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再偷(五)

    第五百五十三章 再偷(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九九暴雨剑术!”

        知道情况危急,叶剑星脸色狰狞一声嘶吼,手中的长剑瞬间抖出无数?;?,想要封住对方的绝招。

        九九暴雨剑术也是至尊巅峰级别,此时一出手,漫天剑雨。

        相同的绝招,按理说威力应该相差不大,但可惜的是叶剑星本身的实力和对方相差太远了,天桥境后期的绝对力量疯狂灌输到三才七杀剑中,两个剑招一碰,叶剑星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噗通!

        重重摔在了地上,脸色煞白,受了重伤。

        “就凭你也想和我斗?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一招得手,宗岩冷哼一声,“呼!”的就向叶剑星刺来过去。

        这剑直刺咽喉,带着必杀的冷漠和阴寒。

        “完了……”看到对方这剑叶剑星知道就算全盛时期都抵挡不住,现在重伤肯定更难以招架,瞳孔一缩,觉得这次绝对死定了!

        轰??!

        就在叶剑星觉得必死无疑的时候,异变陡升,突然地面冒出一个脸色阴郁的青年,双臂魔气滔滔,对着空中的宗岩就一掌拍了过去!

        这一掌出现如同苍穹压顶一般,带着令人恐慌的气息,浑厚的法力,似乎要将天地都打碎。

        “宗岩,敢抢我的玉牌,我让你死!”

        一掌打出,青年狂吼一声,全身上下魔气滔滔,就好像一个如魔的魔人。

        “楚扬?”叶剑星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这个人影挡在面前。定睛一看,忍不住脸色一变。

        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楚杨公子!

        对自己来说,楚杨公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隙ú皇抢淳茸约旱?。

        心中正在疑惑,就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宛如蚊响的传音“我是聂云,别反抗,我把你收进飞行灵兵!”

        “聂云?”叶剑星先是吓了一跳,随即想起少年的特殊天赋,眼睛一亮,放弃抵抗?!昂?!”的一下就从原地消失。

        “楚扬你发什么疯?”

        叶剑星这边欣喜若狂,宗岩那边郁闷要死,他怎么都想不通这个楚扬怎么找到这里。又从哪冒出来的!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郁闷,因为面前这个巨大的手掌实在给自己的压迫太大了。

        庞大的压力席卷,就算自己天桥境后期的实力。都觉得呼吸困难。

        “天地威势。借我使用,抵挡!”

        长啸一声,宗岩头顶生出一个巨大的桥梁,像是要沟通天地一般,一股浓烈的天地威势瞬间就在桥梁上形成,硬生生挡住了眼前威力无比的巨大手掌。

        他能挡住手掌别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尤其是受了伤的苏栩和钱宏,在巨大掌风的碾压下?!芭距?!啪嗒!”两声就变成了踩扁的臭虫,死的不能再死。

        其他人也鲜血狂喷。重重摔在地上。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厉害的掌法……楚扬,这是你逼我的,今天为就拿出底牌,让你知道和我作对的代价……”

        看到属下死的死伤的伤,宗岩彻底发怒了,正想取出自己的底牌,却突然发现眼前的楚扬和叶剑星竟然不知何时……消失了!

        “可恶!可恶!楚扬我不杀了你,誓不为人!”

        一声嘶吼,宗岩怒火燃烧,吼声响彻整个药之区域。

        ………………………………………………………………………………

        “聂云,你刚才伪装成楚扬,怎么宗岩脸色不对,而且你刚才说玉牌,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空旷的山洞中,叶剑星在聂云治疗之气和丹药的帮助下,彻底恢复了伤势,想起之前的事,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据自己知道的消息,宗岩和楚扬就算关系不太好,也不至于特别差,怎么宗岩看到他眼神不对劲,而且聂云怎么对宗岩要玉牌?楚扬的玉牌不是聂云抢来的吗?

        “呵呵,伤势没啥问题的话,这些玉牌你就修炼了吧,这是宗岩的玉牌,你可不能推辞!”

        随口说了一句自己伪装成宗岩抢走楚扬玉牌的事,聂云淡淡一笑,随手扔给叶剑星二十几个玉牌。

        这些玉牌都是从宗岩飞行灵兵上得到的,给叶剑星正好。

        刚才那个楚扬自然是自己伪装的,打出的掌法自然就是摩诃神掌,至于双臂上的魔气,自己修炼的灵犀炼体诀如果不压制的话本身就会魔气滔滔,让手臂变成这样,非常容易。

        伪装成楚扬一掌将宗岩打飞,然后将其收进龙骨神舟,一路前行就逃了出来,来到了这里。

        “嗯,我知道再推辞就对不起聂兄的好意了,哎,反正都欠你两条命了,再计较这些也没用,就却之不恭了!”见少年不愿多说地行师的事,叶剑星也就识趣的不问,接过玉牌一响起自己欠这个少年的人情,就禁不住一阵苦笑。

        说实话,这个人情实在太大了。

        都欠了人家两命了。

        算了,债多不压身,破罐子破摔吧,反正都欠这么多了,再多欠点人情也无妨,当即也就抛开心结,拿起玉牌,缓缓修炼起来。

        “你这样修炼速度虽快,想要将这二十几套剑法练成恐怕没有十天半月也难以完成,现在距离试炼结束还不到一天,还是帮你一下吧!”

        见叶剑星灵魂沉浸在玉牌之中聂云呵呵一笑,右手在左臂上一划,再次露出骨头,轻轻一点,一滴金色的液滴就流了出来。

        陈文旭的武技之髓!

        只不过比从妖罗幽冥域骨兵身上得到的那滴小了足有一圈。

        因为聂云将蕴含大悲七仙剑以及几套至尊巅峰剑术的武技之髓留了下来,只将对精英剑术的感悟,给了叶剑星。

        倒不是聂云小气,这个武技之髓蕴含着陈文旭的心血,自己想要催动幽冥?;剐枰?。

        “进去!”

        轻喝一声,聂云就将这滴武技之髓融入了叶剑星体内。

        嗡!

        武技之髓一进入身体,叶剑星像是得到了明悟一般,长啸一声,站起身来,连续施展了十套剑法。

        正是这二十二个玉牌中的。

        并不是他这么快学会了,而是这滴武技之髓中,本身就蕴含这些剑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