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五十一章 胥允老祖

    第六百五十一章 胥允老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竟然是云萱!

        此时的云萱哪里还有睿智冷静的模样,浑身狼狈不堪,紧身的盔甲此时也碎裂了好几处,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她现在的实力并不是至尊级别,而是破空境!

        当初聂云的确将她的实力打的倒跌回去,虽然没破坏气海,但硬生生将实力打的后退,想要再修炼回来,几乎不可能,即便能够成功,没有几十年、百年、千年苦功绝对不可能实现,而现在竟然好端端在这,说不出的诡异。

        “啊……”

        突然,云萱脸色狰狞的抱着脑袋,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痛苦的哀号,似乎灵魂都被撕裂一般的绞痛,仔细看去她的灵魂气息居然弱了好多,原本至少是灵级巅峰第四级别的灵魂,而现在居然只有灵级巅峰第三级,并且好像连境界都没巩固好,随时都会跌落变成第二级。

        聂云当初对付他,并未施展灵魂压迫和攻击,为何她的灵魂降级了?难道施展魅音天赋多了,也会让灵魂降级?

        痛苦持续了一段时间,云萱连续吞下好几枚丹药后,这才得到了缓解,脸色好看了一些。

        “不行,掌教之位是我的,我一定要夺回来!”

        调息了一会,云萱酥胸一起一伏,急速呼吸了一会,手腕一翻,掌心多出一枚剑形的玉牌。

        “聂云,虽然你得到了掌教印,又获得了无上长老的支持,但……做梦都想不到,我手里会有【剑神印】吧!哼,只要焚烧这枚玉印。我就能找到胥允祖师,倒到时候,我会让你把从我手中抢去的,全部拿回来……”

        云萱似乎已经听说了聂云成为剑神宗掌教的事,吼叫声中。手指一点,剑神印就燃烧出一团火光,随即化作灰烬。

        过了一会,“轰??!”一声,一个空间通道就出现在她面前。

        深吸一口气,云萱知道这肯定是胥允老祖施展大手段前来迎接她的。当即纵身一跃就进入了空间通道,下一个就出现在一个虚空天桂下面。

        这个虚空天桂和红黄蓝黑四大长老所在的桂树完全不同,要小上好几圈,而且桂树的叶子一会变成黄色纷纷落下,一会变得碧绿,盛开着飘香的桂花。

        云萱来到不足十个呼吸的时间。叶子竟然黄了三次,又绿了三次!

        “胥允老祖,求你救救宗门吧!”

        知道时空深处时间流速不一定,云萱也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抬头看向桂树下坐着的一个老者,“噗通!”跪在了地上。

        桂树下的老者,皮肤干瘪。形容枯槁,虽然看起来行将就木,但云萱知道,这个瘦弱的身躯内爆发的力量,绝对比那天的聂云更加强大!

        “你是……宗主云萱?”

        缓缓睁开了眼睛,老者看了她一眼,认了出来。

        当初云萱即位的时候,曾见过一面,时间尽管隔得久了,依旧记得。

        “是啊。老祖,求你救救宗门吧!”云萱眼圈微红,再加上现在的样子,凄惨无比,楚楚可怜。

        “化云宗来攻打了?”不理会她的凄惨。老者问道。

        “没有,但……”

        话还没说完,老者继续问道:“宗门大阵破了?”

        “也没有……”云萱摇头,连忙道:“但是老祖,如果你不出手……”

        “宗门弟子死伤很多?”老者继续道。

        “也没有,可……”

        “滚!”

        似乎不想听她的叽歪,老者说完就再次闭上了眼睛。

        “胥允老祖……”没想到这个老祖如此怪异的脾气,只问了几句就让自己滚,气得云萱全身哆嗦,却没有丝毫办法。

        “老祖……”

        但来了一次,如果就这样走了,云萱实在不甘心,连忙磕头再次喊道,喊声还没结束,一个巴掌就抽了过来。

        嘭!

        只一下,云萱就横躺在地上,嘴角溢血,也是老者认出她是宗主,才手下留情,否则,光着一下,肯定变成了肉饼。

        “我说过,滚!”胥允老祖眼皮也不睁,语气带着冷漠。

        “可是……老祖今天不出手拯救宗门的话,就算打死我也不走!”云萱犹豫了一下,突然一咬牙“不知老祖还能想到陈文旭不?”

        “文旭?”老者一愣,睁开了眼睛。

        “是!”见老者这副模样,明显对陈文旭比对自己好,云萱又气又狠,不过还是低下了头“文旭现在被人击杀,炼化成了剑灵,老祖,你一定要为他报仇??!”

