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比武

    第一百六十一章 比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试一下?”

        人群中知道聂云真正实力的胖子于杰和铁兰,看到对方提出这个决议,少年又如此模样,全都一阵无语。

        至尊强者和兵甲境小子比试,那还用试吗?

        真是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估计真打起来,柳渊这小子即便不死,也差不多了……

        二人同时为柳渊默哀。

        你说这个柳城泽大师,平时这么聪明,怎么关键时刻想出这样一个馊主意?

        二人哪里知道这个主意并不是柳城泽想的,而是柳渊提出来的!

        柳渊被少年拒绝心中怀恨,现在找到机会出手教训他一下,又能得到宝贝,何乐不为?

        当然,在他看来,少年的实力肯定不如他,要是给他知道,这个看起来并不怎么样的家伙是个至尊强者,恐怕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敢提出这个建议吧!

        “试一下?小子,柳渊公子可是兵甲境强者,可要注意了!”

        “比武可不是儿戏,弄不好就会受伤,甚至死亡都不是什么稀奇!”

        听到少年居然要试一下,所有“好心人”全都着急了。

        这小子真要被打败了,皇族兵器和至尊符箓岂不都归这个柳渊了?

        “我知道,我真的想试一下!”聂云肯定的说道,继续害羞。

        “哈哈,既然双方都同意,城主,你就安排地方吧!”柳城泽显然也没想到少年会同意。兴奋的哈哈一笑,急忙说道。生怕对方反悔。

        “既然双方都同意,那……好吧!”

        柳疾飞和柳城泽是兄弟,宝贝谁得到都一样,脸上表现的很为难,心中却早就乐开花了。

        “等一下……”

        城主刚说完,就听到一个阻拦的声音,众人看去却是同意比试的聂云。

        “怎么了?你刚才已经说了要比试,难道想反悔?”见他说话。柳渊吓了一跳。

        “不是,我想了一下,咱们押的赌注的确不公平,我输了不但要将失去石化肉瘤,还要把皇族下品长枪和至尊符箓都给出去,而你输了只输这些丹药……如此不公平,还是不比了!”聂云摇摇头。

        “这……”柳渊一愣。

        对方说的也是实话。自己压得这些丹药说实话连人家一柄皇族下品长枪的价格都比不上,更别说其他东西了,这样比试的确有欠公允。

        “哈哈,谁说不公平,我拿出的这些东西,也全部押到柳城泽这边。当做他的筹码,怎么样?”

        城主柳疾飞突然哈哈一笑,将自己带出来的东西推到柳城泽身边。

        他拿出的是什么千年涂灵芝、千年养脉花、王族上品兵器……这些东西价值虽然不低,在人群中能排的上前三,可即便和那些丹药加在一起?;故遣恢的粼颇贸隼吹亩?。

        “我也押在柳大师这边,当做他的筹码!”护卫统领柳尘也笑了一声。将自己的东西扔了过去。

        “呃?我们也要给柳大师当筹码……”

        “我也来……”

        剩下的众人看到眼前的场景全都恨自己少长了个胳膊,不能将东西快点扔给柳城泽,再傻的人都能看出来,真要比试的话,柳渊肯定稳赢,得到皇族下品兵器和至尊符箓只是时间问题!

        既然如此,拿自己的东西当做赌注,就算之后兑换不了那柄枪和至尊符箓,但让柳城泽和城主欠了人情,兑换一些丹药还是没太大问题的!

        片刻,除了胖子于杰和铁兰一脸莫名其妙的坐在原地外,大厅内剩下众人的所有宝物都已经堆在柳城泽面前,堆积如山了!

        “怎么样,我们这么多人的东西足够压你的三样宝贝了吧!”

        看到众人的举动,柳渊兴奋的差点跳起来。

        “值了,好,咱们开始比试吧!”

        看着堆在一起的宝贝,每一样都价值不菲,聂云挠挠头,笑了一声。

        “我这个议事大厅就有专门的练武台,你们就在台上比武吧,先落下台的算输!”

        双方都同意,柳疾飞站起身来,带众人走进了大殿的一个侧门。

        侧门里面是个宽阔的房间,正中间一个直径二十米左右的练武台。

        “这个练武台是由一整块花岗岩雕刻而成的,十分坚固,就算气宗强者在上面战斗,都不会损伤分毫,你们现在就上去吧,我们济北城这么多强者就当个公证人,哈哈!”

        柳疾飞笑着说道。

        “好,我先来!”柳渊幻想着自己不但能教训这个少年还能得到宝贝,兴奋地一声长啸,整个人就化作一道长虹,落叶般轻飘飘站在圆台上。

        “好!”

        “好利索的身手!”

        “这么灵动的身法,就算对上气宗强者也能顺利逃走,立于不败之地,看来我们押的赌注押对了!”

        看到柳渊上台表演的身法,众人全部眼睛一亮,似乎马上就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那我也来吧!”

