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七百零六章 执法堂弟子

    第七百零六章 执法堂弟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怎么可能?”

        “是谁,是谁偷走了?”

        眼前的一幕,不光萧凌觉得脑袋炸开,就连葛欢等人也快要疯了。

        通灵赤纹豹已经被打死,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尸体是不会自己跑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人偷走了!

        可……周围并没有人影皐  ??怎么会被偷走?br />

        “咱们被人算计了!”

        愣了一下,葛欢想到了什么,面皮抽搐,忍不住低声吼道。

        能组建一个联盟,并成为盟主,他不是傻子,通灵赤纹豹突然发现众人,而且招招攻击狠辣,好像有深仇大恨一般,这点太不正常,再加上此时尸体消失,肯定是有人故意设计了自己。

        “这地方是化云宗专门用来试炼的,不可能有其他人,前面过去的只有澹台仙子和云风,肯定是云风这小子!”

        虽然不知道那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如何做到这点的,但四人可以肯定,肯定和他逃不掉关系!

        毕竟,这地方是个密闭的空间,只有化云宗的人才能进来,而澹台仙子生性淡然,肯定不会做,算来算去,也只有他了。

        “可恶啊可恶,追!这小子无论如何都要杀死!”

        萧凌也不是笨人,听到葛欢的话,明白过来,怒火攻心加上刚才被赤纹豹打出的伤势,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对聂云的恨意更浓。

        自从和这个叫云风的家伙敌对上,就没一件事情顺利的!

        龙血符箓……这可是花了他几十年硬生生积攒出来的功勋才换来的。结果……鸡飞蛋打,什么都没得到!

        “追!”

        各自调息了一下,几人面露狰狞??焖傧蝈L柙虑敖姆较蜃妨斯?。

        ……………………………………………………………………

        “龙血符箓?幸亏我猜出他们会有底牌,让小风它们留在了竹音等人跟前,不然,就算跟着我也帮不上忙,弄不好还会因此陨落!”

        地面下方,聂云一边前进,一边思索。

        通灵赤纹豹的尸体自然是被他收走了。刚才将赤纹豹引到这里,一来想给萧凌等人带来麻烦,二来就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底牌。

        一看之下。忍不住一阵惊讶。

        “化云宗怎么会有龙血符箓?”聂云疑惑。

        龙血符箓,首先要有龙血为引,将其封印在玉牌中,爆发的时候才能对妖兽产生不敢反抗的冲击力。

        而且需要的龙血浓厚程度。远超一般。根本不是紫瞳这种妖兽能够提供的。

        “难道是……传说中老祖的那个坐骑?”

        突然,聂云脑海中跳出一个东西。

        传说中,化云宗老祖的坐骑是一条蛟龙,龙族的寿命比人类长很多,武道师老祖虽然早就陨落了,但蛟龙并未死亡,一直伴随化云宗,地位尊崇。

        不过。前世他进入化云宗的时候,听说这个蛟龙因为寿命限制性情开始狂暴。伴随七大宗门围攻凌霄顶失踪了,到底去了哪里,是生是死,没人知道。

        难道这个龙血符箓是用这头蛟龙血液炼制的?

        这样看起来很有可能!

        “嗯?现在七大宗门围攻凌霄顶并未出现,也就是说,蛟龙并未没有死亡!”

        如果前世听到的传说是真的,那么这头蛟龙现在有可能没死,依旧在化云宗。

        当然,这头蛟龙死还是没死,都跟自己没关系,现在的实力太弱,没资格接触这么高层的事情。

        心中想着,脚下并未停歇,地行师天赋达到第二形态,在地下行走的速度已经不比空中飞行慢,很快就窜出了数千公里。

        “她竟然没走多远?”

        走了一会,抬头看去,只见吆喝不会等待他的澹台凌月,此时不知为何正静静站在一个山峰上,一动不动。

        这里距离刚才二人分开的地方,不足一百公里。

        “难道前面有妖兽?”

        她这种情况,刚才见到过一次,想到这点,聂云向前看去,扫了一圈,并未发现强大妖兽的踪迹,忍不住一阵奇怪。

        “难道她在等我?”这个想法在脑海一闪,就被他摇头抛开。

        如果说这个世界谁最了解澹台凌月,无疑是他,根据前世的了解,她和自己目前并不算特别熟悉,没有任何恋情的情况下,是绝不可能等待的。

        这是她的性情,并不是故意与人疏远,如果不是这样,萧凌和臧红衣也不会屡次碰钉子了。

        “算了,别想这么多,过去看看就行了!”

        从地下窜了出来,几步来到她的背后,笑道:“澹台师姐,你怎么没走?”

        “我今天走累了,想休息一下!”

