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禽兽不如

    第三百二十一章 禽兽不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自己背叛了兄弟,一开始就心存利用,现在居然说兄弟们乃是因为荣华富贵侵蚀的变了心了……

        这简直是无耻之尤!

        布留情听得气得呼呼喘气,竟然翻起了白眼。

        在他这种重情重义的人的眼中,这种事,简直是天下第一最可恨的事情!

        法尊嘿嘿冷笑,道:“当年,我也是这般冷笑;兄弟们一起冷笑;因为除了冷笑,我们已经不知道,我们还能做什么,说什么,要骂他都提不起那股劲来!”

        “老大说:兄弟们,你们可知道,九劫剑主既有使命,可也有惩罚的。我若是不能将你们补天,我全家都会遭受天谴的啊,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我死么?”

        法尊淡淡的说道:“他说到这里,我们一起吐了一口唾沫?!?br />
        “呸!”布留情也吐了一口唾沫。

        “当时二哥说道:当初我们为了你出生入死,乃是我们心甘情愿,如今,却不是!老大,其实你错了,我们兄弟都愿意为你死,不为别的,就只为了我们的兄弟情谊?!?br />
        “你什么都不必说,只要将我们叫到一起,说是你现在知道了新的使命,就是九劫补天。若是完不成,你全家都会死。你只说这一句,哪怕是骗我们,兄弟我也会立即安排好后事,为了我大哥付出我这一条神魂!”

        “当时二哥说道:我不吝啬的,也不怕死。我能为你出生如此那么多次,我早就认定了你这大哥。大哥有难,需要兄弟付出生命,那很正常啊?!?br />
        “但你却不该先欺骗了我们,又利用了我们,到最后,更是强迫我们!当时二哥说道:你这样说,兄弟们心甘情愿为你牺牲,岂不是好?老大,你弄巧成拙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恕兄弟我,不能从命?!?br />
        “说得好!”布留情击掌赞叹:“你这位二哥,当真是个人物!”

        法尊脸上露出一丝骄傲,道:“那是自然!二哥豪情盖世!”

        “然后你老大怎么说?”布留情问道。

        “老大说……我也考虑过,而且我也相信,兄弟们会甘心为了我而死。但,一来,我有些担心,毕竟你们现在都是一方诸侯,位高权重,心态难免会有什么变化,一旦有一个不服从,一个鼓动起来,恐怕我露了马脚,还完不成任务,只有被抹杀?!?br />
        “所以总不如先将你们控制起来,你们毫无反抗之力,岂不是更加稳妥?”

        “当时我二哥说道:可是你就算将我们控制起来,可也直接用我们去补天就是,为何还要在我们临死之前,将这件事说出来?二哥当时很痛苦,说:我们不知情,稀里糊涂的死了也就罢了,但知道了这件事,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心中有多疼.?为什么你会这样?”

        法尊说到这里,顿了一顿。

        布留情大惑不解,道:“对啊,反正一切都是他说了算,直接杀了你们也就罢了呗,何必临死之前,还折磨一顿,尤其是自己数十年的兄弟,如此神魂折磨,他如何下的去手?有什么用意?”

        法尊摇头,淡淡的笑道:“我就知道你老布绝不会猜得到原因。呵呵,当时,我们几个人除了惆怅能知道之外,其他人,也没有猜得到。我还记得,第五惆怅在二哥问完了话之后,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br />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布留情皱眉问道。委实是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这件事,完全的说不通啊。

        “当时老大说道,这正是我跟你说的第二个原因了,咱们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我若是就这么杀了你们,良心有愧,容易中下心魔;那样就算是到了极乐世界,也不快活。所以我便要在你们临死之前,将这一切原原本本的说出来?!?br />
        布留情还是不解:“为什么?难道说出来之后,就能避免心魔了?简直是荒谬!”

        “不荒谬!”法尊说道:“当时老大说,我从头到尾的欺骗了你们,利用了你们,现在又要杀死你们,你们是不是很憋屈?很恨我?”

        “兄弟们都是目光灼灼,狠狠点头,我看到了,八个兄弟,都在一边点头,一边流泪!布留情,你不知道我们那九个人,那都是一个个杀伐果决,刀剑加身都不会皱眉的人,有那么几个人,像二哥,老六,老八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们流眼泪……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么?”

        布留情深深长叹。

        那是何等的心碎!一个个铁骨铮铮好男儿,被人就这么欺骗一生,利用一生,到最后死了还要让这个人利用自己的神魂,达到他的目的!

        偏偏是临死之前才知道,什么都做不了。

        该是何等的憋屈?何等的怨恨?

