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我问心无愧

    第三百二十九章 我问心无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众位至尊心中叹息,无语。

        原来楚阳也不知道到底什么行动!楚阳只知道一个针对乌仙子的阴谋,根本不知道,还有一位圣族长老的巨大暗线。

        这货也就是一个被人当枪使的二杆子,只不过是一个稍微聪明一些的二杆子。

        夜弑风问楚阳的,自然是兰家抢夺圣族长老什么时候行动,但楚阳却是正处在一个神经紧张的紧要关头,自然理所当然的所认为夜弑风问的乃是嫁祸夜家什么时候行动……

        “于是当时,我就跟夜兄说:注意,腊月初九晚上,兰家肯定行动!”楚阳道:“大家都是聪明人,点到为止。夜弑风当时心领神会,哈哈哈大笑,与我痛饮一番,才尽兴而去?!?br />
        夜弑风就是一个**!

        夜帝脸都黑了。付出了一大块灵玉参,得到了一个坑死人的消息。

        “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这样。这是夜家的情报的由来?!背舭喝凰档溃骸耙沟鄞笕?,您若是不信,您可以将夜弑风叫来,我当场与他对峙!”

        夜帝的脸更黑了。

        夜弑风已经死了,我去叫他来?你咋不去叫他来?你叫叫试试?

        众位至尊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

        这货真有意思,让夜帝去找死人对质……

        楚阳何尝不知道夜弑风早死了?甚至,夜弑风死的时候,他就在身边,夜弑风的死,也是他一手促成!

        但他现在必须装着不知道,而且装的天衣无缝!装的理直气壮!

        “我信就是!”夜帝捏着鼻子,忍着气道。

        九千多年了,本大人何时这样的憋过气?而且还是在一个十九岁的小年轻面前?夜帝这一刻觉得自己的涵养真好。

        “既然如此,那你告诉夜家的消息还是情有可原,可是。我们萧家可没参与,也没有什么行动,你为何也给我们消息?害得我们死了四五十位高手在昨夜?!毕羯⒛训?。

        楚阳反问道:“既然你们萧家不打算行动,不打算参与,那么,为何会有这么多人死在这里呢?”

        萧瑟哑口无言。

        夜帝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阴阴阳阳的道:“不错。你们萧家也没参与策划,也没参与行动,为啥把那么多人都死在了我们夜家住的地方?”

        “还不是这小子给的消息?”萧瑟怒道。

        “可你们若是不打算行动。为何又派人去找他买消息?不打算行动的话,应该是消息送到门口也不会动的!”夜帝嘲讽道。

        “是的。当时,萧家来找我?!背粑薰嫉乃档溃骸跋艏壹热幻挥械玫较?,那么就必定不是与兰家一伙的;那么就肯定是夜家的助力!我既然打动了主意要摆脱兰唱歌的控制,那么,夜家的助力自然是越多越好。所以,萧公子来找我。我基本都没废话,就把情报给了?!?br />
        楚阳很是‘正气凛然’的说道:“而且,我虽然收了好处,但……我若是不收好处,萧公子反而会以为我说的消息不一定可靠了?!?br />
        众位至尊暗暗点头。

        人,就是这样子。

        别人白送给你,尤其是不太熟的人白送给你,你反而会以为有问题,或者陷害你;唯有真金白银花费了巨大代价买来的,反而更加珍惜。而且确信无疑!

        “至于叶家,乃是叶梦色公子前来找我。而且,叶公子与我在中三天就是老相识,彼此性情颇为相投?!背舨坏纫肚岢罘⑽?,就径自说了下去:“叶兄为人豪爽,办事洒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我对叶兄欣赏的很,他前来找我,我岂能不给他这个面子?”

        楚阳道:“而且。当时叶兄也很体谅我,他曾经说过,若是我不方便,就当他没说好了。但。叶兄把我当朋友,如此为我着想,我楚阳岂能就没有义气了?”

        众位至尊神情更加古怪!

        好吧,夜弑风的时候,你是为了害怕;萧家的时候,你又是为了安全;如今到了叶家,你又讲起义气来了。你可知道你这一讲义气不要紧,险些将你的好兄弟坑死,家族损失更加是巨大之极!

        而且还是先收了好处?

        “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叶兄失望的,所以,我追上叶兄,告诉了他这个消息!”楚阳重情重义的说道:“叶兄待我以诚,我必还之以义!朋友相交,讲究的就是肝胆相照!”

        这句话出来,连法尊也几乎晕了过去。

        这货在这里侃侃而谈,居然还不知道叶家因为他的‘还之以义’死了多少人?

