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一千二十章 绝品灵兵

    第一千二十章 绝品灵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个战场横亘在熔岩最深处,仿佛独立存在,又像镶嵌在熔岩世界之中说不出的怪异。

        战场和之前见到的不同,没有多么浓厚的修罗杀气,带着古旧之色,一些倒塌剩下半个的建筑依旧高大巍峨,彰显出战乱前的繁华。

        “这就是古战???好大……”

        一眼看去,整个战场恢宏广阔,看不到尽头,聂云不由赞叹。

        “古战场很僻静,就算那头修罗找过来,也需要一些时间,咱们的合作就此结束!你救了我,这次我不杀你,不过下次被我遇到,哼!”

        幻羽突然哼了一声,身体一纵游鱼般钻入古城,不一会就消失不见。

        “合作结束?”

        见幻羽走的飞快,聂云摇摇头。

        本来还想跟在他身后找机会将那三样特殊天赋之气偷过来,现在看来幻羽根本就不相信他,一直带着怀疑态度。

        “你想结束,我还不想呢,嘿嘿,这三样天赋我一定会想办法弄来……”

        轻笑一声,聂云身体一晃,也进入古城。

        二人刚进入古城时间不长,周围的熔岩就一阵沸腾,镇悬修罗破风而来。

        高大身躯带着澎湃的怒火,四射的力量将他愤怒的心情完美显示出来。

        “你们两个,不可能逃得掉,只要让我抓住,我绝对会把你们撕成碎片……”

        一声咆哮,激荡天空,整个古战场都荡漾着他的声音。

        ………………………………………………………………

        “这里怎能看起来和那个【石碑图】上的地形有些相似?”

        窜梭在古战场中,聂云走了一会,突然意识到什么,手腕一翻那枚从丘麟手中得到的【石碑图】被他取了出来。

        这个石碑图古旧不堪,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古物,陈旧古朴,之前看起来像个地图,此时一对比,似乎和这个古战场真有一部分相似。

        “最外面的部分和之前来的山脉相似,里面的部分和这个古战场相同,难道真是这里的地图?”

        仔细看了一会,聂云眼睛越来越亮。

        之前在交易场得到华紫鳞片的时候,卖鳞片的人曾将得到鳞片的场所画了下来,当时他就觉得有些眼熟,和石碑图有些相似,原来正是之前过来的那片山脉,而石碑图核心部分刻画的东西,就是这个古战??!

        “这个古战场牵扯什么秘密?也对,如果不是这样,幻羽不可能转身就走……”

        突然聂云明白过来。

        恐怕这个幻羽知道什么,不然不可能非要选择在熔岩上方修炼,而且哪有这么巧,与自己战斗的力量就算再强想要撕开封印也有些困难吧!

        而且刚好破开了封印,打开了通往这里的通道……

        看来这个幻羽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这个秘密,不但将所有师弟抛弃,甚至连自己都利用了一把,还真够狠的!

        “现在知道也不晚,想甩掉我,门都没有!”

        想通这些,聂云并未发怒,反而眼睛越来越亮,手掌一拂和石碑图对比了一下,认准一个方向急速窜了过去。

        石碑图上面刻画的地图的确是这个古城,甚至一些细微的街道都有详细描述,尽管经历不知多少年的辗转,条纹看不清楚了,凭借聂云的手段,重新恢复并不是件困难的事。

        研究了一会,就让他在地图中找到了其中有星星标注的中心。

        虽然不知道这个石碑图表示什么意义,既然这样标注,肯定这里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追踪之气感应中,幻羽也是在这个方向!

        之前在给幻羽木生之气的时候,聂云悄悄送入一道追踪之气,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出现现在这种情况,结果如他所愿,这个幻羽果真靠不住。

        古战场的街道到处都是以前战斗留下的痕迹,这些痕??植乐良?,即便过去不知多少年,时光的流水都未将其彻底清洗干净,满目疮痍。

        沿着石碑图刻画的方向,聂云快速向里飞去。

        眼前的诸多建筑带着上古留下的风气,和现在的风格并不相同,看起来大气磅礴,整个城市都按照一种特殊阵法建筑,远远看去如同一个巨大的棋盘,横亘在地下世界里,布置着一个沧桑而有亘古的棋局。

        “嗯?这里好像有一个红点……”

        突然前进的聂云停了下来。

        在石碑图上,不远处的一个类似宫殿建筑中,一个不大的红点显露出来,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清楚。

        既然石碑图上标有红点,那说明这地方恐怕有某些东西非常重要。

        脚下一转,聂云隐匿之气运转起来,瞬间和周围的墙壁融成同一颜色,全身的气息汇聚起来,凝而不发,悄然向红点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是个高大的建筑,看样子被人用大手法削掉了一截,坍塌的地方阴暗寒冷,鬼气森然。

        双翅一动,聂云悄无声息的进入建筑之中,天眼运转,向里面看了过去。

        宫殿内常年不见阳光,有些黝黑,不过在天眼之下,明如白昼,很快就将整个宫殿都看了一遍,并未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嗯,不对啊,石碑图既然能标志出这里,肯定有某种特殊所在,怎么会什么都没有?”

