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澹台的秘密

    第八百三十六章 澹台的秘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想到这,聂云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向眼前完美无瑕的璧人,有意无意的道:“刚才这几道金光威力不小,要是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还是速度慢一些!”

        “这几道金光威力的确不弱,不过也没什么,我有办法抵挡!”

        看到少年一脸谨慎,眼中充满了担忧,澹台凌月轻笑了一声,任由他抓住手掌,安慰了一句。

        “你有办法抵挡?”聂云问道。

        “嗯!”澹台凌月并不知道聂云想到了前世,轻笑一声,另外一只玉手轻轻一捏,身上的光膜突然威力大盛。

        看样子,光膜的强悍程度,不下于自己的防御龟甲,甚至还要强上几分。

        “这个先天灵罩,是我无意中得到的宝贝,级别不比你的幽冥剑低,是一件防御至宝,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遇上危险的!”

        轻轻将手从聂云掌心抽出来,澹台凌月轻笑,笔直向前方的金色通道飞去。

        “先天灵罩,比防御师防御龟甲防御能力都强上几分的先天灵罩?”(防御师防御能力伴随修为增长而增长,先天灵罩的威力不能增长那个,只是现在比防御龟甲强,等实力高了,就比不上了?。?br />
        听到女孩的话,看到先天灵罩的威力,聂云头脑发晕,只觉得一个想法冒了上来,越来越清晰,脸上的惊讶也越来越浓,却始终不敢相信。

        从重生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对于重生后的事和前世的差别,也明白了几分。

        只要重生后的他没参与,没有引起蝴蝶效应的,基本和前世一样,没任何区别。

        重生后,如果不是他的参与,父亲不可能恢复实力,也就不可能认识洛倾城,更不可能成功打开洛曲墓,取出天玑剑,破坏妖人的计谋……甚至以后得到紫华洞府!

        要是没有这些蝴蝶效应,妖人为了洛曲墓,为了找到开启墓门的纯正血液,依旧会进攻洛水城,成功后,弥华就会成功得到了天玑剑,以至于后来的紫华洞府(紫华洞府是老酒鬼布下的棋子,为了八大宗门围攻凌霄顶,弥华就算炼化不了,也可能帮助一把),有了这个依仗,肯定会联合云萱围攻凌霄顶。

        而云萱也是如此,要不是自己重生,拥有剑道师天赋,她的魃,肯定能够养成,只不过,没了自己逼迫,应该无法激活幽冥凰族血脉,成长没现在快……

        前世一切不变,八大宗门围攻凌霄顶,老酒鬼同样会出现,但因为没有自己,损失的惨重程度,远非现在可比,恐怕也正因为如此,老酒鬼才将八大宗门所有掌教和弟子都抓了起来,好给他进行寻找登天之梯的大计划……

        这正是他刚到浮天大陆,八大宗门开始衰败的时刻。

        那时候十八妖皇也被老酒鬼抓了,妖族也元气打伤,所以,人族大萧条的情况下,妖人并没有立刻进攻浮天大陆,给了两百多年的喘息时间,正是这个时间段,前世的自己踏入浮天大陆,实力有了质的飞跃,最终达到丹田穴窍境巅峰……

        仔细推敲了一遍,现在整个浮天大陆的格局都和前世不同,所有根源都是自己重生!

        尽管自己只是一个人,实力也不算强,但进入浮天大陆后,却好像引发了多米诺骨牌一样,轻轻一碰,就引起了巨大的连锁反应,让整个浮天大陆的格局为之改变。

        虽然到最后还是没阻止住八大宗门围攻凌霄顶,却让这个节奏加快了,历史和前世完全不同,不过,只要是聂云没介入的事情,完全没有关联的事情,并未改变,依旧按照前世的步骤缓慢发展!

        正因为如此,前世的人或者物,都没改变,甚至一些宝藏的位置都没变化。

        澹台凌月这个所谓的先天灵罩,并不是重生以后陪她得到的,而是之前就有的,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按照刚才的推论,这件宝贝,前世同样会有!

        前世有,却没使用,直接死了……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透露出说不出的诡异,难道……

        一个可怕的想法冒了出来,聂云眼睛通红,难以相信,如果真和想象的一样,自己欠这个女孩实在太多了。

        “快走???怎么停下来了?”

        正在想这些事,就听到女孩的声音,抬头一看,只见她停下来,不停催促自己。

        “嗯,走!”

