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章 成‘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急诊室里屋面积不大,只有一张病床,不过却有着崭新的呼吸机和心电监控仪,看起来价值不菲。

        一名呆在床边似模似样的像大医院一样做着急救记录,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女人,看到闯进的两人,马上声音清脆的问道:“请问你们是张道巫的家属吗?”

        “护士,我是他乡亲,这是他亲崽,道巫咋样了?”

        虽然心里为病人竟有这么年轻的儿子感到十分惊讶,但年轻女人还是马上职业xìng的回答道:“我是医生,病人很危险需要马上手术,时间已经耽误的太多了,必须马上签字?!?br />
        在女医生和中年男人交谈时,张黎生神情恍惚的望着病床上奄奄一息,脸sè惨白而苍老至极的阿爹,心中滋生出许多悲痛,还有很多快意。

        说起来张道巫在鸹窝村地位非常特殊,他虽然xìng格冷漠,从不和村名交往,也不是村里的干部,或德高望重的老人,但鸹窝村所有村民却都对其敬畏三分,就连在山村当了三十多年顶梁柱的老支书都不敢轻易得罪他。

        传说中张道巫已经八十多岁,又有说他已经一百岁有余的,总之因为以前的战争、动乱,一切说法都已不可考证。

        人们唯一知道的是,在文化革命的红sè旋风席卷全国,甚至刮进偏僻的鸹窝村时,县上想要批斗张道巫的5人工作队,曾经死得一个不剩。

        虽然那些人的死因都是一些看似莫名其妙的巧合,但毕竟这里是川西地面。从此之后,再也没有革命群众、干部去找张道巫的麻烦。

        不过对于儿子来说,张道巫却不是那个神秘莫测的巫汉,而是一个残酷的暴君,张黎生年幼刚有记忆,说话还不利索,便被他逼迫着吟诵那些绕嘴口诀,背不下就是饿饭,甚至骨针刺肉;

        长大一些刚能拿笔,就要每天晚上一次上百遍的比着葫芦画瓢,抄写古书上的复杂图案和古文,稍有疏忽便是木棒伺候;

        再长大些,年龄刚过十二岁的张黎生正是青chūn发育时期,就被阿爹逼迫着以血肉侍弄毒虫,每天三次jīng血大亏,做的不好就是藤鞭抽打,几年下来,他足比一般同龄人轻上三、四十斤,身高也差十公分以上…

        一幕幕往事在眼前闪现,张黎生这才发现自己短短的十六年生命中,竟然没有享受过哪怕一秒钟的幸福温情。

        此时此刻看到濒临死亡的阿爹,想到他再也无法苛责自己,竟是自己一生最轻松的时刻!

        而在张黎生不自觉的追忆往昔时,病床上的老人猛然睁开了眼睛,目光死死凝聚在自己唯一的子嗣身上,脸上露出狂喜与决绝相融合的神情,嘴唇开始颤动着无声吟诵。

        别人不知道突然醒来的张道巫在干些什么,可与他对望的张黎生却知道阿爹是在念动巫咒。

        难道驱使毒虫的咒语还能救命,错愕中张黎生心中莫名其妙的闪过这个念头,随后便觉得耳边响起一阵神秘呢喃,神智变得混沌起来。

        种种事情看似复杂,实际也就发生了十几秒之内,急诊室里屋向陶猎林急速讲完病人的严重情况后,年轻的女医生正想拿着手术同意书,让病人的儿子签字,却发现那少年死死盯着病床上的父亲摇摇yù坠的站立着,似乎已经失去了神智。

        病人有危险,女医生心中马上本能的闪过这个念头,再看病人果然面部僵硬,嘴巴无意识的抽蓄,明显呈现出脏器衰竭的临床症状。

        “病人心跳35,体温34,呈现原创xìng脏器衰竭,一瑞斯心脏急救剂心动脉直接注shè…”没耽误一秒钟时间,女医生表情紧张,但却非常专业的做出了急救,同时将治疗步骤清晰叙述出来,用白大褂里的录音笔记下。

        可惜药医不死病,最终女医生还是没能挽救濒死的张道巫的生命,在单人艰难的用心脏起搏器进行了几次电击抢救后,心电监控仪屏幕上跳动的波浪变成了直线,代表病人心脏跳动的哔哔声声,也变成了冷酷的长鸣。

