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算你识相

    第三百三十一章 算你识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才真是大惊失色!

        原来法尊虽然见到这小丫头身有痈疾,却还是动了心思。

        法尊收徒,这是何等荣耀的事情?这个小、丫头和这个小子,绝对是一步登天了!

        尤其是兰暮雪神色复杂而狰狞。这小子的妹妹要是成了法尊的徒弟,自己的兰家还怎么对他报复?

        这个小丫头的资质,虽然还是不如布留情那个徒弟的先天灵脉,但,却已经是罕见罕寻。法尊也动了心,心道在我的全力教导之下,却绝对又是一个妖孽一般的人物!

        未必就不如先天灵脉。

        楚阳苦笑道:“法尊青眼,在下本当立即答应。不过……却是先答应了别人,而且,那位前辈已经去为乐儿找药去了……目前几种灵药,已经找到了七八种,只差最后一种……”

        “哦?”法尊淡淡道:“不知道这人是谁?”

        一边,兰暮雪冷笑道:“法尊大人想要收你妹妹做徒弟,这是何等的垂青?你这小子居然不识好歹,胆敢冒犯法尊大人天威!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他现在对楚阳真是恨之入骨口恨不得抓住机会,一口气就把这混蛋捏死!

        此刻一见到这家伙居然拒绝法尊,不由得忍不住就落井下石起来。

        楚阳不理兰暮雪,恭敬道:“是一位前辈,其实这位前辈的本意,就只是为乐儿治病而已,但后来,见乐儿实在讨人喜欢,就在三天的时间里,为乐儿洗筋伐髓,改造成了先天之体?!?br />
        他笑了笑:“其实乐儿原来根本就不是先天之体,只是最近一个月之内才是!”

        “三天之内改造成先天之体?”法尊一怔。

        众人也都抽了一口冷气。

        若是在婴儿刚刚出生的时候,借助那股残留的先天之力,以至尊之力强行贯通,或者有一定的几率能够改造成先天之体,但若是在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身上强行改造。

        就算是法尊与诸位至尊联手,都做不到!

        看这小子说得这么轻描淡写,看来这货也不知道这其中的艰难。

        兰暮雪嗤笑起来:“三天之内改造成先天之体?你以为那人是神仙不成……就算是神仙……”。

        他正说到这里,突然外面一个清冷的声音淡淡的说道:“兰暮雪,看来那天,你还是没有吸取教训!”

        随即,就见到一个白生生的手掌影子从门外飞了进来。

        不管是真冇实度,还是大小,形状,都与一个女人的手一般无二,从外面轻飘飘飘进来,单独的这么一只手掌,先是掠过石惊的面前,然后经过凌风云的面前,从正中间的楚阳头顶滑过,向着兰暮雪,就是一记耳光拍了下去!

        从楚阳头顶掠过的时候,法尊本来有机会拦截:但他目光闪了闪,毕竟还是没有出手。

        兰暮雪心胆俱寒:“原来是你!”

        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小丫头的师傅,竟然就是那天晚上打了自己一顿的那个神秘的,绝对强大的女人!

        话音未落,那手掌一经到了眼前。

        兰暮雪急忙偏头,但那手掌随着他偏,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打在兰暮雪脸上。

        兰暮雪本就是重伤未愈,先前闪一闪,已经用了最大力气,此刻,竟然被一巴掌打的从椅子上滚了下来,在地上翻了几个滚,仰面朝天躺着,嘴角又流出鲜血。

        众位至尊齐齐动容。

        外面那个声音清冷的说道:“死不悔改的东西!”随即淡淡道:“法尊大人,听说……你要跟我抢徒弟?”

        法尊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不敢,既然是前辈相中的人,晚辈自然不敢抢的。

        那声音冷笑道:“算你识相!”

        众人震惊的几乎麻木!

        这人是谁?听声音像一个女人?什么女人能这么猛?

        居然敢对法尊这样说话。

        法尊郑重的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外面那清冷的声音说道:“等我心情好的时候,会告诉你我的尊姓大名的口不过现在我的徒弟被扣押,随时有可能被抢走,我心情很不爽!”

        法尊苦笑一声:“并无扣押,只不过是来聊聊天,仅此而已口而且令徒冰雪聪明,谁又会舍得伤害?爱护还来不及,呵呵……”

        外面那声音道:“爱护,好的,爱护;嗯,过几天,我也把这九家的人,挨个挨个的爱护一遍口顺便去执冇法城,也爱护爱护?!?br />
        这一说话,九位至尊刹那间面如土色。

        要是人家真的去挨家的‘爱护爱护,……那,这日子还真是甭过了。谁看不出来呀?法尊都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

        法尊苦笑一声,道:“都是一些小辈在胡闹,向您这种身冇份,何必计较这种小事?!?br />
        那人冷哼一声,淡淡道:“我若不计较,徒弟就被抢走了!你们俩,还在里面做什么,被人审问的很爽么?还不赶紧的滚回去???”

