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八百二十二章 香消玉殒(下)【第六更】

    第八百二十二章 香消玉殒(下)【第六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股诡异的气息带着让灵魂撕裂的罡风,一进入大殿,席卷起来,形成一股让人颤抖的阴寒之意。

        被寒风一吹,好像灵魂被剥离了一样,抵挡不住。

        虚空之中,一个祭台若隐若现,上面一个“魂”字,闪烁光芒,璀璨夺目。

        “我弥华,愿意用最虔诚的灵魂献祭,甘愿做你忠实的仆人,只为……这个聂云死亡!”

        长长的低吟,咒语般响起,带着令人梦幻的精神冲击,弥华狰狞的眼神落在空中的“魂”字祭台上,爆发耀眼的光辉。

        “灵魂燃烧?糟了!”

        看到这道光芒,聂云知道对方肯定是在施展某种禁忌之法,瞳孔一缩。

        禁忌之法,是最为可怕的一种手段,一经施展,必死无疑,而在死前爆发出的力量,也是极其巨大、可怕的,前世在万界山被臧红衣等人出卖,就是施展了这种手段,才将其全部击杀,没留一个。

        虽然现在没看懂对方施展的这招是什么,但单从散发的威势聂云就能看出来,绝对不同凡响。

        一旦让其彻底成形,自己即便不死,也会剥一层皮!

        “武道破虚拳!”

        知道这个后果,聂云不敢犹豫,来不及取出疯魔青龙戟,一拳就对空中的祭台打了过去。

        不管他施展的什么禁忌之术,看现在的样子,这个祭台肯定是关键,只要能够摧毁,对方就应该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轰??!

        情急之下施展出的武道破虚拳威力无穷,空间撕裂,时间混乱,但肉眼可见的祭台,仿佛处在另外一个平行空间,凶猛的拳力,直接从中穿过,根本没碰到分毫。

        呼!

        反而,武道破虚拳打过,宛如激活了某种东西一样,一个中年妇人从祭台上站了起来。

        这个中年妇人容貌俊美,和易青有些相似,年纪三十多点,一出现口中就念叨出一连串古怪难听的咒语。

        轰??!

        咒语结束,天空一阵扭曲,一个巨大的人脸突兀出现。

        这个人脸双眼冷漠,没有丝毫表情,瞳孔中带着令人眩晕的灵魂冲击。

        凌霄顶内只要是精神没达到灵级巅峰的弟子,看到这个瞳孔,惨呼一声,同时齐刷刷昏了过去,无一幸免。

        “颜之?”

        人影一出现,人群中响起一个惊讶的声音。

        此时的聂云并未听到这个喊声,看向空中,感到灵魂产生了一种当初在白岩城看到“魂”字时,冒出的悸动。

        “我弥华,愿意用最虔诚的灵魂献祭,甘愿做你忠实的仆人,只为……这个聂云死亡!”

        看到人脸出现,弥华脸色狰狞,再次低吼。

        咒语般的声音响起,他的灵魂好像遭到了巨大的吸引,从肉身中脱离出来,闪烁出璀璨的光芒,快速向祭台和人脸飞了过去。

        “我的仆人,我会答应你的要求!”

        哗啦啦!

        看他的灵魂飞来,空中的巨大人脸,一个低沉的冷哼,不知说的那种语言,令人停在耳中,灵魂撕裂。

        于此同时,双眼陡然瞪起,一道蕴含让灵魂泯灭的光芒,猛地向聂云激射而来。

        这个人脸出手了!

        “不……”

        看到这道光芒直冲聂云,不远处的弥静瞳孔一缩,一声疾呼,向前窜出,挡在了他前面。

        “颜之,这不是你来的地方,回去!”

        与此同时,人群中一个意念猛地响起,对空中的人脸激射而去。

        呼!

        似乎感受到这股意念中蕴含的愤怒,空中的巨大人脸,受到了某种厉害的撞击,“呼!”的化为飞灰,彻底消失。

        人脸突兀的消失,强行中断了祭祀,祭台轰然塌陷,上面的中年妇人变得更加稀薄,奄奄一息,和飞向祭台的弥华魂魄撞在一起,突然,两个燃烧的灵魂,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同时被弥华的肉身吸引,笔直向下坠落。

        “小静……”

        呼!灵魂回到肉身,弥华双眼睁开,似乎并未受到中年妇人的影响,看到妹妹弥静挡在聂云面前,挡住了人脸打出的光芒,脸色变了,惨呼出声。

        轰!

        他的脸色再变,也没用了,人脸射来的光芒威力实在太大了,尽管因为人脸的陡然消失减弱了不少,只剩下百分之一不到的力量,依旧带着让人不可抵挡的威势,笔直冲来,和弥静撞在一起。

        嗡!

        弥静身上一个紧身的盔甲猛地闪烁而出。

        咔嚓,咔嚓!

        在光芒的冲击下,能承受丹田穴窍境初期强者全力一击的盔甲瞬间变成了飞灰,一股让人无法阻挡的意念,猛地冲进女孩体内。

        被女孩灵魂阻挡,光芒缓缓消散。

        看样子这道光芒只攻击灵魂,在没人控制的情况下击中弥静,以为打到了目标,消散开来。

        呼!

