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七百二十二章 青袍僧人

    第七百二十二章 青袍僧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九曲山不愧是浮天大陆有名的险地之一,飞行灵兵刚进去其中就遭到了攻击,无数妖兽成群结队,流星一般急冲而来。

        这些妖兽的实力虽然不强,却数量极多,遮天蔽日,宛如兽潮一般,杀之不尽。

        “隐匿之气,隐藏!”

        将飞行灵兵收起,聂云给了澹台凌月一道隐匿之气,二人隐藏起来,这才躲过正面交锋。

        不是二人怕这些妖兽,而是即便全部是杀了也没什么价值,还不如暂避锋芒。

        “密藏的位置在那个地方!”

        澹台凌月取出一个宛如地图模样的玉牌,在手中点了一下,确定了方位,纵身向前掠去,聂云紧跟其后。

        飞行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一个宽阔的山谷,到了这里,澹台凌月停了下来。

        “在这?”聂云向山谷看去,只见空荡荡的,精神扫过,除了一些妖兽之外,并没有任何特别,脑中灵光一闪“难道是阵法空间?”

        这里什么都没有,如果宝藏真在这里的话,只能隐藏在阵法空间里了。

        “嗯!”澹台凌月轻轻点头,向前走了一步,手中的玉牌随手一扔,捏出几个法诀,随即“轰??!”一声,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空间传送门。

        这个门户不算高大,勉强只能通过一个人,其中荡漾着浓郁的佛门气息,看到这个门户,聂云立刻觉得金刚琉璃体修炼的肌肉不停跳动,似乎受到了某种特殊的召唤一般。

        “果然是佛门密藏!”

        佛门功法自主运转,聂云眼睛亮了。

        看来是佛门密藏无疑了,就是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进去吧!”

        澹台凌月当先一纵身就向门户钻了进去,眨眼功夫,就从原地消失,紧跟其上,聂云一进入门户,立刻觉得仿佛被传送了一般,来到一个巨大的高山面前。

        高山上一个寺庙,不停释放着梵唱,响彻而起的梵音,让人浮躁的心情逐渐变得有些平静。

        佛门之所以强盛,能单独领悟一千大道,正是因为他们的梵唱有静心的作用,能够消除心魔侵扰,修炼时,心魔不生,心念通达,领悟更快,修炼速度也会加倍。

        “大觉慧寺!”

        向寺庙看去,庙门的横匾上,写着四个大字,大觉慧寺。

        佛门讲究觉醒,觉者,从红尘俗世中找到出路,看到众生皆苦,想要脱离苦海,慧,智慧,只有大智慧的人才能走的更远,脱离桎梏,成就佛陀。

        大觉慧寺,单从名字上看,就带着一股佛门的禅意,让人灵魂一颤,有种净化的味道。

        嗖!

        正在看上面的字迹,突然两道光影射了过来,两个青袍僧人突兀出现在二人面前。

        这两个僧人眼帘低垂,瞳孔中没有一丝光亮,一看就知道并不是活人而是傀儡。

        “小心,这是大觉慧寺镇守的僧人傀儡,全身坚硬如铁,只有击败他,才能获得上山的资格!”

        澹台凌月轻哼,当先向一个青袍僧人窜了过去。

        “嗯!”聂云点点头,脸色凝重,也脚步一划,来到第二个僧人面前。

        吱呀!

        这个僧人见他来到,毫无保留,一拳打出。

        这拳没有任何法力波动,却带着一道令人无法直视的金色光芒,庞大到极点的力量集中,毫无遮掩的碾压而来。

        “好!”看到这招的威力,聂云眼神一凝,立刻拳头攥紧,纵身扑上。

        这一下他没动用法力,纯粹的肉身力量,浑身肌肉波浪般向拳头涌动,发出“嘣”的一声。

        嘭!

        两个拳头相交,聂云脸色一红,随即后退了几步,而这个青袍僧人纹丝不动。

        “什么?”

        对自己肉身的力量,聂云可是非常自信的,当初单手就将臧红衣胡奎的绝品灵兵捏碎,足见肉身的力量和实力。

        如此强悍的力量和这个青袍僧人对碰,居然被一下打的后退,这家伙该有多强实力?

        这真是个傀儡?这种实力,恐怕一般的破空境初期强者都会被一拳打成肉饼!

        “哼,我不信无法将你战胜!”

        一招后退,聂云并不气馁,深吸一口气,肺部鼓胀起来,双拳一分,脚下画出一个弧线,左手摩诃神掌,右手拳头,一左一右,直击而来。

        “佛曰真自在……”

        不为他的动作吸引,青袍僧人口中发出一道古怪的声音,双拳同时直击。

        这一招还没来到跟前,就发出连串音爆,聂云还没反应过来,就双手一震,虎口发裂,再次倒退了几步。

        似乎他强,对方更强,一招再次让后退。

        “佛门不讲究杀生,看来这个傀儡只是让我知难而退,不要上山,哼,哪有这么容易!地行师天赋,走!”