        将心中的那个想法压制下来,聂云强行让自己恢复平静,紧跟了上去。

        没看出少年有什么异常,澹台凌月点点头,一纵身向金色通道飞去。

        这次在没有任何危险,片刻功夫,二人就落在金色通道前面。

        通道前面是个漆黑的隔膜,天眼也看不出里面到底有什么。

        “我来破开!”

        澹台凌月脸色凝重,玉手一抬,就要拍在隔膜上,不过还没动,手掌就在此被聂云抓住。

        “还是我来吧!你将先天灵罩打开,在一侧站着!”

        聂云轻声一句,吩咐道。

        “你……”见他的动作,澹台凌月眼中闪过一道奇怪之色,最后摇摇头,按照他的吩咐,躲到了一侧,将先天灵罩彻底开启。

        “呵呵!”淡淡一笑,聂云看向光幕,眼神凝重起来,疯魔青龙戟取出,30倍力量配合强大无匹的灵魂之力,猛地击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黑色隔膜一下被打出个窟窿。

        呜呜!

        同一时刻,数十道金光,激射而来。

        这些金光比刚才那几道强大的实在太多了,一出现海水所在的时空笼区就出现了时空混乱。

        “果然如此……武道破虚拳!”

        聂云似乎早就知道这种情况,将疯魔青龙戟收进纳物丹田,最强的武道破虚拳立刻迎了过去,同一时刻,全身出现龙鳞,背后出现凤凰之翼,天行之气运转,转身向一侧闪去。

        哗啦啦!

        他的速度快,金光速度更快,瞬间就将武道破虚拳击碎,在他还没逃多远,就打了过来。

        “好快……防御龟甲抵挡!”

        聂云眼睛眯起,防御之气运转,体表立刻形成防御龟甲。

        咔嚓!

        金光一重,龟甲就碎裂开来。

        他的实力达到破空境巅峰,战斗力更是堪比秘境第九重,这种能力运转的防御龟甲,就算老酒鬼都破不开,没想到金光连半个呼吸都不到直接破开,足见威力!

        “八大掌教印,抵挡!”

        聂云知道防御龟甲挡不住,再用其他手段都是徒劳,手指向前一伸,八枚掌教印合并成的东西就挡在面前。

        虽然这里距离浮天大陆很远,不能借助大陆的力量,但掌教印本身就是超越绝品灵兵的宝物,单纯当盾牌使用,威力还是极大的。

        叮叮叮叮!

        果然,一连串脆响连同一道道强悍至极的冲击力打在掌教印上,随即缓缓消散,并未将其击碎。

        “果然和猜的一样……”

        将攻击抵消干净,聂云吐出一口浊气,木生之气运转,将身上冲击力余波震出的伤势治好。

        虽然刚才对他来说有些危险,但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并没出太大意外,只是心中确定了刚才的想法,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之意。

        “月儿,你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

        刚才要不是自己拦住澹台凌月,她一旦出手,金光的反噬力这么强,先天灵宝就算能够挡住,震动之力强悍无匹,肯定抵挡不住,同样会和前世一样死亡。

        之前在碑林的时候,她比自己谨慎多了,要不是她,自己很可能没进入紫华洞府最后一殿前就被光幕中蕴含的武道拳意绞杀。

        而到了这里,明知道更危险,却比自己还鲁莽,一个人就算性格会变化,现在才过这么短时间,应该不会变化这么快吧!

        所以,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她在求“死”!

        她这次来这里的目的,可能所谓的蝶生道人宝藏是假,求“死”是真!而求“死”的目的很简单,是为了让自己彻底忘记她,失去心灵上的羁绊!

        而这个“死”应该只是一种假象,并不是真的魂飞魄散!

        这样推测的话,前世的她,根本没死,一切都是给自己施展的障眼法!

        她在躲避什么?

        难道是怕她爱上了自己,求解脱,还是怕自己爱上了她,让自己不要犯傻?

        要是刚才这两次不拦住她,恐怕她已经和前世一样,躺在自己怀里“死”了。

        看来她真有可能是某个大势力的人,生怕这个势力报复自己,从而故意装死,让自己死心,从而解除关系。

        难道这个势力真这么厉害,根本无法抗拒,否则为何导演了这种戏?

        她只想让自己平凡的活着,只是做梦都没想到前世的自己会去万界山寻求突破机会,最后身死道陨,同样辜负了她的期望……

        “月儿,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刚才我不拦住你,你应该已经可以完美在我面前装着被击中,然后顺势‘死’去了吧!”

        脸上的苦涩越来越严重,聂云突然抬头看向眼前的澹台凌月,开口道。

        ps:厚颜再求一次月票,保持住咱们的名次,谢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