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二十八章 陈文旭的激动

    第六百二十八章 陈文旭的激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给我破?”

        云萱没想到对方来的这么快,而且出手狠辣,一下就将自己和魃困在其中可,眉毛一扬,手中的掌教印猛地就向眼前的屏障冲了过去。

        轰??!

        威力无穷的掌教印,并未将屏障冲开,只是让其晃动了一下,再次反弹回来。

        “你来!”

        见自己攻击无果,云萱转头看向魃。

        这头僵尸之王吼了一声,粗大的手掌猛然向前一抓,也狠狠向眼前的屏障击了过去。

        丹田穴窍境中期强者的攻击果然不一样,一出手天地变色,四处都是鬼影重重,屏障内被封锁的空间发出“吱呀!”压迫的声音似乎随时都会碎裂。

        “好强!”

        看到魃此时的攻击,聂云这才知道刚才是多么侥幸。

        这恐怕才这头魃的真正实力,绝对不止丹田穴窍境中期,肯定拥有后期的力量!

        刚才如果直接打出这招,就算手段再多,也肯定会一下变成肉饼,死的不能再死。

        轰!

        魃的攻击打在屏障上,结果和云萱一样,屏障虽然剧烈晃动,依旧反弹回去,再次将二人笼罩。

        “这是两个木片?”

        见魃如此强大的攻击都没破开屏障,聂云这才看清楚屏障的模样,竟然是两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木片,斜插在地上,看起来粗糙简陋异常,却将空间全部封锁,即便拥有丹田穴窍境后期的魃。都无法破空而出。

        可怕!

        “你到底是谁?伪装成宗门长老,来我们剑神宗的祭祀之地,难道不怕引起宗门战争?”

        见破不开屏障。云萱停了下来,一声长啸。

        “哈哈,你们先在里面待一会,我和我兄弟说一会话!”

        聂云也在疑惑到底是谁救了自己,正在思考,就听到刚才救下自己的老者声音再次响起,随即就感到身上一阵轻松。禁锢的力量消失,连忙转头看去,一看之下。脸色一下僵住。

        “倪虚长老?”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害过自己,又帮助过自己的倪虚。

        “什么倪虚,这家伙在这!”

        “倪虚长老”摇摇头。手腕一翻一个人影“噗通!”掉在地上。双眼紧闭,已经陷入昏迷,这个人影和站着的倪虚一模一样,竟然有两个倪虚。

        两人从哪个方面看都完全相同,饶是聂云灵级巅峰的天眼,都看不出丝毫不对劲。

        “他是倪虚?那你是……”见天眼都认不出来,聂云心中冒出一个想法,但又不敢确认。

        “当然是千幻了!”“倪虚长老”身体一晃。立刻变成了一个小乞丐的模样,声音也变得熟悉起来。正是当初在极光城见到千幻。

        “真的是你……”虽然已经猜出来,但眼前的“倪虚”承认,聂云还是忍不住一愣,一脸兴奋。

        剑神宗不是他的伤心之地吗?云萱不是他的老情人吗?他又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云萱都没认出自己是谁,他怎么看出来的?千幻的实力不是不强吗?怎么能随手将丹田穴窍境中期的魃和云萱困住……

        聂云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想问又不知从何问起,千幻给人的感觉太神秘了,即便身为他最好的朋友,都有太多太多的不知道。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们两个只是被我暂时困住了,一旦出来,咱们一样挡不住,你还是先将叶剑星放出来吧!”

        看到他的表情,千幻似乎知道他想问什么,扭头看了一眼困在木片中的那个人影,眼神略微暗淡的摇摇头,连忙说道。

        “将叶剑星放出来?怎么了?”聂云一愣,行动却没迟缓,精神一动就将叶剑星从紫华洞府放了出来。

        “聂云……”

        一出来,叶剑星就被眼前的景象迷惑了,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十几个呼吸前不是云萱要动手吗?怎么转眼间变成了这幅局面?

        “这是我的好朋友千幻,你知道的,他找你!”聂云手指指向千幻。

        叶剑星之前在剑之大殿专门说过千幻,知道这个神偷,甚至在剑神宗的事,比自己知道的还多,也不用怎么详细介绍。

        “千幻前辈?你找我……”听到介绍,叶剑星扭头看向千幻,眼睛放光。

        从师叔陈文旭口中得知这个天下第一神偷很多事情,叶剑星从小到大都充满了好奇,第一次见到真人,说不出的兴奋。

        “呵呵,不是我找你,是他找你!”看到他的样子,千幻无奈的摇摇头,手腕一翻,一个昏黄欲灭的油灯就出现在二人面前。

        聚魂灯!