        最后的努力宣告无效,女医生看着张道巫大睁双眼,满是怀恨、遗憾、死不瞑目的表情,沉默片刻,无力的看了看腕间的手表,语气低沉的说道:“14:36分,病人死亡,死因内脏大面积出血,导致脏器急速衰竭,完毕?!?br />
        之后她慢慢走到呆如木鸡的张黎生面前,语气抱歉的说道:“我很抱歉,但我已经尽了全力…”

        说到这里,女医生看着痛失至亲的病人亲子,突然感到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大步走出急诊室里屋,当着许多病患的面,朝急诊室主任咆哮道:“那个车祸病人已经死了,他有一个孩子,大约十六七岁还是少年,现在已经失去了父亲。

        而本来如果不是要等该死的手术签字,病人还有几分生存的机会。

        没有护士,没有助理医师,甚至连一名护工也没安排,整个急救室就我一名刚取得职业医生执照的新手医生负责。

        我简直难以相信这里是一座为40万人服务的正规急救医院,你们是在草菅人命知道吗,是在草菅人命!”

        急诊室中一片安静,急症室主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恼羞成怒的喊道:“玛丽医生,你可不好讲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啥子叫草菅人命,我刚刚就说咧,病人家属一到就签字,签字就进手术室,谁让你自己逞能抢救地。

        我看你才是草菅人命。

        你以为这是在北平、申城还会米国,啥子正规急救中心,做美梦昵,这是川西佢县,咱县上医生少,护士少,就着艰苦条件。

        也不是我请你来地,是你这米国洋学生上杆子要求,一定要来贫困地区医院实习,一定要来贫困地区医院实习,结果被塞来了咱医院上。

        实话告诉你,要不是看在‘华中医疗慈善总会’捐助的那台高级呼吸机、心电监控仪,咱县医院根本就不会接收你。

        来了你就‘得得得、得得得…’这不符合要求,那不符合规定,我早就忍不住了,咱这县医院还不算是真正贫困地区医院,你都这多意见,要真到了山沟沟的医院里,还不翻了天。

        今天要真因为你的话引起了医患纠纷,影响了急救室的评先树优,我可,我可,我,我气煞我了,我这就给李院长打电话,谁愿意伺候你谁去伺候…”

        急诊室外间屋因为张道巫的死吵得热闹,里屋中身为事件最重当事人之一的张黎生却始终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直到同来的陶猎林,拍拍他的肩膀,同情的低声说:“山虫子,你阿爹去了,想哭你就哭出来撒,不要憋在心窝窝里,长病?!闭爬枭琶腿惶比淼搅说厣?。

        看到张黎生突然跌倒,陶猎林慌张的跑出急诊室里屋去喊医生,而佢县人民医院的急诊医生们也以最快的速度冲进里屋,手忙脚乱的抢救着张黎生。

        而此时的张黎生虽然身体没有一丝力气,外部感官也仿佛全被夺走,但他的头脑却无比清醒。

        以前被强迫背下的巫咒,默画的符文,吟诵的咒语全都清晰的在记忆中闪现出来,在眼前飘来飘去,不断浓缩参杂在一起,又慢慢消失,最后只剩下了一段巫咒。

        那段巫咒成形的同时,张黎生突然全身一阵酥痒,血肉中滋生出一种奇妙力量,嘴巴里的上颚部位也鼓出了一个绿豆大小的肉瘤。

        之后他血肉中的力量时隐时现,肉瘤也鼓出、消失、消失、鼓出反复不停。

        而当张黎生血肉内的力量出现,上颚肉瘤鼓出时,围绕佢县方圆百里的山间丛林中便有无数蛇虫四处乱窜,有些竟成批成批的爬上了村间小路,或者吓得行人哇哇大叫,或者被机动车碾成肉泥。

        不知过了多久,血肉中的神奇之力和上颚的肉瘤终于稳定下来,不再消失,张黎生缓缓睁开了眼睛。

        墙壁斑驳的单人病房中,充斥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看到病床上的张黎生睁开了眼睛,玛丽关切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大名张黎生,小名山虫子?!闭爬枭芽诙錾羯逞频幕卮?。

        玛丽又伸出四根手指问道:“这是几?”

        “四?!?br />
        “太好了,你的神志清醒,没有太大问题。

        张黎生,嗯,张黎生先生,你已经16岁了,到了华国拿护照的最小年纪,可以被人尊称为‘先生’,作为男子汉,你必须坚强,接受现实…”

        “我阿爹死了,我知道,没关系?!闭爬枭锲韭椴痪醯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