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三百八十六章 破绽在哪?

    第三百八十六章 破绽在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们刚才说的苏果是什么人?他的地盘,他在荒野有地盘?”

        愁苦在眼中一闪而逝,聂云放下手中的酒袋,将心中的感情压了下去,突然问道。

        “苏果?那是个强盗,在荒野里占山为王的强盗,真实身份是个妖人!”

        中年人说道。

        “妖人?”聂云一愣。

        气海大陆的妖人基本都被压制在紫琼山脉等处,其他地方很少,至少不敢明目张胆的出来,而浮天大陆不同,妖人到处都是,甚至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做生意,几乎和人类共居。

        当然,能够这样前提是不能做出危害人类的事情,而且这些妖人的实力也不能太强,以免控制不住。

        “这个苏果,专门抢劫路上过往的驼客,不过,你放心,我们易家每年都给他大批财物,拜山头,多年了,一直相安无事,应该不会过来找麻烦!”

        中年人笑着说道。

        “哦!”聂云明白过来,点点头也就不再说话。

        不说妖人,一些人类也会占山为王,专门抢劫过路的商旅,这些人,有些背后有势力,抢劫的目的是掩饰一些不为人知的勾当,有些只是落魄为寇,为了养家糊口。

        不过,不管那样,前世的自己只要遇上都毫不留情,贼就是贼,再多理由也无法辩解这种行径和身份。

        “天色不早了,大家都睡吧!你是伤员,就住在这个帐篷吧!”

        吃吃喝喝,时间过得很快,留下两个守夜的驼客,其他人安排住处。

        聂云因为是伤员,特殊照顾,给了他一个单独的小帐篷。

        “你应该不是山里来的人吧!山里的人不可能这么年轻就达到至尊巅峰!”刚想走进帐篷,就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转头一看,只见那个叫做易青的小姐不知何时站在不远处。眉头轻蹙的看过来。

        浮天大陆尽管造化之气浓厚,但想要十七、八岁就达到至尊巅峰,依旧需要无数丹药和绝密功法,山里一向落后,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我……”聂云没想到女孩还会注意这种细节。正想随口瞎掰。就被她的话打断“我不管你到底什么人,不想说也没关系,我们只是一群可怜的驼客,要是有人想要暗算。我们就算死,也一样不会放过!”

        女孩语气中带着绝决和冷漠,似乎只要聂云敢对付他们这群驼客,哪怕死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

        “嗯!我的确只是个路人,没任何坏意的!”没想到这个女孩年纪不大竟然拥有如此坚定的决心。聂云自嘲的笑了一声。

        难道自己长得就这么像坏人?在气海大陆跟在铁兰等人后面,就被铁兰怀疑,现在被人救了,人家也怀疑……哎,难道我长了一张坏人脸?

        “最好你说的话是真的!”女孩说完不待聂云回答,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帐篷。

        “这丫头……”

        听到带有威胁之意的话语,聂云笑着摇了摇头,同时心中奇怪,自己一路什么话都没说。应该不会露出马脚,为何这个女孩怀疑自己?

        “算了,也可能是女孩天生多疑!”

        苦笑一声,对于这个问题不再去想,聂云进入帐篷。便坐在地上,贪婪的吸收空中的造化之气,恢复身上的伤势。

        …………………………………………………………

        “小姐,你怀疑那个聂云?”

        易青住的帐篷里。照顾易青的丫鬟看着小姐眉头皱起,轻声问道。

        “嗯!”易青点了点头。

        “可是我看他的伤应该不是假的。应该不会别有目的吧!”丫鬟有些不解。

        “他的伤我之前看过,的确是真的,但能这么快会恢复,即便是一般的丹药都不行!恐怕他拥有传说中治疗丹田这种特殊天赋!有这种天赋的人,每一个都是大宗门争抢的对象,怎么可能是山里来的?”

        “而且,刚才他喝酒的时候,我注意看了一眼,每次喝完酒,他都会陷入深深的回忆,这股回忆带着忧愁和难过,似乎有什么难以割舍的伤心,这是一种饱经沧桑才能留下的眼神,我只在我爹爹身上看到过,一个山里少年流露出这种表情,如何不让人怀疑?”

        易青将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

        如果给聂云听到她的判断,恐怕会十分无奈,没想到自己喝酒时想念弟弟,眼中偶尔闪烁出的思念,竟然成了对方怀疑自己的主要依据。

        “那……他是什么人?”听到小姐的判断,丫鬟脸色一惊,急忙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也不用担心,我是秘境初期实力,他只是个伤员,而且就算伤势好了,也不过至尊巅峰,远远不是我的对手!不足为虑!”