        看了一圈,聂云眉头皱起。

        石碑图能够将这里的地图刻画的如此详细,说明和这里有很大的渊源,绝不可能标志错误,如果实在没有的话,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来过,将这里的东西收走了!

        “神偷天眼天赋,探查!”

        大殿内找不到,聂云将神偷天眼之气在体内运转了一翻,在大殿一看,顿时发现了异常。

        大殿中间的一个柱子下方居然释放出微弱的宝光!

        “穿行!”

        知道有宝光肯定有宝贝,聂云一声轻哼整个人立刻融入石柱,钻了进去。

        呼!

        一进入石柱聂云立刻笑了起来。

        这个柱子是中空的,不知用什么特殊材料制作而成,能够隔绝灵魂探查,即便天眼都很难看穿,如果不是他拥有神偷天眼这种融合的天赋,想要发现几乎不可能。

        中空的石柱下方是个向下蔓延的石阶,其中的机关因为多年未曾开启,都彻底报废了。

        聂云逃走三大天赋融合,几乎可以无视任何阻拦,并不理会,沿着石阶向下走了过去。

        石阶离开地面后变得宽阔,很快出现了第一道封印,走了一会,出现了第二道封印,连续走过七道封印来到一个更深处的地下房间。

        “枪头?”

        房间不大,一看就知道是防止东西的密室,中间的石台上,横放着一柄黝黑的铁枪头。

        这个枪头看不出什么材料制作而成,但还没来到跟前隐隐散发的威势就让聂云禁不住停下了脚步。

        “这个枪头恐怕是个绝品仙器……”

        感受这股威压,聂云脸色凝重起来。

        虽然只是个枪头,并不是成品兵器,但其中蕴含的威势,让人知道这东西之前的强大,应该是件绝品仙器,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绝品仙器!

        聂云最厉害的兵器自然是北斗剑,不过这柄剑因为北斗星君留下了禁制威力万不存一,真正施展出来,连从南宫啸手中得到的【混乱真龙?!慷疾蝗?!

        混乱真龙剑是上品巅峰仙器,距离绝品仙器还有一段距离!

        也就是说,这虽然只是个枪头,却是个超然的宝物,远超他身上的一切兵器!

        “长枪最厉害的就是枪头,有了这东西,即便没有枪身,也能让我的战斗力增加不少!收!”

        认出枪头的级别,聂云哪能放过,轻笑一声,大手凌空猛然抓了过去。

        嗡!

        手掌还没和枪头碰撞,一道凶狠的意念就传递过来,似乎要将他的灵魂震碎。

        达到绝品仙器级别,都有了所谓的兵器之灵,想要强行抓走,已经变成不可能。

        “做为兵器,你不想驰骋战斗,难道想永远窝在这个小小密室之中,失去原有的锋芒光泽?”

        聂云知道这股意念肯定能听懂他的话,声音中带着仙音、蛊惑天赋,在房间内轻轻哼唱。

        嗡!

        他的话音结束,枪头果然震颤少了一丝,似乎有了犹豫。

        “我可以带你出去,让你重新绽放光芒,把你昔日的辉煌施展出来,相信我,我还会给你炼制最好的枪身,让你威力倍增!”

        聂云边说边向前走去,手掌轻轻落在枪头上。

        这次放上来并未遭到太大反抗,反而觉得其中蕴含的那股意念柔和了许多。

        只要是兵器,都希望驰骋杀场,发挥应有的战斗力,而不是藏于匣中,束之高阁。

        现在这个枪头就是这样,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折断,只剩下一部分,却隐藏不住想要战斗的锋芒。

        呼!

        聂云手掌完整握在枪头上面,一股温顺的气流沿着手臂涌入他的心田,似乎诉说了这么多年的寂寞和不甘。

        “炼化!”

        知道这个绝品仙器已经彻底被他蛊惑,聂云松了口气,精神一动,蔓延过去,不一会,全身热流涌动,枪身被彻底炼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