        楚阳诺诺连声,有些不安,抬头问道:“这个……,那啥,我可以走了么?”

        众人一起苦笑起来:谁敢不让你走?

        “当然可以夜帝呵呵的亲切地笑道!”楚少兄以后若是有闲暇,还请来夜家耍耍?!?br />
        楚阳微笑道:“那是一定要去耍耍的?!?br />
        夜帝微笑。

        自然,他绝对不知道,他所说的‘去耍?!备羲档摹欢ㄒニK5摹蹦鞘墙厝徊煌牧街忠馑及?。

        其他几家的至尊们也都不同程度的表示了友善之意。

        唯有兰暮雪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他现在终于知道了兰家的厄运是怎么来的了。

        定然是兰家逼迫楚阳的事情被这位大能知道了,于是乎这位大能暗中布局,狠狠的摆了兰家一道。

        然后更将风月直接扯了进来,还将自己狠狠打了一个半身残废!

        尼玛!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你他冇妈的楚阳有这种强大到牛逼逆天的后台却不说,一直在扮猪吃老虎,这不是活生生的要坑死人么?

        兰暮雪痴痴呆呆的坐在地上,一时间万念俱灰。

        众位至尊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兰暮雪这次是真抓瞎了。大家离这货远点,免得隔得近了沾了霉气多了晦气,或者被他传染的二了起来那可就糟糕了……。

        楚阳与楚乐儿两人笑眯眯的走出来了潇潇堂。

        外面已经没人了,紫邪情说了那几句话,就知道楚阳等人乃是万无一失,现在就是给个天给法尊和九大至尊做胆子,他们也绝对不敢动楚阳了!

        所以紫邪情现在已经回到了兰香园,喝茶去了。

        楚阳走出来还没有半里路,剑灵就在九劫空间里爆发了。

        “我冇操!他怎么会在这里?”剑灵后怕之后,表情恐怖之极:“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被补天了么?”

        法尊与布留情谈心的时候,剑灵正在闭关,什么都没听见。

        “他怎么会在这里?”楚阳冷笑一声:“这个问题该问你!剑灵先生!”

        “晕!我怎么知道?”剑灵郁闷道:“对于这种事,那里是我一个剑灵可以说了算的?但他却是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楚阳心中一动,道:“那么,他应该出现在哪里?”

        剑灵突然瞠目结舌。

        楚阳在意识空间里大吼一声:“说!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那么他应该出现在哪里?”

        剑灵张着嘴,瞪着眼,突然噼里啪啦的猛打自己的耳光子。

        啪啪啪啪啪……。

        “你抽烂了也没用!”楚阳无动于衷:“你丫就是个灵魂!抽的再稀烂,你丫一个念头也能全部恢复!还不说?你说不说?”

        楚阳说到后来,咬牙切饭的扑了上去,狠狠地掐住了剑灵的脖子,使劲的来回摇晃。

        “我说…,我说什么呀?!北怀羝挪弊?,但剑灵脖子一伸,从上面又出来了一截脖子,苦笑不已:“不是我不说,而是这件事,不是我能说的,我若是说了,顷刻之间就会被抹杀!”

        “抹杀?”楚阳哼了一声:“那你说实话,历代的九劫剑主,都是怎么回事?”

        剑灵沉默不答。

        楚阳淡淡道:“能够成为九劫剑主的人,或许有那么一两个乃是天性凉薄。而且,又有第一代九劫剑主在亡命湖那里误导……效果肯定是有的。但我绝不相信,一个无情无义的人能够取得最高的成就?!?br />
        剑灵沉默了许久,一脸难色,终于挣扎着说道:“你莫要逼我。这件事你以后会知道的。但我现在,不能说?!?br />
        “不能说?”楚阳怒道:“那我药闷到什么时候?”

        剑灵长长叹息,道:“我只能说一点?!?br />
        楚阳道:“什么?!?br />
        剑灵眼睛凝视着他,一字一字的说道:“其实……九劫剑,九劫剑主的使命,从来,”,“就没有被完成过!”

        说完了这句话,任由楚阳狂风暴雨一般的追问,剑灵就再也不肯说任何一句话。

        楚阳心中一震,连连追问,但剑灵三缄其口,什么话题也不回答了。

        楚阳有些怔仲,喃喃道:“从来都没有被完成过?可是这天,毕竟是补了呀。人,毕竟是死了呀……?!?br />
        剑灵无语。

        楚阳想了好久,终于放弃。他知道,这个问题,任由自己怎么想,不到一定的境界,是绝对想不通的。

        道:“那,这位法尊,到底是谁?”

        剑灵苦涩的说道:“应该是三万年前,九劫之一的……,楼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