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千幻的决定

    第六百三十四章 千幻的决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云萱从进入剑神宗的那一刻起,就决定要做人上人,为此付出了不知多少心血,当初看到千幻迷恋她,知道机会来了,果然,凭借他的神偷能力,得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宝物,修为也突飞猛进,一路高歌。

        终于,坐上了剑神宗宗主的宝座,成为浮天大陆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一览众山??!

        那时候,何等威风,何等潇洒!

        然后开始实施大计划,对剑神之剑剑灵养胎,豢养魃,设计陈文旭,想办法获得剑神之心的认可……这些步骤只要成功,她就能成为浮天大陆最巅峰的人物,面南背北,一统天下!

        这个愿望眼见就要实现,眼见就要成功变成丹田穴窍境强者,就被人无情的打碎,这还不算,还让她笔挺挺跪在那个卑微的小偷面前,所有的尊严,所有荣誉,都齐刷刷掉了在地上,变成了一堆烂泥。

        这种屈辱,平生都未受过!

        “我恨??!”

        内心深处一声长呼,云萱面皮抽动,洁白的玉面,再不是动人妩媚的神色,而是狰狞可怖,仿佛强烈的仇恨,一瞬间让她变成厉鬼。

        “萱儿……”看到心爱的女人,变成这副模样,千幻心中升起的并不是爽快,而是一阵心痛。

        虽然这个女人当初给他带来极大伤害,但爱情并不是这点伤害能够抹平的,反而时间越长越觉得思念,即便这个思念是杯杯苦酒。喝在口中也是香甜。

        “萱儿这个名字,也是你这种卑微的东西能够叫的?给我滚开!”

        听到千幻喊出“萱儿”,云萱鄙夷的看了一眼。似乎要将酸水都吐出来。

        “你……萱儿,你到底怎么了?以前的你并不是这样,温柔善良,善解人意,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就因为当上剑神宗宗主,让你改变了?”

        听到对方毫不留情的话语,千幻内心最后的一层期待被撕碎。全身颤抖不已。

        在他心里,以前的云萱温柔可人,而现在的她冷漠凶残。为了目的不择手段,难道因为当上了剑神宗宗主,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哈哈!”鄙夷的看了千幻一眼,云萱声音冰冷。带着嘲讽的味道“如果不是你能让我成为剑神宗宗主。你以为我会多看你一眼?一个身份卑微的小偷而已,要不是有利用价值,你这种人,连多看一眼都会觉得恶心,想要吐!真当初后悔没将你杀了,才留下今天的隐患……”

        冷漠的话语,如同冰刀子,一下下刺在千幻的心里。让他脸色越来越白,不停向后退去。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脑袋一晕,脸上被狠狠抽了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抽的极狠,只一下,她半边脸蛋就红肿起来,鲜血迸溅,被硬生生抽掉一层皮。

        抬眼一看,只见打耳光的正是聂云,堂堂剑神宗宗主,给人下跪不说,还被抽耳光,云萱就觉得这个耳光不是打在了脸上,而是打在了心里,所有尊严都在这一瞬间掉到了地上。

        “聂云,我一定要杀了你……”

        眼睛血红,云萱放声狂吼。

        啪!

        声音还没结束,这边的脸上再次挨了一下,这个耳光比刚才还重,打的她在原地滴溜溜转了两圈,牙齿也掉了两颗,此时的脸再和美丽没半毛钱关系,红肿不堪,胖的和一头猪没什么两样。

        “啊……你们都要死,都要死!”

        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看都地上掉下的牙齿,云萱整个人都要疯了,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全身不停颤抖,一股怒意直冲云霄。

        “聂云……”

        看到聂云如此狠辣,将曾经的爱人打成真正的猪头,千幻脸色变幻,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该帮朋友,还是帮以前的恋人,看他的样子已经不能叫幻千手,而叫幻千脸了。

        “千幻,这种人就不能同情,当初她对你的一切都是在利用你!”

        聂云反手再次来了几巴掌,打的云萱东西南北找不到,这才转头看向千幻。

        这个好兄弟,看起来潇洒不羁,实际上最放不开的,放不下的正是他!

        对感情太执着了,表面上却要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如果不是自己动手,可以肯定,千幻绝对会将这女人放走!

        当然,依照聂云的性格,这个云萱连欺师灭祖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就绝不可能放过,今天必须斩草除根!

        “她当初对我肯定是真心的,当了宗主后才变成这副模样……”听到聂云的话,千幻犹豫了一下,始终不敢承认当初那个温柔的云萱,和现在这个是一个人。

        “哎,我真希望你能看清这家伙的真面目,你看看这个人!”

