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苍穹金手

    第三百二十四章 苍穹金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乌倩倩远远的飞出去,落在一处平地上,毫发无损的晕了过去。

        “回去!”紫邪情站在高处,白衣飘飘,秀发飞扬,向着楚阳厉声大喝。

        楚阳充耳不闻,向回飞奔。

        紫邪情目光复杂,咬着丰润的嘴唇,看着楚阳飞奔的身影,眼中似有泪光闪烁。

        空中那只金色大手猛然下落,坚定地抓向紫邪情。

        紫邪情一动不动,只是痴痴的看着楚阳飞奔而来的身影。对上空的大手,丝毫没有闪躲。

        眼看着就要抓到紫邪情的肩膀上,而楚阳距离这里,还有四十丈的距离。

        金色的大手中发出灿烂的金光,罩住紫邪情的身体,紫邪情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缓缓往上升起,向着地面狂奔的楚阳张开了嘴。

        似乎在说着什么。

        楚阳听不到,看口型,似乎是在说‘珍重-两个字。

        楚阳心中突然一痛,受伤的野兽那般疯狂的嚎叫起来,他仰天长啸,刷的一声,拔出了九劫剑,紧接着,便是暴怒的大喝一声,冲天而起。

        在这一刻,楚阳用自己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潜力,所有的精神意志,发出来自己自从出道以来威力最大的一次攻击!

        长剑瞬间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风暴!

        楚阳哑声嘶吼!

        一点寒光万丈芒!

        屠尽天下又何妨!

        深埋不改凌锐志!

        一聚风云便是皇!

        煊赫千古一剑锋!

        纵横风云各西东!

        日月为身雷作将!

        劈山断岳天血红!

        一刃横天万世秋!

        此路黄泉通九幽!

        斩断红尘多情客!

        锋芒到处一切休!

        铁壁铜墙战未休!

        得此一生又何求!

        九霄风云齐聚会!

        我未亡时君无忧!

        疯狂的剑气,组成了洪流!浩浩荡荡的从地上飞射,凌空划起一道灿烂璀璨的长虹,带着无坚不摧的意志,与一种宁死不悔的决然,向着半空中那只金色的大手飞射!

        “你要走!我不拦着你!可你要自己走才行!被抓走,不行!”楚阳疯狂大喝。

        九劫剑剑尖,剑锋,剑刃剑格同时发出兴冇奋地剑鸣!

        这是四截?;憔鄣揭黄鹬?,第一次全力合作出击!

        一股凛冽的杀气,顿时冻彻了寒天长空!

        紫邪情脸色大变!

        她拼命的挣扎起来,厉声喝道:“不要…”

        竟然挣脱了那只金色的大手,飞扑下来。

        半空中‘咦,的一声,似乎对紫邪情居然能够挣脱自己的掌握很是诧异,金色大手微微一顿,继续下抓而来。

        却看到楚阳的剑光奔雷掣电一般攻击而来。不由又是‘咦,了一声。大手一转,向着楚阳拍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米粒之珠,也敢冒犯天威!死!”

        紫邪情厉啸一声,身子如同闪电一般飞射,看起来分明是心急如焚对于这金色大手,自己都不是对手,楚阳只是米粒大小一点光华,竟然对着人家出手,这不是找死么?

        但楚阳已经全速飞起,迎面而来!

        那道金光大手,也越过了紫邪情。狠狠的抓向楚阳!

        紫邪情已经赶不及。情急之下大吼:“我跟你回去!我愿意接受制裁!你不要伤害他!”

        “我本来就要走了,只是道境之力不足,破不开屏障!你听到了么?「百度贴吧启航冇文字」我愿意跟你回去!”

        但那金色大手根本就是无动于衷,继续的向楚阳抓去那声音淡漠的说道:“触犯天威者,死!”

        紫邪情顿时又是惊慌,又是心痛。

        楚阳,早跟你说了不要冲动了的。

        可是你……

        她的身躯还在往前冲,但脑海中,却似乎已经是一片空白,失去了意识一般。

        楚阳狂怒的大吼着,十六招九劫剑法汇成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洪流,只是瞬息之间就猛地撞击在金色大手上!

        金色大手一顿,往前一推。

        云雾中,那声音突然猛地‘啊,了一声,并非痛苦,却是浓浓的惊讶。随即金色大手猛地往后一缩。连力气似乎也消除了去。

        楚阳的九劫剑与金色大手接触,砰地一声,楚阳感觉自己直接是撞在了一座星辰钢做的大山上,刹那间的反震之力,让楚阳大叫一声倒飞回去。

        但就是这一个接触,那金色大手由于突然收劲,九劫剑何等锋利?更何况是十六招九劫剑法一起爆发的力量?

