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九百五十八章 第六次涅盘成功(上)

    第九百五十八章 第六次涅盘成功(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聂云进入修炼状态,对外界不闻不问,不知道此时的九阳城已经和热锅般沸腾。

        主要原因只有一个……驱修塔调查的人来了!

        而且还派了一位四品驱修师亲自过来坐镇。

        丘麟身为三品驱修师,虽然对于驱修塔这种庞然大物来说算不上什么,但也是一方大员,突然死掉,如果不追查的话,驱修塔将再无尊严可讲。

        所以,这次出面,兴师动众,不但派出了驱修师,还派出了六位天仙强者,甚至还有一位天仙巅峰坐镇,目的很简单,一旦查出丘麟的真正死因,立刻将凶手绳之以法,?;で奘Φ母吖蟮匚缓腿ㄊ?。

        之前几天调查因为沈熊的掩饰,并未查出什么,直到第七天的时候,一个所谓的“才俊”终于经受不住盘查,说出丘麟死之前曾因为儿子的事情和城主府发生过矛盾,一瞬间城主府变成了众矢之的。

        “九阳城能够将丘麟击杀,并且毫无声息让人无法觉察的,恐怕只有城主沈熊,其他人做不到!”

        帝扬拍卖场一个宽阔的房间里,一个老者捋着胡须说道。

        “既然这样,直接派人将那个沈熊抓过来审讯就是,没必要在这里分析!”老者的话音刚落,一个冷哼响起。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长袍的女子,皮肤白皙,容貌和闵惜惜相仿,算是百里挑一的美女。

        容貌虽然很好,但双眼冰寒,带着冷厉之色,似乎对所谓的城主,不屑一顾。

        “许馨倩大人说起来简单。实际上不太好办,沈熊这个城主是**宗任命的,如果没有证据就将一城之主抓住,恐怕不但无法和民众交代,也无法给**宗一个圆满答复!”

        老者摇头。

        “**宗?哼,我们驱修塔做事。难道还要他们同意?只要怀疑,杀了就是,我们驱修师为了整个灵界做出巨大贡献,现在有人死了,难道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

        许馨倩冷哼,眼神中带着驱修师特有高高在上的味道。

        “驱修塔做事。的确不需要给任何人交代,但**宗拥有金仙强者坐镇。算是不小的宗门,如果没有证据,直接将他们略过,恐怕会生出不少麻烦!”老者面露担忧。

        “不需要担心,一切由我顶着,我许馨倩堂堂四品银纹驱修师。审查一个小小城主的权利还是有的!”

        许馨倩摆摆手,毫不在意。

        这个女子年龄不大,没想到居然就是这次主事的四品驱修师。而且还达到了银纹级别。

        “那好,我这就去办……”老者的话还没说完,外面传来一个喊声。

        “回禀许馨倩大人、侯潜前辈,**宗有人求见!”

        “**宗来人?正好,让他们进来!”许馨倩摆手道。

        老者侯潜尽管是天仙境巅峰强者,但在四品驱修师面前,不敢自持身份,一切都是许馨倩说了算。

        “**宗真传弟子苍永见过两位!”

        片刻后,一个白衣青年走了进来,一身气息直冲华盖,居然也是位天仙境巅峰强者。

        “请坐!”侯潜连忙招呼“不知苍永少侠此时过来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当,我这次是因为师弟段肖、韩铸两位师弟无故身亡前来调查的,听说你们也在调差,所以想过来看看,有没有用得着的线索!”

        白衣青年苍永抱拳。

        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一直盯着许馨倩,闪烁的双目中毫不掩饰所谓的好感。

        许馨倩容貌本身就好,再加上四品银纹驱修师天赋,恐怕换做任何人都会为之心动。

        “我们已经查出来了,是这个九阳城城主杀的人,怎么,你要管吗?”

        看到他这种眼神,许馨倩秀眉一蹙,眼中闪过一道厌恶之色,随口道。

        听她这样说,侯潜本来想说只是推测还没证据,话到口边又咽了下去。

        眼前这个许馨倩,年纪轻轻就达到四品驱修师级别,天赋固然不错,更厉害的是她有个极其厉害的师父。

        她这个师父,已经达到六品驱修师级别,即便在驱修塔都是数得着的大人物。

        正因为有这种后台,才让她有了嚣张跋扈的举止和态度。

        “管?哪里话,九阳城城主虽然是我们**宗任命,但敢伤害驱修师,就是死罪,即便你们不动手,我也会亲自为民除害!”

        苍永连忙道,一脸讨好的模样。

        “这就好,那咱们现在就去城主府,看看这个沈熊到底有多大的胆子,不但敢杀丘麟,还将你两位师弟杀了!”