        聚魂灯居然在他手里!

        “出来!”

        手掌在油灯上一抓,昏黄欲灭的火焰猛地窜出,一个桀骜不驯的背影出现在灯光中。

        背影一出现,就带着浓重的剑气,正直光明,和云萱的阴柔之感,完全不同。

        “心剑境界?”

        心中一动,聂云就知道这个人影和自己一样,已经达到了心剑境界,甚至对这个境界的领悟,不比自己低。

        呼!

        人影转过身来。

        “文旭师叔?你……你没死?”看清人影的面容,叶剑星僵在原地,眼圈红了。

        叶剑星自从进入剑神宗就跟随在文旭师叔身后,相处了好多年,感情极其深厚,妖罗幽冥域知道他已然身殒,以为此生再无相见的可能,没想到在这里再次见面。

        “陈文旭前辈?”

        聂云也是一震,他吸收了了对方的武技之髓,对陈文旭的容貌气质知道的一清二楚,还曾伪装成这副模样演练剑法给谢张惠子看,此时见到真人,也认了出来。

        “剑星,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看来老天对我不??!”看到这个最疼爱的师侄,陈文旭眼眶也是一红,抬眼看了被困在木片中的云萱,摇了摇头“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你当初刚进入宗门,我就看出你是个修炼剑术绝佳的苗子,通过传授,也正如我想象的一样,你对剑术有着绝佳的领悟能力,所以我想……”

        陈文旭语速很快,说到这,正想继续说下去,突然眼睛落在聂云身上时,停止了话语,惊讶的脸色涨红“你、你……”

        “对不起前辈,我和叶剑星当初在天幽谷的妖罗幽冥域见到了前辈的骸骨,以为前辈已经殒命,这才肆意妄为将前辈的武技之髓吸收了……”

        武技之髓是陈文旭费尽心血修炼出来的,肯定能一眼认出来,聂云见他这副表情,以为对方对自己的无礼有些恼怒,当下也就没有否认,脸色一红。

        吸收了人家修炼多年的东西,现在主人在这,浑身觉得不自在。

        “不是武技之髓,是……是你炼化了剑神之心?”陈文旭打断了聂云的话,眼珠瞪圆,一脸惊讶“你……你是位剑道师,而且剑道天赋开启到第三形态了?”

        “是!”聂云没想到对方并不在乎武技之髓的事,反而问起剑神之心和剑道丹田,当下也不否认,点了点头。

        虽然第一次见到陈文旭,但感悟过他的武技之髓,对他的人品还是十分放心的。

        “千幻,你没和我说过你这位兄弟是位剑道师?而且还是剑道天赋开启到第三形态的剑道师?早知道这种情况,也不用找别人了,白害我担心这么长时间……”

        见少年承认,陈文旭似乎难以遏制住内心的兴奋,转头看向千幻。

        “呃……我这个兄弟比我都神秘,对他的特殊天赋也不了解……”千幻看了聂云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都说自己神秘,和眼前这个兄弟比起来,什么都不是,以前和他见过面,从来没发现他有剑道师天赋,现在一见,不但有了,还开启到第三形态了,真不知这家伙还有多少秘密……

        如果给聂云知道千幻的想法,一定哭笑不得,上次你见到我的时候,我的确没有剑道天赋好不好……

        不过,即便和千幻的关系再好,对他再相信,聂云也不会将无名法诀能够开启丹田的事说出来,这件事已经成了他最大的秘密,绝不会和任何人分享。

        “哈哈,剑道师天赋,剑道丹田开启到第三形态,又获得了老祖心脏的认可,你比叶剑星更加合适,比他更有希望,这下剑神宗有救了!”陈文旭情绪激动,语气有些混乱,宛如疯癫,眼睛中似乎带着点点泪光“这下就算我死,也不会成为宗门的罪人了!”

        “这……文旭师叔,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光聂云越听越糊涂,就连叶剑星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比我更合适,什么绝佳练剑的苗子……怎么这些话东一句西一句,乱七八糟的?

        在他印象里,师叔陈文旭是个沉着,儒雅的人,怎么今天的师叔和往常完全不同?

        “事情是这样的……”

        陈文旭刚想说话,突然就听到整个地面一阵颤抖,四周的气流急速射来,空气发出剧烈的音爆。

        “糟了,他们要脱困了!”

        紧接着聂云就听到千幻一声着急的大喊,转头一看,只见插在地面困住云萱的两个木片,在一股巨大力量的冲击下猛地倒飞了出去。

        嗖!

        云萱和魃破开空间,出现在众人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