些伤亡中少部分源自于景区管理者的疏失,大部分却都在游客自己身上。

        毕竟有时只是不走官方指定路线,都能让人耳熟能详的著名景区,变成杀人无形的炼狱。

        张黎生对这种因为不愿墨守陈规,为追求刺激、征服感而给自己和他人带来很多麻烦的探险类旅行者没有太多好感,但见死不救他又无法做到。

        想了想最终他叹了口气,放过那只已经入瓮的长肢树蜥,顺着呼救声传来的方向,快步跑去去,并用英语大声喊道:“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声音不要停,马上告诉我,我正赶去?!?br />
        “唉,上帝,上帝呀!

        有人在,谢谢你,谢谢你,这里,这里,这里有很凶猛的动物,体形,体形不大,长的像是黑sè的小只拉布拉多犬,但是是猫脸。

        上帝啊,它的速度很快,爪子很锋利,我看不清楚!

        我受伤了,我男朋友也受伤了,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张黎生的英语水平还没有到能听懂‘拉布拉多犬’这样的不常用名词,但这不妨碍他理解求救者的意思,‘长得像黑sè小什么狗的猫’无疑是种豹子。

        平常人对于豹子凶猛程度的印象,因为影视的错误诱导和想象被夸大了许多,实际上如果在平原,视野宽广,无论什么类型的豹子单独一只出现,都不是特别危险。

        但在茂密的山林中,这种敏捷猎手的凶残程度却会被扩大十倍不止,遇到爬山涉水攀登树木如履平地的它,甚至比遇到猛虎和山熊还要危险。

        “狗屎,那是豹子,平时很难看到,你们可真‘走运’。

        记得离开树,豹子是丛林里最好的猎手,尤其是当它从树上扑下来时?!比绻挥谐伞住?,听到是豹子袭击旅行者,张黎生早就先顾好自己转身逃走了,但这时他却信心满满的吼道。

        可惜对他善意的提醒,旅行者却只回答了“啊…”的一声惨叫。

        丛林坎坷难行,张黎生即便用了最快速度奔跑,也不可能很快达到袭击现场,听到惨叫只能喊道:“你怎么了?”

        寂静无声,也许呼救的旅行者已经遇难,张黎生放缓了脚步,作为生长在川地的山民,死于大山之人,葬于死地是一种美好的归宿,他可无意为死者收敛尸骨。

        “我肩膀受伤了,流了很多血,也许永远不能穿比基尼了。

        上帝呀,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不过很快再次响起的哭喊声证明张黎生的猜测是错的,让他不得不又在密林中加快了脚步。

        哭叫声越来越近,张黎生知道自己已经距离遭受猛兽袭击的旅行者已经不远,不由松了口气,心里产生一种跃跃yù试的冲动。

        但正在他心情稍稍波动之时,右边一颗苍天大树上突然闪出一道矫捷的身影。

        一只身长刚过一米,用七八十公分长的花斑尾巴控制着身体平衡的黑斑豹一跃而下,无声的扑向了张黎生。

        这样的迅猛的袭击,体质还只是普通人的张黎生根本避无可避,他一下便被黑斑豹扑倒在了地上,紧接着就感到脖子上传来一阵温热腥臭的气息。

        那是豹子正要一气呵成,咬断猎物的脖颈,一击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