        聂云没有柳渊的灵动身手,整理了一下身上背着的黑剑,略显笨拙的爬上了练武台。

        不是他不想跳上去,不想施展拉风的动作,而是练武台足有两米多高,不使用真气的话,背着玄钰之剑,根本就跳不上去……

        “呃?这……”

        “连练武台都跳不上去,实力也太差了吧……”

        看到柳渊和聂云上台的对比,众人的脸色都非常古怪。

        “可以开始了吗?”

        见少年上个练武台如此笨拙,柳渊差点没笑出声来,双手背在身后,一幅高手的模样询问道。

        “好了??及?!”

        聂云点点头。

        “看招!”

        一声暴喝,柳渊动了!

        嗖!

        他这一动。整个人立刻变成了一道风,闪电般向聂云冲了过来!

        “侯族上品武技,落花追风步?柳城主你可真够大方的,竟然将这套秘籍都教给柳渊公子了!”

        看到柳渊一动身,练武台像瞬间变出十几个身影,台下的柳尘笑着说道。

        落花追风步,据说能将疾风吹下的落花在未落地前全部抓住,是城主柳疾飞的成名绝技。没想到居然传给了自己的侄子,令人大开眼界。

        “拥有这套步法,速度又快,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恭喜柳大师就要得到一件皇族下品兵器和一枚至尊符箓!”

        “恭喜柳大师了……”

        见柳渊的身形在练武台舞动,那个背剑的少年根本无从躲闪,众人全都觉得胜负已分。纷纷向柳城泽贺喜。

        “呵呵,犬子的修为不足一晒,各位赞誉了……”

        听到众人的恭贺声,柳城泽说不出的开心,嘴上说不足一晒,谦虚的要命。手上却捋着胡须,对这个儿子说不出的赞扬。

        嘭嘭嘭!

        台下喝声一边倒,台上的情景似乎也不太妙。

        柳渊旋风一般围绕着聂云旋转,少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背上就中了一掌。胸前就挨了一脚,看来说不出的狼狈。

        “哈哈。你没有任何胜算的,直接认输吧!”

        见少年只有眼睛能跟得上自己的速度,而脚下却缓慢的如同老汉一般,柳渊放声长啸。

        “看来背上玄钰之剑,单纯用肉身力量速度还是太慢……”

        不理会对方的呼喊,聂云边移动身躯,边无奈的摇头。

        按照道理,自己就算不使用真气,打败一个兵甲境的小子也是很轻松的事,可背上玄钰之剑后,速度下降,遇到速度型选手,实在太被动了!

        “聂云在搞什么……”

        相对其他人的欢乐,铁兰秀眉蹙在一起,觉得很是奇怪。

        别人不知道台上的少年拥有至尊实力,她可是知道的很清楚,至尊级别怎么可能速度这么慢,连一个兵甲境的小子都打不过?

        就算放水也不至于这样放吧!

        聂云并未和铁兰说过玄钰之剑的事,后者根本不知道少年身上这柄不起眼的长剑,实际重达一万三千四百二十四斤!

        “聂云大人可真会表演……”

        相对铁兰的不明所以,胖子于杰倒是眼前这个少年十分信任。

        不是他盲目信服,而是想起之前少年在自己身上做出的奇迹,就忍不住心惊胆颤。

        自己明明只有兵甲境巅峰实力,却在他强大真气的灌输下,短时间内拥有了比气宗初期还要强悍的战斗力,拥有这种能力,如果说打不过一个兵甲境的小子,这不是荒天下之大谬吗?

        所以,在于杰看来,台上的少年之所以不出手,根本就是在戏弄柳渊!

        “我是至尊的消息,希望你不要说出去……”

        想起少年交代的话语,于杰更加确信自己的观点。

        对方连自己是至尊都不愿意显露,肯定是想隐瞒实力,好好戏弄柳渊等人!

        “哈哈,聂云,你的反应速度很快,但你本身速度实在太慢了,既然这样,咱们就结束战斗吧!”

        柳渊见少年彻底跟不上自己的速度了,兴奋的哈哈一笑,双掌叠加对着聂云就连续打出三掌!

        这三下一招快过一招,只要被打中,少年就算防御力再强也肯定会被打下擂台,输掉比赛!

        “速度太慢?或许吧……不过,慢招一样能够战胜你!”

        见对方连续打出如此凶狠的招数,聂云摇摇头,手掌一抓就将背着的玄钰之剑拿在了手心,同时口中暴喝“给我下来吧,山川之势!”

        吼完一剑就劈了下去!

        这剑劈的既不是柳渊也不是他攻击而来掌风,而是花岗岩的地面!

        轰??!

        蕴含山川之势力量的长剑,化作一道巨大的剑气狠狠冲击在石台上,“哗啦”一声地面就裂开了一人多宽的裂缝,整个练武台像是遭到了流星的冲击,蛛网装的裂纹密密麻麻延伸,碎石四处迸溅。

        “下去吧!”

        一剑就将坚固无比的练武台劈成碎石,聂云抬起脚掌一脚就对还没站稳的柳渊踹了过去!

        “什么?”

        柳渊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觉得胸口一疼,断线的风筝一般,笔直栽下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