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弥静

    第五百九十六章 弥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知道亿万公里外两大高手脸上的变化,聂云出了洞府再次走了半天,彻底离开刚才的地方,这才重新进入洞府将炙焰火笋取了出来,想起灵犀炼体诀的修炼方式,开始进化这套魔族练体方法。

        灵犀炼体诀和金刚琉璃体之间存在着某种平衡,被无名法诀同时镇压,一旦一方过于强势,另外一方肯定会被碾压,到时候自己实力非但不增长,还会遇上大麻烦。

        现在金刚琉璃体练成,成就雷霆金身,已经开始向佛门功法偏移,只有让灵犀炼体诀也达到第五重大成,才能继续维持平衡。

        灵犀炼体诀吸收纯正的魔气也能晋级,但那样就会让魔气越积累越多,和金刚琉璃体产生的对抗越强,而用炙焰火笋晋级不同,火笋内拥有的是纯正灵力和火属性力量,并不会带来更多的魔人属性,这样以来,就能免去不少麻烦,修炼的安全性大增。

        这也是聂云为何宁愿舍弃落天魔尊的尸体,也要抢夺这根炙焰火笋的主要原因。

        “吸收火笋力量,修炼!”

        盘膝坐在地上,聂云将火笋一抛,后者就悬浮空中,灵魂将其包裹,肉身也在瞬间轻轻跳动,疯狂吸收其中蕴含的能量。

        “灵犀练体诀修炼!”

        眼睛闭起,运转灵犀炼体诀,聂云立刻进入修炼状态。

        ……………………………………………………………………

        弥神宗巍峨雄伟的弥神殿,一个人影缓缓出现。几步走了进去,正是宗主弥华。

        此时的弥华刚从灵魂印迹被磨灭的状态下恢复过来,一脸抑郁。阴沉如水,似乎在酝酿着某种巨大的风暴,随时都会爆发。

        这次出去追杀聂云,本以为手到擒来,谁想到引出了那个绝世高手,受到了人生最大的侮辱。

        身为浮天大陆第二大宗门的无上宗主,大陆权势最巅峰的几个人之一。被人当面打脸,这口气在胸口纠结,让他的肺都快气炸了。

        可一想起那个老者的实力。他就瞳孔微缩,身体僵直。

        绝对有丹田穴窍境的实力!

        丹田穴窍境,夺天造化秘境第八重,也就是前世聂云的实力。丹田自生穴窍。灵魂达到灵级大圆满,这种人的实力甚至都不能用恐怖来形容,灵魂可以撕破空间,自由穿梭,就算拥有掌教印的弥华,遇上这种强者,也只有逃走,无能为力。

        “化云宗四大长老。东西南北,北长老炼丹能力强。东、西两位长老严肃冷漠,只有南长老喜欢乔装打扮游戏人间,难道他就是聂云的师父?”

        心中对老酒鬼的身份暗自揣测,越想越烦心,不停揉着眉头。

        化云宗尽管因为宗主失踪的事,四分五裂有些败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强大之处还是不容置疑的,得罪丹田穴窍境强者,即便他是弥神宗宗主,也要仔细考虑。

        “宗主,聂……”

        心中正在胡思乱想,就听到一个疑惑的声音响起,抬头一看,一个忠心他的长老迎了上来,这个长老是个中年人,叫做弥林,看到弥华出现,就像问一句有没有抓到聂云,当看到对方阴沉的脸色,立刻明白过来,半句话咽了下去。

        “怎么了,有什么事?”弥华转过脸来。

        “回禀宗主,大小姐前天出关了,已经在大殿等你一天了!”

        看到宗主这副模样,弥林吓了一跳,不敢多说废话,立刻转移话题。

        “静儿出关了?”听到“大小姐”三个字,弥华原本有些暴虐的眼睛,逐渐平静下来,露出一丝温柔的光芒。

        如果这种目光给熟悉他的人看到肯定会觉得不可思议,在弥神宗人人都知道宗主弥华是个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的阴狠人物,即便当初的未婚妻霍颖都是利用关系,还从没有人见他眼神如此温柔。

        “是!”弥林连忙点头。

        “嗯,我去看看!”弥华淡淡一笑,嘴角慢慢勾起,似乎从刚才阴郁的心境中走了出来,脚步一踏,人就化作一连串幻影,进入了大殿里面。

        见宗主进去,弥林也紧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哥,你回来了,我听说你去抓一个小人物去了,人呢?不会被你杀了吧?”