        许馨倩站起身来,姣好的身材虽然隐藏在长袍下,猛然站起,两个滚圆的凸起以及丰腴的翘臀依旧展露的一览无余,让苍永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好,我现在就帮你好好审问!”

        苍永讨好道。

        听到二人的对话,侯潜叹息。

        这种审查也太草率了,那个沈熊他曾经调查过,只有真仙境后期实力,这种实力想杀丘麟都几乎不可能,更别说拥有天仙级别的段肖、韩铸了。

        不过,他只是陪同许馨倩来,负责?;に?,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这个沈熊是冤枉的,也只能自认倒霉!

        更何况现在又掺和上一个苍永,事情更加麻烦了。

        许馨倩四品银纹驱修师有了决定,其他人立刻遵守,很快一行人就来到城主府,苍永当先冲了进来。

        “让你们城主沈熊过来见我!”

        进入城主府,苍永甩手扔出一枚真传弟子的令牌,冷哼。

        “是!”

        看到这个令牌,其他人都知道厉害,吓了一跳,正打算过去通禀,就见沈熊和女儿沈佳蓉、闵彦、闵惜惜等人走了过来。

        因为聂云的缘故,闵彦、闵惜惜并未离开,而是一直在铁龙城做客,只有魏野先回去了。

        “九阳城城主沈熊,见过**宗真传弟子!”

        沈熊知道此时的实力远胜自己,连忙抱拳。

        “我现在问你,帝扬拍卖场的三品驱修师丘麟是不是你杀的?我段肖、韩铸两位师弟是不是死在你的手上?”

        苍永为了在佳人面前表现,二话不说,直接将罪名甩了下来。

        “回禀大人,我就算想动手,也没这么实力啊……”

        沈熊早就想好了说辞,忙道。

        “还敢狡辩,给我跪下!”

        不等他说完,苍永一声大喝,手掌向前一抓,天仙巅峰强大到极点的力量挥洒下来,沈熊还没反应过来,膝盖一软重重跪倒在地。

        “大人,苍熊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城之主,没有证据这样处罚,恐怕让人不服……”

        见苍永二话不说就让沈熊跪倒在地,闵彦眉头一皱,连忙上前两步。

        “敢质疑我做事,你算什么东西?”苍永一脸轻蔑。

        “在下铁龙城城主闵彦,正好在这里做客……”闵彦忙道。

        “做客?哼,之前我还疑惑,沈熊一个人不足以击杀丘麟,恐怕是你们两个人合谋将其击杀的吧!既然如此,你也给我跪下,马上承认罪名,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宗十大酷刑的威力!”

        苍永冷笑连连,手掌再次向前一抓。

        轰??!

        只一下,闵彦同样跪倒在在地。

        闵彦和沈熊同为真仙境,实力相差不大,在天仙巅峰级别的苍永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你……”

        沈佳蓉、闵惜惜二人没想到眼前这位**宗弟子二话不说就将二人的父亲逼迫的下跪,全都气得俏脸涨红。

        “嗯?”

        苍永这时才看到二女,被二人的容貌震惊了一下,眼中闪过一道惊艳之色,随即这种光芒被他掩饰下去。

        “我秉公处理,你们难道有什么疑问?”

        “秉公处理?”

        听到这话,二女被气得够呛。

        “不错,有什么质疑的地方,我可以专门给你们解释,好了,我现在要审问二人,你们退下!”

        苍永不知想到了什么,咂了咂嘴,一摆手,盯向跪倒在地的沈熊、闵彦二人。

        “你们二人,马上承认如何将丘麟和我段肖、韩铸设计杀死的!如有一句假话,小心我立刻将你们立刻击杀!”

        “回禀大人,我们并未设计丘麟等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尤其是段肖和韩铸,我连见都没见过,如何见他们杀死?”

        沈熊连忙道。

        段肖、韩铸是在九阳山被聂云弄死的,沈熊未去九阳山,的确不知道。

        段肖、韩铸闵彦、闵惜惜虽然见过,但知道这时候说的越多,罪名越大,干脆只字不提。

        “我只是做客在这,甚至连丘麟都没见过,又怎么杀死他们!”

        闵彦也道。

        “哼,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那好,我现在就让你们尝尝什么是**宗刑法!”

        苍永冷笑,手指向前一点,两道气流笔直向二人射了过去,可以预见,一旦钻入二人体内,肯定会承受地狱般的折磨。

        呼!

        还没来到二人跟前,突然空气中一道微风闪过,气流眨眼消失不见。

        “丘麟、段肖和韩铸,这三个人都是因为得罪我,被我杀的,有什么事冲我来吧!”

        随即,淡淡的声音在房间响起,一个少年不知何时突兀出现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