        无数的九劫剑气在大手中爆炸,轰的一声,那只金色大手竟然齐刷刷的断下来了一截手指头。

        手指头轰轰掉落下来,落在地上,竟然砸出来!个深深地坑洞躺在洞底。

        半空中,那声音又是‘咦-的一声金色大手就停留在了空中。

        紫邪情飞一般冲过去,只见楚阳面如金纸躺在地上,七窍流血。已经是昏迷不醒,奄奄一息。

        看这样的伤势,分明是五脏受到了重创。

        紫邪情咬着嘴唇,手忙脚乱的为他处理伤势,心中担心那金色大手,一边为楚阳输送元力,一边抬头说道:“请你暂时不要动,我先为他治治伤。好么?”

        声音中,竟然隐隐有一股哀求之意。

        这对于强势了一生的紫邪情来说,还是第一次这样跟别人说话。

        天空中那声音没有说话,但那金色大手停留在半空中,却也没有动。

        良久,那沉闷的声音道:“你道境之力不足?破不开空间壁垒?”

        紫邪情一边为楚阳治伤,一边说道:“是?!?br />
        那声音自言自语的道:“可是这小子”为什么拿着帝君的剑?难道他就是?!蓖蝗?,他哼了一声,道:“那你收完道境之力补足之后,立即离开这里!”

        紫邪情大喜过望,道:“好!我一旦收集完全,立即离开!”

        那声音冷哼一声,道:“我会随时注意你!届时不走,莫怪我手下不留情!”突然嗖的一声缩回去了乌云中随即,满天乌云突然猛的升高,随即烟消云散。

        遥远的东方,一轮红日升腾而起。

        一切都归于平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紫邪情竟然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位使者,怎么这么好说话的就走了?

        他如此声势浩大而来,居然偃旗息鼓而去,而且还不抓自己了居然还丢下了半截手指头!这……这太匪夷所恩了。

        如此大能者,受到他眼中的蝼蚁一样的楚阳这样的伤害,居然忍气吞声的走了?

        紫邪情一边抓紧时间为楚阳疗伤,一边仔细的回想着百恩不得其解。突然想起来一句话,是那声音所说的:“可是这小子……为什么拿着帝君的剑?难道他就去…”

        突然心中一凛!

        难道是因为楚阳?

        帝君的剑?什么帝君?

        是什么层次的帝君?楚阳竟然拿着帝君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若是这么说…,当初折叠九重天大陆的,想必就是这位”“帝君”?

        而九劫剑,就是这位‘帝君,的剑?历代的九劫剑主,一直以来都过……,

        紫邪情出神的思索着,心中迷惘不已。

        一声闷哼,楚阳悠悠醒来,还未睁开眼涛,就猛地坐起身来。却牵动了伤势,忍不住一声痛哼。

        他睁开眼睛正看到面前的紫邪情,不由得大喜:“你没有被抓走?他被你打跑了?’,

        紫邪情哭笑不得,露出一个温柔的浅笑,柔声道:“是被你打冇跑了?!?br />
        楚阳哈哈大笑,摇头道:“我自己难道没有自知之明?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蓖蝗谎劬σ徽?,涎着脸道:“紫大姐,刚才你的声音好温柔……让我起了一身的疙瘩”

        紫邪情又怒又气又想笑,眉毛一立,眼睛一瞪一伸手就揪住了他耳朵,嘎吱一声就拧了一圈:“你有自知之明,为何还不要命的往上撞?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撞会死的?”

        楚阳呲牙咧嘴:“哎呀呀呀,疼……”

        “疼就说!”紫邪情又加了一把劲,凶神恶煞的吼道。

        楚阳顺着被拧耳朵的方向转了半圈脑袋,咧着嘴,挠了挠头,嘿嘿一笑:“是撞过之后才开了窍,有了自知之明。撞过之前没有?!?br />
        紫邪情想要发怒,想要将他的耳朵再拧一圈,但却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突然笑意冲上心头,噗的笑了一声。

        楚阳如蒙大赦:“大姐,快松开您的手吧,别累着您……,那就成我的罪过了?!?br />
        紫邪情终于松了手,笑吟吟的道:“怕疼以后就老实点?!?br />
        楚阳一骨碌翻滚出去几步,打躬作揖苦着脸说道:“是,是以后不敢了。哎…你咋跟我妈似的……”

        紫邪情大怒道:“你说什么?”

        楚阳抱头鼠窜。

        一番笑闹之中,先前的事情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两人谁也没提紫邪情要走的事情。但两人似乎都是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多了什么变化……

        而且两人的关系,似乎也有些不一样了……

        但楚阳明智的没有继续想下去,紫邪情也将这份感觉深深地压在了心底,两人彼此都知道:彼此,是不可能的……

        楚阳笑了两声,正要去将乌倩倩抱回来,走了几步,突然发现自己面前居然多了一个大坑。楚阳上前一看,只见里面竟然是金光灿灿……

        不由大为诧异,道:“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