        “将文旭炼化成了剑灵?”老者目光一下变得阴寒,云萱只觉得浑身冰冷,好像瞬间置身到了冰天雪地之中。

        “是!我心里想救他,却也没救出来……而且,这人还将奉歌先祖的尸体豢养成僵尸王者魃,任其残骸生灵,如果不是我出手阻止,肯定会酿成大祸……”云萱再次痛哭。

        “奉歌?”老者脸色沉得更加可怕。

        奉歌和他是同一辈人物,七千年前,奉歌因为和妖人作战,身死命陨,而他之所以活下来,正是前者出手相救。

        仔细说起来,奉歌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只不过这件事历史太久远了,门内无人得知。

        “老祖,这人不但做出这些丧心病狂的事,还将红黄蓝绿四大长老迷惑住,把我赶了出来,夺走了掌教印,当上了宗主……”

        见他的面色变化,云萱知道话有了效果,继续添油加醋。

        “这人是谁?”过了一会,老者问道。

        “他叫聂云!”听到问话,云萱眼中闪过一道兴奋、阴毒之意,连忙将头低下“他是化云宗无上长老的弟子,早就包藏祸心,心机深沉狠毒!”

        “化云宗无上长老的弟子?”老者若有所思。抬头看向了时空更深处,仿佛想要看到什么,嘴巴念念有词,自言自语一般,不知说些什么。

        “老祖。这个聂云肯定是化云宗的奸细,过来就是向掠夺我们剑神宗的!必须杀死……”

        云萱知道必须趁热打铁,连忙喊道,不过,话还没说完,就再次看到一个手掌横空拍了下来。

        啪!

        云萱脸上再次一疼。又一个跟斗摔倒在地,这次和上次聂云抽的一样,牙齿掉了好几颗。

        “老祖……”

        没想到这个胥允老祖如此喜怒无常,二话不说就抽自己耳光,云萱气得又怒又恨,却没任何办法。

        这里是时空深处。没有丹田穴窍境实力,出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再说,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也不知道,即便想回浮天大陆,没有方向回不去??!

        “啪!”

        脸上再次一疼,又是一个跟斗。

        啪啪啪啪!

        老者有条不紊的抽着。好像抽云萱耳光十分高兴。

        “老祖……为什么打我,你要说清楚,你难道对杀害陈文旭的凶手置之不理,却要打死我这个受害者……”挣扎着趁耳光间歇的时候,云萱狂吼。

        她都觉得快要疯了,这到底怎么回事?自己是来告状的,而不是来挨打的……

        听到这个喊声,老者若有所思,停了下来。

        见他停手,云萱知道刚才的话有了效果。松了口气,急忙取出一枚丹药吞下去,恢复伤势。

        恢复伤势的空隙,老者没有继续出手,而是继续看着时空乱流深处。也不说话,也不动,宛如僵尸。

        “呼!”

        服下丹药调息了一会,云萱觉得恢复了一些,无论精神还是什么都有了好转,这才继续道:“老祖,你一定要替我做主,现在我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

        云萱声音凄惨无比,宛如杜鹃,只是……杜鹃的声音依旧没有结束,老者又动手了。

        啪啪啪啪!

        又是一连串有条不紊的耳光……

        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云萱真要疯了,看来刚才对方不是听到自己的话,改变了注意,而是中场休息,让自己恢复一下,然后继续……

        “你到底什么意思?好,算我找错了人……”

        咆哮着云萱站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破空境强者,抽耳光只要不伤重要所在,还是不会死的。

        “那你回去吧!”老者停了下来,开口。

        “什么?”云萱又愣了,眼前这个老者不会修炼成神经病了吧,这么容易就让自己走了?

        “哗啦!”

        不理会她的疑惑,老者单手一划,空间再次出现一个通道,和刚才的一模一样。

        “走!”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云萱也知道这次失败了,对方一定不会帮助自己,当下也不犹豫,一纵身就向通道内跳去,才刚跳起来,就觉得一股大力袭来,随即气海一阵轰鸣。

        “你……你毁了我的气海?”云萱感受了一下,顿时一晃差点气死过去。

        刚才老者随手一掌,就击破了她的气海,所有修为毁于一旦。

        老者根本不理会她,手掌随便摆了摆。

        呼!

        云萱就在不甘的眼神中沿着通道飞了出去,随即,通道关闭,再无任何气息。

        将云萱打的死狗不如,又破了她的气海,废了丹田,老者静静在原地坐了一会,缓缓站起身来,手掌向前一伸,再次划出一个通道,走了进去。

        “聂云……剑道师,看来我还真要去看看!”

        伴随人影消失,一个淡淡的声音在桂花树下响彻不息。

        ps:想必大家能看出来,要换地图了,大故事早在很久以前已经构思好了,但小故事情节没推敲好,一直没写,在家里愁得团团转,每一点死路,也就是传说中的卡壳了。

        哎,打算出去转一圈,找点灵感,晚上能更一章,就写,想不通,就推迟到明天,最后两天卡壳,太难受了,我的全勤啊……我不甘心啊……汗!

        另外,月票果然不要没有的,不是老涯最后几天不给力,实在是卡的厉害,恳求月票安慰,月票多了或许老涯一兴奋,灵光一闪,就顿悟了……欢迎大家让老涯顿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