        刚进入大殿,就听到一个爽朗的笑声,随即一个火红色的人影“呼!”的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弥华,笑着说道。

        “你这个丫头,怎么还和以前一样,给你取名安静,就是希望你安安静静,现在可好,跟个男孩子一样……”

        揉揉怀中女孩的头发,弥华一脸笑意的说道。

        “什么安静,我叫弥静,这么老土的名字,我才不要!”女孩撇了撇嘴,看了看弥华前面,又看了看他的后面,似乎想要找到俘虏,却什么都没发现,禁不住疑惑的问道:“对了,哥,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你抓的人呢?”

        “失败了,人没抓着!”看她这副模样,弥华本来郁闷的心情,有些好转,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没抓???不是吧,我可听说这人不但把咱们一位太上长老(弥弘刚)和十二位内阁长老击杀,还把霍颖嫂嫂……这个贱女人不配叫她嫂嫂!哼,这种人让你折损了如此大的面子,你竟然放过了?”

        女孩口无遮拦,随口说道,毫无顾忌。

        一侧赶过来的弥林听到女孩的话,吓得嘴角乱抽,差点昏过去。

        也恐怕就这位大小姐敢提霍颖,换做其他人恐怕现在已经变成肉饼了……

        “不是我放过他,是他师父来了!”听到妹妹没心没肺的话,弥华知道她就这个性格,无奈的说道。

        “他师父?化云宗的那位无上长老?不有人说从未出现,是假的吗?难道出来了?长的什么样?实力是不是和传说中的一样,高深莫测?”似乎没看到哥哥脸上的异常,少女弥静像是知道了某种八卦,眼中露出火热的兴奋之意。

        “你这丫头……天天就知道关心这个,还是快点修炼去吧,别在这里捣乱了!”弥华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发怒。

        自这丫头不关心对方有没有诘难自己,自己有没有受伤,反而关心这个,真是没心没肺到了极点。

        哎,不管怎么说都怪自己,这个弥静是自己的亲妹妹,为了争夺宗主之位拼搏,对她的关心少了,才让一个女孩变成了这副大大咧咧的性格。

        就因为觉得愧疚,才对她宠爱有嘉,只要她喜欢的,都彻底满足。

        “修炼,修炼,就知道修炼,人家才刚刚出关好不好,你看现在都达到纳虚境了!还让我修炼,万一我超过你了,你这个宗主多没面子是不是?”

        弥静小嘴一撇,一幅不屑一顾的模样。

        “你这丫头,一让修炼就诸多借口……”弥华再次摇头。

        “快说说啊,哥哥,那个聂云是什么人,他真的很厉害吗?能连续让咱们弥神宗吃这么大的亏?快说啊,我等着呢!”弥静摇了摇哥哥的手臂。

        “好,好,我怕了你了!”见妹妹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模样,弥华摇摇头“这个聂云其实年纪不大,今年只有十七岁,不过他很幸运,师父是化云宗的无上长老……他修炼的速度很快,也拥有很多特殊天赋……”

        弥华便将和聂云的几次交锋随口说了一遍,至于详细情节,他也都是听属下传递的消息,知道的并不确切,因此说的也很含糊。

        “嗯?”说着说着,突然想起聂云的特殊天赋,弥华一下愣了起来。

        根据当初图新搜集的信息来看,这个聂云小时候天赋并不怎么样,传说中只有三个丹田,当然,这也可能是他为了藏拙,故意散布的假消息,毕竟丹田数量是一出生就确定的,现在所知他的天赋就不止三个了,怎么可能只有三个丹田?

        据自己所知,这个聂云应该是个纳物师(纳物丹田)、治疗师、炼丹师、驯兽师、大力师、伪装师、焱火师、仙音师、现在看来还是个地行师……这就九个丹田了!当然,也可能不是纳物丹田,是飞行灵兵,即便如此,也是八个丹田!

        八大丹田皇族下品血脉……不对!

        弥华脑海像是突然抓住了什么,可就是死活想不起来。

        不过,正在思考,就被妹妹的话语打断,扭头一看只见妹妹弥静,双眼发亮,不知想些什么。

        “十七岁就有这种实力?这家伙挺厉害的,我真想见识一下……”

        “你千万别乱来,这次他师父只是出现在我面前,警告了一下,并未真正意义上的出手,但我知道那种实力咱们弥神宗几乎没人可以对抗!如果再对付的他的话,恐怕真会动手了,化云宗无上长老,秘境第八重丹田穴窍境实力,还不是咱们能够对抗的!”

        看到妹妹双眼放光,弥华将脑中杂乱的思绪抛开,出言警告了一句。

        自己这个妹妹哪里都好,就是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又有些生气,又觉得可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