        众位至尊看着侃侃而谈,正义凛然,重情重义,恢弘大气的楚阳,忍不住一个个的都是觉得自己牙疼了起来。

        “而且,当时我还跟夜兄说了,这件事,可是一个大漩涡。让他谨慎行事。而叶兄当时也答应我了。我们依依不舍,在兰香园门口相别?!?br />
        楚阳昂然地、问心无愧的说道:“这件事,我随时可以与叶梦色叶兄对质!”

        叶轻愁一派无力的点了点头,挥挥手:“不用对质了?!?br />
        审讯到了这里,居然陷入了僵局。

        这货根本不知道实质性问题,一问三不知,如何进行的下去?

        “这么说来,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找你乃是为了什么消息?”法尊问道。

        “我当然知道!”楚阳有些委屈的说道:“当时,夜弑风,兰唱歌,还有诸葛长长,还有叶梦色叶兄,以及石家萧家陈家厉家等等等几位公子,都是在疯狂的追求乌仙子,那一个不是垂涎三尺?那天,在甲秀楼下就几乎打了起来,而如今,兰唱歌公子想要用这种方法,来达到他的目的……想必诸位公子是不会同意的?!?br />
        “你的意思是,这整件事,就是为了争风吃醋?”厉相思一阵无语。

        “难道不是么?”楚阳愕然道,随即浩叹一声,感慨的说道:“红颜祸水啊……此言真是太有道理了?!?br />
        众位至尊眼观鼻,鼻观心,坐得端端正正。

        谁也不说话了。

        楚阳嘴巴却不会闲着,苦笑一声道:“兰唱歌说是帮我娶得美人归,其实我心中焉能不知?若是此事成功,能够娶得美人归的,绝对是兰唱歌,而不是我?!?br />
        他神色落寞的长叹一声:“其实……我就是一颗棋子。使用过可以放弃的棋子,仅此而已?!?br />
        法尊淡淡的道:“但这件事,却并不像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而是另有原因!”

        楚阳纳闷的说道:“另有原因?”

        法尊淡淡的道:“你过来?!?br />
        随即向着众位九大家族的二祖说道:“诸位,若是相信我,我来施展这控魂之术,如何?”

        虽然楚阳说的一切都是无懈可击,但法尊还是感觉到其中,肯定有猫腻!

        这是一种直觉。

        楚阳的声音、表情、动作、口气、情绪等等等,各个方面都表现出来,他说的话实实在在的乃是肺腑之言!

        很多人甚至现在就相信了。大家都是老狐狸,一个人是不是说谎,还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的。

        但法尊总觉得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却是说不出来。

        众位至尊当然大声说好。这世上,不相信法尊,还能相信谁?

        楚阳一脸凛然无惧,一副‘心底无私天地宽’的样子,走了过去。

        站在法尊面前,随即就是噗地一声,从他身上散出来一股气息,众位至尊同时动容。

        这小子,竟然在别人为自己施展控魂术的时候,自动的散去了修为,消失了所有的戒备!等于将自己的所有,完完整整的,毫不设防的,放在了法尊的手下。

        真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楚阳缓缓的转身,说道:“诸位老前辈,楚某虽然年轻,却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说了,也做了。大家来找我买消息,我卖了,我也赚了?!?br />
        “至于大家来买我的什么消息,我也是如实相告了。我说腊月初九,那就是腊月初九,兰家也的确行动了。我的消息没错?!?br />
        “虽然因此而引起了诸位大世家血拼,但我楚阳,问心无愧!我行得正,我坐的端!我堂堂正正做人,我规规矩矩做事!我是一位医者,医者父母心!我的心,是宽广的!是无私的!在这件事上,不错,我是拿了好处!但是,那好处,我该拿!”

        “说一句最不客气的话,诸位大家族有了损失,心痛,这是难免的。但只要我的情报是确凿的,准确的,真实的,那就是与我无关!死了人,更加与我无关!应该是,谁杀的,您去找谁。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买消息,也需要付出诚意,就是这么简单!”

        “假如这件事不是一个美人,而是一个宝藏;那么大家争夺宝藏而死人,不会去寻找那个卖给你藏宝图的人的麻烦吧?若是您买了四十个馒头,结果您吃不下强行都吃了撑死了……不会去找卖馒头的吧?”

        楚阳悲凉的笑了笑:“我之所以今天在这里,乃是因为我弱小,我弱小,所以,大家可以怪罪我!虽然大家也都明知道,这件事与我没什么关系……”

        “一会法尊大人施术之后,一切就会真相大白!届时,要杀要剐,任由诸位前辈处置,只是,请放过我的妹妹?!?br />
        楚阳苍凉的笑了笑:“世道本就是如此,仅此而已?!?br />
        他目光凛凛的看着法尊,缓缓坐了下去,沉沉道:“法尊大人,请动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