        看到千幻的样子,聂云摇摇头,手掌一抓,一个人影就“噗通!”躺在地上,正是之前被抓进紫华洞府的应龙!

        “龙影,是你……”

        看到躺在地上的应龙,千幻不再有之前的模样,而是双眼眯起,露出浓浓的杀意。

        千幻在其他任何事都能做到没问题,就单单云萱上,任何主意都没有,和他本来的性格,完全不同。

        “主人……”

        应龙被突然抓出,正在奇怪,突然看到眼前的千幻,吓得脸色一白。

        “你还有脸叫我主人?当初你被仇家追杀,奄奄一息,是我救了你,帮你修炼,没想到最后竟然害我……”想起当年的事,千幻拳头捏紧。

        “我也是身不由己,是云萱宗主逼我的……她说如果我不害你,会把我炼制成傀儡,灵魂放在烈焰中灼烧,日日受尽痛苦,还说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利用你……”应龙后退了两步,连忙说道。

        “云萱,应龙说的没错吧,当初你是这样威胁他的?”

        听到应龙的话,聂云转头看向云萱。

        将应龙抓出来,让他将当年的事说出来,就是解开千幻的心结,对云萱彻底死心。

        如果为了杀一个云萱而惹得兄弟反目,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哼!”云萱并不理会聂云的质问,哼了一声,不过不说也代表着承认,千幻听到这话,内心最后一丝幻想也彻底破碎,脸色惨白。

        龙影下毒既然是她授意,足以说明,以前的恩情的确都是假的!

        “云萱?她是宗主?”

        听到聂云的话,应龙这才看到不远处还跪着一个人,单从容貌上看,根本看不出是谁(脸都被抽肿了),但看衣着身形,的确是云萱宗主!

        宗主都被打成这样?自己的结局可想而知,应龙再次哆嗦了一下。

        “怕死就加害恩人,这种背信弃义的小人留着也没什么用,千幻兄,我看还是你亲自处决吧!”见千幻已经相信了事实,聂云道。

        “主人,我也是为了活命,不要杀我……”听到聂云做出的决定,应龙吓得脸色一变,转身就想逃走,却发现身体像是被禁锢在空间,一动都不能动。

        “哎!”

        看到他的模样,想起当年的事情,千幻眼睛闭起,手掌向前一伸。

        啪嗒!

        这一掌看起来软绵绵的,宛如棉花,实际上坚硬如铁,一声脆响,应龙的头盖骨就彻底碎裂,脑浆迸出,再无复活的可能了。

        前生今世,只见过千幻偷东西,从没见过动手杀人,此时一见,恐怕实力也已经达到纳虚境巅峰!没有这种实力,想如此轻松的破开应龙的防御之气,绝对不可能!

        “云萱,你只要承认当初曾真心爱过我,我今天可以放你走!”

        将应龙击杀,千幻转头看向云萱,眼中依旧带着不忍。

        尽管知道这个女人当初是为了利用他,但情之深,责之切,那颗心始终狠不下来。

        “真心爱过你?哈哈,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让我真正爱你?”云萱并不回答,反而冷笑一声,言语中带着浓浓的讽刺。

        “你……你走吧!”千幻拳头捏紧,一摆手,转过身去“下次别让我在遇到,遇到,我绝对会亲自将你击杀!”

        说完这些,千幻看向聂云“算我求你一次……”

        “哎!”虽然已经猜出千幻会做出这个决定,真正听到,聂云还是一声叹息,大手一抓,就将压制在云萱身上的封印解开。

        朋友和击杀云萱非要选择一个的话,聂云绝对会选择前者。

        “你走吧!”千幻面无表情强撑着内心的颤抖。

        “把我当可怜虫吗?我的生死竟然还要你一个小偷来决定,真是天大的笑话!我云萱,高高在上,你们这种卑微的生命,还没资格决定我的生死!”

        听到千幻的话,云萱突然放声大笑,眼中露出浓重的鄙夷之色,猛地从原地站了起来,像是挣脱了某种桎梏一般,全身突然发出一连串脆响。

        咔嚓!咔嚓!咔嚓!

        声音密密麻麻,伴随这连串的声音,停留在纳虚境不知多长时间的实力,竟然一瞬间突破了桎梏,鲤鱼跳龙门,节节攀升!

        她竟然在连番羞辱,愤怒下,突破了纳虚境的桎梏,直冲破空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