        听到他的声音,澹台凌月身躯似乎晃动了一下,随即响起那个冷漠如冰的话语。

        “累了?”聂云一脸古怪。

        达到天桥境,体内沟通天地之桥,就基本不用睡觉不用休息了,纳虚境强者也会累?

        “走出这个岛屿也是对化云宗弟子的考验,今天天色已晚,我想在这休息一下,如果你想走,先走吧!”

        澹台凌月罕见的解释了一句,玉手一挥,就在不远处的山石上打出一个山洞,缓缓走了进去。

        “天色已晚?”聂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果然日头渐坠,似乎快要天黑了。

        鬼雾冥海的空间也有太阳,也有群星环绕,只不过时间明显和浮天大陆的不同,后者现在应该是正午,而这里快到晚上了。

        这次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和澹台凌月相处,她说不走,聂云自然不会离开。

        摇摇头也在不远处打出了一个山洞,走了进去。

        听到刚才她的话,聂云也算明白过来,为何这个岛屿这么大了。

        自己如此实力,又有疾风玄天步这种能让身法快速的绝招,走出岛屿都如此费事,更别说那些普通、精英弟子了!

        这些人虽然上交的功勋值少,但从岛屿到鬼雾冥海这段距离,恐怕就要消耗好几天,试炼有时间限制,等到达鬼雾冥海的时候,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样即便只有一百个贡献值,也很难攒够吧!

        “嗯?对了,我看看我的贡献值有多少了!”

        心中一动,手腕一翻就将在凌霄顶广场袁金给的玉牌拿了出来。

        这个玉牌能够记录贡献值,只要你得到宝物或者击杀妖兽,会自动记录在上面。

        手掌一拂,玉牌光芒闪烁,一行字迹在上面浮现出来。

        “获得通灵赤纹果一枚,5万功勋值!”

        “五万?这么多?”聂云一愣,眼睛瞪圆。

        化云宗的贡献值,比绝品灵石还要珍贵,一点贡献值至少要兑换十枚绝品灵石,他怎么都想不到一个通灵赤纹果居然这么值钱,价值五万功勋!

        不过想想也就恍然,通灵赤纹果能让半步破空境的通灵赤纹豹晋级,如此珍贵的东西,别说50万绝品灵石,就算百万,也肯定会有人买!

        百万绝品灵石虽然是一大笔财富,但整个浮天大陆,能拿出这么多钱的,不在少数。

        “可惜通灵赤纹豹是萧凌他们杀的,即便偷了尸体,功勋值也不会记录在我身上!”

        想起这五万功勋值并不打算上交,聂云无奈的摇摇头。

        功勋值只有上交才能算在上面,通灵赤纹果能帮助晋级,怎么可能交上去。

        至于赤纹豹的尸体,不是他杀的,并不计算贡献值。

        这样算下来,依旧一点贡献值没有,看来还是要亲手猎杀妖兽才行,至于之前杀的那些级别低的,几乎忽略不计。

        嗖嗖嗖!

        就在他研究通灵赤纹果,打算将其吞下晋级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风声,四道人影落在了山谷。

        正是尾随追来的萧凌等人。

        “原来是萧凌、葛欢几位师兄,你们来的速度好快!”淡淡一笑,聂云从山洞走了出来,随即装做一脸惊讶的模样“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狼狈?”

        此时的萧凌等人看起来有些狼狈,之前和通灵赤纹豹战斗,损耗极大,再加上又气又急,一个个脸上都带着难以掩饰的倦意。

        “小兔崽子,你暗地里伙同妖兽算计我们,已经触犯了门规,活该千刀万剐,现在居然还有脸问我们怎么回事,找死!”

        萧凌脸色狰狞,一开口就放声大喝。

        “不错,你和通灵赤纹豹联手,对付师兄,不仁不义,目无尊长,这件事我一定会一五一十上报宗门!”葛欢冷哼。

        二人的语气很快,咄咄逼人,带着强制压迫的味道。

        在化云宗,弟子之间可以争斗,如果伙同外人对付同宗弟子,就算触犯了门规,二人一张口就给聂云扣上了一个目无法纪,不尊重师兄的大帽子。

        “伙同妖兽算计你们?二位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懂?”聂云脸色一沉。

        “听不懂?少在这里装了,你勾结通灵赤纹豹,偷袭核心弟子,这点,我可以亲自作证!”萧凌身后的一个老牌弟子喝道。

        “不错,我也可以作证,铁证如山,看你怎么狡辩!”最后一个老牌弟子也大声呵斥。

        “嗯?”聂云眉头一皱。

        “云风,忘了告诉你,这两位是宗门执法堂的弟子!”

        看到他的样子,萧凌突然笑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