        见这个傀儡的实力超出想象,聂云眼睛眯起,一声冷哼,身体一晃,就立刻钻入地下,绕过对方快速向前。

        轰!

        不过还没前进几步,就感到一股大力急速涌来,随即后背一震,就和被挤在石缝中的鱼一样,“哗啦!”一下跳了出来。

        “什么?”

        刚出来就看到眼前一个拳头破风而来,速度比刚才更快,力量更大。

        “糟了!”

        时间来不及,聂云就地一滚,脚尖一点,贴着地面立刻向后急速滑去。

        看这拳的威势,真要被打中,就算不死也差不多废了。

        这到底是什么佛门宝藏,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傀儡?

        哗啦!

        聂云退的快,青袍僧人前进的速度更快,紧追而来,一脚踏出,正对他的小腹。

        “嗯?他的关节似乎有些运转不灵……”

        见僧人追上来,聂云精神力高度集中,立刻给他发现了一丝不一样。

        这个傀儡僧人虽然速度很快,力量也极强,但关节似乎有些运转不灵,攻击的时候,只能直来直去,和僵尸一样。

        “剑神之剑!”

        看到这点,聂云眼睛一亮,手掌一翻,剑神之剑已经出现在掌心,手腕一抖,一道剑芒就对青袍僧人的膝盖刺了过去。

        这一下并未使用武技,却刺向对方踢来的方向,让其无法无法躲闪。

        哗啦!

        青袍僧人的膝盖被一下刺中,发出一声脆响,腿骨一下折断,整个人矮了半截。

        “果然对!”

        见一剑起到效果,聂云眼睛一亮,手掌翻滚,再次连续三剑,每一件都刺在对方的关节处,连续三成脆响,青袍僧人就双手双腿全部断裂,再无战斗能力。

        “无量佛,无量善……”

        倒在地上,青袍僧人脸上并无任何痛苦之色,反而双手合十,轻哼一声,随即“呼!”的变成一团白雾,从原地消散。

        就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将青袍僧人击败,聂云这才转头向澹台凌月看去,只见此时的她面前空空如也,看样子那个青袍僧人已经被她击败,速度比自己还要快!

        看到这这种情景,聂云苦笑着摇摇头,一直口口声声要?;に?,却发现,她的实力似乎比自己还要强一些……到底是谁?;に??

        “上山吧!”

        不知聂云心中所想,澹台凌月淡淡说道,沿着山路向前走去。

        “这样走过去多费事,不如飞上去吧!”

        见她慢慢爬行,聂云眉头一皱。

        山上的寺庙看起来很近,沿着山路走上去的话,至少要大半天功夫,既然二人都会飞,不如飞行来的快捷。

        “佛门讲究修行,对这点非常重视,要是直接飞过去的话,恐怕会遇上更加厉害的傀儡,还是一步步脚踏实地走过去为好!”

        澹台凌月道。

        “重视修行?”经她一提醒,聂云想了起来,似乎前世看过关于佛门修炼者的介绍,为了磨练意志,做苦行僧,很多佛门信徒,宁愿放弃修为,用肉身经历苦难。

        只有这样,才能对苦有更多的认识,向佛之心更加坚定,对超脱苦海更加向往。

        明白这点,聂云不在多说,紧跟在女孩身后,沿着山路向山上走去。

        ………………………………………………………………………………………………

        聂云去了九曲山,化云宗却和地震一样发生了强烈的震动。

        卢啸长老从凌霄顶一出来,就立刻来到执法堂。

        “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站在凌翼、廖凉面前,卢啸长老双眼眯起,看着一伤一废的两个内阁长老,眼神阴寒如冰。

        “卢长老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是那个新入门的弟子云风!我们找他过来问话,是不是知道萧凌和葛欢的消息,结果他恼羞成怒,就将我们打成了这样……”

        看到卢啸长老出现,凌翼连忙吼道,声音凄惨无比。

        “卢长老,这个云风目无法纪,竟然敢在执法堂出手,丝毫不把执法堂放在眼里,必须重重处置,以儆效尤,不然,其他弟子效仿,咱们执法堂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廖凉也急忙狂呼。

        “云风?”

        听到二人的二话,卢啸立刻想起当初杜浚给他传讯的消息,眼睛眯了起来,“这小子竟然通过试炼了?放心吧,这人必须要死,没人保得??!”

        声音在执法殿响起,阴寒冰冷,带着刺骨的杀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