        易青摆了摆手。

        “嘻嘻,我就知道小姐最厉害了,任何魑魅魍魉在你眼中都不能隐藏!”丫鬟笑了起来,看向小姐眼神充满了崇拜。

        “也没这么夸张,不过,想在我面前装模做样,就算他是秘境强者都不行,至尊更一点门都没有!”易青眼中露出了强大的自信。

        “那是自然,咱们易青小姐被称为荣天城第一天才,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一个小小的至尊而已,还想在你面前装模做样,简直做梦!”

        丫鬟笑着。

        “好了,别拍马屁了,快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易青并不反对丫鬟的话,反而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点头吩咐了一声。

        倒不是易青自大,而是从小到大,男人见得多了,天赋能赶上自己的,从没见过一个!

        自己虽只有法力境初期,但论起战斗力,法力境后期都能打败,自然不会将一个受伤的至尊放在眼里。

        ………………………………………………………………

        “原来破绽在这……”

        帐篷里,聂云将二人的对话全部看在眼里,摇了摇头,不在去想,全力恢复伤势。

        不愧是造化之气,有着再生造化的能力,本来按照自己分析,如此严重的伤势,至少要三四天才能彻底恢复,没想到半天一夜的时间,就好了六七成!

        “这次从空间裂缝钻出来虽然危险,但是得到的好处也是不少,体内的真气在空间风暴的撞击下,更加精纯,力量竟然再次翻倍,真是意外之喜……”

        治疗了一些伤势,聂云才发现经过空间风暴的撞击,自己气海内的真气更加精纯,虽然真气量显得更少,但力量却几乎翻了一倍!

        之前自己体内的真气力量大约是5万象,而现在,更加精纯,一根根金条一般,横躺在气海中,几乎都变成了固态,力量更是达到了10万象之多!

        至尊巅峰就拥有十万象巨力,比一般的法力境巅峰都强大,说出去就没人相信。

        “力量增强了,但现在的伤势,还是别战斗……嗯?哎,不战斗恐怕不行,总有些不长眼的要过来……”

        正在感慨自己的实力,精神一动,天眼睁开,就看到一群人,悄悄的走了过来。

        本来聂云不想管这些事,反正自己只是个过客,不过当看到这些都是妖人,而且为首的已经达到元圣境,立刻改变了主意。

        对妖人,无论前生今世,聂云都有着最天然的厌恶,恨不得将其全部杀光。

        从帐篷站起身来,聂云来到负责守夜的易昌跟前。

        “聂云兄弟,你怎么起来了?”看到少年,易昌有些奇怪。

        “呵呵,把所有人都叫醒吧,应该是那个苏果来了!”聂云也不废话,直接说道。

        “什么?苏果来了?我们易家年年交钱给他,这时候过来干什么?你没骗我吧?”易昌吓了一跳。

        “不信的话,你可以等着,全死了别怪我!”聂云哼了一声。

        “啊,那好,我现在就喊!”

        见少年说的凝重,不像撒谎,易昌不敢再废话,连忙敲响了警示铜锣。

        当当当当!

        一连串急促的声音立刻就将沉睡的众人吵醒了。

        “发生了什么事?”这群驼客基本都是和衣而睡听到声音全部一个个从帐篷里窜了出来。

        “苏果那群败类来了!”听到质问易昌连忙说道。

        “强盗来了?”听到苏果,众人全都一震彻底清醒,齐刷刷向周围看去,不过远处漆黑一团,只听到风声寂寂静,什么动静都没有。

        “哪里来的苏果?你睡着了做梦的吧!”一个驼客有些不高兴的看向易昌。

        “不是我说的,是聂云兄弟说的……”

        易昌毫不留情的就将聂云出卖。

        “他?一个受伤的小子而已,有没有强盗过来我们身为驼客,难道还不知道?你怎么能听他的?”之前说要杀聂云的瘦小青年一脸鄙视的看过来,哼了一声。

        “就是,一个至尊小子而已,又是山里来的乡巴佬,什么世面都没见过,你听他的,你脑子不会也有问题吧!”

        又一个人笑了起来。

        “我们身为驼客,对危险最为敏感,都没觉察到什么,你却要听一个受伤的至尊小子,易昌你是不是没睡醒在做梦??!”

        说话的几个人都和易昌年龄相仿,地位差不多,因此话语犀利,没丝毫留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