        被光芒击中,女孩明亮的眼神立刻黯淡下来。

        “弥静,你……你……”

        将眼前的一幕看在眼里,聂云做梦都没想到弥静再次冲过来?;ぷ约?,急忙冲来将其抱住,眼泪流了下来。

        “聂云……你在为我哭吗……我好高兴……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很快乐……”看到少年冲到面前,抱着自己,弥静黯淡的眼神露出一丝光泽。

        “别说了,我会把你救活的……”

        心如刀绞,聂云木生之气不停向女孩体内输送,想要弥补她受伤的灵魂,可不知为何,那道光芒的力量不停侵蚀对方,木生之气根本不管用。

        “没用的,其实在【来世缘】酒楼遇到……我就应该猜出……我们今生没有结局的……只能希望来世……可惜……我只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

        似乎也感到灵魂中光芒的腐蚀力量,弥静知道自己没救了,轻轻呢喃了一句,眼中生出一股哀求之意“聂云……你能不能放过我哥哥……求求你了……”

        “好……我答应!”聂云拳头捏紧,用沙哑的声音道。

        “谢谢……”

        眼中闪过一道满意之色,弥静头一歪,魂飞魄散,香消玉殒。

        “弥静……”

        抱着女孩已经再无法动弹的身体,聂云一声嘶吼,双眼赤红,与其相处的时光一点点在脑海浮现,那么清晰,挥之不去。

        “你快告诉我,你怎么看出我是女人的?告诉我,我就让你陪我玩一会,不告诉,我就直接杀了你!”

        “哎,你这是什么态度?我都给你看容貌了,你竟然不说?我再问你一遍,说还是不说?”

        ……

        刚开始见到她的时候,像一个疯女人一般,蛮不讲理。

        “绝品灵兵,嘻嘻,我也有,地狱铁龙鞭!”

        “嘻嘻,你跑的挺快,不过,移天符箓我有很多,就看你的够不够!”

        “你有翅膀?魔人族?竟然还会魔人族的秘法?难怪哥哥派出这么多人,一次都没抓到,有趣,不过,就这样想逃出我的手心,还不行!”

        ……

        认识之后,发现她只是爱玩,并没有什么坏心眼。

        “别忘了,刚才你已经吃下我给你的毒药了,明白告诉你,你吃的叫做【金鳞噬心毒】,是用金鳞噬心草炼制而成的,平常吃了也没事,只是慢性毒药,能让人活上一年,但如果将这瓶金鳞花粉撒到你身上的话,慢性毒药就会立刻变成见血封喉的剧毒,连纳虚境强者都坚持不住两秒!”

        “嘿嘿,不想死的话,就马上将东西交给我,不然……凭借我天手师天赋,无论你怎么逃走,我都能将这些东西一滴不剩的弄到你身上!”

        “那是当然!你死了,我还不好和我哥哥交代呢!”

        “我……我也不知道玉瓶怎么坏了,我真是不是故意的……我真没想杀你……”

        ……

        后来,还发现她不但没有心机,甚至单纯的可爱,和别人对战,还带着同情心。

        “你停下来……哇……”

        “你快把看到的忘掉,什么都没看见,不能给别人说!”

        “不错,谁都不能说,连你那个妖宠也不能说,更不能和别人说,你打过我……屁股的事!”

        “聂云,你不要做傻事,这两个东西碰撞的力量太大,你冲过去只能找死!”

        “你……好,如果你真想去的话,这是天行之气,还有天手之气,遇到危险立刻逃回来……别胡思乱想,我只是觉得你对我的侮辱和仇恨,还没亲手报回来,还不能死!就算要死,也要被我亲自斩杀!”

        “试试移天符箓,你快走!”

        ……

        对仇人心慈手软,甚至将其救下……真不知道该说这个女孩傻还是怎么,但就这样一个傻傻的女孩,救了自己两次!

        刚才按照人脸射出的光芒速度,即便速度再快也逃不掉,本该死的是自己,而现在却转移到了这个女孩的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哥哥如此凶残,却有个这样的妹妹?

        “聂云……你在为我哭吗……我好高兴……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很快乐……”

        “没用的,其实在【来世缘】酒楼遇到……我就应该猜出……我们今生没有结局的……只能希望来世……可惜……我只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

        女孩最后的轻声依旧在耳边回荡,而人已经彻底走远了!

        生死相隔!

        ps:弥静是一出现就设计结局的角色,聂云和弥华之间不死不休的矛盾,决定了她只能是个悲剧,这一点从【来世缘】酒楼相遇就能看出,老涯故意写了酒店的名字,又刻意刻画了一下……一早就铺垫好了她的结局。

        当时写【疯女人】几章,的确很用心再写,是要刻画这个女孩的性格,由疯癫不讲理到后来的为了聂云甘愿牺牲,这样才能让人物性格饱满,汗,只不过当时因为【疯女人】几章骂的太多了,又被骂灌水……原本给她设计好的戏份,不敢写了,删了不少,汗?。ò凑沾蟾?,弥神宗掌教印是那时候发现的,要写的话,还要写她与主角的纠葛,读者骂的要死,只能改了。)

        弥静这个人物老涯设计的很用心,称之为第二女主都不为过,结局很惨,却是她必须走的路,这点也有很多朋友已经猜出来了。

        好了,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