        “当时老大说道:不错,我就是要让你们恨我!你们越恨我,我越高兴?!狈ㄗ鸬难壑兄沼诼冻隽丝癖┑纳裆?,隐隐然似乎有控制不住的趋势,但他还是死死地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强行淡然的道:“……你们越是恨我,我杀你们,越是心安理得!越是不会内疚,不会愧疚,不会惭愧,也不会有心魔!你们既然恨我,那就要杀我;既然要杀我,那就要是我的仇人!我杀我的仇人,利用我的仇人,有何心魔可言?”

        “轰!”

        法尊说到这里,布留情再也忍受不住,一下子击出一掌,将几十里外打的尘土弥天,愤愤然道:“畜生!畜生!王八蛋!狗娘养的!这世上,竟然有这种人!*****,这是什么东西!”

        法尊嘿嘿冷笑,道:“自古以来,这样的畜生,已经出现了八个!畜生们都成功了,现在,第九个畜生正在成长!”

        听到这里,紫邪情悄悄地碰了碰楚阳,传音说道:“你是这样的畜生么?”

        楚阳正听得出神,闻言狠狠的白了紫邪情一眼。

        “畜生!畜生!”布留情喃喃的怒骂着,突然心中一个机灵,想起了自己的徒弟莫轻舞;想起了莫轻舞,就想起了楚阳,就想起了楚阳正是第九代九劫剑主!

        不由心中一震,想道:楚阳是不是这样的畜生?不过,不管怎么样……小舞那么喜欢他,跟他在一起,都是太危险了!老子坚决不能答应!这件事,一定要告诉宁天涯……严防死守!

        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东方霸道,不由问道:“既然如此,你们应该必死无疑,那你是如何活下来的?”

        法尊瞪了他一眼,似乎在怪责他打断了自己的讲述,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说了下去。

        “当时老大说完了之后,兄弟们都是义愤填膺,忍不住骂了起来。第五惆怅说:别骂了,老大自有他的考虑,咱们应该支持就是,无条件的服从老大的安排,哪怕是让我们用神魂去补天,为了老大,该牺牲就牺牲!”

        “当时大家一下子都愣住,都想不通第五惆怅为何会这么说。老大说:嘿嘿,果然还是惆怅有心计啊,居然还想夸着我顺着我,让我中心魔!现在你们夸我也没用,恨我更没用。哈哈哈……”

        “然后老大就说:我去收拾收拾,就准备将你们补天了,兄弟一场,你们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一定要跟我说。我保证会替你们完成的?!?、

        布留情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一个劲的怒骂:“畜生!畜生!这等时候,居然还口口声声兄弟一场,居然还要为你们完成未了心愿……简直是滑稽!”

        “是的,滑稽!我们当时都没有说话,也不屑于跟他说话。我当时心中只有四个字,在不断的怒吼:我瞎了眼!我瞎了眼!我瞎了眼!我瞎了眼……”

        法尊光是将这句‘我瞎了眼’,就翻来覆去的说了几十遍!越说越是声音痛苦,越说越是恨意滔天。那种至极的懊丧憋屈,让布留情连连叹气。

        “当时老大等了好久,我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说:嘿嘿,看来你们也很不屑让我帮忙,既然如此,算我自找没趣。然后他就走了出去。大家想要说话,却被第五惆怅制止;惆怅说:反正都是死定了,说什么,商量什么?命该如此,你能如何?以老大的手段,难道现在还能让我们逃脱不成?众人一想也是,就一个个的不说话了,大家都看惯了生死,无所谓,死就死呗,虽然死得有些憋屈;但只能怪自己瞎了眼睛,看错了人?!?br />
        楚阳心中叹气,这九位兄弟当真是铁血男儿,真性情的好汉子。虽然现在已经明知道这位老大是坏人,要杀死自己,居然口口声声的,还是以‘老大’称呼。

        或许是习惯,一时不能改口?

        但不管如何,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有骂过一句难听的!都将所有的情绪,压在了自己的肚子里。

        “过了四个时辰之后,第五惆怅突然说起来话来,很急促的道:大家听我说,以他的习惯,刚才定然在偷听,但这么久了,他应该也出去了,我们时间不多,只能冒险?!?br />
        “大家都是精神一震。原来惆怅打的是这个主意?!?br />
        法尊的口气,逐渐的激动起来。

        “第五惆怅说道,我们是死定了,不过,不能白死。这样死的太憋屈了,太也有愧我们一世英名!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们其中的一个有一点点可能活出去?!?br />